在看到他一個人在後花園的時候,連忙跑了過去。

「景銳,你聽我跟你解釋好不好。」

喬語的聲音帶著幾分乞求,梁景銳像是著魔了一樣,愣在原地等待她接下來的話。

喬語心中一喜,正準備開口之時,身邊突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原來你在這裡啊,害的我找了你那麼久。」

喬語心裏面頓時對他翻一個白眼,而梁景銳也因為他的出現,更不想聽喬語解釋。

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挑撥他們夫妻關係的始作俑者——路宇琛。

他看著喬語跟梁景銳快要解釋清楚,故意在這個時候出現,打擾這麼美好的氣氛。

「裡面的賓客都在那裡等著我們呢,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路宇琛十分親昵的挽上了喬語的手臂,一臉挑釁的看著梁景銳,「我打算公開我跟喬語之間的關係,你覺得今天晚上如何?」

梁景銳跟喬語現在還沒有離婚,路宇琛這樣說,更是讓他們之間的關係陷入一種僵硬的局面。

而梁景銳站在這裡,突然間感覺自己有些多餘,面對路宇琛的挑釁,他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回答。

「景銳。」路婷的突然出現,打破了這種尷尬的氣氛。

而梁景銳也跟著她,一起離開了這個地方。

喬語心裏面頓時火冒三丈,「路宇琛,你到底有完沒完。」

又是他,怎麼走到哪裡都能夠碰到他這個瘟神。

路宇琛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詢問,「有沒有興趣知道,梁景銳跟路婷現在在幹什麼。」

「我不感興趣。」

喬語對他格外的冷漠,可路宇琛就跟看不到一樣,直接拉著她進入宴會中。

他伸出手,「這位美麗的小姐,不知在下有沒有這個榮幸,跟你跳一隻舞。」

喬語自然是不願意跟路宇琛一起跳舞的,面對他的邀請,直接把手避開。

突然,路宇琛將手放在了喬語的肩上,喬語連忙後腿,「你幹什麼。」

路宇琛朝她的身後挑挑眉,喬語扭頭一看,發現梁景銳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到了舞台上面。

更氣人的是,他正在跟路婷一起跳舞。

與此同時,路婷笑著趴在梁景銳的耳邊,「你的老婆在看你啊,你這樣,就不怕她生氣。」

這幾天,路婷做了很多攻略,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應該做一個溫柔體貼的人。

「我哥真可憐,明明喜歡的人就在他身旁,而他也只能夠遠遠望著。」

路婷這句話,直接告訴梁景銳,路宇琛現在跟喬語在一起。

而她好心好意的跟梁景銳提醒,但是梁景銳臉上的表情,卻是越來越陰沉。

「景銳,夫妻沒有隔夜仇,要是有什麼誤會的話,早點說開就可以了。」

路婷在一旁當和事佬,想要通過這個方式,讓自己在梁景銳心裏面的形象,變得更高大尚。

可是梁景銳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路婷一開口,他就知道路婷心裏面打的是什麼注意。

梁景銳眼睛犀利的盯著路婷,「你不是喜歡我嗎,怎麼這麼希望我們兩個人和好。」

被戳穿心事的路婷,臉上頓時浮現一抹不自然的紅暈,「我是喜歡你,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幸福。」

梁景銳看著她笑了一下,接著什麼話也沒說。

喬語在不遠處看著他們兩個人在台上共舞不說,兩個人還有說有笑的,心裏面也是格外的生氣。

自己這麼卑微的跟他解釋,他愛答不理也就算了,可沒想到轉過身,去跟別的女生在哪裡親密。

他這樣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的感受,自己又憑什麼,去看著他的臉色行事。

而路宇琛的聲音也在這個時候響起,「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跟我共舞。」

通過喬語,讓梁景銳連連吃癟,讓路宇琛頓時有一種,想在家裡面多待一段時間的想法。

喬語不回答,路宇琛在一旁勾唇一笑,「怎麼,不敢嗎,是不是怕梁景銳生氣。」

他的這句話,把喬語心裏面的不滿發酵到了極點。

她笑著將手放在路宇琛的手上,不甘心的說道,「我有什麼不敢的。」

他都已經這麼得意了,自己為什麼要跟他解釋。

說不定人家,巴不得自己跟他離婚,去面對自己的一大片森林呢。

不遠處的路婷,看著路宇琛那邊進行的格外順利,臉上是抑制不住的高興。

她的笑容,引起梁景銳的注意,路婷連忙解釋,「我還真是沒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夠跟你一起跳舞。」

「我以前,只要想著跟你站在一起,就知足了。」

這麼容易滿足的嗎?

