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傳來陣陣鄙夷聲,認為柳無邪故意在岔開話題。

「柳無邪,你還在狡辯,藏書塔每一本書籍,神聖無比,我們應該傾注感情的去閱讀,而你呢,居然快速翻閱,你這就是褻瀆。」

柳言直接挑明,今日目的很簡單,整垮柳無邪,廢除他的修為。

「家族哪一條規矩寫明,不能翻閱藏書塔裡面的書籍!」

柳無邪突然反問道。

柳言怔在原地,其他弟子也是一陣錯愕,家族的確沒有明文規定,不準快速翻閱藏書塔的書籍。

「族規雖然沒寫,不代表這條規矩就不存在,書籍是知識的海洋,我們應該愛護跟尊敬,你快速翻書,這就是褻瀆。」

柳言有些強詞奪理了。

「沒錯,這就是褻瀆!」

不少弟子高聲說道,站在柳言這一邊。

原本柳無邪在柳家,就沒什麼地位,這種落井下石的事情,自然不少人跟風相隨。

「真是可笑,一群井底之蛙!」

柳無邪一臉嘲笑之色,絲毫沒有將柳言的一番話放在眼裡。

公然嘲笑他們是一群井底之蛙,中神州雖然是修士的天堂,難免還有一些垃圾,混跡其中。

吸收百萬本書籍,柳無邪的視野,還有他的眼界,拓寬了好幾倍。

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大儒之氣。

站在那裡,正氣凜然,柳言竟然不敢正視柳無邪的雙眸。

無形的氣勢,讓那些普通弟子,無法抬起頭來。

這是浩然正氣,盪氣長存!

「柳無邪,任由你百般狡辯,你胡亂翻書,這就是最大的罪責,還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柳言看來是鐵了心想要置於柳無邪死地。

柳大志站在不遠處,幾次想要站出來,卻被柳無邪眼神制止。

這時候站出來,起不到任何作用,十長老等人,也會趁機發難。

「翻書,不代表我不在看書,難道看書必須要一頁一頁翻閱嗎?」

柳無邪反問柳言,目光隨後朝四周看去,卻發現每個人露出一絲嘲諷。

「哈哈哈,你要笑死我嗎,你這樣快速翻書,如果能將這些書籍全部讀完,我認你做爺爺。」

柳言哈哈大笑,被柳無邪逗樂了。

這麼多年,他也遇到過不少過目不忘的天才,一天可以閱讀數百本書籍。

第一次聽說,翻書也能

「你想做我孫子,我還未必願意!」

柳無邪反過來嘲諷一番。

幾日前柳言刁難他,這口氣還憋在心裡,今日就好好扇他一耳光。

「柳無邪,你何必強詞奪理,翻書的行為,確實不對,如果人人都跟你一樣,這樣翻閱下去,那這裡的書籍,不出幾日,就會磨損的不成樣子。」

一名化嬰境弟子站出來,認為柳無邪在強詞奪理。

翻書確實加速書的磨損,只是微乎其微,他們故意誇大其詞而已。

「沒錯,此子應該當誅,以儆效尤!」

柳笑天一脈的弟子,紛紛站出來,一起討伐柳無邪。

情況對柳無邪非常的不利,如果再不做出改變,估計那些中立的弟子,都會選擇針對柳無邪。

柳呈還有柳生就在人群中,尤其是柳生,凍得瑟瑟發抖,身體到現在還沒恢復過來。

推薦一個app,神似舊版追書神器復活了,可換源書籍全的換源神器!

一臉的惡毒之色,恨不能上去生吃了柳無邪。

「大家聽我說一句,快速翻書固然不對,卻罪不至死,柳家規矩,並沒有嚴格規定不準翻書,依我看此事應該還是由家主來定奪。」

一名長老站出來,應該是家主這一脈,替柳無邪求情。

「哼,翻書還有理了,今日不給大家一個交代,休想離開這裡。」

柳言一聲冷哼,打算跟柳無邪死磕到底,誰來了也沒用,他才是藏書塔的長老。

「柳言長老,你休要給無邪哥強加之罪,這四天時間,我無邪哥可是將這裡所有書籍,盡數讀了一遍!」

柳星這時候站出來。 「吃甚?先等等,收拾完眼前這些傢伙事再說,」李氏覺得現在吃東西耽誤回家時間,就想讓它往後挪一挪。

趙善宇聽了也沒反對,反正眼前這些東西收拾起來也不耽誤事。

「我到沒想過,這甚麼煎餅的買賣竟如此火爆。」

李氏低頭嘀咕一嘴,跟著臉上直接笑開了花,「這下,你小子也算有了正經營生,娘也不愁了。」

「那當然了,娘,咱家也是掌握一門正經手藝的人嘞。」

趙善宇跟著笑,比之其它那些只能靠力氣亦或者運氣的傢伙,他們家的煎餅買賣總是不同的。

趙善宇一邊和李氏說著話,同時心裡升起了一股子滿足感,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有氣勢。

