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這只是一半,剩下的一半等錢到手的再放,我可是很聰明的。”海盜頭目一臉得意的說道。

“不行,必須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否則交易取消。”韓宇搖頭說道。

海盜頭目冷哼一聲說道:“哼!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少廢話!把錢拿過來!”隨着海盜頭目的示意,站在韓宇旁邊的海盜伸手就想要搶奪韓宇手中的錢箱,卻沒想到就聽“喀吧”一聲,伸出的手斷掉了。

一見韓宇動手,海盜頭目當即抽刀架在了人質的脖子上,口中喝道:“好膽子,敢傷我的人?”

韓宇不爲所動,冷冷的看着海盜頭目說道:“一手交錢,一手交人,你殺一個人,該付的贖金就少八分之一。”

海盜頭目見威脅不了韓宇,轉而將目標瞄準了賈招財。只是不等海盜頭目開口,韓宇搶先說道:“不要指望威脅這個人,實話告訴你,這筆贖金是我的,我要給就給,不給你一分錢也得不到。趕緊的,一手交錢,一手交人。我數到十,十個數之後你還沒有把剩下的人帶來,這次的交易就取消。”

“哼,嚇唬我?”海盜頭目不信的答道。

“一,二,三,四……十,交易取消。”韓宇沒有理會海盜頭目,徑自數到十之後淡淡的說道,說完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站住!”海盜頭目見狀叫道。可惜韓宇根本就不聽對方的,繼續往外走。有兩個海盜攔住韓宇的去路,可還沒等他們張嘴,整個人就分左右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牆壁上之後,落地哇哇的吐血。

……

眼看着韓宇就要走出去了,身背後傳來海盜頭目有氣無力的聲音,“我同意你的要求,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哼!早這樣多好。快點,把人都帶出來。”韓宇冷哼一聲,轉身回到賈招財的身邊。

海盜頭目又氣又恨,伸手往身後一招,一直被藏在入口處的另外四名人質也被帶了出來。韓宇見狀說道:“把堵住他們嘴的東西拿掉,我要聽他們親口確認這次來的人只有八個。”

“我可以向你保證……”

“省省你的保證吧,相信海盜的保證,不如相信聯盟的房價會下跌。”韓宇冷冷的答道。

海盜頭目被氣得怒視着韓宇,可韓宇卻不爲所動,等聽到八個人質親口確認他們這次來的真的只有八個,五男三女的時候,海盜怒氣衝衝的問韓宇道:“怎麼樣?你聽到了吧?沒有騙你吧?”

“嗯,沒有騙我。”韓宇應了一聲,將手裏的錢箱交給身邊的賈招財,示意賈招財拿着錢箱去進行交換。賈招財跟八個人質同時邁步向雙方的中間位置走,眼看着就要走到中央,賈招財忽然扭頭就往回跑,而一直沒有動的韓宇則是微笑着對海盜頭目說道:“看來我可以剩下一大筆贖金了。”話音剛落,海盜頭目剛想要嘲笑韓宇的不自量力,突然就感覺眼前一花,自己跟手下忽然身處一個陌生的環境之中。海盜頭目第一時間的撲向了八名人質,卻沒想到他快韓宇更快,不等他靠近,一道火牆便將他跟八個人質分割開來。賈招財回頭衝着被眼前的突發情況給弄懵的八個同事喊道:“都發什麼瓷啊?快跑啊!”

被賈招財提醒的八個人連忙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的往韓宇這邊跑。而被火牆攔住去路的海盜卻只有乾着急的份。

當八個人外加賈招財都跑到韓宇身後的時候,海盜頭目惱羞成怒,當即就要跟耍詐的韓宇拼命,卻被手下死死的拉住。

“放開我!我要跟他拼了!”海盜頭目怒視着對面的韓宇,大吼大叫道。

手下死死的拉住海盜頭目,急聲說道:“不能啊老大,對方是名能力者,我們不是對手的!”