梁景銳看著面前的路婷,突然間有一點心疼,可是想到喬語,他的這種心疼又立馬壓了下去。

自己跟她跳舞,就是為了氣喬語,讓她趕緊跟自己解釋清楚,或者是發現自己對她而言還是重要的。

他心裏面還在期待,喬語怒氣沖沖的過來,將他帶走的場景。

可是半天,都沒有聽到喬語的一點動靜。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人身子一轉,而梁景銳也成功的看到,喬語現在正跟路宇琛在一起共舞。

心裏面不服氣,跟路婷之間的舞步越來越快。

他想不通,路宇琛那個人到底有什麼好的,就因為他有錢,他有權?!

「景銳,你慢點,我快要跟不上你了。」

路婷示弱的聲音,並沒有將梁景銳從憤怒之中拉出來,反而越來越快。

路婷沒有辦法,只好加快自己的舞步。

喬語看著,手上的力氣忍不住加重,對此,路宇琛只是微微皺眉。

「有沒有想過,在這場宴會上壓路婷一頭。」

「你們不是兄妹嗎。怎麼會這麼好心。」

喬語一臉狐疑的看著他,這兩個人是兄妹,說不定再想什麼法子對付她呢。

路宇琛提起路婷,眼裡面滿是不屑,「那也只是有一層血緣關係罷了。」

喜歡上一個有家室的男人,說出去,他就覺得這個路婷丟他們路家的臉。

而喬語也聽出來了,路宇琛跟這個路婷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心裏面雖然奇怪他們兄妹兩個人為什麼關係不合,不過嘴上並沒有說出來,而是淡淡一笑。

路宇琛在她耳邊輕聲開口,「跟上我。」

宴會上,路宇琛他們四個一下子成為了亮點。

兩人的舞步不相上下,看起來就像是在這裡互相較量一樣。

見此,舞台上面的人都十分識趣的離開,只剩下他們四個人。

在宴會上,形成一個靚麗的風景。

而最後,路老不得不出來主持大局,「這麼久了,你們兄妹的關係,還是像以前一樣好啊。」

這句話一出,讓宴會上的四個人,頓時停下了腳步,對著路老,禮貌性的笑了一下。 「交代!我給什麼交代啊。」

蕭閻雲氣樂了,忍不住看著蕭母追問到:「您老不會是氣糊塗了吧!」

「你少給我嬉皮笑臉的你糊塗,我都不會糊塗。」

「那你告訴我,我要給她什麼交代?」

「人家好歹為你等了四年。現在事情都這樣了,人家也不嫌棄你有孩子,你還要怎樣!差不多就得了!」

「媽,你瘋了吧?她等我,我沒有讓她等我,而且我根本不喜歡她,就算是她等我了,又怎麼樣呢!」

「可是我瘋了,是你被鬼迷心竅了,好好的一個女孩子就在這裡,你為什麼不珍惜,那個害人精到底有什麼好!陳玉哪一點比不上她了!」

「這不是比不比得上的問題。愛的是不需要理由的!就算是夏熏溪比不上陳玉。可是在我的心裡,她永遠都是最好的!」

「你……你……你真是要氣死我!」

蕭母氣得在原地打轉,回頭看著他還傻愣愣的處在那裡的時候。忍不住怒斥到:「你是不是魔障了!」

「不是我魔障了,是媽你根本就不講道理!這感情的事情是你說的能放就放的嗎?」

「我不管,反正這一次你不能再幫她!」

「我……」

蕭母有些不耐煩聽蕭閻雲後面的話,直接給莫月打了一個電話,態度強硬的說到:「給少爺安排一張到美國的機票,他那邊有一個重要的會議!你也跟上,沒有半年的時間就不要回來了!」

「這……」

莫月一臉懵的放下手機,看向旁邊正在喝酒的女人,忍不住吐槽到:「你好歹也是一個女人吧,能不能有一點形象?」

白天高冷的律師此刻換上簡單的家居服忍不住白了莫月一眼,手中的酒杯就沒有停下來過!一杯又一杯,火辣辣的感覺之後,才感覺整個人好像又活了過來一樣!

「你說,董事長夫人打電話過來是什麼意思?」

美女有些不耐煩的癟了癟嘴,搶過放在莫月面前的酒杯就一飲而下!

