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歡一把抓起他的衣服領子,溫和的面容忽然扭曲變得有些猙獰道:「若說報應,你這個不人不鬼樣子還下了次十九層地獄,你才是遭了報應,可是二哥你又做錯了什麼?我做錯了什麼?錯的是那些老不死的老頑固,他們都該死,我就是要讓他們從頂端跌倒底層,生不如死!」

嚴戦一怔,嚴歡說的也沒錯,他也在想他做錯了什麼,今生是這樣的結局?

「可是底下的那些人都是無辜的!」嚴戦無力的辯駁。

「無辜?誰是無辜的?商璟煜嗎?他殺過多少人?凌安嗎?因為她死過多少人,還有他們的那兩個雜種,他們背天道而生,即使我不殺,上天也會收了他們,至於其他人…」

嚴歡鬆開抓住嚴戦的手:「這些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即使有,也只能怪他們命不好,華夏需要新秩序,沒有犧牲是不行的!」

嚴戦一愣:」什麼新秩序」

嚴歡自覺失言,不在多說,而是指了指窗戶:「二哥,你好好看著,今晚一定是難忘一夜!」

他長舒一口氣:「我迫不及待了!」



嚴坤訂婚儀式很快開始了,但是陸子君一直沒有出現,人群開始議論紛紛,嚴坤匆匆離開,很快陸子風他們也走了。

我感覺到不太對勁,商璟煜起身查看了一圈后回來臉色不太好看:「陸子君失蹤了!」

他話音剛落,屋子外忽然傳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爆炸的聲音很大,幾乎一瞬間,城堡的玻璃都碎了不少,就連桌子都被震的東倒西歪,我第一時間抱著溶月和致遠,商璟煜擋在我們前面。

又是一輪爆炸,到處都是人們的尖叫聲和大喊聲。

等爆炸結束后,大家還沒緩過神,我抬起頭四周看了看,到處都是驚恐的人們。

「我去看看,待著別動!」 全能大佬是偏執顧爺他女神 商璟煜出門。

我坐起來,把致遠和溶月拉到一邊,大致看了下,城堡裡面除了破了玻璃划傷了幾個客人外,倒是沒有什麼損失,外面卻燃起了熊熊火光。

大家驚恐的你看看我看看你,有幾個男人已經走出去查看情況,大部分人躲在城堡里,擔心下一輪爆炸。

商璟煜很快回來了,沖我搖搖頭,面色陰沉道:「我們進來的大橋被炸斷了,客人的們的汽車全部被爆胎,如今我們孤立無援,這裡徹底成了一座孤島!」

我愣了一下,告訴自己要冷靜,我長舒口氣:「我感覺要出大事!」

「我去找嚴坤!」

商璟煜走後,我把溶月和致遠拉到身邊,找了個安靜的角落躲了起來。

而一旁的商璟煜並沒有找到嚴坤回到大廳,大廳里已經一片混亂。

「我要出去!」

「怎麼辦?「

「這是怎麼回事啊!」

眾人面露恐懼,開始還算淡定,如今全都開始慌亂。

商璟煜還沒找到我們,就聽到大廳里的喇叭出現了一個人的聲音。

「各位,晚上好!」

這個聲音。

是嚴歡。

很快,城堡的音響中嚴歡的聲音變得清晰起來。

「晚上好!」

嚴歡說完忍不住笑了:「各位可能不認識我,我再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嚴,雖然因為這個姓氏讓我成為了嚴家人,但如果有可能我寧願換掉我體內的血液…」

嚴歡的話讓在場的眾人一愣,大家紛紛去尋找嚴家人的身影,才發現整個大廳里,沒有一個嚴家人。

這回有人開口了:「這一定是嚴家人的陰謀!」

「對,嚴家把我們叫到這裡來,一定有什麼目的!」

「還炸了我們的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把矛頭指向了嚴家。

因為嚴家人不在,於是有幾個貴族青年便把服務生抓了起來,可是幾個服務生已經嚇傻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嚴歡又笑了,他笑的很誇張,然後他開口道:「大家不要著急,我們玩一個遊戲,你們身上都帶著葉子和玫瑰的胸章,現在開始你們兩邊可以戰鬥了,直到戰勝了另一邊,你們才可以互相殘殺,最後只能有五個人可以活著出去!」

嚴歡頓了下說:「這座城堡被我埋了炸彈,足以將這座紅山炸平,如果你們不參與遊戲,我會殺掉遊戲中所有的人。」 第682章直播遊戲

眾人議論紛紛,誰也不願意參加什麼該死的遊戲,但是嚴歡的話也有一定的威懾力。

而且嚴歡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的聲音透過廣播夾雜著電流聲傳了出來:「為了給大家一個好彩頭,現在…」