“能力者又怎麼樣?難道我們這麼多人還收拾不了他嗎?點子扎手,大傢伙併肩子上啊!”海盜頭目一腳踹開拉着自己的手下,舉手號召手下一起攻擊害他丟了大臉的韓宇。面對衝過來的海盜,站在韓宇身後的八個人臉色微變,而韓宇卻不爲所動,右手輕輕一揮,一道寬三米的岩漿池就橫在了海盜的面前,隨即又是連續三次揮手,海盜頭目已經跟隨海盜頭目衝過來的海盜,就被活活困在了被岩漿包圍的一小塊陸地上。

三米的寬度,普通人不助跑或者藉助一定的工具,那是很難跳出去的。就算是海盜,那大部分也只是普通人,海盜頭目望着面前三米寬的岩漿池,回頭看了一眼面露驚恐的手下,心裏不由後悔剛纔不該不聽手下的勸告。招惹能力者的確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尤其還是自然系的能力者。

“大家不要慌,不過是三米而已,咱們搭人橋先過去幾個,然後找工具再來救沒有過去的。”海盜頭目大聲對手下說道。只是話音剛落,就聽一陣輕微的聲響傳來,三米寬的岩漿池擴大了,一下子變得有四米多。這回海盜頭目也沒轍了,就算有人可以得救,可這四周圍除了石頭還是石頭,連根草都看不見,上哪找工具來救人。而且誰敢保證在找工具的時候,這塊陸地會不會繼續減小。

似乎是爲了驗證海盜頭目的推測,他們這幫海盜腳下站的陸地真的再次減小了,所有的海盜都擠到了中間。

看着對面笑容滿面的韓宇,海盜頭目咬牙切齒,不想要開口向對方求饒,可眼下的情況又容不得海盜頭目有第二個選擇。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海盜頭目最終還是彎下了他筆直的腿,跪在地上衝韓宇叫道:“你贏了,不過我不服!”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右手又是一揮,一道由火焰組成的橋樑連接上了那塊被岩漿包圍的陸地。海盜頭目見狀立刻就讓手下海盜通過了那座火焰橋樑,可還沒等他上橋,火焰橋忽然塌掉了,就剩下他一個還留在那塊被岩漿包圍的陸地上。

海盜頭目知道,這是那個韓宇故意的,誰叫自己大喊自己不服,結果對方就不讓自己獲救。硬氣的海盜頭目被困在了岩漿池包圍的陸地中,隨着陸地的不斷減少,海盜頭目現如今只剩下一個站立的地方,連坐的地方也沒有。

“老大,彆嘴硬了,趕緊服個軟吧。”海盜頭目的手下不敢攻擊韓宇,只能哀求自家老大識相點,可海盜頭目此時卻犯了牛脾氣,就是不鬆口,還衝韓宇叫囂道:“有能耐你就燒死我?”

韓宇身邊的賈招財一臉厭惡的看了海盜頭目一眼,對韓宇建議道:“韓先生,既然這個海盜這樣要求,我看您就不如成全他吧。反正他依仗的就是離開了他,我們就只能留在這裏等死,但是他不知道,在我們來這裏之前,我已經將這次的綁架事件回報的總部,很快救援隊就會趕到。這些海盜只不過早死晚死而已。”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韓宇微笑問道。

“沒錯,順豐快遞不會主動去招惹麻煩,但卻不代表害怕麻煩,如果有人想跟順豐快遞爲敵,那順豐快遞一定會讓那些人死得其所。”賈招財毫不猶豫的答道。

韓宇聽後點了點頭,問道:“如果有白金客戶遭遇麻煩了呢?”

“這個請原諒,順豐快遞不會插手。”

賈招財的這個問題到沒有出乎韓宇的預料,韓宇不動聲色的答道:“看來是我有點貪心了。我也有點煩了這個海盜,就如他所願吧。省得他以後這個世界是以他爲中心,沒他就會毀滅了似的。”

海盜頭目的手下一聽這話當即就急了,可他們是不敢跟韓宇動手的,只能一個個跪在韓宇的面前,哀求韓宇不要下手幹掉他們的老大。一邊說着老大的好話,一邊還在勸說海盜頭目。

聽着這幫海盜的講述,韓宇感覺眼前這個海盜頭目簡直就不是海盜,而是一個聖人。連尼瑪扶老奶奶過馬路這種事你都幹,你丫是閒得蛋疼還是吃飽了撐的?你是海盜,不是紅領巾少先隊!

