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的氣勁炸音落響,璀然形成一抹閃電,長劍的鋒仞處,一抹絢爛的劍弧流轉狂奔,一瞬間撕開虛空的封鎖,蔚然拉長出一道旋風,一眨眼的功夫便已來到了火鷹面前,長劍所向,爆發出一道金色的龍捲。

寒芒凜冽,嘯音如雷,這一劍的氣勢,已然攀升到了一種極致,玄金色劍影揮灑,快得無法用肉眼捕捉,自那刺眼的劍弧之中,火鷹彷彿察覺到了死神的召喚。

「可惡,這小子的劍法……怎麼如此詭異!」

那劍鋒幾乎貼著火鷹的頭皮掠過,後者直到林寒逼近他面前不足三尺的時候,方才驟然反應了過來,瞳孔中倒映著森冷寒意,后脊樑炸出迷離的汗水,唯有展開身形暴退,試圖與之拉開一定的距離。

「想逃?」

林寒森然冷笑,劍意與勁氣不同,只要稍微比對方強上一點,那便絕對是一邊倒的碾壓,就在火鷹身形方動的那一瞬間,林寒卻驟然闔上了雙眼。

「火中取栗!」

一瞬間,周遭空間彷彿陷入靜止,唯有隱雪劍高速划落空中的蓬勃炸響,以及那劍弧所過之處,切割著空間磁場的跳躍雷弧。

「你的身法太慢了!」

嘴角勾勒出一絲冷冽的微笑,林寒長劍怒旋,那流轉的劍弧驟然脫離了劍鋒,化作一抹追電雷光,瞬間該換旋轉的方向,以一種分外詭異的方式,掠向了火鷹的雙腿。

一劍絕殺,勢同奔雷! 天色還沒有黑定,位於一高檔小區旁邊的聚善園茶莊早早地就亮起了燈火。燈是仿古的宮燈,結合著古香古色的庭院樓榭,夜幕下的它彷彿是古時候的一個王府大院,貴氣逼人。

這樣的地方,不是普通老百姓能進去消費的。

一輛計程車停在了路邊,車門打開,一身筆挺西裝的夏雷從計程車上走了下來。

一米八的身高,體型頎長健碩,線條勻稱,再加上一張陽光帥氣的臉龐,此刻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職場精英,氣質不凡。

夏雷走進了聚善園大門。

進了茶樓,夏雷要了一杯比較便宜的飄雪,選了一張比較偏僻的茶桌坐下。

茶樓里喝茶的人很多,有的坐在大廳,有的坐在雅間,很是熱鬧的樣子。夏雷仔細觀察了一下卻沒有發現李青華,他隨即動用了左眼的透視能力,開始在大廳旁邊的雅間里尋找李青華的身影。

雅間有木質牆壁,門上也垂著不透光的竹簾。正常的情況下根本就看不見雅間裡面的情況,不過在夏雷這裡,雅間的牆壁和竹簾卻如同虛設,在透視的狀態下他一眼就能看到各個雅間裡面的景象。

一分鐘后,他的視線便停在了距離他不遠的幽蘭廳上。

幽蘭廳有一個男人,還有一個女人。

男人四十多歲的樣子,身材微胖,舉止言談間有著一種很容易辨認的「官架子」。女人二十七八的樣子,身材和面貌都不錯,算得上是一個美女。

夏雷很快就認出了那個男人便是李青華,至於那個女人是誰卻不知道了。那個女人看上去很緊張,言談舉止也很拘束,給人一種她並不願意與李青華在一起喝茶的感覺。相比女人的拘束,李青華則輕鬆隨意得多,臉上也帶著笑容,一雙眼睛也在女人的胸、腰和臀上溜達,好不掩飾他的慾望。

就在這時,李青華伸手抓住了那個女人的手,輕輕地摩挲著,然後說了一句什麼話。女人紅著臉,低著頭,不敢看李青華的眼神。

夏雷聽不見李青華與那個女人說話的聲音,不過他也有他的判斷,「這種情況,多半是李青華利用他的局長身份把某個下屬,或者某個有求於他的女人帶到了這裡佔便宜了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倒是一個好機會……」

夏雷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主意。

幾分鐘后幽蘭廳的竹簾突然被掀開,李青華帶著那個女人從裡面走了出來。那個女人一直默不吭聲地跟在李青華的身後,很多時候她都垂著頭,不敢看人,也避開別人看她的眼光。

夏雷也離開了茶桌向收銀台走去,結賬之後他快速離開了茶莊。

路燈下,李青華摟著那個女人的小蠻腰順著人行道往西邊的方向走去。李青華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尾隨在身後的夏雷,他的手肆無忌憚地在女人的腰上摩挲著,一邊說著調情的話語。女人慾引還羞,放任李青華的咸豬手在她的身上揩油。

