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她的卻是一道冰冷的呵斥,阮青天劍眉豎起,冷冷的瞪著左傾城哼道。

「別在老子這賣弄,你要是在敢多說一句廢話,信不信老子今兒給你眼睛挖下來。」

感受到阮青天的煞氣,左傾城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她的實力其實不強,能輾轉於這種圈中,靠的就是她那賣弄勁還有左家為她做後盾。

毫不誇張的說,要是她生在左家,現在應該可能是某處青樓的頭牌吧。

「青天哥,這麼講話可有損你的形象。」

不知何時左亮已經走了過來,很是自然的將手臂放在左傾城的腰間。

再看左傾城沒有拒絕,顯然這倆人私底下早就勾搭到一塊兒。

「一直以謙遜溫和展現在外人面前的翩翩公子,此時竟然說出如此粗鄙之話,這還真是讓人瞠目結舌呀,不過你這又是何必,左茉他心裡有你么?」

「閉嘴!」

「偷著愛慕了十幾年,可她到最後不也沒有對你表露半點心意。在場的賓客這麼多,你看誰願意趟這渾水,就你……值得么?」

「老子讓你閉嘴!」

砰。

一拳將左亮直接打的倒飛了出去,左傾城趕緊跑過去小心翼翼的將其扶起。卻看到他只是淡笑著朝著阮青天搖頭。

「這一拳就當我還你之前的情,你也應該感謝我,要不是我的話可能左茉一輩子都不知道,其實在她身邊還有個你這麼傻的守護者。左家的族長我坐定了,如果你想阻止我,那你就來吧。」

「青天……」

要不是左亮的話,左茉真的不知道這些。她滿是愕然的看著前面跟她認識了十幾年的玩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族長最後絕對是你的。」

阮青天沒有去解釋什麼,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不可否認,當時左亮說的都是真的。

十幾年了!

他都一直都是默默的愛慕著左茉的,從兒時開始便是如此,到現在依舊未變。

只是這麼多年她從未對自己露出任何愛慕,直到後來葉子晨的出現,他更是決定要將這份感情永遠的埋在心底。

他沒有必要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讓左茉苦惱。

他也不想看到左茉苦惱的樣子。

愛她。

就默默的注視著她就好了。

說不定幾過經年,這感情就自然就會慢慢的淡了。

當然十幾年的時間過去了,他也承認這只是自欺欺人的話,可他卻寧願相信這種自欺欺人。

輕舒了一口氣,阮青天便直接消失在原來的位置。

現在的左宏德絕對是被什麼控制住了,想讓他改變主意是不太可能的,那就直接將手印給搶過來。

「左茉合夥阮青天試圖強取族長手印,左家客卿速速將其拿下!」

左宏信沉著臉怒斥,不多時場內便出現數位客卿,可下一刻他們的面前便是同樣出現一群阮青天的隨從以及站在左茉這邊的客卿。

其餘的賓客看到之後均是神色變幻,當然這裡面也有不少人是以看熱鬧的心情去對待此事。

左家的確是商道第一家族,可它的存在同樣擋了不少家族的財路。

現在左家的族長交接竟然出了這麼多有趣的事兒,他們自然幸災樂禍。

「肖姐,咱們要不也上去幫忙吧。」

開口的人是蘇煙,到現在這種時候就連她都想上去幫忙。

旁邊的夏可可當然不出意外點頭應和,早就在最開始的時候她就想上去了,尤其有龍脈的緣故,她這幾天剛剛突破了天仙,正想感受下天仙打人到底多爽。

不過她們還是要聽聽肖語媚的意見,不管怎麼說……

肖語媚是她們中間的大姐。

「……」

肖語媚這時卻是遲遲不語,她現在也有些看不清局勢,到底該不該貿然出手。

以她來看的話,這種時候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等葉子晨來。

的確現在他們這群人上去,能將族長的手印強取豪奪過來。

手印的確是落在左茉的手上了,可卻沒有落下好的名頭,她也相信左茉肯定不想以這樣的結果去接手手印。

「再等等吧。」 第758章交接

就在肖語媚他們商議該不該幫忙時,雙方已經交手。

左茉站在演武場的中央不知該如何是好,從她的心裡是不想目睹到這種情況發生的。

「都住手。」

可在這時,她的呵斥卻顯然那麼微不足道。

雙方各為其主,絢麗的靈技不停釋放著。

「青天,趕緊讓你的人停下來吧。」

既然都不聽她的,左茉只能求助於阮青天。

可對方只是朝著他抿嘴一笑,卻沒有讓他的隨從停手,反倒毅然決然的朝著手印交接的位置沖了出去。

「這族長不是你能當的。」

神色陰沉的阮青天爆喝著,可讓他意外的是左亮竟然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彷彿根本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難道說他還有後手?」

