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知者常樂,知道的東西越多,那麼也就會越煩惱,所以,還是讓自己不知道的要好!“唐影點頭道。

”唐影,我也知道,你想進一步的瞭解我,但是,時間現在已經是沒有多少了,所以,你還是答應我做我的徒弟吧,這樣的話,我也好完成我下一步的計劃了。可以麼?“玄老沒有繼續地和唐影廢話,很快的就將話題轉移到了開始,道。

”這個……你能夠容我考慮幾天麼?“唐影認真地道:”你也應該知道,我不答應你是爲什麼的,我身邊不僅只有學習上課這一件事情,還得要保護我的大小姐的,所以,許多時候,我可能沒有多少時間找你訓練。所以,你還是容我考慮幾天吧!“

唐影說這句話,也是非常的苦惱,如果他不要保護楊夢穎的話,那麼他肯定就是會跟着玄老一起混的,畢竟人家的武功可是要比自己高出好幾倍的,這麼好的機會,任誰誰都會答應的。

可是,擺在唐影面前,唐影還是得考慮一段時間才能夠答應,畢竟自己還得要保護楊夢穎她們,而如果楊夢穎受到了一定的危險,那麼,唐影相信,他肯定是沒有機會再去見方雲老頭兒了。

”要不,我和你再說一件事情吧!怎麼樣?“玄老見唐影還在猶豫着,於是道:”你身爲一名修煉者,那麼,你也應該知道殺手家族這四個字吧!“

”殺手家族?“唐影怔怔地道。

”是的,我所在的家族,就是世界殺手家族之一,也是所有殺手家族當中最強的一個家族,當然,那個主要還是因爲有我和我的弟子存在,我和我的弟子,都是在一個家族裏的。“玄老點了點頭,說明道:”而我們所處在的家族,你或許也有聽說過,紫家。我的弟子,也是我至今爲止第一個女弟子,也是我所有弟子裏最強大的一個弟子,她叫做紫凝月,或許,這個名字,你以前也聽說過,沒錯吧!“

”紫家?紫凝月?“唐影想了想之後,突然瞪大了眼睛,驚呼道:”歐洲紫家族?紫凝月就是紫家族長的女兒女神紫凝月!是不是?“

”還算你有些見識,不錯,紫家,就是你所說的歐洲紫家族!而紫凝月,也就是你所說的紫家族族長的女兒!怎麼?現在,你對做我的徒弟有些想法了吧?“

唐影搖了搖頭,於是道:”玄老,雖然你的家族和你的弟子,都令我很是驚訝,但是,我不得不說一句,我現在的任務是保護楊夢穎讀完高三,直至她讀大學爲止,所以,做你的弟子,我會沒有多少時間把自己的心思放在修煉武功上面的。這個你要考慮好了。“

”原來,和你說了這麼久,你就是在擔心這個啊!“玄老恍然地道:”沒事兒沒事兒,以你的武功,到了那個時候,再帶着你訓練一下就可以的了,沒有必要這麼早的就勤學苦練的。唐影,你要知道,你的資質和你的修煉能力,是我至今爲止遇見最好的,也是最適合做我的徒弟的人。如果你做了我的徒弟,那麼你現在修煉的功法,也都是所有功法當中最簡單一種,也有可能你以前學過。“

”呵呵,這個,我能說我以前沒有學過什麼武功好麼?這些也只不過是我自己琢磨出來的武功罷了,還不算是師父交的。“唐影苦笑道。

因爲,他還不想這麼快的就暴露出去,畢竟特使和殺手是相對的,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當然,這裏也不排除有一些好的殺手,殺手其實也是分爲好與壞的,而他們神祕特使局,所接收的任務裏,有關於殺手的話,那也只不過是一些壞殺手罷了,要是說好殺手他們也要去殺的,那麼他們也就真的是太過於看得起自己了。

至於那些殺手家族,唐影的確是第一次聽說,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以前自己殺的那些殺手們,都是一些不務正業的殺手。

殺手,其實說白了,一名好的殺手,也就真的是和一名特使員差不多,也都是爲了替民除害,只不過,他們殺手,是爲了解決自己的家族利益問題,而特使,則是什麼樣的任務,只要是合法的任務,他們都會去接。