幾分鐘后,李青華和女人進了一家酒店,開了房間。

一進房間,李青華就忍不住摟著那個女人毛手毛腳,一副猴急的樣子。

「李局長,不急嘛,我洗個澡,然後再好好伺候你好不好?」女人嬌媚地說道。

李青華呵呵笑了笑,「真乖,你放心吧,你老公的事情我會為你擺平的,不就是換個崗位嗎,小事一件。」

「你真好。」女人湊過來親了李青華一口,然後脫了衣服往洗澡間走去。

李青華也脫了衣服躺在床上。他點了一支煙,愜意地等著洗乾淨的女人來伺候他。他渾然沒有察覺到這個時候門外正站著一個青年,而那個青年正直盯盯地看著這個房間的門板。

對於夏雷來說,房門根本就不存在。他不僅看到了房間里的躺在床上的李青華,還看到了在浴室里的情況。

浴室的玻璃門並沒有關好,那個女人正在洗澡。

看到這裡,夏雷閉上了眼睛。

這一次使用透視能力沒有出現幻覺,他也掌握到了一些規律,那就是只要不在某一個時間段里持續使用透視的能力,不過度消耗身體和精神能量的話,他就不會出現幻覺。

李青華在等待,夏雷也在等待。

幾分鐘后女人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的身上裹著一條浴巾。她一身白嫩的肌膚,浴巾半遮半掩,她一下子就撩起了李青華的慾望。

「寶貝,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李青華迫不及待地跳下了床惡狼一般撲了上去……

砰!一聲悶響,房門突然被撞開,夏雷拿著手機衝進了房間。

手機開著攝影軟體,手機屏幕里也顯示著李青華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的畫面,那畫面讓人無法直視。

女人最先看見夏雷,她一聲尖叫,「啊–有人!」

李青華猛地回頭看著突然闖入房間的夏雷,他愣了一下,忽然又怒吼道:「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不許拍!」

夏雷根本不懼李青華的吼叫,他繼續保持著拍攝視頻的姿勢。

「媽的!你知道我是誰嗎?」李青華從床上跳了下來,衝上去搶夏雷手中的手機。這個時候,他其實已經慌了,已經害怕了。

不等李青華碰到自己,夏雷便抬起一腳踹在了李青華的小腹上。

「啊–」李青華一聲慘叫,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床上的女人慌忙抓起了放在床頭柜上的電話機,她似乎想報警,可是她按了兩個「1」之後便按不下去了。讓她放棄報警的原因很簡單,李青華就是警察局的局長,對方連警察局的局長也敢一腳踹倒在地上,眼前這種事情報警的話,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這時夏雷關掉了手機的攝影功能,並將手機揣進了褲兜。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再拍下去也沒多大意義了。

「你……」李青華這才緩過氣來,他緊張地看著夏雷,「你是誰?你想要幹什麼?」

夏雷搬過一隻椅子坐在了李青華那個女人的對面,慢條斯理地道:「你剛才問我知不知道你是誰,我現在來回答你的問題。我知道你是誰,你是李青華,海珠市北拱區警察局的局長。我說得對嗎?」

李青華沒承認也沒否認,他恨恨地看著夏雷,猜測著夏雷的動機。

夏雷說道:「我也是被你所逼才來到這裡的,我這麼做也是你逼的。」

「你放–」忽然看到夏雷眼中的怒意,李青華跟著就將那個「屁」字吞了回去,轉口說道:「你胡說些什麼?我都不認識你,我怎麼會逼你?你把你的手機給我,我們什麼都好商量,我也可與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夏雷冷笑了一聲,「李青華,我想你大概是沒搞清楚情況吧?現在反腐的力度非常嚴厲,如果我將這段視頻交到檢察機關,或者交給媒體的話,你能想象你是一個什麼下場嗎?」

「你……你開個價。」李青華極力掩飾著他心中的恐慌。

夏雷說道:「我不要你的錢,我只要一個公道。」

「公道?」李青華狐疑地看著夏雷,「什麼公道?」

「你有一個好外甥,名叫陳傳虎。我在他工地上打工,電弧光燒傷了我的眼睛,他交了一萬塊錢的醫藥費,但治療的費用卻需要二十萬,而且醫生還說我的眼睛百分之九十幾的幾率會瞎掉。」