他陰惻惻的笑了一聲,一個東西從天而降,看到滾在地上的東西,所有人都慌了,女人們尖叫起來,男人們後退了幾步有幾個還被嚇得失禁了。

一具女性的屍體被人從二樓扔了下來,穿著紅色的晚禮服,鮮血順著禮服還在不停的流,雖然屍體沒有頭,但是眼尖的客人還是認出,那是陸子君今天訂婚穿的衣服,那件衣服是今年一個著名設計師的最新產品,陸家買下來送給陸子君的…

人群開始騷亂,剛剛嚴歡的話再可怕,到底只是說說,可是如今死了人,鮮血淋漓的屍體擺在面前,所有人的心都開始慌了。

於是有人想跑,可是剛剛踏出城堡的大門,就被亂搶打死,鮮血染紅了門前的草地,更讓在場的所有人心情更加緊張恐懼。

「既然沒有人懷疑遊戲真實性了,那麼遊戲正式開始…」

嚴歡說完,頂上的玻璃吊燈忽然掉落,有人躲閃不急,眼看著就要被砸死,商璟煜衝上去一手托起吊燈。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走!」他說完,底下被嚇傻的人才匆匆的跑了。

商璟煜把吊燈放在地上看了一眼角落的監控探頭,眯了眯眼睛。

而探頭這邊,嚴歡正背對著屏幕跳舞,他面前的椅子上,分別綁著幾個人。

嚴坤,嚴二夫人,嚴老爺子,嚴三爺,還有動作不太靈活的嚴戦。

「不孝子,你想幹什麼?」嚴老爺子一直住在古堡,他本來就很討厭熱鬧,若不是嚴坤一意孤行,他是不會同意在這裡舉辦訂婚宴,如今這麼多人被困在這,若是這些人出事了,嚴家就等死吧。

「不孝子?」

嚴歡嘲諷的一笑:「我不是你的孫子嗎?」

嚴老爺子目露凶光,惡狠狠的看著嚴歡:「早知道近日,當初就該殺了你這個小畜生!」

嚴歡忽然大笑,笑的十分誇張:「我是小畜牲,你是什麼?老畜牲嗎?」

嚴老爺子氣的發抖:「你這樣會毀了嚴家的,你也是嚴家人,嚴家倒了對你又什麼好處?」

嚴歡忽然揚手,給了他一個巴掌,他用的力道很大,一巴掌就抽落了嚴老爺子三顆牙齒。

嚴老爺子吐了一口血,幾乎說不出話來,而旁邊的其他人都沒有什麼反應,各懷心思的看著嚴歡。

嚴歡甩甩手道:「如今只有我們一家人了,不如我們把事情理一理?」

嚴老爺子半邊臉都腫了,卻只能幹瞪眼的看著嚴歡。

嚴三爺開口道:「小歡,這不關我的事啊,冤有頭債有主…」

還沒說完就被嚴坤打斷:「住口!」

嚴三爺一向膽子小他張了張嘴,硬著頭皮道:「我不是嚴家人,我是被收養的!」

說完就不敢再說話了。

嚴歡一樂:「不是嚴家人?」

嚴三爺點頭:「我是被收養的,不是嚴家人!」

嚴老爺子捶胸頓足,恨得牙癢。

嚴歡從角落的桶里拿了一把刀,走到嚴三爺面前:「既然不是嚴家人就沒有必要在這裡算賬了!「

說完就要捅下去。

「住手!」

「住手!」

嚴坤和嚴老爺子同時開口,嚴歡動作一停,嚴三爺嚇得癱軟在椅子上,一句話都不敢說。

嚴歡眉頭一皺,聞到一股尿騷味,他嘲諷又嫌惡的踢了嚴三爺一腳,然後看著嚴坤和嚴老爺子道:「你們有話說?」

嚴老爺子咬著牙說:「嚴三是我兒子!」

「什麼?我沒聽清楚!「嚴歡大聲道。

「嚴三是我兒子,是我和保姆偷情生下的,後來保姆死後,我就把他收養了!」

嚴歡滿意一笑,他打開了廣播,別墅的每一個人都清楚的聽到了嚴老爺子的話,不僅是別墅,嚴歡還在網上開了一個直播,本來人不是很多,但是因為剛剛陸子君的事件,大家已經知道這個不是玩笑,二叔真正的殺人遊戲。

於是觀看直播的人已經在幾十萬,而且數字還在不斷的跳動中,如今嚴老爺子的話一出,所有人都聽到了。

嚴坤無力的閉了閉眼睛,藏不住的骯髒事還是露了,嚴家終於還是要走到頭了。

「這樣啊!」嚴歡抽回刀,在手裡掂了掂。

「嚴歡,你有什麼事,沖我來吧!」嚴坤說。

嚴歡看了他一眼:「你夠格嗎?畢竟你不是我大哥,而我是你小叔吧?」

嚴坤不吭聲。

嚴老爺子也沒了抵抗的決心,他們都明白,嚴家要完了!