韓宇打了一記響指,海盜頭目腳下一空,落進了岩漿池中,緊跟着就見海盜頭目手捂着屁股“嗷”得一聲慘叫,整個人騰空而起,落地之後指着韓宇破口大罵道:“孫子!你真敢下手啊。”

話音未落,兩個火球就奔海盜頭目飛了過來。海盜頭目急忙躲閃,可經過海盜頭目的兩個火球在空中拐了一個彎,又奔海盜頭目的身後襲來。海盜頭目連忙閃躲,可兩個火球卻如影隨形。不一會的工夫,海盜頭目的頭髮就被燒沒了,光禿禿的大腦袋錚亮,而兩個火球依然窮追不捨。

“那個,韓先生,可以了,覈實已經結束了。”賈招財小聲對韓宇說道。可韓宇卻不爲所動,面無表情的控制着空中的火球對着海盜頭目圍追堵截。賈招財見此不由暗罵海盜頭目的不懂事。你說你被燒了一下屁股就燒了一下唄,幹嘛非要指着人家說上一句“孫子”?不知道超能力者都是脾氣古怪的存在嗎?雖然眼前這位年輕,可越是年輕,那越是不能得罪啊。

雖然心裏埋怨假扮海盜頭目的同事嘴賤壞事,可身爲同事,又不能見死不救,賈招財只能硬着頭皮對韓宇說道:“那個,韓先生,您消消氣,我會讓他記住這次教訓的。”

聽到這話,韓宇停下動作,看着賈招財問道:“賈先生,你說我有成爲白金客戶的資格嗎?”

“有,太有了。”賈招財連忙答道。 韓宇的白金客戶資格很快就被確認了下來。其實在韓宇施展出領域將海盜頭目以及其他人都帶進領域之時,除了已經有過一次經歷的賈招財之外,其他人都有點發懵,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以至於當海盜頭目跟韓宇挑釁的時候,賈招財以及他的同事沒有來得及阻止。

結果海盜頭目悲劇了,事後還沒處說理去。沒辦法,不知者不怪嘛,尤其是韓宇還是一個超能力者,注重實際的順豐快遞的工作人員沒有宰了海盜頭目已經算是他們厚道了。而海盜頭目也老實了下來,雖然此時的樣子悽慘了一點,但在親眼見到韓夢馨將他受傷的幾個手下給治癒之後,海盜頭目徹底老實了下來。當然如果能夠順便爲他治療一下,那就更好。可惜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韓夢馨跟韓宇都姓韓。

白金客戶的申請工作進行的很順利,賈招財作爲主要負責人,當場就與韓宇簽訂了白金客戶的協議,同時將同事帶來的證明白金客戶的勳章鄭重其事的交給了韓宇,並且告訴韓宇,日後只要持有白金客戶的勳章去順豐快遞的相關企業消費,那都可以得到五折的優惠。

韓宇倒不是很關心那個五折優惠,相比較起來,韓宇更關心順豐快遞的那個一年兩次的免費郵遞服務。賈招財也知道韓宇關心的是什麼,在協議簽訂之後,立刻就開始了與韓宇進行郵遞服務的條款簽訂。

在得到林珂的照片以後,賈招財向韓宇打包票的聲稱,只要那個林珂沒有在這個世界上消失,那就絕對可以找到她。只是還需要韓宇耐心等待一段時間。對於賈招財的回答,韓宇倒沒有強求,帶着韓夢馨等人耐心的在勇氣號暫時停駐的星球上等待着好消息。

賈招財並沒有離開,不光是賈招財沒有離開,就是那支冒充海盜團的順豐快遞的工作人員也沒有一個離開的。他們同樣留在了韓宇所在的那顆星球上,等待着接下來的命令。對於這些人,韓宇並沒有多做理會,專心開始去做自己要做的事。