「你的眼睛不是沒事嗎?」

「我運氣好,眼睛沒瞎,但視力卻不及以前三分之一。」夏雷直直地看著李青華,「你說,這一萬塊錢夠嗎?」

李青華倒也配合,他搖了搖頭,「不夠,不夠。」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我其實沒想過要找陳傳虎麻煩,我自己就結賬出院了,他給的醫藥費還剩九千,我就當後續治療的藥費留下了。可你的好外甥帶著人來找我,說是要我賠償他的電焊機和變壓器,你說他過分不過分?」

李青華又點了點頭,「過分,過分。」

夏雷又說道:「我慶幸是一早出了院,他沒找到我,但他卻將我的朋友打成了重傷,現在都還在醫院裡躺著。住院的八千塊費用還是我墊付的,你說這事該怎麼處理?」

「這個……」李青華是一個老狐狸,關鍵的問題上就不表態了。

「就這事,李局長,你看怎麼解決?」夏雷說道。

李青華想了一下,「我回頭讓人把他抓起來,打人的一個都不放過,你的九千塊不用再退給他,電焊機和變壓器也不用賠。至於你朋友的那八千塊醫藥費,我大氣點,我自己出一萬,你看行不行?」

夏雷搖頭,「不行。」

李青華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一抹怒意,不過他隱藏得很好,他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笑容,「小兄弟,你說說看,你想怎麼解決?」 夏雷說道:「我眼睛的事可以揭過去,我不找他,他也別找我。不過我朋友被打成重傷,這事可不能這麼算了。我要陳傳虎跪著給我朋友道歉,你讓他現在就去醫院下跪,並讓他拍照傳過來給我看。另外,我朋友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誤工費和醫藥費,總共五萬塊,你讓你的好外甥準備五萬塊帶到醫院去。你做到了,我們之間的事也就算了結了。」

李青華冷笑道:「小兄弟,你還年輕,社會上的事情有很多你都不懂。我奉勸你,做人不要太絕,凡事要留點餘地才好。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句話你應該聽過吧?」

「聽過,但我不想見你。」夏雷說道:「你不願意的話,我現在就把剛才拍到的視頻傳到論壇上去。」

「別……」李青華頓時緊張了起來,「這樣吧,小兄弟,錢的事沒問題,但下跪這一條就免了吧?天逸那小子再怎麼說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讓他在醫院那種場合下跪,還要拍照片給你,他肯定難做啊。」

「我還是發.論壇好了。」擺弄手機的時候,夏雷又補了一句,「嗯,明天再打個反貪熱線。」

「你媽–」罵人的話到了嘴邊又被李青華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他跟著從地上爬了起來,「小兄弟,別衝動,我現在就給那混球打電話,我讓他帶五萬塊錢,讓他給你的朋友下跪,讓他拍照片給你看,這下你滿意了吧?」

李青華的聲音里夾帶著恨意,可夏雷一點都不在乎。他很清楚,就算他不讓陳傳虎給馬小安下跪,甚至是不要那五萬塊的醫藥費,事後李青華也不會放過他。原因很簡單,李青華這種睚眥必報的人肯定不會容忍有人在他的頭上動土!

夏雷也不是二愣子,就在李青華去拿手機給陳傳虎打電話的時候,他飛快地切換了手機界面,將他拍攝的視頻上傳到了他的百度雲盤之上。有這樣一個備份在他手裡捏著,他就不怕李青華的報復!

李青華撥通了陳傳虎的電話。

夏雷出聲說道:「開免提。」

李青華回頭看了夏雷一眼,眼眸中難掩憤怒的意味,不過他還是照做了。

手機里傳出了陳傳虎的聲音,「誰啊?有話快說!」

「我是你舅!混蛋!」李青華心頭火起,開口就罵人。

「啊?舅……原來是你啊,我在開車,沒看來電顯示,舅,你有什麼事嗎?」陳傳虎的語氣一下子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我問你,你工地上是不是有一個工人被電弧光傷了眼睛?」

「有啊,舅,你問這種小事幹什麼?」陳傳虎的聲音,「那小子叫夏雷,是個傻蛋而已,難道他跑到你那裡告我了嗎?」

如果是告狀,那就好了。

「告你個頭!」李青華將怒火發泄到了陳傳虎的頭上,「我再問你,你是不是打傷了人家的朋友,那人現在還在醫院住著?」

「舅,我說……你老今天是怎麼了?這些小事你以前從來不管的。」

「混蛋!我問你是有還是沒有?」

「有。」陳傳虎似乎已經感覺到李青華的怒意了,也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我現在給你二十分鐘,帶上五萬塊錢到那家醫院去,跪著給人道歉!」

