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將神劍扛在肩膀上,笑容滿面:「我也不知道,一不小心它就是我的了。怎麼,你想要?想要我也不給你。」

月主雙眸寒意更是強烈,周身環繞著一股強勢的力量:「公主,請隨我回去。魔族與人族,不過是為了自己的野心。一旦讓他們掌控神殿,定會帶來滅頂之災。」

「哈哈,月主,別說得這麼好聽。」後邊的魔族老頭爽朗笑著,「你們煞族要是不想掌控神殿,當年就不會做出那種骯髒的事情。嘿嘿,為了所謂的女權世界,你們的腦子可真是……進水。」

咻咻……

話沒說完,月主按捺不住甩手,一道道黑色能量形成冰箭朝著魔族老頭飛過去。魔族老頭也不是吃素的,周身順勢環繞濃厚的防護罩,將冰箭阻擋在外。

勾著冷笑,魔族老頭滿是不屑:「八個人又怎樣,有本事你來便是了。殺了我們魔族,不過是便宜了人族而已。」

儘管很不爽,月主卻不得不壓制火氣。唐宋開著馬車,抿著笑容:「打,使勁打,往死里打。我就喜歡看熱鬧,最好你們三方都打起來。」

「你也是人!」人族的白髮老人按捺不住接過話,臉上儘是不爽,「閣下雖然不是我族,卻也是人,理當幫助我們人族才對。」

唐宋斜著眼:「大爺別鬧,我可沒那麼偉大。再說了,你們的真正目的是不是為了自己的種族,心裡沒點數嗎?都想把其他兩方毀滅,尤其是人族跟魔族本就是相剋,都想讓對方消失。哦,煞族好一點,就是腦子不太正常。」

「哼,你著實可惡。」月主冷哼一聲,右手又是甩出一道黑色冰箭,直擊唐宋的胸口。

唐宋沒有釋放防護罩,而是抬起神劍迅速劈砍。嗤的一下,劍芒正好從冰箭旁邊擦過,隨後冰箭凝固在空中,沒有再往前飛了。

啵!

劍芒消散,冰箭也跟著消散。唐宋翻轉著神劍,笑容格外迷人:「月主,你要再這樣野蠻,我可就要打你了。雖然我知道你的目的是為了讓我打你,可等下我真打起來,你會哭的。」

「你……找死!」

月主本來還有點顧忌,唐宋這麼一說,頓時就讓她火大。她堂堂煞族月主,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被一個小子羞辱!

眼見她飛撲過來,唐宋嘴角勾起一道弧線,手握神劍的快速衝上去…… “什麼意思,你知道這個地方?”我心裏一急,趕緊問道。

他說自己也沒去過,不是很瞭解,但是拉咕村的事情在縣上傳了很久,總之就是說那個村子很邪性,發生了不少奇怪詭異的事情。要是放在以前,他倒是不會相信這些事,但經過這次的事情後,他不得不信。

“你倆去那幹什麼,那裏可是縣裏最偏僻的地方了?”吳駒繼續問道,一臉好奇。

這時冰窟窿開口了,他讓吳駒不用問這麼多,我倆本來就是要去那裏的,要不是因爲他的事情,我倆早就到那裏了。“你只要告訴我們有沒有車去那裏就行。”

吳駒說去那裏的車不多,包麪包車去的話,如果價錢合適也會有有人去,不過因爲縣上的人都知道那地方邪性,所以很少有人願意去。

你這條錦鯉我抱定了 “要不這樣吧,實在不行,我送你倆過去。”他想了一會,開口說道。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也省得我和冰窟窿在浪費時間去找車,就算找到車還要談價錢之類麻煩的事情。“我覺得可以。”我說道,目光轉向冰窟窿詢問他的意見。

“行吧,那就麻煩你送我倆一趟了。”冰窟窿想了一會,也點了點頭冷冷說道。

“那行,今天你倆就好好的在這裏休息一天,明天一大早我就送你倆過去。”吳駒見我倆都答應了,回道。

現在也只能這樣決定了,不知道這拉咕村到底是個怎樣的村子,爲什麼縣上會說它邪性,還有陳柏要我和冰窟窿去那裏拿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走下樓的時候,冰窟窿告訴吳駒,如果以後想預防被人下蠱,就要經常用防蠱粉泡澡,特別這裏還是苗疆,會蠱術的人更是多,要時刻防着才行。

