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茗點燃一支煙,「希望吧,我總覺得最近很倒霉,做什麼都不順利。」

「可能是水逆吧,說不定過了這個月就好了。」詹助理安慰道。

「嗯。」

他開始在心中幻想著那位帝凰總裁會是怎樣的人?不管是怎樣的人反正不會是什麼好脾氣的,這一仗不好打。

司厲霆的別墅里,蘇錦溪被司厲霆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只要有司厲霆在,絕對不會讓蘇錦溪雙腳沾地。

他就是她移動的交通工具,「三叔,我今天身上一點都不疼了,你真的不用再將我抱來抱去。」

「我就是想抱你而已。」司厲霆將她放到浴缸。

「今天可以沾水了,有任何問題就叫我,我就在外面。」

「知道啦,三叔你現在怎麼跟個老媽子似的?」

「小笨蛋,膽肥了,敢說我是老媽子。」司厲霆輕輕擰了一下她的鼻子。

「你出去吧,好幾天沒有好好的洗澡,我想好好泡個澡。」

「嗯。」

司厲霆這才放心離開。

蘇錦溪無聊的玩著手機,QQ群裡面她被人@,點進消息一看,裡面聊得很是熱鬧。

「小鎚子,門主大大回國了,問你什麼時候有空,咱們說好的組織見面會呢。」

也對,之前門主大大就說過要組織見面會的事情,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蘇錦溪將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你們什麼時候有空?」蘇錦溪問道。

「正好學校沒課,我都有空,你最近連遊戲都不上了是不是很忙?門主大大當然是想以你的時間為主。」

「最近確實比較忙。」

「這樣吧,後天晚上見面,正好是周末,大家也都有時間,門主大大,你說怎麼樣?」

一直沒有開口的滄海這才開口:「那好,就後天晚上,等小A定好了位置再通知大家。」

「好,我還有事就先下了,你們聊吧。」蘇錦溪退了QQ。

顧南滄看到那灰暗的頭像,最近小鎚子在忙什麼呢,遊戲不上,QQ也不登錄,微信的朋友圈裡面也沒有更新消息。

算了,反正後天就能見面了。

蘇錦溪放下手機,她也在腦海之中幻想著他們每個人的樣子。

平時小A他們最為聒噪,滄海應該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吧。

蘇錦溪起身,等她吹乾頭髮出來看到司厲霆正聚精會神的盯著筆記本。

每一個成功的人背後都充滿艱辛,哪怕是司厲霆也過的並不輕鬆,林均不止一次告訴過蘇錦溪司厲霆過去是這樣的工作狂。

繞到了他的背後還沒有任何感覺,可見他的專註程度。

蘇錦溪發現筆記本上面有很多項目,每一個項目都用不同顏色的標註。

「這些是什麼?」蘇錦溪繞著他的脖子輕輕問道。

「最近地產公司的一些項目,如果在我這裡討不到好處,唐茗一定會想辦法拆東牆補西牆。

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用其它項目來減少損失,唐氏集團是我們手中唯一的籌碼,所以我不會給他一點機會。」

蘇錦溪終於知道為什麼帝凰會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坐到現在的位置,司厲霆心機深沉,做事縝密。

「三叔,為什麼每個項目的顏色都不同?」

「紅色的就是一些比較大的項目,也是我重點關注對象,唐茗必須要拿下同等項目的才能夠彌補損失。

這段時間大項目並不多,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個G集團的地產項目,如果我是唐茗,一定會以這個為主。」