「能有什麼意思!老夫人一開始就不喜歡夏大小姐,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情。不就是希望老闆不要插手而已!而你……就是那個監視他的人唄!」

莫月更無奈了!

「我不是跟你說這個。我當然知道老夫人的意思,我只是想說,她怎麼就知道我能夠看得住老闆呢!我只是一個秘書吧,我可沒有那個權利控制老闆的行蹤!」

「放心吧!不是你控制!你丫,頂多算一個陪從,我聽說陳玉現在好像正在美國拍戲呢!」

「哎喲!倒是沒有想到呀,你一個做律師的也這麼八卦!這樣的事情也知道?」

「錯!這不是八卦!我們面對著各行各業的人太多了!總是要研究一下有些人的行為不是?」

「那你告訴我,你研究陳玉的行為幹嘛?人家又不打官司,難不成你看上她了?還是她對你造成威脅了,不會……」

莫月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身邊的女人驚訝到:「你也喜歡上了老闆?」

美女白了他一眼,看著手中的空酒杯嘀咕到:「很奇怪嗎?他那樣的人只需要一眼就會讓女人沉淪的!」

「我真就是不明白了,老闆也就是比我們溫柔了一點吧,脾氣好一點吧,細心了一點吧!其實他有好多的缺點的,你看……」

莫月在美女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有些說不下去了!這哪裡是聊天呀,明顯就是精神折磨嘛!

尷尬的摸了一杯酒水剛喝一口,美女一句: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到嘴的差一點碰了出來,整個人卻劇烈了咳嗽了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美女!

就算是了吧,你呢?

美女倒是沒有注意莫月的反應,只是端起自己的酒杯就是深深的喝了一口,覺得心裡好受了一點之後才輕飄飄的說到:「不要喜歡我!沒有結果的!」

所以呢?還沒有表白就已經失戀了嗎?莫月忍不住想要苦笑!只是多年的自尊心讓他習慣性的反駁到:「你也是太自信了吧!我怎麼會喜歡你呢?」

美女好笑的看著他,許久才淺淺的說到:「希望如此!」

剛才是美女一杯接著一杯的酒水下肚,此刻尷尬又鬱悶的忍不住也一杯一杯的接著喝了起來!

腦袋有些飄忽的時候,才好像想起了什麼,小心翼翼的追問到:「你不會陷害少夫人吧?」

「你覺得我傻呀!男人嘛!喜歡你,就是喜歡你!不管他身邊有沒有其它女人都會喜歡你,不喜歡吧,就算是那個女人真的傷他入骨,他頂多是跟另外一個女人逢場作戲,但是卻不會再動心一次了!所以……你覺得我有必要做這些無聊的事情!」

莫月看著美女一臉洒脫的樣子特別鬱悶!你說,你一個女人如此洒脫,如果我不洒脫一點,是不是就太不是男人了!可是……

這麼多年了,我還是放不下你呀!

「夫人這一場官司到底有幾分勝算?」

「這就要看夫人到底想要什麼了?」

「嗯?」

莫月有些時候真的很不能理解女人。在他看來很簡單的事情,她們卻糾結的要死,在他看來猜不透的事情,可是她們總是不甚在意!

莫月自知無奈,只能在選擇自己還清醒的時候給蕭閻雲打了一個電話,本想彙報剛才電話里的事情的!卻不想那邊竟然是讓他出國去幫他處理事情!

蕭母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蕭閻雲說到:「她能坐到總裁的位置,必然有她的本事,而且她身邊的那個韓菲德也不是好惹的!你就這麼放不下她嗎?你明知道你一插手,整個蕭家都要賠進去了!」

「從我跟她結婚開始,她就應該跟蕭家搭上關係了!」

「我不管!你馬上退出!我不可能看到你拿著蕭家的百年基業去賭!」

「蕭家的掌權你可以收回去!溪兒那裡我絕對不會不管的!她是我的妻子,我不可能看著她被別人陷害一句話都不說!」

「你……你……」

蕭母氣得心口痛,指著蕭閻雲威脅到:「你跟她是一家人,你只要她是不是!好!很好!孩子也是她的,你帶走吧!我現在什麼也不想管也不想問,你們一家人過你們的幸福生活去吧!」

「媽,你……」

「帶走!帶走!我不想看到他們!」 蕭閻雲有些為難的看著躲在角落裡面的小可愛們,突然有些厭惡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有什麼問題一定要牽扯到孩子身上來嗎?

他曾經以為就念在這兩個孩子的份上,她也會善待溪兒,可是如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