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北揉着磕起來的大包,吐槽道:“毛線的下墜感!你特喵往牆上這麼一撞,只要不是植物人都能醒了!”

“開業慶典馬上開始了,你還是抓緊時間洗漱利落換身衣服吧。”凌雲劍看他確實被撞得不輕,當即扔掉嬉皮笑臉的態度,強行假裝靠譜前輩。

因爲沒有時間參加彩排,所以今天晚上的慶典並沒有凌雲劍的表演時間。

可是看外面那麼熱鬧,它又有點心動。

是以慶典開始以後,滿屋子的厲鬼都跑出去瞧熱鬧了,凌雲劍卻在大廳裏等着洗澡換衣服的唐牧北。

它也要出場!

尤其是在這麼重要的場合,必須要風光露臉才行!

終於在第一曲歌舞接近尾聲的時候,靈魂版唐牧北從臥室裏出來了。

“我擦嘞!”凌雲劍頓時劍身一亮(因爲木有眼睛,做不到眼前一亮),“牧店主,你今天穿這麼一身真是帥的沒朋友啊!有點像……行走的梅宗主!”

顯然最近兩天凌雲劍沒少惡補電視劇,這不,連梅宗主都知道了。

此時唐牧北穿着一身桃孃親自縫製的漢服。

清秀面龐加上開始修行之後逐漸變得挺直健碩的身材,配着月牙白青邊漢服,兼有衣帶飄飄頗具君子之風。

“牧店主,你不覺得自己還缺少什麼配飾嗎?”凌雲劍嘿嘿笑着問道。

唐牧北對着鏡子照了照,點頭道:“確實,少了一把摺扇!這時候上哪弄扇子去?要不我去借桃孃的桃花扇?會不會娘炮了點?”

凌雲劍頓時一劍身的黑線,“牧店主,我的意思是——你現在需要一柄佩劍!會說話能保護你可以裝逼帶你飛的那種!”

唐牧北:……

好吧,你想出場就明說嘛。

不過自己要壓軸表演什麼節目呢?實在不行……他偷偷瞄了一眼凌雲劍,讓前輩配合自己表演個吞劍怎麼樣?

肯定特別震撼!

他心裏默默想着,帶着不可描述的想法接受了凌雲劍毛遂自薦,將它佩戴在身上。

“凌雲劍前輩,我今天睡了一白天也沒參加彩排,你說我表演個什麼節目比較好呢?”唐牧北往外走着,低聲問道。

“這還不簡單嘛!”凌雲劍用劍尖尖指了指俱樂部大廳裏掛着的李豐良,“要想拉風,表演現場抓鬼吃鬼!”

唐牧北忙擺手,“不行不行,李豐良是要拉去遊街的。再說了,我現在主要負責維穩,不能用鐵腕政策嚇唬它們。嚇壞了怎麼辦?”

“嘿嘿嘿……我給你想了個表演節目,作爲壓軸肯定妥妥的!”凌雲劍突然猥瑣一笑,傳音入密道:“你去識海請那倆幫你個忙。等到你表演的時候,你來個現場版三頭六臂!是不是很刺激很帶勁?而且,有那倆坐鎮,沒有鬼敢說你表演的不好;更不會起鬨要求再來一個!”

噗!

找溯洄跟扶桑配合表演三頭六臂?

我特喵自己找屎呢!

幸好它這話用的傳音入密,別的鬼沒聽見,否則非得嚇傻了不可。

上次一個溯洄就夠嚇鬼的了,這次再加個扶桑宗主?

簡直開玩笑!

唐牧北邊想着該怎麼才能套住凌雲劍前輩配合自己表演吞劍,邊被桃娘帶到一旁等着上場。 桃花路二十四號門前張燈結綵歌舞昇平;

而距離景瑤城數千裏之外的一座太平觀中,神通道士集結了一批以四品居多的修士。其中偶爾有五品的氣息,甚至還有一位六品坐鎮。

“自從老祖出關以來,咱們就被派下山尋找實力最弱以及閉關、不理鬼事的店主。現在隕溪市已經被我們的勢力佔領住了,能不能長久的守住這塊陣地,還要看各位道友的幫襯!”神通道士神情激昂地發表演講:“現在,我又找到一個新上任尚未滿一個月的店主!實力很水!

而且他管轄的地方,厲鬼們特別窮!

