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寺廟的正前面有一個巨大的石門,石門的門框上站着一個黑影,從那個黑影的身高我就能猜測到那一定就是剛纔在院子裏面站立的小日本。

突然,整個廟宇內部亮起了燭火,裏面的場景盡收我們的眼底,這他媽的哪裏是一個古廟,分明就是一個古墓。

“親愛的朋友們,歡迎你們來到阿旃佛的總部!”那個小日本站在門框上笑嘻嘻的說道。

這日本人一向是以陰險狡詐,變態混蛋著稱,我們在日本吃了他們很多的虧,現在面對這個小日本鬼子,一定要提高十二分的小心!

“你們不就是找這個女子嗎?”小日本手一揮,在石門內部突然出現了王佳佳的幻想,一看就知道他用的是投影儀,並不是真正的王佳佳。

“她現在在這個寺廟的最底層,你們要想救她,就要到最底層去找,不過我可要告訴你們,這個寺廟就像是一個迷宮,我們來做一個遊戲,你們的獎品就是這個女孩子,但是時間不多,就十二個小時,如果十二個小時之內,你們救不回她,那她可就真的成爲祭品了!”這個小日本眉飛色舞的說道。

“操你媽的!”胖子二話不說,一個三昧真火的火球向那個小日本砸去,那小日本身形一閃就消失了,果然還是幻象。

“我是日本三大陰陽師之一,你們這些雜碎,哪裏有機會見到我的真身!”在這個古廟裏永遠的迷失吧。

那聲音從石門內部傳出,極爲深邃,接着周圍就是死一般的寂靜。

“看來我們徹底是被困在一個大墳裏了,這裏他媽的哪裏是什麼阿旃佛組織的總部,這裏分明就是一個墳窟,他把我們引進來就是爲了要跟我們做一個死亡遊戲!”麗麗說道。

趙倩倒是表現的十分沉着,她小聲說道:“不管怎麼說,我們要先摸清楚這裏的環境,天無絕人之路,我們一定有辦法救出佳佳然後出去的。

“孃的,怕他個鳥,老子連地獄都通關了!”胖子絲毫不被眼前的這個小破廟放在眼裏。

“我們繼續走,往裏面進!如果那個小日本說的是真的,那麼佳佳的時間並不多!”我提醒道。

胖子沉思了一會兒後說道:“跟這幫王八蛋不能講什麼節操之類的東西,我現在就把九幽惡鬼給放出來,讓他們先進去摸摸情況,萬一裏面有什麼機關陷阱什麼的!”

胖子這次沒有魯莽行事,他從揹包裏取出一個木頭盒子,打開之後,裏面有一個用紙剪成的骷髏紙人,然後他念念有詞,那個紙人竟然一下子就站立了起來!

我算是徹底服了我的這個兄弟了,他那揹包裏到底有多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啊,以前胖子不管多危險都不會用鬼來給自己當馬仔,但是這次救王佳佳則不然,這傢伙動不動就先讓鬼來當小先鋒。

那個骷髏紙人站起來以後,從胖子手中的盒子裏跳了出來,然後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開始時還是跟人的巴掌一般大小,少時,就長到跟人一般大小的骷髏來。

“胖子,這就是你所說的九幽惡鬼?看不出來有什麼攻擊力啊!”我在一旁小聲問道。

胖子鄙視的瞥了我一眼道:“你懂個茄子,這個紙骷髏比我的本事還大呢,我不到最關鍵的時候絕對不把它弄出來,現在我什麼也不顧了,壓箱底兒的東西全部使喚出來!” 殭屍下的綠眼印記還在我的耳朵後面。

那我以後豈不是還要被操控?

可能還會對慕桁造成威脅?

我胡思亂想的一大堆,最後直接糾結地停在半道上叫住了慕桁。

我把這事情告訴了慕桁。

“怎麼辦?”

我現在除了說怎麼辦,其他的什麼也不知道了。

“你到底走不走?”