眼下韓宇還面臨一個麻煩,就是火麒麟。自打融合的熔火之心之後,火麒麟就不止一次的騷擾韓宇,想要將領域的控制權交給韓宇,而獲得了新力量的韓宇卻有點不捨得讓火麒麟就此消失。要說起來,火麒麟對韓宇在以往是有過很多幫助的。現在爲了力量而讓火麒麟消失,這種事韓宇有點下不了手。可火麒麟總是催,這讓韓宇決定,好好跟火麒麟談談。

火焰領域內,當火麒麟看到韓宇到來的時候,顯得有些興奮,立刻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可韓宇卻擺手說道:“先別忙着動手,我有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要是勸我留下的話那就別說了。我的使命……”

“先把使命放在一邊,小火,你討厭我嗎?”韓宇打算火麒麟的話道。

火麒麟聞言看了看韓宇,答道:“你這個人吧,毛病一大堆,性格自大了一點,想事情幼稚了一點……”一點一點,多了就是一大點,韓宇的額頭冒出黑線,好不容易等火麒麟數落完自己的缺點,韓宇趕忙問道:“難道我就沒有什麼優點嗎?”

“優點?唔……嘶……還真想不出來你有什麼優點。”火麒麟故作思考了片刻,一臉無奈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鬱悶的說道:“既然這樣,那就等你想出我有什麼優點了以後再說接手領域控制權的事情吧。”說完韓宇轉身要走,火麒麟見狀連忙攔住韓宇說道:“哎~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你是有優點的。”

“什麼?”韓宇有些期待的看着火麒麟說道。

“你對自己的同伴不錯,不會出賣自己的同伴,同伴有什麼心願,你都會精心精力去幫忙。”火麒麟說完看着韓宇不再言語。

韓宇苦笑着撓了撓頭,問火麒麟道:“小火,你就真的那麼想消失?”

“廢話!我想家了,只有完成了你這個該死的使命,我纔可以回到我的家鄉。原本以爲我這輩子都沒指望了,卻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完成使命。”

“你有家鄉?”韓宇有些意外的看着火麒麟道。

“我又不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我當然有家鄉。”火麒麟翻翻白眼答道。對於韓宇的問題,火麒麟知道,只有讓韓宇明白他想要知道的,他纔有可能滿足自己的要求。

“你的家鄉在哪?我能去看看嗎?”韓宇好奇的問道。

“你拉倒吧。把你這個禍害帶回我的家鄉,那我不是引狼入室嗎?”火麒麟毫不猶豫的打消了韓宇的想法。

“我有那麼差勁嗎?”韓宇不服氣的問道。

“呵呵……”對於韓宇的這個問題,火麒麟只是笑了兩聲。卻讓韓宇感到惱羞成怒,一直以來,韓宇的自我感覺還是不錯的。

見韓宇快要發飆的樣子,火麒麟趕忙補救道:“其實說起來,我是你所持有的火麒麟的鱗片所變化而來。也就是說,我可以算是將鱗片交給你的火麒麟的分身,我所說的家鄉,就是你所遇到的那隻火麒麟的家鄉。而我要回的家鄉,說白了就是迴歸那隻火麒麟。你又不是沒有見過那隻火麒麟,應該知道它有點不待見你吧。”

“怎麼會呢? 農門驕 我覺得我還是挺受歡迎的。”在火麒麟鄙視的目光注視下,韓宇的辯解越來越小聲。

火麒麟等韓宇閉嘴以後,這才幽幽的說道:“韓宇,不要總是自我感覺那麼好。”

韓宇:“……”

見韓宇沒有搭茬,火麒麟繼續說道:“作爲神獸,其實對人類都不會太友好。想想滅神大戰,那時候的人類的對手是誰?是神魔,而神獸也可以算是神魔的一個分支。在滅神大戰期間,神獸在人類強大的武力面前那也是沒有討到什麼好的。”

“要是照你這麼說,那火鳳冰凰,還有熔火之心爲什麼就對身爲人類的我很友善?”韓宇不服氣的問道。

“因爲神獸明白,人類是最複雜的生物,好壞對人類來說是十分難以準確區分的。所以神獸與人類交往,大多都是直接去看人類的本心。你以爲火鳳冰凰還有熔火之心爲什麼對你友善,那是因爲你的內心有他們看重的地方。你以爲他們爲什麼要對你施展讀心術,那就是害怕你們人類擅長的口是心非將他們欺騙。”

