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王動反手一掌擊出,與力場交擊碰撞,身體扶搖再上,雙腿盤曲收攏,宛如一尊大佛,憑空虛坐。

勁氣呼嘯炸開,化作一尊大佛虛影,盤在他身軀之後,王動手掌大開,五指疾電般朝下按去,已將大日如來經催發到了極致。

五指山!

他五指氣機噴吐,正合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五氣,五氣交融糅合,生出重重秘不可測的力量,重如山嶽般的力量天塌地陷一般傾覆,轟然罩落。

五行生化,陰陽交感!

這一擊『五指山』橫空壓下,王動頓生一種奇妙的感覺,似乎已隱隱觸摸到了『大日如來經』第二式的一絲輪廓。

這一絲輪廓雖然還十分模糊,但武學由無到有,從來都是那填補虛空最初的一絲靈感最為關鍵,有了這一次催化,或許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將大日如來經第二式推演出來。

來不及多想,掌力分化五行,五氣交融於空,垂天而落。

轟!!!

氣勁在半空中,如山洪,如火山般爆發,噴涌!

白蛟那急速上竄的龐大身軀,狠狠咬噬而來的碩大頭顱,都被無形氣場所阻,就像是軌道上全速開進的列車,驟然間撞上了一堵牆,竟突兀的凝頓了一下。

驚怖的場景變成了一出啞劇,整個世界在這一瞬間,似乎靜了下來。

下一刻,場景再次生動了起來,白蛟身軀一卷一纏,氣勁轟然崩碎。

王動反手又是一拍,這一掌非是擊向蛟軀,反是轟在了岩壁上,岩壁層層剝開,白蛟也是轟然跌落下去。

王動終是得到了一絲喘息之機,落身岩壁,靜氣凝神,鎮壓著體內鼓盪沸騰的氣血。

這一戰交戰時間雖短,但實已是他近年來最為艱險的一戰了,若非他練就了天罡元氣罩,早在第一次白蛟撞擊時便會身受重創。

這頭近乎『妖物』一流的龐然大物,它那龐大的軀體給了它巨大無比的力量與衝擊速度,但同時也是其最大的弱點,正是由於它身軀過於龐大,王動才有騰挪展轉的時機,以弱勝強。

奪命劍仍留在白蛟顱頂內,天羅傘也不知在何處拋落,王動反手一拔,自長靴中拔出了一口短匕。

這柄匕首正是自密谷中得到的『螭龍匕首』!

匕首自鞘中一彈而出,一聲清音,似雷音,似龍吟。

一種神秘莫測的氣息流轉,自匕首中傳遞到了王動指掌之間,那是一股充滿靈性的異力,玄之又玄。

「斬!」

清冷一喝。

王動手執匕首,感受著那股靈韻,身體也似融入了其中的靈性,突然之間,人如天外飛星,垂落凡間。

銀亮璀璨的刀光,幾乎沒有絲毫間隔,破襲斬下。

啵啵啵!!!

籠罩『白蛟』周身上下的神秘力場在螭龍匕首靈性異力斬擊之下,如一個個氣泡,次第炸開,泛起重重漣漪,竟似有著一絲不穩之態。

白蛟咆哮,雙目中顯露出人性化的畏懼之色。

「什麼?」王動也吃了一驚:「這匕首輕易就撕破了那道力場?」

『螭龍匕首』充滿了神秘意味,在崤山密谷中遭遇鳴蛇襲擊時,那鳴蛇身體柔韌如絲,又堅如金剛,便是奪命劍也無法斬破它身體,當時王動便是倉促間用了螭龍匕首,一舉建功。

如今舊事重演,竟連白蛟周身所罩的神秘力場也能斬破,他越發覺得這柄匕首來歷非凡。

「這匕首莫不是寒潭龍宮內,那位前輩所有之物吧?」王動心念電轉,只覺可能性極大。

那白蛟力場被破,頓生畏懼之心,就要飛竄而去。

不及多想,王動飛身迎上,指間螭龍匕首轉動,與那白蛟纏鬥在了一起,只要那神秘力場起不了作用,他再無所忌。

一時間,這座堪稱人世間絕地的峽谷內勁氣如潮,連連炸開,凶獸咆哮不絕,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隨後寂靜了下去。

一刻鐘后,一頭渾身帶傷,鮮血猶不止的巨獸蜿蜒而出峽谷,昂然巨碩的頭顱上,青衣人高踞其上!