道友們,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我們要做兩手準備,雙管齊下。

一方面,由我們實力派前去當面抗議。只要他敢說半個不字,咱就打得他屁滾尿流!記住了,面談的第一時間就出手屏蔽他可能請救兵的途徑,只要他當時沒助手幫忙,有老祖的靈丹妙藥相助,屆時一定會對我們俯首帖耳惟命是從;

另一方面,我來集結人手的同時,已經調派了先遣部隊。

對窮鬼來說,一邊是不能給它們任何好處的水貨店主;一邊是出手闊綽帶領它們走上快速致富路子的修士。到時候翻了臉,窮鬼們一定會站在我們這一邊來抗衡所謂的店主!

俗話說法不責衆。

等全城的窮鬼都被我們收買了以後,他一個孤軍奮戰的店主,還能撼動全體鬼衆的心意嗎?

不可能的!

所以此次踏平景瑤城,拿下處理鬼事權,我們必勝!”

“必勝!必勝!”

“必勝!必勝!”

……

實力越低的道士喊得聲音越大;反倒是五六品的那幾位氣定神閒,一副高人風範。

神通道士看情緒調動的差不多了,一揮手道:“衆位道友,我們這就出發前往景瑤城!拿下牧店主,景瑤城唾手可得!”

隨後但見一道道劍光閃過,幾十位龍虎宗的道士驅劍前往景瑤城。

而此時,被人當做待宰羔羊的唐牧北剛站到舞臺上。

“各位觀衆朋友們,今天是我們厲鬼俱樂部開業慶典……”翩翩公子般的唐牧北清清嗓子打開稿紙,準備念宿陽伯專門給自己寫的致辭。

低頭這麼一看,他頓時臉都綠了!

千億總裁,我們不復婚 尼.瑪密密麻麻一大張吶!

還特喵是公文形式的,也不知道宿陽伯抄了多少期新聞連播,才能湊到這麼長的講話稿。

而且瞟了一眼,他發現整個稿子通篇都在扯空話,一句特喵落到實處的都沒有。

這個宿陽伯真是……官僚形式主義太明顯了!

唐牧北隨後將稿子塞進袖子裏,“前面的節目表演都很精彩!尤其感謝各個區貢獻的歌舞、相聲、小品、戲曲以及街舞等精彩節目。當然也要感謝無瞳的現場作畫以及宿陽伯親筆題字、祁天佑和江遠舟兩位的武術表演還有樑博、小餓鬼等表演的兒童劇,都非常好看!

大家知道咱們景瑤城起步晚發展慢,但是沒關係!

只要鬼衆一心,一定會過上好日子!

接下來除了我的壓軸表演以外,就是百鬼夜行了。我看不少負責清場開道的厲鬼們都開始做準備了,所以話不多說。今天晚上百鬼夜行,大家吃好喝好玩好,有一位算一位全部免費!”

“好!”

“牧店主好樣的!”

……

一聽說接下來的百鬼夜行由牧店主請客,可以隨便吃隨便玩,所有厲鬼都興奮地振臂高呼。

有些暫時還不能離開死亡地的厲鬼們頓時神情沮喪。

比如說對面樓頂上的那位。

因爲是跳樓死的,所以它在沒有機遇能離開死亡地之前,只能重複着臨死前的動作。

豪門債:老公,我要離婚! 爬到頂樓,縱身一躍;再爬再跳……

直到它能夠開始遊蕩以後才能結束這種備受折磨的日子。

本來憑藉着死的地理位置不錯,它比別的固定厲鬼強多了,最起碼還看了一出大型文藝演出。

可一聽說別的厲鬼們都要到西山深處吃喝玩樂,跳樓鬼頓時想哭。

撲街無人權啊!

連愉快玩耍都不能去!

只能眼巴巴看着別的厲鬼們興奮地討論百鬼夜行巡遊路線。

“你哭啥呢?羨慕百鬼夜行啊?”旁邊一位老鬼微笑着問道。

跳樓鬼頓時帶了哭腔,“我想去!”

“唉……時間沒到,你只能慢慢熬。”老鬼安慰道:“我剛纔聽說了,你們不能參加百鬼夜行的厲鬼,牧店主也專門準備了吃食,一會兒會有專人分發的。”

“真的?!”跳樓鬼語氣充滿了欣喜,那可是鬼食啊!

自己做鬼以來,還什麼鬼食都沒嘗過呢!

聽說,死靈珠的味道就很不錯。雖然只是最低級供應品,但吞一顆也能清咽利喉,整個鬼都能感覺到凝實了。

“可不是咋地,誒誒你看出來了!那些擡着食盒的就是分發鬼食的小隊伍!”老鬼眼尖,往鬼羣裏指了指,“嘖嘖,咱們牧店主是真沒說的!這得花多少錢吶,除了參加百鬼夜行的白吃白喝白玩以外,每隻不能出行的厲鬼都會得到一份鬼食。整個景瑤城,那得幾萬鬼口喲!真是下了血本了。”

跳樓鬼忙不迭點頭,“嗯嗯,牧店主最好了!”

