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大家不免擔心,乖乖女已經出現意外。如果真的是這樣,對於整個隊伍來講無疑是個極大的打擊。

“現在還有一些時間,她應該也走不遠。立刻在周邊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她!”警察隊長吩咐道。

於是警察們隨即分散開,在周邊進行大面積搜索。這個過程雖然看似麻煩,但在周圍植被如此茂密的情況下,只要找到那條乖乖女開闢出來的小路,就不難找到人。

所以沒過多久,男性警察就發現了乖乖女的屍體。

此時警察們的臉色已經差到極點,自己的一名隊友,居然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被殺,而且還是這種狀態。殺手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無論如何,大家先離開這裏吧。這個地方並不安全,萬一殺手還在附近的話……”污妖王看着自己的隊友說。

“是啊,此地不宜久留。”男性警察也說。

“等等,我還有一個想法,之前一直找不到方法。現在既然死了人,那這一切就好辦多了。”警察隊長開口說。

於是警察隊長將自己的想法說出,污妖王和男性警察聽後都表示同意。

“好,既然這樣咱們就這麼辦。現在開始準備吧,要儘快準備好,然後往終點走。”警察隊長說。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一切都很平靜。所有人都成功到達特殊區域,並靜靜等待着第二晚結束。

終於,當時間接近6點鐘時,大家依次走出森林,來到篝火旁邊。令人安心的是,這次沒有再出現狙擊手的槍聲。

“咦,少了一個人,是遲到了還是……?”廚娘發現乖乖女沒有出現,便開口問到。

衆人聽後都皺起眉頭,大家心裏都明白,乖乖女恐怕是凶多吉少。不過這也間接說明,此刻大家已經安全,殺手無法再殺人。

“大家還是都坐下吧,時間馬上到了,準備投票。”胖子提醒道。

於是衆人依次坐下,圍在篝火周圍等待投票開始。

“咦,小露露你這是怎麼了?”棒球帽看向不遠處的小蘿莉,發現她臉上居然青一塊紫一塊,身上的衣服也凌亂不堪,許多地方似乎被撕扯過。

“哼……哼……!”小蘿莉聽後表情瞬間變得惡毒無比,似乎是要將誰生撕活吞一樣。

周圍人也看出一些端倪,表情紛紛難看起來。到底是誰,居然連這種事情都做。

“這次的殺手……連起碼的底線都沒了!”大熊低聲說。

大家在遊戲裏角色不同,相互間勾心鬥角也是無奈。但這次的殺手顯然已經開始享受這個過程,並利用身份滿足自己的私慾。

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性質已經發生根本改變,不知道再這樣下去,還會有什麼可怕行徑出現。

衆人低頭不語,這時時間終於到達6點鐘。下一秒,青色的篝火猛然升起,同時只聽碰、碰、碰三聲,三具屍體突然從半空落下,砸到衆人中間。

繞是大家已經事先預料到,但這種方式依然嚇壞了不是少人。

三具屍體自然便是至今爲止的死者,暴走族的屍體依舊是那副模樣,雀斑的屍體也已經被從土裏挖出,滿身污垢。

至於最後的乖乖女,衆人見後再次氣憤的叫出聲來。

只見乖乖女全身幾乎赤裸,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破爛爛,私密部位全都裸露在外,其餘部位也滿是傷痕。

她的眼睛睜得老大,不甘與屈辱的表情凝固在臉上,算是真正的死不瞑目。

這副樣子比小蘿莉還要悽慘無數倍,衆人都能想象出乖乖女死時,遭到了怎樣可怕的對待。

“太殘忍了!還有沒有起碼的底線!”陳老頭終於忍不住,氣得站起身來跺着腳大叫,“大家出於無奈,爲了活下去玩這個遊戲也就罷了,怎麼到頭來連這種事都能做出來!人家小姑娘已經夠可憐的了,怎麼還能這麼對待人家!”

衆人聽後也紛紛點頭,就連蜜蛇和丸子看後都用怪罪的目光看向野狼,這個傢伙確實過分了。同樣作爲女人,哪怕是蜜蛇也不願意看到這種場景。

“嚯嚯嚯嚯!看樣子今天晚上似乎很精彩呢!”這時中央的篝火突然暴起,法官大笑着出現在篝火旁邊。

“大家覺得難以忍受嗎?那證明你們還需要進一步成長呀,這種程度在殺人遊戲裏還是很常見的。說不定你們中的一些人,以後也會變成這樣呢。

當然,前提是你們得在晉級賽中活下來!”法官笑着說,“廢話不多說了,咱們還是先聽聽董欣雨的遺言!”

董欣雨就是乖乖女的名字,法官剛說完,乖乖女的屍體突然動起來。

她的眼珠居然開始轉動,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掃視了一圈周圍。所有人看後都不寒而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野狼更是看得一陣噁心。

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自己還曾經碰過這具身體。

接下來,一句話從乖乖女喉嚨裏擠出,聲音沙啞而難聽。

“不、不是,我弄錯了,是視頻軟件的提示。”這便是乖乖女的遺言。

衆人聽後不禁有些失望,要知道上一次暴走族的遺言可是提供了不少線索,沒想到這一次居然什麼也沒給。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只是大家都很奇怪,乖乖女爲什麼會提到視頻軟件,這與遊戲有什麼關係?