嚴歡的直播很快引起了轟動,不僅如此,古堡里到處都是攝像頭,嚴歡全部放在了網上。

就連總統府白暮年也很快知道了,其實劫持人質的事件不是大事件,不需要他親自過問,但是這次的人數實在是太大了,而且都是首都商界還有不少世家大族的人就連陸家人也在其中。

警察署長不敢隱瞞,通報給了白暮年,他在許世民失利后就投靠了白暮年,本來想好好表現,可是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是怎麼也藏不住了。

白暮年看到直播,又看到了賓客名單中的商璟煜一家,面色一沉,他不說話,其他人都不敢說什麼,大氣都不敢出。

「派人,無論如何都要保證人質的安全!「白暮年說。

其實不用白暮年說,綁匪直播了整個過程,若是人質都死了,白暮年的政治前途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是!」警察署長也很為難,但是硬著頭皮出去了。

首都這邊派人來救是一回事,古堡這邊,嚴歡將所有的攝像頭打開,他戴了一個小丑面具,轉身面向了攝像頭,而且全方位的將眾人的影像傳到了網上。

嚴歡手指一動,切換到自己的畫面:「嚴家是首都的大家族,現在各位可以知道嚴家的秘密,並且可以參與進來…」

我和致遠溶月早在陸子君屍體被放下來之前就匆匆的上了6樓,走了好幾個房間,終於在走廊的一個房間里找到了一個小小的密室,密室在書架后,不大,只能容納四五個人,大約是主人用來放貴重物品的。

我們藏好后,我就給商璟煜發了個信息,把我們的位置告訴了他,但是很快我就聽到了廣播里的話。

我心一沉,嚴歡說讓五個人活著出去,可是最後到底是怎樣還是他說了算。

我最擔心的就是古堡那些客人,經不住嚴歡的話,自相殘殺,若是那樣,才真正的中了嚴歡的圈套。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嚴歡和嚴家老爺子他們的對話… 第683章戲台上的嚴家人

之前商璟煜就說過嚴家事,但是今天親耳聽到這樣的內幕還是讓我吃驚,以前嚴老爺子給人的感覺很正派,並且上一任的市長就是他,可我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樣的內幕。

嚴歡笑的很誇張:「嚴老爺子,麻煩你告訴我,我這個孽種到底是怎麼來的?說說你是怎麼霸佔了兒子的女朋友生下我這個孽種,又覺得我是你人生的污點,把我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別墅二十年?」

嚴歡的聲音清晰無誤的從廣播中傳來,瘋狂中夾雜著苦澀。

嚴老爺子沒吭聲。

嚴家的其他人也沒有吭聲。

唯一想說話的嚴戦,被這樣的事實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哆嗦了幾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可是很快又倒了下去,摔在地上動彈不得。

「二哥,小心點,為了做你的身體,我可是求了白瀟瀟好久!」嚴歡說著過去扶嚴戦,嚴戦想躲開,嚴歡難過道:「二哥,你是嫌棄我骯髒嗎?」

嚴戦不說話,他不是,他只是覺得一切超出了他能接受的範圍,嚴歡的母親不是他爸爸婚前的前女友么?他只記得父親和母親結婚後就沒有什麼感情,他整日的喝酒和爺爺的關係十分不好,他沒想到,他們居然…

嚴戦抬起頭看向嚴老爺子,張了張嘴道:「爺爺,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嚴老爺子知道否認已經毫無用處,無力的點頭。

嚴戦忽然就不想說話了,他抬頭,看著嚴歡的眼睛,伸手抓住他的手。

嚴歡一愣。

嚴戦道:「小歡,不要再錯了!」

嚴歡把他扶起來,有些動容,最終還是笑道:「二哥,回不回頭,我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了!哈!」

他的聲音很低,除了嚴戦意外沒人聽到。

嚴歡把嚴戦扶好坐穩,然後對著攝像頭說道:「現在開始投票,覺得嚴老爺子該死的請投贊成票!不該死的請投反對票!」

直播間里的網友炸了鍋。

「想不到德高望重的嚴老爺子居然是這樣的人!」

「就是,道貌岸然的老頭,居然和自己兒子的女朋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啊!」

「…」

「話說,如果我們投了贊成票,真的會處死嚴老頭?」

「誰知道!」

「…」

直播間留言一條接一條,但是贊成票卻越來越大,十分鐘后,嚴歡看了看遠遠高於反對票的贊成票笑了。

「看來,結果已經出來了!」嚴歡拿著刀卻是走到了嚴三爺面前,他割斷了嚴三的繩子:「殺了老頭,我就放了你!」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