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冷風吹過樹梢的嘩嘩聲。

「別亂動,你看你手都凍冰了,還傻子似的站在外面等,想要東西不會在家裡嗎?我回來了肯定給你送過去。」陸擎風沒有察覺周念念的緊張,仍然皺著眉頭嘀咕。

自己昨天怎麼會以為這傢伙的脾氣改了呢?這不還是一樣的暴躁嗎?周念念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笨蛋,卻沒有再掙脫自己的手。

她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在外面站的時間有些長了,嗯,確實有點冷。

陸擎風的手有些粗糙,這麼冷的天,他的手卻十分溫熱,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手暖熱了,周念念笑眯眯的歪著頭,幽幽的吐出一句:「握夠了嗎?」

握夠了嗎?

陸擎風像是被燙到一般猛然跳了起來,一下撞到了後面的自行車,砰一聲,自行車嘰哩哐啷的撞倒在地上,在暗夜裡傳出來好遠。

「誰在那邊?」七八道手電筒的光打了過來,同時伴隨著喝問聲。

是晚上負責巡夜的村民,聽到聲響跑了過來。

周念念和陸擎風被強光刺激的下意識的閉了下眼,再睜眼,巡夜的村民已經站到了他們面前。

「宏福叔,是我。」周念念尷尬的笑了笑,朝來人打招呼,腳在黑暗中忍不住踩了陸擎風一腳。

陸擎風忍著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耳根卻還有些發熱。

他剛才只是看見周念念鼻尖都凍紅了,手凍的冰涼,下意識的握在了手裡,根本沒想到其他的。

可周念念一問,他才意識到不對勁,後知後覺的紅了耳根子。

「是小周同志啊。」今晚負責帶頭巡夜的是宏福叔,看到是周念念和陸擎風,他鬆了口氣:「陸同志回來了啊,小周同志擔心你,在這兒等你半天了呢,天不早了,你們快回去吧。」

陸擎風扶起自行車,「嗯,這就回去了。」

他推起自行車,周念念跟在她身後。

兩個人默默的在村民們的手電筒光線中走遠了,直到走出他們的光線範圍,陸擎風才粗著嗓子悶悶的說了一句:「以後別再那麼冷的天在外面等著了。」

想起剛才宏福叔說的話,陸擎風才反應過來,周念念其實是擔心他,才會在村口等他的吧?

嗯,這種被人擔心在意的感覺還真不賴。

意思是天不冷就可以了?這傢伙可真奇怪,周念念撇了他一眼:「你過兩天就走了,用不著等你了。」

「那還有以後呢。」陸擎風想也不想的說。

周念念微愣,這是陸擎風第一次在她面前流露出和她有以後的想法,她沒有說話,沉默著繼續往前走。

陸擎風見她突然不說話了,心裡忽然有些莫名的緊張,她那麼聰明,不會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莫非她還是很討厭兩個人的婚事?

一直走到住的地方,周念念才抬起頭,喊了他一聲:「陸擎風,其實…….」

陸擎風低頭看著她,安靜的等著她往下說。

周念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才低聲道:「其實我現在並不排斥咱們倆個人的婚事。」

「嗯,我知道。」陸擎風心裡莫名鬆了一口氣,從昨天見面到現在,周念念對他的態度一直很和善,沒有之前的排斥。

「但我也不想那麼早結婚,」周念念說出來自己的真實想法:「現在形勢不好,至少等將來家裡穩定了,我才能考慮結婚的事情,你如果不能等,或者陸伯父,伯母著急,我們可以先解除婚約。」