”那麼,你現在可以答應了麼?“玄老算是被唐影打敗了,苦苦哀求着道。

”玄老,爲什麼我覺得,你好像很缺少徒弟似的?“唐影白了玄老一眼,突然地道。

”呃……話不能這麼說,是吧,唐影,這麼說的話,那麼我們以後還怎麼相處啊!對吧!“玄老定了定自己的身子,於是道。

”好吧,我答應你!“唐影無奈地點頭道:”不過,最後,我還是得說一句,沒放假之前,你最好不要給我什麼特別的任務,因爲,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完成,怎麼樣?如果你答應的話,那麼,事情就這麼確定下來了,可以吧!“

”可以的可以的,在你沒有放假的期間裏,我不會給你安排什麼任務的,你就只要把我每一次所教給你的武功學會了就可以了。“玄老點了點頭,高興地道。


”嗯,那麼,你接下來,就說說,你爲什麼要收我爲徒吧?“唐影點了點頭,淡淡地道。

”這個……未免太快了一些吧!你還沒有拜我爲師的呢?“玄老有些尷尬地道。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啊!唐影心道,於是唐影單膝跪地,雙手抱拳地道:”爲師請受徒兒一拜!“

”哈哈哈,好了,好了,起來吧,我也就不爲難你了,你能夠做我的徒弟,就是對我最大的獎勵,哈哈哈,好了,接下來,就讓爲師,替你講解一下,接下來的任務會是什麼吧!“玄老點了點頭,吸了一口菸斗,道:”其實,我要收你爲徒,不算是全部因爲我的生活而要收你爲徒的,而是,我另有目的,嘿嘿!“

”另有啥目的?“唐影聽了之後,立刻白了一眼玄老,道:”我說你都已經是這麼年長的強者了,能不能給我正經兒一點,別老是和我開玩笑似的好不好?這可是你收我爲徒的原因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你要分清楚了。“

”好的好的,我嚴肅起來了。“玄老被唐影這麼一說,覺得也是,所以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認真地道:”至於,我爲什麼要收你爲徒弟,那是因爲,在明年的八九月份,我們各大殺手家族,要比試一場武鬥大會,至於武鬥大會,我想你應該略懂一些的。“

”武鬥大會?呵呵,略懂略懂,只不過,瞭解的不是很多罷了。“唐影點了點頭,道。

”嗯,這一次的武鬥大會,比起往常的武鬥大會不同。“玄老吸了一口煙,擡頭道:”這一次的武鬥大會,是不允許有家族身份的弟子參加的,所以,我就找啊找,找到了你。“

”那麼,你爲什麼又會認爲我沒有家族勢力庇護呢?“唐影反問道。

”這個原因的話,其實可以這麼理解,你看,你身邊還保護着楊家的大小姐,如果一個人有着家族勢力的話,那麼他還需要去保護一個人麼?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推算了出,你沒有家族勢力。“玄老若有所思地道:”並且,你剛纔的話語也說得很明白了,你渴望擁有家族勢力的庇護,從這一點看來,你就是沒有家族勢力庇護的人。“

”好吧,師父說的很對,那麼,接下來,我的訓練計劃,又會是什麼呢?“唐影點了點頭,無奈地道。

”以後每個禮拜天,你都到這裏來一趟,我給你新的訓練計劃,也就是說,我給你的訓練計劃,足夠你訓練一個禮拜的時間,當然了,也不是要你時時刻刻的去訓練,就是在你有時間的時候訓練一下就可以了,至於那些動作的話,都不是很難的。“玄老淡淡地道。

”那麼,從明天開始,我的訓練計劃是什麼呢?“唐影繼續地道:”如果沒有的話,那麼我就先回去睡覺了,明天還得上課。“


”來,過來,下禮拜的動作,我現在就開始教給你,用不了你多長時間的,以你的這個能力,去學習這些東西,都會是易如反掌的。“玄老收起了菸斗,邊走邊說道。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唐影楊夢穎他們已如往常一樣吃過早餐就乘車到了學校裏上課了。

