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萱兒依然在發抖,但語氣卻是堅定:「他……他是我小叔子。」

「而且,你們不能殺人!殺人是違法的!」

聽到這解釋,別說龍一忍不住笑了,連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

林書文更是無語,這個女人,她居然跟殺手講道理?

殺手要是遵紀守法,那還用當殺手?

早當良民去了!

「唐萱兒,你給我滾開!」

林書文吼道:「我不需要你保護!」

他好歹是個男人,讓一個女人來保護,他男人的臉面往哪擱?

可唐萱兒,就是動都不動一下。

「哈哈哈!唐董還真是可愛啊!」

龍一大笑起來:「你覺得殺人違法,卻不知他林家能走到今天,是踩着多少人的屍體上位的。」

「我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要阻止我們,但你的勇氣,着實讓我佩服。」

「不過即使是這樣,你們兩個,今天也難逃一死!」

咕咚!

唐萱兒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瑟瑟發抖:「你們,你們要是敢亂來,我……我……」

「我老公不會放過你們的!」

「我馬上就給他打電話!」

她說着,就要去摸手機,結果發現手機已經掉車上了。

她怔怔地看着龍一:「我……我手機掉車上了,我能去車裏拿手機嗎?」

龍一:「……」

林書文:「……」

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林書文都快瘋了,這唐萱兒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嗎?

她怎麼不讓殺手在這裏等她叫人來呢。

都這種時候了,人家還會乖乖讓你去拿手機搬救兵么?

「哈哈哈!」

龍一頭一回被人給逗樂了。

他甚至,都有點捨不得殺了這個可愛的女孩。

不過,岳水樓的命令,是連唐萱兒也一起殺,所以唐萱兒,今天也得死!

「好了,不跟你們廢話了,安心上路吧。」

龍一嘆了口氣,猛地一揮手:「給我殺了他們兩個!」

唰!

寒光四閃!

十幾把匕首亮出來,那寒冷的刀意,已經讓唐萱兒和林書文,徹底絕望了。

想不到今天這次見面,竟然要了他們兩個人的命……

紫筆文學 「這把血刃是二階上品靈器,攻擊力頗為不俗。」

餘明延將血刃拿在手中把玩,血刃只有巴掌長,刃身上面烙印着複雜的血色符紋,不過這件靈器需要用修士體內的血氣催動。

「我現在手中掌握有血魔教的聖靈珠,若是能讓聖靈珠內的能量一直處於充盈狀態,這把血刃我就能使用。」

餘明延把玩了血刃片刻后,將其放到了一旁,繼續檢查吳濤儲物靈器中的東西。

吳濤是築基八層的修士,他身家頗為豐厚,除了那把二階上品的靈器血刃外,還有一件二階中品和一件二階下品的靈器。

那件二階中品的靈器同樣需要用血氣催動,這件靈器對於明延的用處不大,而那件二階下品的靈器則是一件防禦型靈器,可以用修士體內的靈氣催動。

「這把黑羽傘和血刃我留下,那把扇子可以想辦法處理掉。」

餘明延覺得那把扇子不怎麼好處理,畢竟需要用修士體內血氣催動,會購買這件靈器的修士數量肯定不多。

「沒有想到吳濤身上竟然帶有一份靈符師的傳承。」

餘明延之前就見過吳濤使用過一種詭異的靈符,這種靈符在他攜帶的靈符師傳承中有過記載,這是吸血符。

吸血符是二階中品靈符,這種靈符主要的作用就是吸取修士體內的血液,一張二階中品的血紋符,足以將一個築基中期修士體內的血液吸干。

吸血符在吸收了足夠多的血液后,會產生爆炸,吸血符爆炸的威力要比正常的二階中品靈符的威力更加強橫。

「除了吸血符外,還有青光裂神符、天元爆空符和血煞符這三種靈符。」

青光裂神符和天元爆空符是二階中品靈符,而血煞符是二階上品靈符。

「血煞符需要血煞才能煉製,而血煞形成之地必須是萬人冤死的亡靈之地才有可能形成。」

餘明延將煉製血煞符的典籍打開,發現製作血煞符的方法極為邪惡,除了需要血煞外,煉製血煞符的符筆也必須要用修士的骨頭和毛髮製作而成。

熬煉血煞符的靈墨則需要用修士的血液,而且是滿含怨氣的修士血液才可以。

只有用這些材料煉製出來的血煞符,威力才足夠強橫。

「血煞符只是修羅鬼煞符的簡化版,煉製血煞符的條件就已經這麼變態,不知道這個修羅鬼煞符又要怎樣煉製。」

餘明延僅僅把煉製血煞符的典籍粗略翻了一遍,就將其收進了儲物靈器中,若是不出現意外的話,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煉製血煞符這種邪惡的符篆。