她說完,看著黑暗中陸擎風仍然清晰的眉眼,安靜的等著他的回答。

陸擎風沒想到周念念會突然和他說起兩個人婚約的事,煩躁的抓了一下頭髮,半晌,將自行車把上掛的袋子塞進她手裡:「誰說我們家著急了,我們一點都不著急。」

說罷,推著自行車跑了,速度快得彷彿後面有鬼追他一樣。

周念念愕然,看著手裡的袋子,半晌,咯咯的輕聲笑了。 第二天天氣大好,雖然是冬天,但太陽卻早早爬了起來,驅散了清晨的霧氣,灑落在高高矮矮的屋頂上。

周念念吃了飯早早就去廠子里。

孟三秋一大早就喊人將從村口到廠子門口的路打掃的乾乾淨淨,要不是怕結冰,他恨不得讓人在土路上灑點水。

所有迎接的工作都準備完畢,周念念,孟三秋和邢德海都紛紛站到了村口的大樹下等著迎接前來參加剪綵儀式的客人。

陸擎風吃了飯,也跟著到了樹底下。

大約是因為昨晚的談話,他看到周念念的時候,神情有片刻的不自在。

「你今天不用回縣裡忙自己的事情?」周念念奇怪的瞅了他一眼,不明白他跟著站到樹底下做什麼。

陸擎風斜睨了她一眼,粗著嗓子道:「我就是在忙自己的事情啊。」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昨晚周念念坦誠的和他說起不排斥他們兩人之間的婚事時,陸擎風就渾身不自在。

他昨晚甚至還做夢了,夢到了和周念念結婚以後的事情…….

早上起來的時候,陸擎風看著被自己揉皺的床單,恨不得一頭撞在門上。

他竟然夢到了自己和周念念結婚,還夢到了一些這樣那樣的情景…….

一想到這兒,陸擎風的耳根子就莫名一熱,轉過頭去不敢再看周念念。

以前周念念排斥她,他也不喜歡周念念,所以從未在心裡想過兩個人以後會有未來。

但現在周念念卻突然說不排斥和自己結婚,陸擎風莫名覺得其實和周念念結婚也挺好的,他甚至還有些期待。

周念念狐疑的看了陸擎風一眼,不明白他有什麼事忙,「你忙什麼呢?」

「等人啊。」陸擎風別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今天會有貴客到,我在等客人啊。」

貴客?周念念不解,陸擎風在澤州有認識的人?她怎麼不知道啊,剛想要問卻聽到孟三秋高聲打招呼的聲音。

是王鎮長和齊副鎮長來了,想起那位對自己百般挑剔的齊副鎮長,周念念打起精神迎了上去。

「小周副廠長可別忘記我們的約定啊。」齊副鎮長同周念念握手的時候,皮笑肉不笑的提醒。

「從不敢忘!」周念念掀了掀嘴唇。

陸擎風眉頭蹙了蹙,深深打量了一眼齊副鎮長,卻並沒有說什麼。

接近九點了,附近大隊的隊長,副隊長們紛紛都到齊了,周念念,邢德海領著他們到了廠門口。

看著嶄新的廠房,門口貼著的紅對聯,還有嶄新的大紅綢子,一些人眼中泛出了艷羨的神情。

有想說兩句酸話的,看到王鎮長和齊副鎮長在,都紛紛把話咽進了肚子里。

「小周廠長,小周廠長快來啊,」鄧俊良從村口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孔主任來了,他說縣長今天也來給我們剪綵。」

什麼?縣長也要來?

廠門口原本噪雜的聲音瞬間安靜下來,隨後又響起了一片沸騰聲。

周念念愣了下,莫名其妙的忽然想到剛才陸擎風說的貴客,不由怔忡了下。

陸擎風說的貴客不會就是陳縣長吧?他認識陳縣長?