面對火麒麟的回答,韓宇卻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只能氣鼓鼓的瞪着火麒麟。而火麒麟卻根本不在乎韓宇的瞪視。它似乎說上癮了,繼續自顧自的說道:“同理,將鱗片交給你的火麒麟同樣也是看重你內心的某些地方。你可千萬不要以爲自己是那種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的存在,以前曾經有過這種人類,但在滅神大戰過後,那種人類已經不復存在。”

“爲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唔……你可以理解爲神魔的詛咒吧。被人類以武力踢下神壇的神魔是絕對不甘心失敗的,可面對擁有強大外力的人類,想要通過武力懲罰人類已經不太可能,所以神魔便將人類無法對付的力量作爲報復人類的手段。你以爲在滅神大戰之後人類爲什麼會出現那麼多的強者?這裏面我敢跟你打包票,絕對有神魔的因素在裏面。”

韓宇:“……”

“人類的劣根性啊,當沒有外敵威脅的時候,人類就會開始內鬥,鬥着鬥着,人類就把自己的活路給堵死了,當最後一場自相殘殺的大戰在所難免。而經過一場大戰,存活下來的人類再次開始發展,等發展到一定階段,再開始內鬥,這種歷史不斷的在重複,你只要有心,稍微翻開一下人類的發展史就可以知道。人類常說天災人禍,其實在我看來,人類除了人禍,根本就不存在天災,因爲引來天災的,往往就是人類自己……”

“好啦好啦,我不是來聽你給我上課的。”韓宇有些煩躁的打斷了火麒麟的話,而火麒麟被打斷以後也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只是默默的看着韓宇。

韓宇在原地踱步,腦子裏卻不斷的回想着火麒麟剛纔所說的話。雖然不想承認,但火麒麟所說的話裏,卻有八成以上是不得不承認火麒麟說得是有道理的。韓宇不是不學無術的人,閒着沒事的時候,韓宇也會看看書,當然不是什麼研究學問的大布頭。韓宇喜歡研究歷史,當然目的是不純的,韓宇研究歷史的目的是想要找到歷史中的那些有名的墓葬,但不可避免的,韓宇對人類的歷史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縱觀人類歷史,世界上能夠同時不發生戰爭的日子簡直可以用屈指可數來形容,換句話說,人類隨時隨地都在發生着戰爭。而戰爭的對象,大多數都是身爲同類的人類。而且隨着人類手中所掌握的力量越來越強,每一次戰爭所造成的傷亡數量,往往都是再創新高,其中由以平民傷亡的數量最多。

用力的搖了搖頭,韓宇試圖將這種事給甩出自己的腦袋不再去想。自己現在雖然是超能力者,但維護世界和平這個異常艱鉅兼吃力不討好的任務,還有留給別人去完成吧。自己只想當個快樂的冒險者,只要戰爭別找上他,那韓宇還是會選擇有多遠躲多遠。

火麒麟的說教成功了,但目的卻失敗了。火麒麟想要讓韓宇接手它現在所有的領域的控制權,可以韓宇現在的狀態,想要放開手戰鬥,估計是不太可能了。

對於火麒麟的挑釁,韓宇只是扔下一句“下次吧”就轉身離開,弄得火麒麟好不鬱悶,心裏不由得責怪起了自己的多嘴。

回到勇氣號的韓宇依然顯得有些精神不振,韓夢馨見到以後以爲韓宇是想林珂了,不由同情心發作,安慰韓宇道:“哥,沒事的,林珂姐姐的下落相信很快我們就可以得知。順豐快遞可以說是消息最靈通的組織,如果連他們都找不到林珂姐姐的下落,那我們乾着急也沒有用處。”

“唔?夢馨,你聽誰說我在想林珂了?”韓宇不解的看着韓夢馨問道。

“唔?你不是擔心林珂姐姐?”韓夢馨同樣納悶的問道。

“我擔心她做什麼?從林默寒對待她的態度可以看出林珂在林默寒那個組織裏的地位不低,只要她不惹事,估計也沒誰敢輕易招惹她。”