「舅,這……」陳傳虎顯然不願意。

「你還想繼續混下去的話就照我的話做!」李青華的語氣裡帶著威脅的意味,「還有,給人家跪著道歉的時候拍一張照片發過來,我要看。」

手機另一頭沉默了差不多十秒鐘才傳來陳傳虎的聲音,「舅,難道我惹上什麼大人物的公子了?那小子是故意來我工地打工,體驗生活的?」

「體驗你個頭!快去!二十分鐘!」李青華對著手機吼道。

「我這就去,我這就去。」陳傳虎跟著掛斷了電話。

李青華轉身看著夏雷,然後向夏雷伸出了一隻手,「這下你滿意了吧?把手機給我。」

夏雷笑了一下,「李局長,我信不過你,我們還是等你的好外甥做完了他應該做的事情再說吧。」

「你–你要想清楚你在做什麼!」李青華顯然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氣,而夏雷也是第一個敢拔他虎鬚的人!

夏雷淡淡地聳了一下肩,「我覺得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你光著身子我不習慣。」

李青華冷冷地看著夏雷,眼神特別陰冷,就像是處在捕食狀態下的蛇的眼睛。

女人躲在被窩裡,面上的表情複雜得很。

二十分鐘后,陳傳虎的手機響了,他接了電話。這次沒等夏雷提醒他,陳傳虎就開了免提。

「舅,我已經在醫院裡了,五萬塊錢也給那小子的朋友了,但是……」陳傳虎試探地道:「舅,真要下跪道歉嗎?」

「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嗎?」李青華對著手機吼道:「照我說的做!」

「好吧,我……媽的,我跪!」陳傳虎極不情願地跪了下去,然後手機里傳來了他對馬小安道歉的聲音,「兄弟,我陳傳虎有眼無珠,得罪之處還請原諒,這是五萬塊錢醫藥費,請你收下。」

手機里隱約傳來了馬小安的聲音,「這,你……」

雖然不在醫院的病房裡,但夏雷也能猜到馬小安的反應,馬小安此刻一定驚訝得不敢相信發生在他面前的事情。

一分鐘后,李青華的手機收到了一條彩信。

「這是你要的,你看看吧,你滿意了吧?」李青華將手機遞到了夏雷的面前。

手機的屏幕上,陳傳虎跪在病床邊,馬小安躺在病床上,在他的枕頭邊還放著五紮錢幣,剛好是五萬。

馬小安的表情很奇怪,即驚訝又高興,卻還又忍著,不敢表露出來。陳傳虎的表情也很精彩,他很不甘願,很憤怒,可他卻要跪著。

夏雷笑了笑,「好了,這事就到這裡吧。」

「把你的手機給我!」李青華冷冷地道。

「好吧。」夏雷聳了一下肩,他將手機交給了李青華。

李青華刪除了夏雷剛才拍攝的視頻,這還不解恨,刪除視頻之後他將手機狠狠地摔在地上,一腳又一腳地踩踏下去。夏雷的手機被他踩成了一堆碎渣,用任何手段都沒法回復內存卡上的數據了。

夏雷走了過去。

李青華下意識地退了一步,「你想幹什麼?」

夏雷彎腰撿起了他的SIM卡,然後笑了笑,「別緊張,我只是拿回我的卡。你損壞我的手機的事就算了,再見,李局長。」

「小子,你有種,我們走著瞧吧。」李青華陰測測地道。

走到門邊的夏雷回過了頭來,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笑,「李局長,如果你想報復我的話,我勸你放棄這個念頭,我能整你一次,就能整你第二次。第一次你還能過關,第二次就沒這麼容易了–我會整死你!」

李青華面無表情地看著夏雷,一直到夏雷開門離開,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他才冒出一句話來,「敢打我的主意,小子,你完了!老子不整死你老子就不姓李!」

李青華拿起了他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走出酒店,心中的怒氣,所受的委屈都一股腦地消失了,夏雷一身輕鬆。

一個小時后,夏雷來到了馬小安的病房裡。他的手裡拿著一隻手機盒,從澳門回來的時候他就想過給馬小安買一部iphone6plus,現在他兌現了。

一見夏雷,馬小安頓時就激動了起來,「雷子,你知不知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