慕桁嘗試着叫我,我抿着脣,十分擔憂地盯着慕桁。

“我擔心,我不敢走了。”

一想到殭屍給我下的綠眼印記,我就一陣懵逼。

與其說是懵逼,不若說是害怕的不敢走了。

之前我被操控後對慕桁造成的傷害,我至今都無法忘懷。

最重要的是,我差點害得慕桁成了殭屍。

慕桁被我這副死心眼的模樣鬧得煩了,他皺了皺眉,一把奪過我懷裏的錢順兒骨灰。

“隨便你走不走。”

慕桁說着就抱着錢順兒的骨灰往山下走。

我噘着嘴站在原地,目送着慕桁離開的背影。

我思考着慕桁這是在騙我,他會回來找我的。

結果我等了一個小時他也沒有回來,我等着等着,人都急了。

我一着急就迷了路,在山腰兜兜轉轉了半天都沒見到一個人影。

之前能遇到樑嬸子帶我上山,我估計那時候我把好運用完了,以至於現在倒黴催的在山腰上兜轉。

在我n次繞回到原地後,我人都快崩潰了。

“慕桁,我錯了,你在哪兒呢,帶我下山吧……”

我苦惱地蹲在原地,開始呼喊慕桁的名字。

喊道最後,我的嗓子都啞了也沒看到慕桁的身影。

我開始放棄叫救命了,直接頹廢地蹲在地上,開始細數以前在蛇女族的日子。

我要是沒離開沙漠,估計這會兒都在自己夢幻的小牀上做美夢,或者吃着美食,跟姐姐聊天。

可現在呢?

我看了眼周圍枯黃的雜草、乾枯的枝節,還有糜爛的臭蟲味……

我現在的狀況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天色漸漸轉暗,周圍的蛇蟲鼠蟻開始出動。

“這是什麼動靜?”

我蹲得腿都麻了,準備起來繼續找找下山的路。

可是我一轉身,還沒開始走,就發現左前方的矮叢裏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我抱着瞧瞧看的心態,一步一步靠近窸窸窣窣來源聲的矮叢。

“這是?”

我伸手掀開矮叢,頭往裏張望。

這一張望不要緊,一看,視線立馬對上一個滑溜溜、綠瑩瑩的四腳爬行動物。

我一開始沒瞧清,等看仔細後,嚇得差點摔倒在地。

“蜥,蜥蜴。”

我嚇得叫出聲,拔腿就要跑。

長這麼大,最怕這種小小的爬行動物了。

我一轉身就跑,拼了命的跑,可還沒跑幾步,就撞上一堵軟牆。

“嗯~”

腦袋撞上個硬板牆,我頭疼地齜牙咧嘴,剛想繞道跑,就奇怪地聽到頭頂傳來吃痛地悶哼聲。

我疑惑地擡起頭,還沒看清楚那堵牆的狀況,就聽到熟悉的鄙夷聲在耳邊縈繞。

“一隻小蜥蜴都嚇哭了,蛇女族有你這樣的公主,確定沒抱錯孩子?”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先是一愣,待看清楚是慕桁後,我忽然又覺得很委屈。

我好不容易看到慕桁,沒想到居然會被他給這麼的鄙視,還懷疑我跟蛇女族關係。

我委屈地重新低下頭,看着自己的腳尖,默默不語。

“嗤——說你兩句就這樣,下山後就回你的蛇女族。弱成這樣,我當初就不該留你下來,也不會……”

慕桁後面的話,他即使不說我也清楚,多半是想到了錢順兒的死。

我傻站在原地半天也沒有說話,直到慕桁不悅地拉着我走到山道附近的那輛路虎車旁邊,我才知道他原來剛纔的離開,是爲了下山找車子。

可是車子我不是記得不能開上來嗎?

我坐在路虎車上,疑惑不解地盯着駕駛座上的慕桁側臉,思考着要不要詢問下。

但是看他這副冷冰冰的模樣,也不像是會回到我的模樣。

我猶豫着還是縮回到椅子上。

我們下山後,慕桁開着車子作勢就往沙漠的方向駛去。

我看車子的駛向,算是明白了。

慕桁真是打算要送我回沙漠。

我好不容易出來,就爲了待在他身邊,我出來時還信誓旦旦的告訴姐姐要帶他回去。

這不是在姐姐面前自打臉嘛。

爲了阻止慕桁送我回家。

我靈機一動,立馬將手伸到慕桁的方向盤上,往反方向轉。

結果我這一轉不要緊,差點撞上旁邊的電線杆,可避免了電線杆,還有小溪流。

溪流是不會有事,但掉下去以後,也不是什麼好玩的。

要不是慕桁開車技術好,我們連人帶車子都會栽進溪坑裏。

“下車!”