“……那如果你遇到了林珂姐姐,你打算怎麼對待她?”韓夢馨好奇的問道。

“哼!要是讓我遇到了她……小孩子家家打聽這個做什麼?寧平呢? 美人持刀 這兩天怎麼總是見不到他人?你不會是又欺負他了吧?夢馨,不是當哥的說你,你這個脾氣該收斂一點了,女孩子家家的,要學會矜持。我知道寧平是因爲喜歡你才讓着你,可你也不能得寸進尺呀?”韓宇語重心長的勸說韓夢馨道。

韓夢馨趕忙打斷韓宇的話道:“停停停,哥你胡說什麼?誰告訴你我欺負寧平了?那傢伙自己這兩天在跟自己較勁呢。”

“啊?自己跟自己較勁?夢馨,你看看你把他給逼得……”

“住口!跟我沒關係!”韓夢馨聞言連忙打斷韓宇的說教道:“這事說起來也要怪你,應該說是你逼的。”

“跟我有什麼關係?”韓宇不解的問道。

韓夢馨輕哼一聲說道:“哼!還不是你的實力進步了,而寧平卻一直沒有進步。結果寧平感覺面子上有點不好看,所以這兩天都在閉關,說是絕對不能讓你給落下。”

“厄……他又不是能力者,跟我比什麼呀?”韓宇摸了摸鼻子嘀咕道。

“哼!你還好意思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寧平是個要強的性子。本來你們實力相當,結果你現在牛了,一下子變成超能力者了,而他還在宗師的門外轉悠,他心裏能不着急嗎?”

“那你要我怎麼辦?”韓宇兩手一攤,問道。

“廢話,我要知道怎麼辦?還用得着來找你嗎?”

“這個……男人啊,有上進心是好事。作爲他的紅顏知己,你要支持他,關心他,愛護他,做他的賢內助,而不是跑我這來想辦法。因爲我也沒有辦法。”

聽到韓宇的回答,雖然知道韓宇說的是實話,可韓夢馨還是忍不住狠狠的踩了韓宇的腳面一下,隨後把頭一昂,如同一隻驕傲的天鵝,轉身離開了。韓宇揉着被踩得生疼的腳面,目送韓夢馨離開,同時心裏默默祈禱韓夢馨別再來找自己麻煩。

走路有點不穩的韓宇路過喬嫣兒的房間,就聽見房間內動靜不小。韓宇不由眉頭一皺,推門剛要進去,就見一個不明飛行物直奔自己的腦門飛來,韓宇伸手接住一看,是一把扳手,再一看喬嫣兒,就見喬嫣兒正在往牀上爬,隨即沒好氣的說道:“你不覺得現在再往牀上爬晚了一點嗎?”

“嘿嘿……我閒不住嘛。”被抓了現行的喬嫣兒不好意思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將手裏的扳手放回工具箱,走到喬嫣兒的牀邊坐下,替喬嫣兒蓋好被說道:“閒不住也要閒着,夢馨說過你的身體剛剛復原,還需要時間靜養。我跟你說過,身體是做事的本錢,沒有一個好身體,幹什麼事都有限制。”

“可是,我剛剛想到一個可以提高勇氣號機動力的辦法,就想……”喬嫣兒小聲辯解道。可還沒說完,就被韓宇給打斷,“現在的你不許想別的,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一樣,就是趕緊把身體養好。等身體好了以後,你愛幹嘛幹嘛,我絕對不攔着你,但現在,再讓我看到你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小心我抽你。”

“嘁,我纔不怕呢。”喬嫣兒小聲嘀咕道,韓宇只當沒聽見。

躺在牀上的喬嫣兒突然開口對韓宇說道:“韓宇,我好無聊哦,你給我講故事吧。”韓宇不由額頭冒汗,尼瑪,講故事?韓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講故事。對於韓宇來說,講故事比讓他跟叢林猛獸戰鬥要難得多。

好在喬嫣兒善解人意,也不要求韓宇講什麼原創的故事,而是從枕頭下面摸出了一本小冊子,笑嘻嘻的遞給韓宇說道:“要不,你給我讀故事好了,記得要聲情並茂哦。”

韓宇如釋重負的接過喬嫣兒遞過來的小冊子,一看封面,頓時愣住了。18X的字樣頓時告訴韓宇,手裏這本書這尼瑪絕對不是什麼健康讀物。還聲情並茂?