上午的課程,可以說是根本沒有一點兒可以難得住唐影的,因爲,就算是班主任的數學課,對於唐影來說,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因爲高中的數學課程,在神祕特使局裏,可以算是特使們讀小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接觸了,而對於那些什麼三角函數啊什麼的,在唐影看來,更是不在話下就可以全部做完。

班主任一開始也是很意外的,但是中途見到了學生處的胡輝文主任,就問了起來,也是在他和胡主任交流完了之後,他才明白,原來,唐影早就已經是把這些課程記得滾瓜爛熟了,就比如勾股定理的公式,對於唐影來說,堅持就是小case。所以,在班主任向胡輝文了解了唐影之後,也就沒有再做什麼其他的想法了。

畢竟,唐影作爲他的學生,他已經是感到非常的榮幸的了,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在這個新學生的身上多加思考和琢磨了。而且胡輝文也是和他說的很清楚了,以後關於唐影的事情,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唐影不會在學校裏做出什麼不道德的事情來的。

當然,胡輝文也並沒有明確的告訴他,唐影是來自神祕特使局的,因爲這個信息,還是不要在學校裏透露的太多了,知道越多,也就對他們這些不知情人越不利。所以,最後胡輝文也是編了一個謊話,三言兩語的就把唐影的班主任給搞定了。

而下午,因爲第三節課是生物課,也就是陳雅婷的課,所以唐影也就從之前的物理課和化學課的睡意當中清醒了過來,沒有再繼續地睡覺了,因爲,他可不想自己再遇上什麼樣的麻煩了。

最近的麻煩事情,可以說是令他整個人都沒有睡好過,所以使得唐影每上一節課,只要不是班主任的課,他都會睡意朦朧的趴在課桌上面睡覺,反正他是坐在最後面的,而現在的老師們,也是不怎麼管坐在最後面的學生的,所以,唐影也就可以隨意地趴下睡覺。

中途雖然有年級組長和副組長來觀察有沒有睡覺的人,但是,對於唐影的靈敏度,就算是他是在睡意中的,或者是在做着什麼春秋大美夢,他也都是會在年級組長他們來之前清醒過來,所以,至於他上課睡覺的事情,任課老師們見沒有學生被抓到過,所以也就並沒有管那麼多了,反正上課睡覺只要不被年級組長逮住就可以了。

至於陳雅婷的課,唐影爲什麼不睡覺,不是因爲他已經睡醒了,而是因爲,他可不想在美女老師面前繼續地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畢竟,他也是一個好學生,只不過是因爲這兩天太累了而已,所以就想休息一下罷了。

“好了,今天的課程,我們就說到這裏。”下課鈴聲開始響起了,陳雅婷收起了講臺上的課本之後,淡淡地道:“那個,陳佳語,你等會兒把生物作業全部收齊了,然後交到我的辦公桌上去,一個禮拜過去了,而我們也舉行了一次生物模考,那麼,你們的生物作業,也是時候該交到我的手裏讓我看看了,就這樣,下課。唐影,你出來一趟,我有事情和你說。”

陳佳語,作爲楊夢穎的閨蜜,她的學習成績在班上也算是不錯的,每一次的考試,也都是能夠考到全班前十名的,而且,在所有科目當中,除了語數外三門主科成績,副科裏也就是屬生物的分數相對來說要高一些,所以,陳雅婷選擇她作爲生物課代表,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唐影又一次的被陳雅婷給拉了出去,只是,這一次,唐影不知道陳雅婷又會是找他幹嘛?說上一次找他吧,他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上一次的前一天,他可是把陳雅婷的包給順利的拿了回來的。只是,這一次陳雅婷突然叫他,他還真的是想不清楚陳雅婷又會找他幹嘛?

“你的生物作業,可以晚一些再交給我,畢竟你是前兩天剛轉來的學生,有許多作業還欠着沒有寫。”陳雅婷看着唐影,認真地道:“但是,作業必須在今天晚上上完晚自習的時候交給我,如果我在第二節晚自習下課前還沒有收到你的生物作業的話,那麼,我可不會像其他任課老師那樣對待你的。這個你應該會知道吧!”