蘇錦溪點點頭,「G集團不就是顧總的公司?」

「嗯,G集團在美國早就是上市大公司,現在他們準備回國發展,回國的第一個項目會特別重要。

不管是為了造勢還是為了其它,這個項目只會加大不會減小,唐茗應該打的也是這個主意。」

「那三叔打算怎麼做?」蘇錦溪問道。

「搶。」司厲霆乾淨利落,他做事向來不會給別人留生路。

「好,以後我進三叔的公司幫你,時間不早了,三叔也早點休息吧。」蘇錦溪用臉頰輕輕蹭了蹭他。

司厲霆關了電腦,「好,我去洗漱,你先休息。」

蘇錦溪確實也累了,沾床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司厲霆起床她才有所感覺。

「要是沒睡醒就再睡一會兒,公司什麼時候來上班都可以。」司厲霆摸了摸她的臉頰。

「不要,說好了今天開始上班。」蘇錦溪利落的起來,「三叔,你要好好教我,我來你公司並不是來混日子的。」

「好好好,我好好教你。」司厲霆輕笑一聲。

蘇錦溪選了一套職業裝,精神抖擻的跟著司厲霆出了門。

林均已經在車上等候司厲霆,他驚訝的是今天蘇錦溪也來了。

「蘇小姐。」

「林助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三叔的助理了,有什麼你就吩咐我去做。」蘇錦溪真誠道。

林均不知道這兩人玩的什麼把戲,現在蘇錦溪可是司厲霆的心頭肉,他哪裡敢吩咐蘇錦溪,這不是找死么?

「爺,蘇小姐說的是真的嗎?」他還是朝著司厲霆請示道。

司厲霆點點頭,「照她說的去做,反正你一個人也很累,分一些事情給她,順便慢慢帶她。」

「好的總裁。」蘇錦溪甜甜一笑。

「這麼快就改口了?」司厲霆不滿她這個稱呼。

「當然了,我來公司真的希望學習一些東西,我真的很認真,你們不要讓我遊手好閒的呆在你身邊。」

司厲霆讀懂了蘇錦溪眼中的認真,這小女人向來倔強,一旦她認定了什麼就改變不了。

「好,在外你就是蘇助理,公是公,私是私,我可不會留情。」司厲霆也嚴肅道。

玉不琢不成器,要是他寵著蘇錦溪,蘇錦溪什麼都學不了。

既然她想要學習,自己就要給她提供這樣的條件,否則她也會離開自己去其它公司。

正如一開始他就說過,他讓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這才是真正愛她。

當然不管她飛得有多高,自己就是那一片天空,可以掌控她的所有動向。

「這樣最好,公事公辦,總裁。」

「走吧,去蘭苑。」

林均將自己的行程表遞給了蘇錦溪,在車上就開始教蘇錦溪以後需要做一些什麼。

蘇錦溪之前在唐茗身邊也呆了幾天,但司厲霆的行程表遠遠超過了唐茗的行程。

唐茗只需要處理唐氏集團一家公司就好,司厲霆暗中還有很多其它公司,今天的行程表只是冰山一角。

蘇錦溪已經驚呆了,「你,你有這麼多大大小小的公司?」

「有備無患。」司厲霆淡淡道,他喜歡給自己留下後路,這些公司全都是他給自己留的後路。

就算是帝凰倒閉了,他還有很多公司。

林均解釋道:「蘇小姐,你可不要以為爺每天和你在一起,你就覺得他每天時間很多。

在你沒有出現以前爺每天就是個工作狂,經常都在加班,也就是現在要陪你才按時下班的。」

「三叔,你真辛苦。」蘇錦溪實在是佩服司厲霆。

「那是當然了,好在爺的身體一直還不錯,像是別人怎麼可能在那麼強度大的工作之中度過這麼久。

你來了也好,至少爺會因為你好好休息一下了,以前我最怕爺加班倒下。」

司厲霆朝著林均看來,林均趕緊閉嘴。

「你不用覺得我辛苦,人活著本來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司厲霆輕描淡寫道。

是啊,誰能不辛苦呢?只不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罷了。

就算是蘇錦溪也沒有過得很好,不同的人苦楚也不同。

車子到了蘭苑,唐茗提前半小時就到了,這次的合作很是重要。

趁著帝凰現在還沒有動工,只是在前期籌備之中,要是收回決定的話還來得及。

他已經準備好了幾套方案,但是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來的人會是誰。

當蘇錦溪出現的時候詹助理眼前還亮了一下,「蘇助理,你怎麼在這?」

「詹助理,我今天過來是和唐總談合作的,現在我在帝凰上班。」

詹助理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就幾天不見,蘇錦溪什麼時候跳槽的?