她愣神的瞬間,王鎮長,齊副鎮長,邢德海等人已經起身,紛紛準備去村口迎接陳縣長。

各個大隊的隊長也都緊張兮兮又十分興奮的拍衣服的拍衣服,扯衣襟的扯衣襟,生怕自己在縣長面前落下不好的印象。

周念念也起身跟了上去,走到村口的時候,看到孔玉泉正站在樹下和孟三秋說話,陸擎風在旁邊斜斜的靠著樹,腳尖輕輕點著地,似乎有些不耐煩。

「小周同志來了,」看到她,孔玉泉遠遠的越過已經走到跟前的王鎮長和齊副鎮長,熱情的向她招手:「縣長說你們村是縣裡第一個村辦的企業,他必須得親自過來看看。」

走在前面的王鎮長,齊副鎮長以及各個大隊的隊長見孔玉泉對周念念如此熱情,一時間心裡都起了思量。

其他大隊的隊長對於周念念都不熟悉,本來見她一個年輕的女知青做了副廠長,背地裡沒少猜測嘀咕。

眼下見縣裡的孔主任待她如此親和,心裡都下定決心要和周念念多多走動,打好關係。

王鎮長和齊副鎮長則詫異的對視一眼,早聽說孔主任十分欣賞周念念,耳聞不如親眼所見啊。

周念念含笑走過去,「縣長親自蒞臨,我們彩虹肉食品廠真是蓬蓽生輝呢。」

眾人一起站在樹下等縣長的車,各個大隊的隊長一臉羨慕的看著孟三秋和邢德海。

「老孟,你這下可在咱們澤州縣出了名啊,縣長親自來給你們廠子剪綵呢。」

「是啊,你們是第一個村辦工廠呢。」

「老孟啊,你們孟匠大隊以後發達了可不能忘記了我們牛匠大隊啊。」

「還有我們候匠大隊啊。」

一群人圍著孟三秋和邢德海,紛紛表達著自己的羨慕和熱情。

孟三秋激動的手伸進兜里,忍了又忍,才沒有將口袋裡的旱煙摸出來。

邢德海則矜持的背著雙手,眼神略微上挑,但嘴角的笑意卻怎麼也掩飾不住。

王鎮長和齊副鎮長在圍著孔玉泉說話。

周念念趁機磨蹭到陸擎風面前,低聲問:「你說的貴客是陳縣長?」

陸擎風轉頭睇了她一眼,嘴角輕輕勾了勾,輕輕嗯了一聲。

周念念詫異的瞪大了眼睛:「你怎麼知道陳縣長今天會來?不對,你怎麼會認識陳縣長?」

她驚訝的望著陸擎風,陸擎風慢悠悠的站直了身子,呵呵一笑:「你猜!」

周念念不由氣鼓鼓的瞪圓了眼睛,她都不了解陸擎風,往哪裡猜啊。

「和小周同志說話的那位男同志是誰啊?你們大隊新來的知青?」見周念念和陸擎風湊在一起偶偶低語,齊副鎮長悄悄的靠近邢德海,問道。

邢德海撇了一眼正專心說話的兩個人,神情冷淡:「那個啊,是小周同志的未婚夫,聽說從新城過來看她的。」

原來是未婚夫啊,齊副鎮長撇撇嘴,放下心來:「你放心吧,這丫頭風光不了幾天,副廠長的位置啊,早晚是你的。」

邢德海想起周念念簽的那張字據,眼底浮現一抹笑意,不是他非得同周念念爭,而是周念念太年輕了,根本壓不住場子。

像今天這麼多領導過來,不還得他和老孟忙前忙后的招待么,邢德海自認為自己想的沒有錯! 「她未婚夫只是來看看他?」齊副鎮長皺著眉頭又看了陸擎風一眼,見他敏銳的抬起頭朝這邊望過來,連忙收回了視線。

邢德海點頭:「聽說過幾天就走了呢。」

齊副鎮長沒有再說話。

遠遠傳來汽車的喇叭聲,梧桐樹下站著的人都紛紛停止了交談,朝著村外看去。

進村的唯一一條大路上,遠遠的駛來一輛笨重的汽車,在鄉間的土路上顛簸前行,轉眼間就接近了村口。

「陳縣長到了!」孔玉泉精神一震,率先迎了出去,打開了車門。

陳縣長從車裡邁下來,先同最前面的孟三秋握手:「孟廠長,恭喜恭喜啊。」

隨行的工作人緣從車裡搬出一個大花籃,上面垂下來的條幅上寫著:「恭賀孟匠彩虹肉食品加工廠開業大吉!」

孟三秋激動的直點頭:「多謝縣長,同喜同喜!」

其他大隊的人看著孟三秋的眼神充滿了羨慕。

他們此刻甚至有點後悔,早知道縣裡派人下來宣傳的時候,自己大隊先站出來響應號召多好啊,現在能得到縣長親自鼓勵的就是自己了。

唉,千金難買早知道啊,一眾人心裡不是滋味的想著。

孟三秋和孔玉泉一左一右的陪著陳縣長往前走,王鎮長,齊副鎮長和其他大隊的隊長等人緊緊跟在後面。

路過村口大樹的時候,陳縣長站住了,看向半倚著樹的陸擎風,笑眯眯的招手:「我說你昨晚非得趕回來呢,敢情有了佳人就忘記我這個師兄了?」

村口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驚訝的望向陸擎風。

周念念的未婚夫竟然認識陳縣長?而且聽陳縣長和他說話的口氣,好像關係還挺熟悉的?陳縣長是他的師兄?