“嚯嚯嚯嚯,看來大家對這次的遺言並不是很滿意呢,不過這也正常,幸運的事總是不常出現。”法官掃視一圈,又呵呵笑到。

“那麼接下來,大家開始發言吧,就像之前一樣,從死者開始順時針……”

“叮叮叮……”

沒想到法官話還沒說完,乖乖女身上突然發出一陣音樂聲。衆人都是一驚,不少女孩子甚至嚇得站起身來。

“這怎麼回事,也太詭異了吧!”青衣死死盯着乖乖女的屍體,眼中閃着恐懼。

“到底怎麼回事,詐屍?”廚娘也說。

“不,是手機,她身上的手機……響了!”這時小蘿莉搖頭解釋說。 衆人聽後一驚,乖乖女身上的手機響了,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是誰在打電話?”

“誰在搞鬼,停止這種無意義的玩笑!”

董欣雨都已經這樣了,還不放過她嗎?

大家紛紛看向周圍,想知道是誰在這麼做。但大家面面相覷,都在茫然的互相對望。

沒有人在打電話,也沒有人動手機,也就是說,大家誰都沒有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是鬼來電不成?”廚娘喃喃自語,而另一邊的野狼則面色煞白。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是野狼親手將乖乖女殺死,並弄成了這副樣子。現在乖乖女身上發生這種詭異的事情,最擔心的也莫過於他。

“不,大家冷靜。這不是來電,好像是什麼提示音。”這時小蘿莉突然開口,她壯着膽子走到乖乖女的屍體旁,蹲下身來仔細尋找。

最後,小蘿莉找出一部手機。這部手機明顯與乖乖女之前用的不是同一部,看上去比較廉價,像是備用機。

“這是……”小蘿莉將手機拿到大家面前,讓所有人都看清楚。

“大家應該都不止一部手機吧,這肯定就是董欣雨的備用手機之一了。”劉姨看後說。

乖乖女的備用手機居然響了,這手機裏應該是裝了什麼定時,所以纔會發生這種事。

“快打開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江雨煙提醒說。

小蘿莉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將手機打開。令人吃驚的是,這手機竟然沒有任何密碼,輕輕一劃便可以開啓。

小蘿莉在手機裏翻找了片刻,很容易便找到了一段錄音。

“這裏有一段錄音,可以放嗎?”小蘿莉說着看向法官。

“當然可以,看來大家都很好奇裏面的內容呢,嚯嚯嚯嚯……”法官點點頭笑着說。

於是小蘿莉將音頻打開,又將手機的聲音調到最大。立刻,手機裏傳來一陣刺耳的呲呲聲。

“呲……呲……大家好……我是警察……現在,由我來向大家說明一下董欣雨的死因,以及殺手的身份!”

手機中先是一段嘈雜的雜音,然後便出現一個尖銳奇怪的聲音,聽不出是誰。

隨着雜音越來越小,那說話聲逐漸變得清晰。到最後大家終於聽清了對方在說些什麼。

“警察,居然是警察?”陳老頭說。

衆人都很吃驚,沒想到警察第一次與玩家們主動交流,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而且他們似乎已經知道了殺手的身份?”冰塊臉看上去有些興奮,臉上難掩激動之情,也不再冰冷。

“首先,對於董欣雨的死我們深感痛心。這是我們的同伴,而且還被以這種方式殺害,兇手不可原諒!”這時那聲音又說。

“董欣雨是警察?”

“是不是真的?”

“法官,還請讓我們看一下董欣雨的身份。”小蘿莉關掉錄音,轉頭向法官請示道。

“可以。”法官說罷一揮手,一張卡牌從乖乖女身上飛出,展現在衆人面前。

是一張警察牌,真真正正的警察牌。

“居然真的是警察……”

“警察居然死掉了!”大家心中一沉,這可並非什麼好消息。

小蘿莉嘆了口氣,再次將錄音打開,那個聲音又一次出現。

“想必大家現在已經知道了董欣雨的警察身份,而這個手機又是她的個人物品,平時藏的很深,只有同隊的隊友知道。

因此我們能解開手機,並在裏面錄音,就可以證明我們的身份,因此請大家務必相信我的話。”那聲音說。

不少人聽後眉毛一挑,剛纔小蘿莉是從乖乖女書包裏的一個隱祕夾層裏,發現的這部手機。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若是事先不知道的話,普通情況下確實很難發現手機的存在。所以這個聲音說的確實有一定道理。但要想讓所有人信服,似乎還不太夠。

但現在這些並不是大家關心的,所有人都想知道,對方所說的殺手到底是誰。

不為凡人 野狼的手在顫抖,是他殺的人,所以在這時候,心理壓力最大的自然是他。

但他想不明白,警察怎麼會知道殺手的身份?