“呵呵,知道,晚上上晚自習的時候,我就把生物作業交到你的辦公室去,怎麼樣?”唐影笑了笑,於是看着陳雅婷道。

“現在就已經是最後一節課了,你確定你能夠寫得完?”陳雅婷疑惑地道:“那可是有很多的喔!你可別給我失言了啊!”

“嗯,不會的,我會在上晚自習的時候寫完交給你的。”唐影點頭道。

“那好,那麼,你就回去上課吧,快要上課了,我也該寫我今天的工作日記了。”陳雅婷見唐影果斷地答應了下來,也就沒有多想什麼了,點了點頭,道。

畢竟人家可是這一次生物模考的全校第一名,幾十頁的生物作業,對於他來說,又算得了什麼呢?陳雅婷心道。


……

楊氏珠寶有限公司,電梯裏。

“賀伯,晚上的會議,記得把這次與鍾氏集團的合作計劃和他們說一下,看看他們是什麼意見?”楊航淡淡地道:“如果他們決定可以的話,那麼,我們就儘快的把這份合同書籤了下來。”

“老爺,那爲什麼,您不直接把它簽了呢?”賀伯有些訝然,道:“你纔是我們公司的董事長啊,所有的決定權,也都是在你的手裏的,怎麼這一次,還要聽各大股東的意見呢?”

“呵呵,主動權當然是在我的手上,但是,你要清楚,即使主動權在我的手上,我也是不能夠違背了當初與各大股東們所立的決定。”楊航苦笑道:“像這樣的大事情,我當然是要採取各大股東們的意見,纔是能夠下決定到底要不要去做的。而且,我們還是第一次與他們 那樣大的一個集團合作,裏面肯定是存在着一定風險的,所以,我想聽聽那些股東們的意見是怎樣的。”

“哦?老爺,您的意思是說……”賀伯恍然地道:“這一次鍾氏集團他們主動找我們合作,是存在着一些問題的?”

“這個是肯定的,你要清楚,鍾氏集團那麼大的一個集團公司,會與一家珠寶公司合作麼?”楊航解釋道:“貌似,我們珠寶公司,與他們的集團公司,好像並不關什麼事情吧!這門不當戶不對的,你說他們突然地找我們公司合作,到底有沒有安好心呢?”

“嗯,老爺,你這麼說的話,也是,你看鐘氏集團他是一家股份有限公司,幹嘛要與我們這珠寶有限公司合作?”賀伯點了點頭,認真地道。

“嗯,所以,我想聽聽他們的意見到底是如何的,如果他們太部分人同意的話,那麼我就簽了這份合同,畢竟和大企業公司合作,是非常機會難得的。”楊航點了點頭,道。

……

下午,在下完課的時候,陳雅婷一個人坐在了辦公室裏改着作業,日落的光芒照射到她的辦公桌上,漸漸地使得了她有些犯困,於是,她就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正當她喝了水之後,蔣海健出現在了高三辦公室裏。

他是一名體育老師,在高中,到了高三,就已經是沒有體育課這門科目的了,因爲高三的課程非常的緊張,所以體育課這門科目,也就這隻能說是爲了高三的那些體育特長生們上了,也就只有他們,纔會每天都有體育課。

只是,陳雅婷不能理解的是,蔣海健爲什麼這個時候跑到了高三辦公室來了,這個時候已經是放學了,他不回家去,還在學校裏幹嘛?而且,他今天不用帶學生訓練了麼?

“蔣老師,這個時候,你到辦公室裏來幹什麼?不是已經放學了麼?你不用回家吃飯麼?”陳雅婷看着蔣海健,問道。

“那個,陳老師,幸好你還在辦公室,我來就是過來找你的。”蔣海健說道。

“找我?蔣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呢?”陳雅婷非常的不能夠理解,疑惑地道。

“我來找你,就是想和你一起出去吃個飯,你也知道,剛放學不久嘛!你也沒有去食堂吃飯,我也剛帶完那些學生,所以,我們就一起吃個飯吧!”蔣海健接着說道。

“一起吃飯?不用了不用了。”陳雅婷搖了搖手,慌張地道:“我……我還要給學生改作業呢!改完作業還要寫今天的工作日記,所以,吃飯的話,還是算了吧!我現在也不是很餓。”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陳老師,人是鐵飯是鋼,一個人如果不吃飽的話,怎麼可能會有精力工作呢?是吧!”蔣海健見陳雅婷沒有答應,於是想了想,道。 “呵呵,可是,那個蔣老師,我現在也還不覺得很餓,所以,還是你自己去吃飯吧!不用管我的,我這還要有作業好改,所以,就不陪你一起吃了。”陳雅婷不知道該如何說,於是尷尬地道:“我等會兒去校門口買點兒包子饅頭吃點兒就可以了,不用你破費了。”