這次的事情也算是給了吳駒一個教訓,他也覺得冰窟窿說的有道理,說他也希望如此,可這防蠱粉他不知道要從哪裏弄,這次冰窟窿弄來的已經全都用完了。

冰窟窿讓他不用擔心,說明天走的時候會把那個在殯儀館工作的男人的電話留給他,以後只要想買就打電話給那個男人就行。吳駒聽了立馬露出笑容,說如果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今天沒什麼事情,我們三個就在吳駒家裏休息,最後實在無聊了,吳駒就提議我們三個打牌,可冰窟窿卻冷着臉說自己不會,讓我倆自己玩。紙牌兩個人沒什麼玩的,於是吳駒打電話叫了個朋友過來,我們三個就打起了鬥地主。

原本在客廳裏坐着的冰窟窿向我們三個吵,就放下報紙會房間去了。他走了之後,吳駒叫來的那個朋友趕緊小聲的問我和吳駒,冰窟窿是誰,怎麼一直臭着一張臉,話也不說一句。

“他這人就這樣,你不用在意,來,趕緊出牌。”我回了一句,盯着手上的牌。

玩到下午五點左右的時候,我們叫上冰窟窿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頓,吃完回來的時候吳駒去廚房給他老婆弄了點吃的。他老婆現在身子還太虛,外面的飯菜太辛辣不適合她吃。

明天要早起,我和冰窟窿很早就回房間休息了。洗了個澡,躺在牀上正準備睡覺的時候,劉宇突然打了一通電話過來。不知道這個時間他怎麼突然打電話過來了,我趕緊接通電話。

“喂,師兄,有什麼事嗎?”我開口問道。

電話那頭的劉宇說沒什麼事,他就是有些擔心,所以打電話過來問問我和冰窟窿在苗疆這邊的情況怎麼樣了。我讓他不用擔心,說自己和冰窟窿一切平安,明天就回到陳柏書的那個村子了。

本來我想把柴平和桂可依出現在苗疆這邊的事情告訴他的,但想想這樣的話他肯定會更擔心,所以最後還是沒告訴他。又隨便和他聊了幾句,他叮囑我在苗疆一定要小心,特別是金蠶蠱的事,千萬不能暴露,我說知道了讓他放心,而且有冰窟窿在,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

這時我想起陳柏和小黑貓,於是問他陳柏和小黑貓有沒有什麼消息,找沒找到醫仙前輩。劉宇說他也不清楚,自從陳柏和小黑貓離開的那天就聯繫不上他倆了,也不知道他兩現在怎麼樣了,在哪裏。

“不過師父他老人家也不用我們擔心,他和小黑貓在一起絕對不會出什麼事的。”劉宇和我說道。

掛掉電話之後,我想了一會,覺得還是不太放心,就打了一通電話給陳柏。可電話沒打通,說是不在服務區。沒辦法,我只能掛掉電話。小黑貓和陳柏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想着想着,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吳駒就開着車,把我和冰窟窿送往拉咕村。在出發之前,吳駒拿了一個裝着現金的信封給我和冰窟窿。

“這次真的很感謝你們倆個,這裏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倆務必要收下。因爲家裏也沒剩多少積蓄,所以也不能給你們太多,希望你倆不要嫌棄。”吳駒有些不好意思,小聲的說道。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沒事,這件事本來就是我先插手的,他不用覺得不要意思。冰窟窿接過他手上的信封,說信封我倆就收下了。“沒了‘屋前雙棺術’的作怪,你接下來的生意可定很快就又會紅火起來,所以這錢我們收下了。”