震怒下的阮青天並為失去理智,他警惕的打量著周圍一切可能會對他造成威脅的因素。

可直到他都要到左亮的背後,依舊沒有任何人對他出手。

砰。

就在這時,一道巨響轟然將炸響,前沖的阮青天陡然間倒跌了回來,並且能夠清晰的看到一縷鮮血順著他的額頭滑落。

「有靈陣師。」

倒在地面的阮青天心中暗道,剛才眼看他就要到左宏德前方。

可就在前方半米的位置,他的身體卻是碰觸到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青天。」

看到倒跌而回的阮青天,左茉也是驚呼著跑了過來。尤其在看到他額頭的血痕時,她更是拿出手帕細心的為他擦拭著。

「你受傷了。」

輕吟細語,面露憂色。

享受著左茉細心擦拭的阮青天心頭驟然一顫,可不過剎那間他便將左茉的手挪開,根本不敢與其對視,用手撐著地面站起。

「我不用你管,這族長的位置定是你的。」

他故意用著冷漠的語氣回答著,腦海中卻不由自主的出現剛才的畫面。

心頭的顫抖越發明顯,他只能在心中不停的警告著自己不要去想,同時琢磨著該如何才能破了這靈陣。

一般靈陣的布置都會有陣基和陣眼,只要他能找到,陣法必破。

靈識釋放,他細心的探索著每一處,可結果……

沒有!

他根本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哪怕是陣基都沒有找到。

對此,左亮彷彿早就知情。

他只是玩味的笑著朝著他聳肩,眼中堆滿了玩味和譏諷。

轟。

拳頭用力的揮在無形的屏障上方,巨大的轟鳴讓周圍的賓客也是一怔。

有靈陣!

「咱們這裡有靈陣師在么?」肖語媚突然間開口。

「我是。」

諸葛空明開口,他是跟著小白一同過來找葉子晨的,只是當時葉子晨沒有在紅楓城內,便跟著肖語媚她們一同來參加這次左家的盛事。

「這靈陣你能破么?」

「不太清楚,我需要點時間去觀察一下這靈陣。」話音一落,諸葛空明便是鎖眉閉上雙眸。小白也在這時嘿嘿笑道,「小明他靈陣造詣不錯的,尤其他們諸葛家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這靈陣對他來說簡單。」

「不。」閉著眸子的諸葛空明突然間搖頭道,「這靈陣很奇怪,其實早在最開始我就注意到了,一直在尋找破陣的方法,可到現在我卻半點頭緒都沒有。」

「不是吧,你都不行?」小白愕然。

聽到小白的驚呼,諸葛空明只是閉著眸子卻不在講話。

殊不知,靠肖語媚肩膀,嘴裡叼著棒棒糖的甜甜卻是眉頭向上一挑,旋即便不再理會。

「給我破。」

靈陣前阮青天不停的用拳頭揮在屏障上方,轟鳴的巨響就沒有停止過,他的手不知何時都已是血跡斑斑。

前期的瘋狂導致他現在靈力極度匱乏,可他卻不停的透支著身體的靈力,想要將靈陣破掉。

他不管。

哪怕是他未來成了廢人,他也不想在看到左茉當時那種無助的眼神。

族長之位,他必須要幫她奪回來。

砰砰砰。

靈陣外阮青天瘋狂的對其進行著破壞,靈陣內的交接儀式依舊按部就班的進行著。

雖說誰都看的出,這一切都是左亮主導。

可現在的他卻如同在走正常的交接儀式一般,單膝跪在地面,雙手高高托起,等待著手印交到他的手中。

只是讓他有些急躁的是,這都一刻鐘的時間過去,左宏德依舊緊緊的攥著手印不願撒手。

尤其是在看到地面的左亮時,他的神色間還有些猶豫。

「父親,既然您選了我當族長,就將手印交給我吧。」

跪在地面的左臉忍不住開口,他的這話就像是有著無窮無盡的魔力般。在話音落下的剎那,一直停著不動的左宏德竟然動了。

手印徐徐的朝著他的手遞了過去,隨著手印的越來越近,左亮的眸子變得越發明亮。

直到手印遞到他的手中……

嗯?

他本想將手印握住起身,卻感受到手印的對面傳來一股阻力。

抬起頭他才看到,是持有手印,神色渾噩的左宏德正用力的抓著手印的頂端。

「將手印給我吧。」

左亮笑著要將手印接過來,可左宏德卻依舊緊緊的攥著。

驀然間,左臉的神色一沉,他用力的抓著手印的底端一拽。

「既然讓我當族長了,就別在攥著手印了。」

啪。

手印從左宏德的手中脫手,左亮也在這一刻真正的持有手印。

他陰翳的翹了翹嘴角,旋即起身回過頭將手印高高的舉起。

「從現在開始,我便是左家的新任組長!」

放肆的笑從左亮的口中傳出,瘋狂的破壞著那屏障的阮青天在看到這一幕神色一滯,旋即便更為瘋狂的想要將其破壞。

左茉也是怔怔的看著那枚手印,同時朝著左亮搖頭。

「小亮。」

「小亮可不是你能叫的了左茉姐,現在的我,你要稱呼我為族長。」

耳畔出現左亮玩味的低吟,左茉貝齒用力的咬著嘴角,雙拳緊緊的握著。

旁邊的阮青天看到他竟然敢探出頭,拳頭毫不猶豫的揮了過去。可這時的左亮卻是早就將頭縮回,神色淡漠的哼道。

「左茉勾結外族,覬覦我左家族長之位。特將左茉逐出左家,剝奪其左氏姓氏,誰弱敢……」

啪。

就在左亮的面色陰沉的發號施令時,他的肩膀卻是突然間多出一雙手,還有一道低沉又有些譏諷的耳語。

「小傢伙,乾的不錯。」 第759章總算來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