一旁的趙玉看著,心說難道這就是買賣興隆的好處,她小叔,瞧著竟比之前看著還要氣派。

「小五,你說的不錯,這煎餅買賣,當真是個好的,」李氏一邊揉著酸疼的腰,一邊收拾著跟前的零碎物件,「不過,眼下這地,還是太尋常了,若有可能,這買賣,可當得上進城去賣。」

也是被眼前這樣的火爆生意迷了眼,李氏內心膨脹,竟生出了更大的志向。

須知城裡人多,比之鄉下也更富裕的多,若他們能進城去賣,定然要比眼下賺錢。

趙善宇聽了李氏的話,跟著心動一瞬,不過心動之後,更多的則是擔心,「娘,進城擺攤,恐怕近期不成。」

「嗯?這是為甚?」李氏看著趙善宇,神色不解。

趙善宇想著如今城裡的奇怪氛圍,耐心解釋,「這不是城裡最近太亂,」

「之前,我去城裡集市賣編織花籃,閑來無事,就同隔壁的攤位老闆打聽了兩句,」

「那老闆說,說是最近時日城中十分嚴格,擺攤收費不說,且這費用,跟著漲價不少,」

「娘,咱們不過鄉間小戶,無門無路,哪怕去了城裡,遇到麻煩怕也是無力解決。」

那他們費盡心思的進城,豈不是給旁人做了嫁衣。

這樣的想法,在趙善宇的心裡表現的很強烈。

須知,眼下煎餅買賣不過擺攤兩次,豈止是生意火爆?

簡直火爆透頂!

試想一下,這樣火爆的,且能源源不斷帶來銀錢的買賣,只要心有貪慾之人,誰看了不會心動?

若是他們有背景靠山還好,起碼那些人心動,但也不會有人真的打他們主意,但事實上,他們家沒有啊!

趙善宇混跡賭場數月,可是知道不少的小道消息。

就單說他們眼下這位剛上任不久的長樂縣令,上任之後貪污多少城中老爺田產家業,就知整個府衙到底是個什麼狀態。

趙善宇哪裡還敢進城去賣?

李氏聽完趙善宇之言,也忍不住皺眉,「竟如此嚴重?」她還以為城裡一如往常呢。

哪怕有那麼兩次不正常,她也認為這是加賦冒出來的後遺症,過一段時間就好。

也難怪李氏有如此想法,誰讓李氏不過一介鄉間農婦。

一年到頭,李氏進城次數屈指可數,其中大部分還只是進城買東西,來去匆匆,想要了解城裡的情況,也沒有這個機會。

趙善宇心知這不能怪李氏,搖頭嘆道,「娘,你是不知,兒子在賭場周圍徘徊數月,偶爾也會與之那些賭徒簡單交流,如今長樂縣,比之往年,要嚴重的多。」

「既如此,那進城一事,就先算了,」李氏肅著臉,大手一揮,毫不猶豫的放棄了要去城裡的打算,「反正,你這買賣,單靠著集市,也能賺來不少錢,」

「且你這樣,哪怕別人嫉妒,也不會太打眼,」

畢竟集市,一個月不過幾次而已,就算真的賺錢,也定比不過那些日日出攤的,雖說這樣被注意到的概率也有,但絕對不會比去城裡擺攤要大。

李氏的想法正是趙善宇如今所想的。

難道趙善宇不想多賺錢嗎?但他更明白,眼下賺錢,也要有命賺才行。

眼下這個亂世,不太平,不太平之人,命都不值錢,趙善宇才不傻呢。

「娘,你且放心,買賣一事,我已有了眉目,」

說著,趙善宇便將之前去城裡集市,特意花錢買來的憑證一事和李氏和盤托出,「咱倆眼下有了這個憑證,起碼眼前三個月內不用太過擔心,」畢竟縣衙老爺再豪橫,也不會強行找事。

「至於三月之後,那是也快到了秋收,秋收之後,便不忙了,等到那時,咱們一家可再行商量如何進行這個買賣。」

且那個時候,若不出意外,他已經出發去了南面,這煎餅買賣由誰去賣,也就不歸他管了。

李氏點頭,「成,就先按你說的做。」

……………

收拾好物件將其裝上牛車,趙善宇帶著些銀錢,特意跑出去買了些吃食回來。

沒法子,今日他們賣完煎餅的時辰太晚了,周圍其他的吃食攤位都已經收攤回了家,只剩下一家賣包子的攤位還餘下些。

趙善宇也是大氣,想著今日還是夏收,便直接將攤位那的包子全都買了下來,肉包子素包子,分開打包,他們吃不完的,就帶回去給家中其它人吃。

肉包子餡料不錯,豬肉裹著些許的崧菜,趙玉挑著自己喜歡的口味,一口氣吃了三個。

李氏最後還問趙玉要不要。

「飽了,」趙玉拍拍肚子,靠在牛車上,身下是厚實的草席,她半眯著眼睛,看著懶散的不行。

李氏吃著肉包子,笑說,「你倒是會找地。」

小小的人,竟比那些城裡老爺還要享受。

等牛車回了家,已是下午。

家中大門掛著鎖,顯然是沒有人的。

李氏讓趙善宇趕緊將牛車卸好而她自己則拎著錢袋子匆匆進了正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