王動神容疲倦,渾身破破爛爛,幾如乞丐,體內五臟六腑都有被震裂的跡象,帶有不輕的傷勢,但他的神情卻極為愉悅,拍了拍白蛟的頭顱,道:「從今日起,你就叫做小白了。」

為這頭人間凶獸起了個極為惡俗的名字,王動又笑道:「以後,你就是我紫霄宮的護山神獸!」

吼!白蛟發出了一聲咆哮。

這頭凶獸極具靈性,但究竟能否聽懂自己的話,王動卻也不知,不過將如此一頭凶獸收歸己用,無疑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

………………

一座充滿異域風格的城市內,長街兩旁房屋重樓疊閣,還有身著上窄下寬曳地長裙,金髮碧眼的貴婦人,道旁招攬客人,隨處可見的娼妓,管理整座城市安全,昂首闊步而過的紅衣衛兵。

這裡正是十八世紀中葉的倫敦。

就像是八、九十年代的天朝,隨便一個外國人走在街上,都能吸引無數人的注意,王動在這裡也得到同樣的待遇,行走在長街上,他這樣一個異類,很是惹人眼目。

距離收服白蛟已經過了三日。

為什麼王動會出現在這個時代的倫敦呢?

因他在與白蛟一戰中受了不小的傷,想著反正是養傷,不如趁此時機一邊養傷,一邊了結一些舊事,因此打開了青銅門,降臨到了『書劍世界』。

結果青銅門的傳送再次坑爹了,這一次竟直接將他傳送到了萬里之外的倫敦。

十八世紀中葉,昔日的海上霸主,西班牙,荷蘭,葡萄牙都已衰落下去,英國則如日中天,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地,儼然已有了日不落帝國的威勢。

除了成為當世最強的海洋霸主,在英國國內,經濟文化也是迎來了一次爆發性階段,已經進入了工業革命的初級階段。 (我錯了,不該寫倫敦的,畢竟不是架空歷史,查資料好難!快速滾過吧!)

……

喬布斯.喬斯達是落魄貴族的後代,他的曾祖父,祖父都曾在大航海時代中建立功勛,被英王室授予『爵士』稱號,可惜隨著大航海時代的黃金時間遠去,喬斯達家族逐漸沒落了下去。

這只是這個時代微不足道的縮影之一。

不過到了這一代,喬布斯.喬斯達極具商業頭腦,他從十四歲開始接管家族內的一家小商鋪,隨後用了二十餘年建立商業渠道,逐步發展壯大,如今三十七歲的他,已經是倫敦最為成功的商人之一!

在倫敦,幾乎每一個人都知道喬布斯.喬斯達擁有最為靈通的消息渠道,每一個想建立往來關係,又苦於沒有門路的人,都會尋求他的幫助。

這一天,喬布斯.喬斯達照例起了一個大早,用了早餐后,他叫傭人取來最新一期的報紙。

發行於十七世紀二十年代的《每周新聞報》,距今已有將近一百五十年的歷史,這份報紙已經走進了英國的千家萬戶,成為許多人必閱的選項。

作為消息最為靈通的商人之一,喬布斯.喬斯達也不例外。

雖然他很多時候,對報紙上所刊載的新聞嗤之以鼻。

他以一種安逸的姿勢躺在躺椅上,瀏覽著報紙上的新聞記事。

「黑鬍子海盜團異動,糾集三百艘海盜船集結封鎖海峽!」

「英吉利海峽現神秘巨影,疑似巨型海怪!有多艘商船目睹海怪蹤影……。」

……

「該死的海賊!」喬布斯.喬斯達揉著額頭,罵了一聲。

大航海時代中,黃金和海盜永遠是經久不衰的話題之一!如今那段歲月雖已過去,但大洋上仍有無數支追逐『黃金』的海盜團,其中一些強大的海盜團體,非但劫掠商船,甚至連各國海軍都敢正面碰撞,搶劫,而且不乏成功的例子。

『黑鬍子』便是當今世上最為強大及臭名昭著的幾隻海盜團之一,其以冷血殘酷的作風,劫船后不留活口著稱。

喬布斯.喬斯達對黑鬍子痛恨無比,倒不是因為後者冷血劫掠的作風,這年頭髮家的商人又有幾個敢稱清白?許多家族都跟海盜團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在幕後指使海盜搶劫競爭對手。

黑鬍子作為大洋上最強的海盜團之一,喬布斯.喬斯達自然也想搭上這條線,令他憤恨不已的是黑鬍子吞了他送出的重禮后,遇見喬斯達家族的商船依然是照劫不誤。

又憤憤罵了幾句,喬布斯.喬斯達注意起下一條『海怪』的新聞。

大航海時代,『海怪』同樣是人們矚目的焦點,幾個世紀以來,有許許多多人自稱曾目睹巨怪,一個個言之鑿鑿,卻又拿不出確鑿證據。

無邊無際的海洋充滿著神秘與魔力,而海怪無疑是海洋中最令人著迷的精靈,少年時代的喬布斯.喬斯達也曾瘋狂迷戀著『巨型海怪』,收集著關於海怪的話題與資料!