這時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那麼首先,我要向大家說明,這個殺手到底是誰。”那聲音說着停頓了片刻,等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再次開口,“那就是王天宇,你就是殺死董欣雨的人!”

王天宇就是野狼的名字。

那個聲音剛說完,所有人都憤怒看向野狼。他對乖乖女做的那些事,已經引起了大家的不滿,畢竟誰都不想被如此折磨至死。

“居然是你,你這個混蛋,居然敢這麼做!”污妖王憤怒的指着野狼叫道,裝的像之前真的不知道一樣。

“年輕人,你實在太過分了!”陳老頭也跟着說,一旁的大熊捏了捏手,發出“咔咔”的聲響。

“我、我沒有,你、你們怎麼能相信那個錄音呢……我什麼都不知道!”野狼沒想到自己真的被識破了,一時間難以接受這個現實。他結結巴巴的努力解釋,但似乎沒有什麼作用。

蜜蛇和丸子也很吃驚,也想不到野狼居然這麼快就被識破。蜜蛇悄悄看向藍海辰,發現藍海辰也是一臉吃驚,看上去也毫不知情。

“也不能就此肯定吧,畢竟這只是這錄音的一面之詞,我們連對方是誰都不清楚。

萬一對方是殺手呢,這樣我們豈不是就上當了?”藍海辰嘆了口氣開口說。不少人覺得藍海辰說的有道理,但卻也沒有排除野狼的嫌疑。

這時那錄音再次響起。

“我知道,大家不少人都會懷疑我的話。但我告訴大家,其實王天宇這個人我們已經驗過,事實證明他確實是殺手。

至於是什麼時候驗的,就是在他企圖殺死醫生的時候!”

“殺死醫生?”

“殺手已經對醫生動手了?”

大家又看向野狼,發現野狼的臉色更加慘白,這似乎證明了那個聲音的正確。

“這……難道是野狼追殺醫生的時候,被警察給看見了?所以才泄露了身份?”

蜜蛇和丸子想到,同時在心中暗罵野狼做事不小心,居然在那種時候被驗而不自知! “接下來,我將向大家說明我們驗到王天宇的整個過程。

需要說明一點,雖然我們已經知道了醫生的身份,但出於尊重,我們不會將醫生的身份說出來。

不過考慮到醫生已經暴露,很有可能向大家表露身份。所以我特地在這部手機中留下一個號碼,如果之後醫生決定站出來,我將通過這個號碼對大家進行確認,告訴你們醫生是誰。

這樣大家就不用擔心遭到欺騙。”手機裏的聲音又開口說。

“嗯,考慮的還挺周到,不過我怎麼知道你是誰。”病號聽完聳聳肩,顯然並不敢太相信這個聲音的話。

於是接下來,錄音裏的聲音將乖乖女察驗野狼的過程說出,由於對方說的是真話,整個過程細節都絲毫不差。

“現在,我要說的已經全部說完。相信今晚要投誰,大家心裏也已經有了答案。

我只能說請相信我,只要王天宇身份一揭開,大家就會知道我說的是正確的。”那聲音最後說完,整段錄音就此結束。

劉姨聽了暗暗點頭,對方說的每個細節都這麼對,顯然是對整個過程很瞭解。

如此一來,對方不是真的警察,就是殺手假扮。至少是個有身份的人,這一點可以確定。

衆人聽完後也紛紛點頭,顯然不少人都已經覺得,野狼是殺手的機率非常大!

“喂,你們不要聽這個人瞎說啊,大家連他是誰都不知道!這些東西都無法查證不是嗎?昨晚上的宋欣瑩不就是這麼死的,事實證明她也不是殺手呀!”

野狼看着衆人使勁解釋,但似乎作用不大,他的嫌疑依然是最大的。

“嚯嚯嚯嚯,有意思,十分有意思。沒想到在遺言之後,居然又能聽到這麼一段話。

我是否能將這看做是另一段遺言呢,真是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啊!”法官說着掃視周圍所有人,又重新看向乖乖女的屍體。

“現在開始發言吧,依舊從死者開始,順時針依次進行。”

發言開始,衆人的目光首先看向小蘿莉,她是距離乖乖女最近的。

“首先,很對不起大家,昨晚的計劃被殺手破壞了。我們沒有想到,那些傢伙這麼狡猾,居然能破壞我們的監視,並趁機作案。”

小蘿莉說着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情緒有些低落。

“但我們並不是沒有掌握有用的情報,其實我們的計劃還有一些大家不知道的部分,就是爲了算計殺手準備的!

而依照這些,我們其實也掌握到了殺手的信息。是的,我們也知道了殺手的身份!”

小蘿莉說完後,整個隊伍再次沸騰起來。警察驗出了殺手也就罷了,沒想到小蘿莉這邊居然也知道了殺手身份。

這豈不是說,已經有一半的殺手身份暴露。這才第二晚,對於平民們來說,這無疑是個好消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