突然,坐在駕駛座上的慕桁冷冷地朝我拋下這兩個字。

“什麼?”

我驚魂未定,就聽到慕桁不容反抗的喝令,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地重複問了一句。

慕桁不耐煩,直接不理我,走下車,就將我從車子里拉出來。

“我讓你下車!”

我趴着車門不肯下車,現在的慕桁讓我好害怕。

我覺得我要是下車了,後果肯定很糟糕。

可我還是被慕桁從車子裏拽了出來。

“慕桁,我不走,你爲什麼非要我走?你就那麼厭惡我?我的心意你也不是不知道,一次又一次的趕我走!”

我被慕桁拽疼了,也被慕桁傷到了心。

我拉着慕桁的手臂,一遍遍質問他,卻被他狠狠地甩開。

我痛心地站在車外,就看着他上了車,一副又要離開的模樣。

“你這樣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在沙漠外生活。”

我看着慕桁開着車子從我身邊經過,他搖下車窗的那一刻,我以爲他是回心轉意。

可他說的話卻再次讓我打入谷底。

“走兩里路就能到沙漠邊境。”

慕桁說完話後就開着車子離開了。

我看着他的路虎越駛越遠,眼淚恍惚了我的眼睛。

我開始覺得我剛纔的無理取鬧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可是我也是爲了要跟慕桁在一起纔會這樣。

天黑了,夜風很大。

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癡癡傻傻地站了很久很久,我還是沒走。

直到天亮了,雞鳴了,我身體熬不住,眼前一黑,暈倒。

在我暈倒的那一刻,迷糊間,我看到了熟悉的路虎,熟悉的人。

然後我聽到一聲無奈地呢喃。

“服你了。” 看着胖子召喚出來的骷髏,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我笑着說道:“張胖爺,跟了你那麼久還不知道你也會邪術?”

胖子不以爲然的說道:“對付流氓就要用流氓的辦法,人家跟你出jqk,你不能老是跟人家玩麻將牌吧,你拿君子的辦法去跟流氓玩,你怎麼能玩的過他!”

胖子的話說的似乎很有道理,我不再說話,靜靜的看那個小紙人兒剪出的骷髏如何作爲。

這個骷髏走着走着就飄了起來,化作一團白煙,緩緩的向石門深處飛去,而胖子則是原地打坐開始嘴裏念念叨叨起來,那樣子跟之前在古塔裏的時候一樣。

當初胖子用的是紙人丫鬟,這次可好,直接用了一個會變成煙霧的骷髏進去。

我和趙倩還有麗麗在胖子身邊兒耐心的等待,因爲這次面臨的不光是古廟裏的髒東西,還有一些潛在的高手隱藏其中,我們必須小心謹慎的對待,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剛纔胖子說,他召喚出來的那個九幽惡鬼比他的本領還大,我也想借這個機會試試裏面那些東西的深淺。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我們所有人都在耐心的等待,突然胖子一睜開眼睛,衝着前方怒目而視,樣子十分的駭人。

“胖子,到底什麼情況,難道你的那個惡鬼朋友掛掉了?”我緊張的問道。

胖子使勁的嚥了一口唾沫後說道:“不是掛掉了,是失控了,這裏面邪性的很,邪性的很啊!”

“再邪性有地獄邪性嗎?咱們連洋人的地獄都通關了,這算什麼?”我對胖子表現出的緊張不以爲然。

“那是有幾個高人在護着咱們?而且有他們的上帝在暗中幫助,但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古廟,就像是一個惡魔的深淵,裏面的魔鬼要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可怖!”胖子神色凝重的說道。

對比之前胖子對這裏的不屑,和現在的審慎,我能料想到裏面一定不簡單。

“麗麗,趕緊用隱身術把我們給隱身了,這裏面機關重重,我們現在要深入虎穴,”胖子催促道。

麗麗將我們的身形全部都隱蔽了起來,然後開始往那個古廟的門裏走,一邊走胖子一邊說道:“你們不要以爲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古廟,它可能僅僅只是一個入口,裏面大有乾坤!”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