他開着車出了縣城,然後就開始往西開,開了一會,路面開始變得不平整,十分的顛簸,而且四周看上去比較荒涼。最後前面的路實在是不好走,我和冰窟窿就讓吳駒不用送了。

下了車之後,吳駒告訴我倆再往前走一段路,就開始往山上走一段山路,走完山路就能看到拉咕村了。和他告別之後,我和冰窟窿就開始揹着包繼續往前走。這條路看上去應該有很久沒修了,坑坑窪窪的實在是難走。

又走了一會,果然看到了一條往山上走的小山路,這條山路應該還是有人經常修的,比下面的公路平整多了。爐石平整了,但是山路崎嶇,我和冰窟窿走的很慢,還好兩邊都是茂盛的樹林,走起來還算陰涼。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我已經滿頭大汗,可還是沒見到村子。“這拉咕村也太偏僻了吧。”又走了沒一會,我看到前面路邊的草叢上掛着一個用稻草做成的小人,地上擺着一碗米,還有一些燒剩下的香燭。

“這是幹什麼的?”我看那小人做得還挺真,剛想靠近點看就被劉叔拉住了。

“別動!”冰窟窿皺着眉頭,冷冷說道。 嘭!

月主不愧是月主,實力確實不是一般的強橫。雖然還是在武神境界範圍內,可是跟普通的武神比起來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唐宋將神劍用力往前刺,試圖撕開月主的防護罩,卻沒有絲毫湊效。不過他並沒有著急,臉上反倒始終帶著笑容。

對峙約莫十秒,唐宋忽然翻轉神劍回收,左手順勢拍出。三叉在手,力量頓時增強的轟過去。

嘭!

兩人的力量再次對轟,彼此的防護罩都顫動起來,強大的衝擊波讓周遭空氣翻騰得厲害。

月主有些吃驚,面罩下的一雙美目迸射著冷意,周身環繞的力量越來越強。唐宋也不含糊,左手繼續往前推,右手握著神劍橫擋在前。

看著上空兩人的對峙,下方星主等人相互對望,忽然朝著柳莎飛撲過去。 第一寵婚:墨少的心肝寶兒 柳莎細眉微跳,心頭不禁冷笑起來。

剛才唐宋偷偷跟她說,等會會有人偷襲,她還不太相信。沒想到,煞族這麼陰險!

眼瞅著星主已經要衝到跟前,大宮主立即翻轉過來跟她對轟。也在此時,後方魔族還有人族的人也衝過來了,魔族老頭冷然大笑:「煞族,想在老子眼皮下搶人,做夢!」

嘭嘭嘭……

啾!

下邊頓時一陣混亂,一群人互相攻擊,完全沒個章法。 溫柔首席:驚情十五年 魔族打煞族,煞族打人族,人族又打魔族,大宮主跟柳莎則是誰都打。

唐宋跟月主依舊漂浮在空中對峙,感應著下方的混亂,眉頭不由挑了一下,滿是壞笑:「好玩不?」

要不是帶著面罩,肯定能看到月主發黑的臉。這小子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為了挑起爭端!

可她能說什麼,確實是她先出手,而且他們煞族人確實多一點……

神色緊繃,月主忽然抬起右手,雙眸寒光閃爍的迅猛往下甩。防護罩外邊形成一道黑色鞭子,兇狠的朝著唐宋的防護罩抽過去。

啵!

防護罩居然被抽得顫動,差點就崩潰裂開。唐宋頗為詫異,左手回收,右手神劍迅速往前劈砍。

啵啵……

場面無比的混亂,天空在打,地下也在打,而且是一大群高手在打。地動山搖,那些馬兒早就受不了跑了,樹木也連根拔起。

柳莎只顧著保護自己,周身環繞的鳳凰一直都在增強。她跟這些人比起來要弱一些,一對一可打不過。

打了一會,唐宋看著也差不多了,忽然握著神劍快速往後倒退。月主反倒愣了一下,顧不得細想的緊追上去。眼見跟唐宋的距離拉開,月主腦子靈光一閃,突然朝著下方的柳莎俯衝。

一看到她往下沖,唐宋差點沒笑起來,一邊倒飛一邊將神劍甩出去。

咻!

神劍速度莫名加速,竟然搶先一步抵達柳莎前方。柳莎順勢握住神劍,帶著冷意的快速往上方刺。

啾!