不過,隨著年齡增大,如今的喬布斯.喬斯達對於所謂的『海怪』,唯有嗤之以鼻!

但他仍然仔仔細細的將這條新聞看完了!

貴族中總是不缺乏『海怪』迷戀者,這或許將成為與貴族交往的談資之一。

他正要繼續閱讀下去,突然管家上來稟報,有兩位客人造訪喬斯達莊園。

喬布斯.喬斯達當即整理衣衫,前往客廳會見客人。

造訪的兩人一老一少,老者鬍鬚花白,額頭上有一道疤痕,金髮年輕人體態魁梧,身高接近兩米,修長的身姿極具魅力。

「喬斯達爵士,貿然造訪,還請見諒!」白鬍須老者取出一張寫滿一個個名字的紙,直接道明了來意,「我們希望藉助喬斯達爵士的聯絡網,找尋到這張紙上的人!」

喬布斯.喬斯達微微一笑,接過紙箋一看,見上面寫著詹姆斯.哈格里夫斯,凱伊.約翰,詹姆斯.瓦特,克倫普敦,卡特萊特……等等一排排名字!在每個名字后又標註一些個人信息,有的詳細,有的又極為簡略。

「喬斯達爵士,我們希望你能盡心去做,越快越好!」白鬍須揮了揮手。

金髮青年取出一個盒子,送到喬布斯.喬斯達面前,盒子打開,裝滿了金幣,銀幣,一根根金條。

白鬍須笑道:「如果你能夠在十天內將紙上的名字聯繫到一半,酬勞將會翻倍,每少用一天,再翻一倍!」

「為你效勞,是我的榮幸!」喬布斯.喬斯達脫帽施了一禮,面露滿意的笑容。

一刻鐘后,白鬍須老者,金髮青年離開了喬斯達莊園,進入了一條小道,前方一座小樹林中突然走出一身穿軍裝,體魄雄壯的中年男子。

「老布蘭度,『食屍鬼』迪奧,黑鬍子手下最為重要的十人之二,我等你們很久了,跟我們走一趟吧!」

啪!啪!啪!隨著中年軍官的話音落下,小樹林中湧出了二三十名精銳士兵,持槍對著白鬍須布蘭度與金髮青年迪奧。

「該死!又是彭格列,王室的走狗!快逃!」

老布蘭度一撩衣襟,就要拔槍反擊。

砰!

槍聲一響,老布蘭度悶哼一聲,捂著被打爛的手掌,鮮血四溢。

彭格列手持火槍,槍口仍在冒煙,他臉上露出冷笑與不屑:「沒用的,不要試圖反抗,那只是自找苦頭!你們這些愚蠢的海賊,一旦上了岸,就是一群廢物——啊!」

彭格列一句話沒有說完,便化成了一聲慘叫,手槍跌落地面,手掌被一柄小刀貫穿,他憤怒的瞪著金髮青年,大喝道:「開槍,給我射殺了他!」

金髮青年迪奧卻在這時顯示了驚人的速度,他突然一蹦三米高,以扭曲的路線朝前竄了出去,嗖嗖嗖!手中飛刀連連擊發。

啪!啪!啪!

三柄飛刀,三名精銳的英國士兵捂著喉嚨倒了下去。

「貧弱貧弱貧弱!我迪奧得到主人的傳授,已經凌駕在凡人之上!」

迪奧發出大笑,步伐詭異而迅疾,突然幾個飛竄,衝進了樹林之中,連串槍聲響起,又很快沉積了下去,彭格列大吃一驚,緊接著頸部撕裂般疼痛,他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倒了下去。