“這書哪來的?”韓宇板着臉問道。

可喬嫣兒卻絲毫沒有露出尷尬的表情,用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看着韓宇說道:“瞧你那副緊張的樣子。有什麼呀?我是成年人,早就過十八歲了,看點色情小說怎麼了?”

“不是這個問題!”韓宇瞪着喬嫣兒說道。

“那是什麼問題?”

“厄……這個,那個,你不是都有我了嗎?幹嘛還要看這種東西?”韓宇期期艾艾的問喬嫣兒道。喬嫣兒的臉色一紅,隨即低聲問道:“那你還看毛片呢,別以爲我不知道。”

“我那是在學習,只有理論聯繫實際,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韓宇小聲辯解道。

“去!”喬嫣兒紅着臉嗔罵道。

……

兩個小時後,韓宇神清氣爽的從喬嫣兒的房間裏走了出來,隨手帶上房門,得意的嘿嘿一笑。

……

賈招財正在營地外曬太陽,作爲這一次買賣的主要負責人,賈招財感到很興奮。這是他第一次主持合金客戶的簽訂工作,可以想見,當他完成這一次任務回到總部以後,等待自己的十有八九的就是升職,一想到升職之後接踵而來的好處,賈招財就忍不住的傻笑了起來。

可這世上的事情總是不如意常八九。就像是有人見不得賈招財高興似的,還沒等賈招財高興多久,負責協助他的嬌俏小祕書就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還沒跑到賈招財的身邊就大聲叫道:“賈主管,不好了。”

賈招財伸手摟住小祕書的纖腰,一臉淫笑的說道:“賈主管好得很,小妖精,難道昨晚還沒有餵飽你嗎?”

“討厭啦賈主管,大白天的。”小祕書害羞的打了賈招財的肩膀一下,隨即醒悟過來自己不是來跟賈招財打情罵俏的,連忙掙扎着從賈招財的懷裏坐了起來,對賈招財焦急的說道:“賈主管,強生跟美贊臣兩個不見了。”

“唔?那兩個小子跑哪去了?我不是已經說過不許亂跑了嗎?”

“這個,賈主管不是說下午要開個會嘛,我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打算把大家召集一下,結果去喊他們兩個的時候發現他們房間裏沒人,問了一下其他人,其他人也說沒有看到過他們。後來是盛元說他清早晨練的時候看到有兩個人影從基地走了出去,至於是不是他們他就不敢保證了。”小祕書小聲對賈主管說道。

賈主管的臉色已經黑了下來,強生跟美贊臣這兩個人的失蹤讓賈招財的好心情蕩然無存。如果他們兩個真的出現什麼好歹,那回去以後就不要指望升職了。爲啥,功過相抵唄。擾人升官發財,猶如殺人父母。如果失蹤的強生跟美贊臣出現在賈招財的面前,賈招財一定會暴揍他們倆一頓不可。可現在,賈招財必須先想辦法把那兩個人給找回來才行。

“去把盛元找來,我有話要問他。”賈招財臉色難看的吩咐小祕書道。小祕書見狀連忙去通知盛元。盛元就是先前做戲扮演海盜頭目結果被韓宇燒成禿瓢的人。知道賈招財要見自己,趕緊放下手頭的事趕了過來。

看到盛元,賈招財也沒有廢話,直接問道:“聽小蓮說,你清晨的時候看到有兩個人影從基地裏走出去,是往什麼方向去的?”

“唔……東面,我原本想要跟他們打個招呼問他們去哪?結果他們似乎不想讓人知道他們出去,見到我以後就加快腳步離開了。當時有霧,我也沒瞧清楚到底是誰?後來聽小蓮問誰見到強生跟美贊臣了,我纔想起清晨見到的兩個人。”盛元沒有絲毫隱瞞的答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