“所以啊,我告訴你點事兒……”老鬼悄悄在跳樓鬼耳邊耳語片刻。

跳樓鬼當即一臉驚詫,“還有人套近乎給咱發錢?誰啊,有錢燒的還是缺心眼啊?”

“甭管是誰,你就記住我說的話就是了。”老鬼嘿嘿一笑,指着舞臺道:“該牧店主表演壓軸節目了嘿,趕緊起起鬨!”

它話音未落,起鬨聲已經響徹整條街。

剛纔那羣跳鋼管舞的鬼妹子上臺,都沒這麼響的動靜。

唐牧北站在舞臺上,面對掌聲雷動和吹口哨起鬨的,立馬有點慫了。

特喵的長這麼大,還沒登臺表演過呢!

雖然都歸自己管轄,可臺下擠着成千上萬只形態各異的鬼,看着讓人不由自主就緊張。

“牧店主,你腿再抖可就能跳街舞了啊。”凌雲劍賤兮兮笑道:“想好表演什麼了沒?不行我幫你通知那兩位配合你玩三頭六臂?”

“呵呵呵呵……”唐牧北努力控制着雙腿不抖,不懷好意問道:“凌雲劍前輩,你不想在臺上只做個裝飾品吧?要不要一起參與表演吶?”

凌雲劍劍身一亮寒光閃過,“好啊!我一直想着該怎麼刷存在感呢,你說咱倆表演什麼節目比較好?” “牧小朋友,開業慶典不給我們發個請帖,難道是怕我們不給湊份子?”沒等唐牧北忽悠凌雲劍一起表演吞劍,識海中突然響起溯洄前輩的聲音。

唐牧北第一反應是:又特喵要被坑了?!

溯洄:……

還能愉快玩耍嗎?誰說我每次都會坑人了?

都說了要你休養一段時間,總逮着一個老實人坑,會把老實人玩壞的。

“那個……聽凌雲劍小聲嘀咕,讓我們配合你表演三頭六臂?”扶桑從自家門口探出頭來,“四頭八臂行不?我想把白城也拉出去溜溜。它還沒見過世面,我讓它跟着看看百鬼夜行!”

萬界最強老公 唐牧北:……

四頭八臂?

表演完,景瑤城的厲鬼們就都嚇尿了吧?

此時臺下起鬨聲接近尾端。

成千上萬只厲鬼眼巴巴等着看牧店主表演。

“咳咳!”他略微尷尬的乾咳兩聲問道:“你們想看什麼表演啊?”

安靜的臺下瞬間又掀起聲浪。

“牧店主唱首歌聽聽吧!”

“牧店主跳個舞唄!”

“要不表演拿大頂!”

“胸口碎大石!”

……

日鬼哩!

剛纔誰喊的胸口碎大石?你上來給我碎一個!

無瞳可激動了,站在最靠近舞臺的位置衝上面喊:“牧店主,朗誦個詩歌吧,我寫的!”

好嘛,感情剛纔表演現場作畫沒有盡興。 情深孽重 看着表演心情一激動,無瞳的作詩之魂熊熊燃燒,唐牧北瞅着它手裏的小本本上寫了不少字。

不過考慮到它的作詩水平,唐牧北覺得還是不要冒險了。

“快點告訴它們你要表演四頭八臂,趕緊的我們都準備好了!”溯洄也躍躍欲試。

“那我呢?”凌雲劍有點急了,它特別後悔提議完三頭六臂。一開始就讓牧店主帶自己出風頭得了唄!

現在倒好,他們一摻和徹底沒自己的發揮餘地了。

“我主,你們要表演不能把我落下呀!”凌雲劍努力在主人面前刷存在感。

扶桑宗主略微沉吟片刻問道:“牧小朋友,你會跳天魔劍舞嗎?正好那是需要三頭六臂才能跳的舞蹈,凌雲劍也能派上用場。”

唐牧北:……

天魔劍舞是個什麼玩意兒?

爲什麼前輩你會覺得我會跳舞呢?

“看來他是不會了。”溯洄嘆口氣,“還好我會。小朋友,告訴它們你要來段認真的!”

“真的要跳舞?”唐牧北一臉懵逼。

溯洄乾咳兩聲:“天魔劍舞只要三頭六臂個一把劍足夠了,你那個器靈暫時別放出來了吧。”

“那不行!”扶桑當即表示拒絕,“就四頭八臂跳!大不了讓牧小朋友歇着。”

唐牧北:0_0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