陳雅婷其實也是知道的,學校裏一直有着一個老師喜歡着自己,並且他的名字就叫做蔣海健,只不過他是一名體育老師罷了,不能夠經常地到辦公室裏來,所以,陳雅婷平時與蔣海健見面的機會就很少,久而久之,陳雅婷似乎就已經開始忘記了學校裏竟然還有着一名老師喜歡自己的事情。

其實她也是從馮效效那裏聽到的,之前她還是並不相信的,可是,與蔣海健見了幾次面後,陳雅婷就不得不相信了馮效效的話。

在學校裏,老師喜歡老師,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學校裏的領導們,也就沒有太過於的干涉老師與老師談戀愛的事情了,畢竟人長大了,也都是要談婚論嫁的,作爲一名年輕的老師,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但是,如果是學生在學校裏談戀愛的話,那麼被領導看見了,他們就不得不管了。

學生到學校裏來,本來就是來學習知識的,如果在學校裏還有時間談戀愛的話,那麼,要是被學校領導發現了,或者是被班主任老師發現了,等待着他們的,遲早都會是退學。

所以這個時候,陳雅婷又開始有些煩惱了起來,面對着蔣海健這位體育老師的強悍,陳雅婷似乎也是覺得開始有些害怕了起來,因爲人家是體育老師,體育老師的身體,本來就是很強壯的那種,再加上蔣海健的體格各方面也都是挺突出的,所以,即使蔣海健穿着的是一件寬鬆的衣服,也還是遮擋不住他的胸肌。

蔣海健也是非常的不明白,自己的各方面也都算是過得去,而且又是大學畢業生,爲什麼陳雅婷就看不上自己呢?說女人喜歡強大的男人吧,可是,蔣海健身爲一名體育老師,而且他的胸肌腹肌也都是很突出,但是爲什麼就是得不到陳雅婷的一片芳心呢?

要說保護一個女人的話,那麼他可是完全的能夠保護一名女人的安全的,像他那麼健壯的身體,如果連一個女人都保護不了的胡,那麼他還做一名體育老師幹嘛?身爲體育老師,那麼他的身體狀況自然也是相當的了得的。

其實,在他大學剛畢業時的那會兒,他也是去過健身房當過教練的,只不過那個時候健身房的工資福利都不是怎麼的好,所以,就到皖江市第四中學應聘當體育老師了,那個時候的他,也是慢慢地從一名實習教師開始的,大概過了半年的時間不到,就被學校領導下令爲正式教師。

說實話,剛開始的時候,蔣海健的生活過得也並不是很好,作爲一名實習教師,又沒有工資可以拿,也沒有任何的獎金可以發,所以,剛開始,蔣海健的生活過得也算是非常艱難的,可是,沒有辦法,誰叫他的父親是四中的一名退休教師呢,所以,久而久之,他也很快的就成爲了正式教師,而且每個月都是可以拿到四五千塊錢工資的,如果加上他代表學校裏去外面參賽的話,那他一個月至少可以拿到一萬。

所以,在他的生活方面沒有了憂愁的時候,他又開始想起了要找一個女朋友,畢竟工資他是有的,家境也是擺在了那裏,於是,蔣海健就找啊找啊的,終於,在當陳雅婷到學校裏來工作的時候,他一眼就看中了陳雅婷這個女孩子很不錯,人又長得漂亮,學歷而且還很高,這樣的一個女人,擺在了蔣海健的眼前,簡直就是想一下子就想和她結爲夫妻。

可是,想法是好的,事實卻是殘酷的。


在陳雅婷遇見了蔣海健之後,陳雅婷好像並沒有對蔣海健產生任何的好感,完全的就當他是自己的同事而已。蔣海健在這之前,也找過機會向陳雅婷表白過,但是,最後得到的一句卻是“不好意思,我現在還不想談戀愛,我還要考研,所以基本上沒有時間去談什麼戀愛,所以,你還是另找她人吧!”