嗡!

伴隨著一聲鳳鳴,巨大的劍芒衝天而起,而且是金色的劍芒。月主駭然的快速往後翻騰,同時竭盡全力涌動防護罩。即便如此,凜冽的劍芒還是撕破她防護罩,差點沒將她撕裂。

下方打鬥的一群人忽然停下來,一個個驚愕的看著手握神劍的柳莎。沒想到,她竟然也能使用這神劍!

漂浮在空中,看著已經平穩下來的月主,唐宋陰險的壞笑:「謝謝啊,是你讓我知道,這個大殺器怎麼用,嘎嘎……」

就知道,上一道管理員的武器在自己手裡應該沒辦法發揮優勢,因為自己體內沒有上一代管理員的力量。可柳莎不同,她的鳳凰就是上一代的力量,能催化神劍!

月主拉開好長一段距離,雙眸充滿了憤恨:「你故意的,就是為了試探!」

唐宋微微聳肩:「不然呢?你們這麼多人,我當然要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剋制,要不然怎麼形成四方對峙,你說是不是?」

是你媽個頭!

月主真的很想罵娘,心底隱隱有些後悔。下方一幫人也是一抽一抽的,卻又不得不跟柳莎拉開距離。

要知道,那神劍可是能把人徹底殺死,誰上去都不好使!

從空中慢慢落到柳莎身旁,唐宋眯著眼掃視周圍眾人:「嘿嘿,在沒有新的天主之前,她就是天主,對嗎?雖然沒有實力把你們徹底毀滅,可是,利用上一代天主的神兵稍微懲罰一下你們,應該還是可以的,對不對?」

好賴他也是管理員,這點道理又怎麼會不知道?

眼見眾人不吭聲,唐宋臭屁的摸著鼻子:「我都佩服我的聰明才智。謝謝啊,這下我就放心了。神劍在,她在,我就安全……要不,上來個人讓她試一試,我想看看懲罰是什麼樣子。」

這話讓眾人不自主抽搐,背後有些發涼。開玩笑,天主之罰,魂飛魄散!

「那算啦,還是安心上路吧,浪費時間。」唐宋撇著嘴,沖著柳莎使了個眼色,柳莎將鳳凰收起,神劍也飛到唐宋的後背上。

抖了抖肩膀,唐宋跟柳莎大搖大擺往前走。大宮主抹了一把冷汗,也跟了上去。倒是月牙遲疑不定,站著一動不動。

走了一段,唐宋忽然回頭喊著:「丫頭,想什麼呢,走啦。」

月牙微微一顫,抬頭看了一下上空的月主,咬著嘴唇快步追上去……

眾目睽睽之下,唐宋大搖大擺的走著,跟踢正步似的,樣子別提多囂張。看得柳莎都想笑,跟著他,總感覺任何時候都能長見識。

按照柳莎的預想,唐宋的實力跟那個月主其實差不多,最多也就旗鼓相當。如果兩個武神跟他對打,他還是吃虧。

正因為知道會吃虧,唐宋才跟她說,要想辦法搶奪主動權。只是她沒想到,主動權竟然是讓自己掌控那笨重的神劍……

眼睜睜看著他們幾個離開,月主從空中落下,咬著牙冷哼:「跟上去,哼!」

魔族老頭則是無奈咕嚕:「這小子怎麼就這麼聰明,也難怪能成另一個世界的天主……」

剛才都想著趁著混戰搶奪柳莎,這下好了,弱點全部暴露,人家有自保能力了。 接下來三天,唐宋幾人悠然自得的翻山越嶺,到城池就吃,跟遊山玩水似的,好不自在。

後邊跟著的人已經變少了,從剛一開始星主月主都跟著,到現在各族就剩下一個人,而且還保持著距離。實在是唐宋太欠揍,一點都不著急。

他當然不用著急,鑰匙在手裡,神劍也在手裡,急著去神殿幹嘛?

雖然想著得到紫晴的消息,可這會兒趕過去人都沒湊齊,怎麼夠熱鬧?