齊副鎮長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他低低的問邢德海:「怎麼回事?周念念的未婚夫和陳縣長是師兄弟?」

邢德海臉色同樣有些不好看,更多的是懵逼:「我哪兒知道啊?」

周念念詫異的瞅了一眼陸擎風,看來這傢伙早就知道陳縣長要來,不,或者說是陳縣長會來這裡應該和他有關係。

陳縣長以師兄自稱,周念念眼珠一轉,反應過來,看來陳縣長應該是陸伯伯的學生,所以才會以師兄自稱。

她前世竟然不知道陳縣長是陸伯伯的學生,周念念有些悶悶的撇嘴,前世自己到底是怎麼混的啊。

陸擎風站直了身子,因為陳縣長的打趣,神情有些尷尬:「我是因為有事才趕回來的,師兄你別亂說話。」

陳縣長笑咪咪的看了一眼周念念:「小周同志啊,上次見面我竟然不知道咱們原來還有這樣一層關係呢,真不愧是老師和師母親自定下的兒媳婦,實在是優秀啊。」

周念念默,不想說陸伯伯和陸伯母挑她做兒媳婦的時候,自己還不滿三歲呢,感覺陳縣長對陸伯伯和陸伯母盲目崇拜啊。

「我之前還想著讓你們互相認識交流一下,後來才知道根本不用我介紹,哈哈,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陳縣長打量著周念念和陸擎風,哈哈大笑。

旁邊的孟三秋趁機問道:「縣長,您…..您認識陸同志啊?」

陳縣長點頭:「起止是認識啊,他小時候我還抱過他呢,他是我老師和師母的兒子。」

眾人恍然,原來竟然還有這樣一層關係!所有人一時看向陸擎風的目光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時間快到了,縣長,咱們先去剪綵吧。」周念念見所有人目光都看過來,不想讓他們一直猜測陸擎風的身份,忙提醒陳縣長。

孟三秋也反應過來:「是啊,縣長,吉時快到了呢。」

一行人這才快步向廠子的方向走去,村裡準備的歡迎隊伍一看到他們的身影,立刻開始敲鑼打鼓,鞭炮齊鳴。

等到了廠門口,周念念站出來擺了擺手,喧天的鑼鼓聲停了下來,她笑著站在廠門口,旁邊是陳縣長,孟三秋,孔玉泉等人。

今天的開業典禮由周念念主持,她先簡單介紹了一下孟匠彩虹肉食品加工廠成立的緣由,然後由孟三秋介紹他們廠子以後的產品和銷售理念。

孟三秋拿著周念念昨天給他寫好的演講稿,緊張的手抖了兩下才將稿子拿穩,講話的時候倒是不緊張了,到底幹了二十年的村幹部,講話還是很能鎮得住場子的。

最後陳縣長站出來,大聲宣布:「我宣布孟匠彩虹肉食品加工廠今天開業了。」

隨後周念念晴他們來到廠房門口覆蓋著的紅綢子旁,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嶄新剪刀,請陳縣長,孔玉泉,王鎮長,齊副鎮長,孟三秋等人共同剪綵。

大家對這種開業形式都覺得新奇,在周念念的提示下,共同拿起剪刀,剪斷了紅絲綢。

紅絲綢一斷開便滑落在地,原本覆蓋在紅絲綢下方的牌匾露了出來,孟匠彩虹肉食品加工廠幾個字在陽光下看起來格外的好看。

牌匾露出的一瞬間,門口響起了霹靂吧啦的鞭炮聲,鑼鼓聲也同時跟著響起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