這樣的一句話,聽在了蔣海健耳裏,蔣海健就越想做她的男朋友,考研沒問題,但是,考研總還是要嫁人的吧,俗話說得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如果說一個女孩子永遠都不想結婚的話,那麼她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是非常的累的。

所以,蔣海健想了想之後,還是等待時機爲好,反正陳雅婷還要一年纔會去考研,一年365天,蔣海健有的是時間去追她。他就不信,他追不到陳雅婷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蔣海健在聽了陳雅婷的話之後,就向着陳雅婷的位置走進了一些,而這個時候,陳雅婷也漸漸地開始覺得有些害怕了起來,生怕蔣海健會對她做什麼不利的事情,慌忙地道:“蔣老師,你……你要幹什麼?”

“當然是拉着你去吃飯了咯!誰叫你硬是不想要和我去吃飯的,每次請你吃飯你都不去,所以,這一次,正好辦公室裏沒有其他的老師在,所以就拉着你去吃飯。”蔣海健走到了陳雅婷辦公桌邊,道。

當他正要開始向着陳雅婷拉起手時,這個時候,唐影走了進來,一進來,唐影就說道:“陳老師,生物作業我已經寫完了。”

當唐影看見了陳雅婷老師身邊還站着一個男人的時候,唐影就開始愣住了,以他對陳雅婷的瞭解,陳雅婷應該還是一個思想比較單純的女人,還沒有達到找男朋友那一步,畢竟上次在火車上發生的事情,就已經開始令唐影注意到了這一點。

只不過,這個時候,站在陳雅婷老師身邊的這位男子又會是誰呢?唐影不能夠理解,或許,應該是哥哥或者弟弟吧。唐影也沒有多想,走到陳雅婷辦公桌前,就把作業交給了陳雅婷。

這個時候,陳雅婷看着唐影的眼神,就是有種要求助的神情看着唐影,唐影也開始發覺到了這一點,看了看陳雅婷身邊的那個人之後,就開始說道:“哦,對了,陳老師,我試卷上還有一道題目不會做,你可不可以現在告訴我呢?我的試卷沒有帶過來,你這不知道還有沒有試卷呢?”

“哦,有的有的,唐影同學你過來,讓我看看你是哪一道題目不會做,我替你講解講解。”陳雅婷點了點頭,從辦公桌上拿了一張昨天考得試卷,道:“那個,陳老師,你能夠迴避一下麼?我要給學生講題目。”

蔣海健其實也能夠看得出來唐影的面部表情的,但是沒有辦法,他作爲一名學生,找老師問題目這是一個良好的表現,其實,在第四中學裏,學生如果找老師問題目的話,那麼,老師是沒有任何條件拒絕的,除非是在老師當時很忙的情況下,才能夠實行。

但是至今爲止,儘管老師們再忙,也都還是會抽出時間來爲學生講解題目的,所以,這個時候,雖然蔣海健很不願意這個學生來打擾到自己,但是沒有辦法,作爲一名老師,學生主動問老師問題,他也是沒有任何辦法去反駁他,讓他從陳雅婷身邊離開。

蔣海健往後退了幾步之後,陳雅婷就開始和唐影講解起了題目,其實陳雅婷是知道的,唐影這樣做,肯定是爲了讓陳雅婷緩解的,可是,陳雅婷看着唐影這樣做,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有鳳來儀︰我家神君體嬌軟 ,如果知道了的話,那他肯定不會讓唐影繼續地讓陳雅婷爲他講解題目的。

陳雅婷雖然是在給唐影講解着每一道題目,但是,她也是嘴上說說而已,而她的手裏,卻一直是用筆在試卷上面寫着,唐影快想辦法讓我脫身這類話。

唐影也是非常的疑惑,不知道陳雅婷爲什麼要這麼做,可是他也是拿起了辦公桌上的筆,在試卷上寫着,要怎麼幫你?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