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項目本來跟慕氏集團也有關係,慕氏集團也出了一大筆資金,可現在莫氏集團出現問題了,資金被撤掉了,所以項目暫時停止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繼續。零久文學網

童氏集團也等不及了。

關鍵時刻,童澤華想到一個人。

顧寒琛!

或許找到顧寒琛就有機會。

顧寒琛的確有本事,他給他一筆錢,讓顧寒琛想辦法為公司扭轉乾坤。

現在只能這麼做了。

童澤華還留著顧寒琛的電話,他打了他電話,將顧寒琛約了出來。

本來他都不抱什麼太大希望的,可是因為顧寒琛很難請,出了名的難伺候。

可是他沒有想到,打電話給顧寒琛,說請他出來吃頓飯,他居然同意了。

……

包廂里。

只有顧寒琛和童澤華兩個人。

「童董事長,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地方能幫得上你。」顧寒琛開門見山。

既然顧寒琛都已經這麼直接,那麼童澤華也不再拐彎抹角,「顧先生,上次我們合作的非常愉快,如果我們能夠再次合作,一定會更加順利。」

顧寒琛淡淡一笑,只是這笑容有幾分蹊蹺,「董事長,我最近很忙,可能又讓你失望了。」

童澤華最怕聽到這樣的答案,他連忙說:「顧先生,價錢的事情好說,我可以出的比上次還要高,只要你能幫助到我們公司。」

顧寒琛搖晃著高腳杯中的紅酒,輕描淡寫的說:「童氏集團管理模式老舊,再加上很多重要的決策都是錯的,小問題很多,日積月累的慢慢堆積,就像滴水穿石一樣,如果要改變現狀,會是一項很大的工程,就算我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徹底將童氏集團改頭換面。」

「……」

童澤華聽得心驚膽戰,顧寒琛都這麼說了,那代表童氏集團內部真的很嚴重了。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只是一直以來不願意承認而已。

「顧先生,那你說,如果你出手幫忙的話,需要多久?」

顧寒琛抿了一口杯中的紅酒,慵懶的視線偏向童澤華,孤傲自信,「一個月。」

「……」

童澤華倒抽一口涼氣一個月。

真的只有一個月嗎?他還以為多久呢!

「顧先生,我知道你本事大的很,如果如果一個月內你真的可以讓童氏集團扭轉乾坤,那麼你要多少錢都行。」

「哈哈哈。」顧寒琛突然笑了,「我不缺錢,你給我再多的錢,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

顧寒琛已經不知道自己賺了多少錢了,雖然他從來都沒有停止過賺錢的腳步,但是童澤華這一份,他有沒有無所謂。

「顧先生,你這話是怎麼說的?你不是一直靠這個賺錢嗎?」

「童董事長,我明確的告訴你吧,你想讓我幫你也不是不行,只是你給我錢,又能給多少呢?」

童澤華微微一頓。

顧寒琛這是什麼意思? 都市極品小醫皇 難不成他想要股份嗎?

童澤華小心翼翼的問道:「顧先生,你想要什麼?你說來聽聽。如果你想要股份,那等集團渡過危機之後,也不是不行。」

「哈哈哈。」顧寒琛大笑了起來,「你可真有意思,什麼都等事後。空頭支票誰都會開,而且,如果我失敗了,更是什麼都沒有了?」

「顧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無論怎麼樣,你的好處都不會少的……你……」

「20%的股份。」顧寒琛忽然開口,聲音冰冷。 童澤華心裡咯噔一下,臉色大驚,「你說什麼?」

「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20%的股份給了我,我立刻讓童氏集團逆襲。」

童澤華皺了皺眉頭,「你別跟我開玩笑了!」

這可是20%的股份!

童澤華氣憤!

他當著是在過家家嗎?隨隨便便就獅子大張口要20%股份,真是可惡!

之前童阮阮要走了10%,現在又加20%,他乾脆把整個公司都送掉算了!

萌犬總裁的小魚妻 顧寒琛就知道童澤華或是這樣的態度。

「20%的確是太多了,這樣吧,童董事長,我給你打個折吧,15%怎麼樣?這是我最後的底線了,再少就不行了。」

顧寒琛的聲音始終是慢悠悠的,只有童澤華在著急。

「童董事長,我的耐心可不多,你快做決定吧。」

童澤華怒火上涌。

這顧寒琛擺明了就是趁火打劫,15%,跟獅子大張口有什麼區別?他怎麼敢開這個口的?

看到童澤華難看的臉色,顧寒琛早已在意料之中。

他不慌不忙,「看來董事長是不願意。」

砰的一聲,童澤華拍案而起,「你實在是太過分了,簡直得寸進尺,15%的股份,你怎麼不讓我把公司送給你啊?你也太猖狂了吧!」

顧寒琛微微皺眉,平淡的情緒透著不凡的氣場,「這麼著急幹什麼?就算你把整個公司送給我,我還懶得要呢。」

童澤華憤怒地指著他,「你真是過分,你真以為你自己天下第一沒了,你我公司就生存不下去了是嗎?」

顧寒琛眉梢一挑,清冽道:「童董事長,關於慕氏集團的事情你應該也知道吧,你覺得誰會有這麼大的本事將慕氏集團攪成了一鍋粥,讓他們急得團團轉?」

「……」

童澤華心頭陡然一驚,眼中忽然閃過一抹驚愕。

他震驚的望著顧寒琛,心裡突然湧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跟顧寒琛有關嗎?

不,這不可能!

顧寒琛怎麼會有本事?

搞垮慕氏集團,就憑他,絕對不可能的!