所以,唐宋還真是一路遊山玩水,順便還給月牙做點思想功課,讓這丫頭沒那麼糾結。

按照他所知道的,煞族的野心跟魔族還有人族不太一樣,他們想要的是讓煞族高於魔族跟人族。其實本質上,煞族跟魔族是一樣,卻硬要分個貴賤。也正是如此,魔族很不屑。

至於魔族跟人族就直接一點,都想要掌控兩界。畢竟,一旦被對方掌控,就意味著另一方的毀滅……

到第四天上午,唐宋總算帶著柳莎他們出現在白金山了。

隔著十幾公里就看到遠處山上金光閃閃,可真是吸引人。只是跟之前聖墓寶藏不同的是,這次並沒有吸引很多人,那些武者雖然都在議論,卻沒敢過來。誰都知道這是高手的對決,來了只會是送死。

慢悠悠的往前飄飛,不多會終於見到輝煌的宮殿。外邊有一層防護罩,能量一層層涌動。不用說,想要進入宮殿,首先就得突破這一層防護罩,可惜月主他們都做不到。

宮殿落下的位置也很講究,一個開山立派的好地方,周圍環境也很不錯,就是交通不太方便。不過高手都會飛,所以影響也不大。

此時宮殿周圍人可真不少,清一色武神,連個武聖都沒有,看得大宮主暗暗翹舌。八門之地內不到二十個武神,現在卻到場差不多一百個,何等震撼。

其實要不是因為天門無道,很多人早就飛升到另一個世界,就比如星主跟月主這些。他們的實力明顯被壓制,發揮不出本身的戰鬥力。

穩穩的落地,唐宋滿面笑容的掃視著眾人,爽朗喊著:「哎呀,沒想到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前輩,幸會幸會。」

有模有樣的,不知道還以為他多和氣。

乘鸞 人群分成三波,煞族是月主領隊,魔族則是一個高大威猛的羅剎,人族是白髮老人。反正不認識,唐宋也沒在意。

一群人的注目下,唐宋大搖大擺往前走。柳莎跟他並排,臉上也不帶面紗了,表情有些冷淡。

此時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鳳凰的胎記,可是她的周身總是有一股鳳凰的氣息,若隱若現的可以看得出有一隻鳳凰在她頭頂上飛。

「喲,月主,好久不見。」唐宋誇張的大喊。

月主雙眼泛白,殺氣騰騰的,想吃人。

「呀,這位應該是魔族大佬,幸會幸會。哎喲,人族大牛,膜拜啊……」

欠揍,真的很想把他打死!

可是,他們能怎麼辦?這小子後背的神劍外加鳳凰,誰能打得過?再說,打死他也沒意思,關鍵還是要打開神殿。

一路走到宮殿的能量罩外邊,唐宋才停下來。掃視眾人,咧著嘴嬉笑:「不好意思啊,讓大家久等了。我這就開門,讓大家一塊進去探寶。」

還沒等眾人來得及高興,唐宋又一副遲疑的樣子,「只是,這麼多人衝進去總不太好吧?再說了,我開了門,你們誰當天主啊?」

月主按捺不住冷哼:「與你無關!公主,打開神殿,掌控天道,帶領我等煞族重回巔峰!」

「放你媽個卵!」魔族大佬絕對是個暴脾氣,開口就噴,「什麼叫帶領你們煞族,我們才是真正的煞族!鳳凰,當年你是怎麼受傷的?就是他們這幫賊人想反天!」

「呵,還沒進門就吵,真以為進了門就能輕易拿到?」人族大牛嘲諷冷笑,「天道選主,定會是困難重重。多少生死,誰也不知道。」

看著周圍的熱鬧,柳莎頭都大。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參與這種屁事。可惜,沒得選擇。

鳳凰已經徹底跟她融合,她現在就是鳳凰。而且正如唐宋所說,天道遲早都要掌控,沒人控制,只會更加混亂……

「哎呀你們別這麼熱情,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唐宋咧著嘴訕笑,「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想說,進去之後隨便打隨便殺,想殺誰想滅誰都可以,但是千萬別打我。我就一個負責看門的,就是希望你們玩得開心。」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