「吳濤得到的這些煉製靈符的方法應該來自於血魔教,幸虧吳濤不怎麼會煉製符篆,不然還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要遭到他的毒手。」

餘明延這樣想着將煉製青光裂神符和天元爆空符的典籍取了出來,這兩種二階中品靈符是正常的靈符,而且這兩種靈符都是攻擊型靈符。

「青光裂神符和天元爆空符在二階中品攻擊型靈符中也屬於上品,品質上佳的青光裂神符和天元爆空符完全可以威脅到築基六層修士的性命。」

這只是一張靈符的攻擊力,若是接連使用數張青光裂神符和天元爆空符,就是築基後期的修士也很難抵擋得住。

餘明延將煉製這兩種靈符的典籍仔細研究了很長時間,最終決定先嘗試煉製青光裂神符。

他將身上攜帶的東西仔細搜羅了一遍后,湊夠了五份煉製青光裂神符靈墨和符紙的材料,而天元爆空符的則一份都沒有湊夠。

二階中品靈符的價格更加昂貴,但煉製二階中品靈符所需要的材料價格也更高,煉製的難度也提升了很多。

就像青光裂神符,僅僅是一份材料就需要將近五百塊靈石,這已經快抵得上一些二階下品靈符的價格了。

「先把煉製青光裂神符所需要的靈墨和符紙製作出來。」

這是餘明延第一次製作二階中品靈墨和符紙,二階中品的靈墨和符紙的製作難度要大了很多。

餘明延身上的材料只有五份,因此他在動手製作的時候十分小心。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一次性製作成功。

「剛剛製作靈墨失敗的原因應該是我材料配比出現了差錯。」餘明延眉頭微微蹙起,製作青光裂神符所需要的材料極多,各種材料所需要的分量都十分明確,而且種種材料放置的時間也有十分嚴苛的要求。

這種靈墨是餘明延第一次製作,因此不可避免的出現了差錯。

製作青光裂神符的符紙的工序也極為複雜,不過好在第一次就被餘明延有驚無險的製作了出來。

「這次製作靈墨的時候一定要更加小心。」

餘明延檢查了一遍製作靈墨的各種材料,腦中回想了一下第一次製作靈墨的過程,開始第二次的嘗試。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就過去了五天時間。

那五份材料已經被餘明延全部用完,但他得到的靈墨和符紙卻只夠煉製三張青光裂神符的。

「僅僅是拆料就浪費了一千塊靈石!」

餘明延心中暗暗咋舌,這還是在製作靈墨和符紙階段就浪費了一千塊靈石,等到真正開始嘗試煉製,那浪費的靈石肯定會更多。

煉製青光裂神符的典籍他已經仔細研究過,煉製青光裂神符需要繪製三十道符紋,青光裂神符的符紋數量是玄罡符的兩倍。

靈符師煉製符篆最難的就是繪製符紋,青光裂神符需要繪製三十道符紋,這種靈符的煉製難度也就可想而知。

之前餘明延煉製玄罡符的時候就失敗了近百次才成功將玄罡符煉製出來,這次他覺得煉製青光裂神符失敗的次數應該也不會太少。

「一份煉製青光裂神符的材料就需要五百塊靈石,也幸虧我現在身上的靈石足夠寬裕,不然我還真承擔不起失敗的費用。」

餘明延現在不怎麼着急離開死靈海域,玄元控水陣在海中給他製造了一個生存的空間,他準備嘗試煉製三次青光裂神符后再離開。

()

。 聽完朱蒂的一番話,雪莉握著咖啡杯,手指無意識的摩挲杯麵,出神的望着黑色咖啡杯,也沒有說話。

過了片刻,雪莉眼中的神光聚在一起,望着朱蒂說:「你跟他是在約會嗎?」

「啊?」

朱蒂懵逼了,她萬萬沒想到雪莉聽完她那段話后,說出的第一句話竟是在問她是不是再跟李子禮約會?

隨後,朱蒂反應過來后,翹起了嘴角,好笑的看着這個小女孩:「你很在意他嗎?」

雪莉臉上抹過一絲煙霞,轉瞬又恢復冷淡:「不是。」

朱蒂凝視她兩秒,也沒有多言,笑說:「你好好考慮下我剛才說的話。」

「我會的。」

雪莉說完便放下咖啡杯,起身走了。

來到商場后,雪莉臨走前定睛看了眼李子禮,什麼也沒說,跟着阿笠博士走了。

….

「弘一,你知道我們要去哪裏嗎?」

路上,朱蒂笑呵呵的說道。

「美女說去哪裏就去哪裏,我無所謂的。」

李子禮攤了攤手。

「就你嘴甜。」

朱蒂笑着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賣了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