童澤華怎麼也不相信,這八成只是顧寒琛故意說出來騙他的,想讓他拿出股份而已。

想忽悠他,他還嫩了點!

「顧先生,我本以為你有多厲害呢?可現在看來牛皮吹得倒是挺響的。」

「我不在乎你信不信。」顧寒琛冷冷的說:「因為你無論相不相信,事情都會順著它的軌道發展,既然我們今天沒有談攏,那就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我就先走了。」

顧寒琛瀟洒的離開,他沒有絲毫生氣,而童澤華卻很生氣。

……

「阮阮,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伯尼是醫生,而且他的醫術很高明,有時候通過別人的樣子就能看出她有什麼病。

童阮阮這幾天臉色都不太好,伯尼也發現了,他心裡有懷疑,尤其是想到那天顧寒琛在車裡跟他說的話。

童阮阮正低頭吃著晚餐,而且有些走神,手裡的筷子不停的在往裡面翻弄,好像也沒有食慾,就連伯尼的話她有沒有聽見。

「阮阮,阮阮,阮阮?」伯尼揮了揮手,突然回過神來。

「怎麼了?」

「阮阮,你怎麼了?心情好像不太好,臉色也不好,要不然我給你檢查一下。」

「不要。」童阮阮心頭一顫,幾乎出於本能的,並且情緒有些激動。

伯尼:「?」

忽然,她發現自己好像反應過激了,擔心被誤會,於是說:「我沒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阮阮,顧寒琛這幾天都沒怎麼回來,你是不是想他了?」伯尼突然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奇書網

童阮阮臉色一僵,「我哪有,你別胡說。」

說真的,這幾天顧寒琛不在,童阮阮覺得倒也輕鬆了呢。

那個男人要是在,她總覺得有一股壓迫感。

伯尼扯了扯嘴角,「你們兩個人倒是真彆扭,不過他很喜歡你倒是真的。」

「伯尼,你別胡說,顧先生只是人好,才幫我這麼多,你要是再說這樣的話,我就生氣了。」

每次聽到這樣的話,她都無比尷尬。

「好了,我不說了。」

「……」

「伯尼,跟你待在一塊,很自在,我希望我們可以做好朋友,你別生氣。」童阮阮不想失去伯尼這樣的好朋友,擔心他生氣。

自己的反應或許是過激了。

伯尼笑了笑說,「我不生氣,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那麼容易生氣的話,早就跟顧寒琛絕交了。」

童阮阮一想,覺得也對。

她繼續吃飯。

正在這時,顧寒琛走了進來。

「阿琛,你回來了,吃飯了嗎?」伯尼問。

顧寒琛說:「在外面吃過了。」

這幾天,顧寒琛好像很忙,每天都在外面,有時候晚上都不回來,童阮阮也沒有多問,畢竟這是顧寒琛自己的私事。

顧寒琛視線突然落在童阮阮身上。

童阮阮有些尷尬,但是為了禮貌,她還是笑了笑。

顧寒琛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個盒子,遞給她,「阮阮,這是送給你的禮物。」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好端端的,送我禮物幹什麼?」

「今天看到這個,覺得很好看,很適合你,就買了,沒什麼別的意思,你看看喜不喜歡。」

顧寒琛將盒子放在她面前。

童阮阮不好拒絕,她將盒子打開,是一個非常漂亮的手鐲,是玉石的,而且這玉石晶瑩剔透。

即便她不懂玉石,可是依然能夠感覺到這是上好的玉。

「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的。」童阮阮趕緊將盒子合上。

顧寒琛目光一冷,「你要是不收,我就扔,我送出去的東西不會收回的。」

「……」

童阮阮有些尷尬,也不知說什麼,求救的目光看向伯尼。

「喂,我的禮物呢?」伯尼伸出空空的兩隻手,準備接著。

「你的禮物,就是把我的衣服拿去乾洗,然後再送回來。」顧寒琛對伯尼和對童阮阮,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啊?」伯尼幾乎要跳腳,「你怎麼這麼偏心呀?對妹子這麼溫柔,還送禮物,對待我簡直把我當成你的老媽子了!」

「難道你不是嗎?」顧寒琛邪肆的揚起唇,僅僅只是瞥了他一眼,也沒有與他多說。

「行了,你慢慢吃吧,我先回房間。」

他來這,好像就是給童阮阮送一個禮物,然後再氣一下伯尼,便功成身退,回到了房間。

腹黑總裁寵妻無度 童阮阮手裡拿著這個鐲子,就像燙手的山芋。

伯尼一臉羨慕,「你看,他對你多好,說不喜歡你,鬼才信。」

「伯尼,我該怎麼辦?要不,這個送給你吧。」童阮阮將手裡的盒子遞給他,一臉焦急的望著他。

「你真把我當成基佬了,給我幹什麼?我才不要呢,要是被顧寒琛發現了,我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伯尼也不是真的吃醋,反正他都已經習慣了被顧寒琛欺負。

「阮阮,既然他送給你了,你就帶上唄,沒什麼的,你不用這麼拘謹。」 「可是這也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安心收下不就行了,顧慮那麼多幹嘛呀?他願意給你花錢,又不是你問他要的。而且他都買了,也不可能退回去,你要是不收也浪費了。」

「……」

童阮阮阮輕輕嘆了一口氣。

「那我也應該送一點禮物給他,總不能讓他為我花錢,而我……」

一說出口,她自己都覺得蒼白無力。

顧寒琛送給她的,都是很好的東西,可是她哪裡有錢買好東西送給顧寒琛。

他的西裝領帶,都是定製的,很昂貴。

但很顯然,她沒有能力送他這些。

送手錶之類的,她更是送不起,因為顧寒琛戴的表最差的上百萬。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