難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才要離開唐氏集團的?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司厲霆和林均已經出現。蘇錦溪冷著一張臉替司厲霆打開了門:「總裁,裡面請。」 唐茗彷彿聽到了蘇錦溪的聲音,她怎麼會來這裡?應該是自己聽錯了吧。

才這麼想著下一秒他的視線之中就出現了兩人,司厲霆以及跟在他身後的蘇錦溪。

他想過和蘇錦溪的再次見面,但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情況,而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司厲霆竟然就是帝凰的總裁!

唐茗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已經發生了變化。

司厲霆坦然的做了自我介紹,「我就是帝凰的總裁,聽說唐總一直都想要見我。」

此刻唐茗的大腦有些混沌,他得到的消息是司厲霆手中有一個商場。

所以唐茗並沒有將他放在眼中,他忽略了一個事實,蘇夢曾經說過蘇錦溪有黑金卡。

能夠辦黑金卡的又有多少人?

這麼說來蘇錦溪背後的男人,黑金卡的主人,她喜歡的人,帝凰的總裁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

「是你搶了我在美國的項目,還特地在唐氏集團項目周圍修建了火葬場。

三叔,侄兒是不是該好好問一問你,我們什麼仇什麼怨?」

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些年帝凰從來都不會和唐氏集團合作,如果是司厲霆的話那麼就能解釋了。

只是還有一點他不懂,以前兩個公司雖然沒有接觸過,但也是井水不犯河水,那時候自己和他還沒有撕破臉皮,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司厲霆隨意往沙發上一坐,雙腿交疊,眼中一片冰冷之色。

「那就要問問你對我的助理做了什麼。」

唐茗看了一眼站在他身邊穿著職業裝的蘇錦溪,自己本來是想要將她逼回來,但似乎是將蘇錦溪推的越來越遠。

她直接從唐氏集團離職,現在已經在司厲霆的身邊工作。

聽到助理兩個字到時候唐茗心中彷彿被針狠狠的扎了一下,自己一心想要對蘇錦溪好,為什麼卻將她逼得越來越遠?

「我能對她做什麼?」

「原本我們和唐氏集團也沒有仇怨,看在蘇助理的面子上我打算和唐氏合作。

那份合約你應該明白唐氏只有賺不會吃虧,你不僅取消了合作,還打了蘇助理一巴掌。」

「所以你報復我只是因為我打了她……」唐茗的眼中有些不可思議。

「我承認,之前報復你的確是因為你打了她,但現在就不是了,我早就說過你會來求我,我的好侄兒。」

局勢顛倒,現在是唐氏集團有求於他。

唐茗也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他本以為強行和蘇錦溪領證就會得到她,誰知道自己也有把柄落到了司厲霆的手中。

「三叔,你不覺得用這樣的手段太卑鄙了?」

「卑鄙?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兩個字是怎麼寫的。你要唐氏集團我不和你搶,我要的只有她一人。

如果你放她自由,修建火葬場的事情我們還可以商量一下,否則這件事被你們高層知道了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唐茗雙手緊握,「三叔,打擊唐氏集團對你有什麼好處?就算你改了名字,但你始終是唐家的人。

讓唐家損失你就開心?爺爺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忍心這樣做?」

「對我好?呵呵……唐茗,沒想到你也會拿著所謂的親情來說笑,你以為到了現在我還在乎什麼?

機會我已經給了你,如果你識相的就按照我說的做,否則不止是蘇蘇,連唐家我也會一起要!」司厲霆的眼中勢在必得。

唐茗臉色十分差,「司厲霆,想要唐家,你也要看看你配不配?鄀可是要回來了。」

唐茗提到鄀蘇錦溪發現司厲霆的表情很是陰冷,「他回來又如何?」

她跟在司厲霆身邊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見過司厲霆那樣深的恨意,這個鄀又是誰?

「他回來勢必唐家的競爭又多了一人,而你……」

「唐茗,現在只是在談我們之間的事情,和蘇蘇離婚,徹底放了她,否則我會告訴唐氏集團高層你虧了多少!到時候老爺子還會讓你做這個總裁?」

「我說過,鄀要回來了,你將我趕下台,到時候坐收漁利的人就是鄀了,比起我,你應該更恨他。」

蘇錦溪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司厲霆那麼恨唐家的人,難道只是因為他是私生子的關係?

現在聽唐茗這麼一說,她直覺並不是這樣,可能和這個鄀有關係。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