於此同時,距離倫敦以北五十里以外,劍橋鎮的驕傲,劍橋大學內正爆發著一場槍戰。

交戰的雙方是海賊團伙與英國衛隊。

駐守劍橋鎮的衛隊官安德烈目光投向戰場,面色疑惑,朝身邊的副官道:「這群該死的海賊已經堅持不住了,只要再過一會兒就能結束這場戰鬥!不過我很費解,這已經是這一周內爆發的第五起類似事件了,全都是海賊們闖入大學,企圖綁架學者和研究員,他們究竟要幹些什麼?王室也很關注,要我們儘快調查這群海賊的陰謀!」

「從前幾天被捕的海賊口供中,傳過來一個信息,似乎這群海賊都是聽命於一個清國人的領導!」副官傑弗森沉聲道:「據說那清國人會巫術,已經招攬一大批的海賊在麾下。」

「會巫術的清國人?!」安德烈面露冷笑,十分不屑:「裝神弄鬼,什麼巫術能抵得過我手中的槍!」

……

海面上泊著一艘艘海盜船,粗略掃去,起碼都有七八百艘,數萬計的海賊雲集於大洋之上!

王動站在『死亡皇后號』上,這是一艘擁有上百門重炮,三層甲板加固的軍艦,這艘軍艦原本屬於英國海軍,在幾年前被黑鬍子海盜團劫掠而去,改造成了海盜船,成為黑鬍子海盜團最為榮耀的戰利品之一。

王動在這些時日里,花了一些時間,將黑鬍子海盜團收攏在了麾下,又降伏了十幾隻海盜團,這才形成了如今的規模。

就在這時,瞭望台上,傳來聲聲大叫:『敵襲!是英國海軍!他們來了,正在逼近!」

「撤退!」

再兇悍的海盜團,與訓練有素,戰艦精良的海軍一比,也是烏合之眾,之所以會有海盜團襲擊海軍成功的案例,不過是以眾擊寡罷了,更多時候往往是海軍一動,海盜船便落荒而逃,海軍一撤,海盜團又返回,如此周而復始。

王動收攏的這批海賊都是老手,尤其是『黑鬍子』,更有著四十年與海軍周旋的豐富經驗,當下就要命令海賊們撤退。

「不準撤!準備迎戰!」王動突然說話了。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卻回蕩在海面上,令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一聲令下,數萬名兇悍冷血的海賊噤若寒蟬,雖然王動的英語十分蹩腳,但卻無人敢於違抗,這段時日中,敢於抗命的許多『榜樣』的慘象足以讓一眾海賊生畏。

只說了一句話,王動的眼睛便投向了大海中,目光穿透層層海水,似乎海面下藏著什麼未知生物一般。

嗡嗡嗡!!!

『死亡皇后號』突然輕輕顫抖了起來,海面翻動,隱隱有一道道巨大的漣漪升騰,朝著四面八方彌散而開,一個恐怖而龐大的生命在海面下輕輕舒展著龐大而優美的軀體。

一抹令人生畏的白影隱隱浮現。 (今天好像是星期一,求兩張推薦票吧!)

……

大海上,以黑鬍子海盜團為首,加上另外十六隻海賊隊伍所組成的海盜船隊,與英國王室海軍互相對峙,雙方距離迅速拉近。

英國海軍艦隊只出動了不到五十艘,但艦隊精良遠勝海賊,光是一級艦就達到了五艘!面臨無論人數還是船隊都超出十數倍的海賊團,英國海軍反是氣勢洶洶,以一種輾壓一般的姿態飛速衝擊而來。

英國海軍主力艦海神號上。

「海賊就是一群老鼠,無法對我們產生真正的威脅,但若放著不去管,又隨時隨地會跑出來噁心我們一下!而且這些該死的海賊,根本不與海軍大部隊正面交戰,一見著我們,立即就會躲進洞里去,煩不勝煩!」

這隻英國海軍的艦長由王室第三衛隊隊官羅傑斯兼任,他目光投向逼近的海盜船隊,臉上顯露出無比厭惡的神色。

他的副手傑尼斯笑道:「不過這次倒有些古怪,這群海賊見著我們,竟然還沒有逃,反而正面迎了上來,我不得不讚賞他們的勇氣。」

「這不是勇氣,這是愚蠢,正好能讓我一舉將他們全都幹掉!」羅傑斯目光不屑:「呵呵!這次海賊們趕著來送死,說起來,最應該感謝的還是那個清國人!」

「清國人?」

「沒錯!黑鬍子還有他的手下,都是一群膽怯,狡猾的狐狸,根本不會與我們正面衝突,只有那個不明底細的清國人才會下這麼愚蠢的命令。」羅傑斯淡淡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