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楊脾氣暴,這在唐家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

這次老爺子特地安排唐南楊離開的時間和唐南澤到達的時間,錯開兩個小時。

也是怕唐南楊撞上唐南楓。

唐南澤叮囑完唐安,唐南楊已經走了過來。

看到唐南澤神神秘秘的,唐南楊問:「你在跟唐安說什麼?那麼神秘?」

唐南澤打馬虎眼,「沒說什麼,只是問唐安,南適的事情。」

聽到「南適」兩個字,唐南楊的臉立刻垮了下來。

唐南澤見他難過,心裡也不好受,南適是他親兄弟,年紀輕輕就這麼沒了,他怎麼可能不傷心?

可再怎麼傷心,該做的事情總要做。

阿格蘭山區死傷三千多人,唐家如果不給出一個合理的交代,那些盯著唐家的人,能借著這件事,把唐家撕扯個稀巴爛。

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來傷痛這些。

唐南澤壓下心裡的痛楚,故作輕鬆的說:「二哥,你放心,南適的事情,我會辦的妥妥帖帖,你就放心回家裡吧。軍區那邊,老爺子已經在打點,這次……你不要再任性了,按照老爺子說的,都交代清楚。」

「我知道。」唐南楊以前最不耐煩唐南澤嘮叨這些,可這次聽到他說這些話,乖乖的應了下來,「南澤,這裡所有的事情都拜託你了。」

唐南澤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唐南楊肯乖乖的聽自己的話。

他們家裡的人,一向想著南楊收斂脾氣,這次他終於肯改了,可唐南澤卻高興不起來。

因為這改變的代價,是南適的命。

唐南澤默了幾秒,哽著聲音,「二哥,你上飛機吧。」

唐南楊「嗯」了一聲,上前一步,單手抱住唐南澤的肩膀,沉聲道:「南澤,溫如意是我們唐家的人害死的,現在容子澈還在這邊,你照顧著他一些。南適……你一定要把他的遺體找到,帶回唐家。」

「二哥,我答應你。」

唐南澤鄭重的說。

唐南楊得了他的應允,沒有任何停留,決絕的上了飛機。

唐南澤往後退了一些,看著飛機緩緩地上升,眼裡積蓄的霧氣漸漸的凝聚成了淚光。

唐南楓躲在帳篷里,聽到飛機的轟鳴聲,漸漸的變小,直至消失。

早已淚流滿面。

又在帳篷里,安靜的呆了許久,把眼淚擦乾,才從帳篷里走了出來。

甫一出帳篷,便看到唐南澤站在帳篷外。

唐南楓腳步頓了下:「三哥……」

唐南澤抬手,不經意的抹去眼角的淚光,笑著回頭,問:「怎麼了?」

「二哥他……三哥,對不起……」

唐南楓語無倫次的說了幾個字。

剛忍住的眼淚,再次落下。

唐南澤這幾天,聽到唐南楓說的最多的,就是對不起三個字。

這個傻丫頭,有什麼可對不起的呢?

她又不是故意害死南適和溫如意的。

唐南澤拿了手帕,擦去唐南楓眼角的淚水,道:「哭什麼?你真的覺得對不起,就幫忙找你四哥。還有……容子澈在這邊,你盡量別跟他碰面,我怕他發起瘋來,對你不利。」

唐南楓哭著點了點頭。

唐南澤默默地嘆了聲氣,把她抱到懷裡,不再言語。

********

同一時刻,A市——

葉簡汐忙的不可開交,月兒打從容子澈走之後,病情一直反反覆復。

去醫院拿了葯,吃了幾副,病情好一些,晚上又會起燒、咳嗽。

如此幾天,現在月兒整個人都被病魔折磨的蔫蔫的。每次抱著哭泣不止的月兒,葉簡汐都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快被揉碎了。

可偏偏禍不單行,蓁蓁不知道是不是被月兒感染到了,也開始發起了燒。

兩個小傢伙,她兩邊都離不開。

只能兩邊跑。

來回跑了幾天,葉簡汐心力交瘁。

郭嫂看不下去,說:「少奶奶,你再這樣,只怕自己也累倒了。還是把月兒小姐之前呆過的福利院的老師叫來吧,有她熟悉的人在,或許會好一些。」

郭嫂是偏心的,她私心裡不想看著葉簡汐受累,更不想看著蓁蓁沒有媽媽陪著。

她的確心疼月兒,但月兒睜開眼醒來,就離不開葉簡汐,這怎麼能行?

月兒已經是幾歲大的孩子,蓁蓁才一歲。

相比較之下,明顯是蓁蓁更需要媽媽。

郭嫂想來想去,還是想把月兒交給福利院的老師照顧。這樣,葉簡汐就能多照顧真真一些,自己也能多休息。

「福利院那麼多的孩子,一個老師怎麼照顧的過來?想必以前,月兒生病的時候,就沒什麼人照顧,才會讓她現在這麼依賴人。」葉簡汐否決了郭嫂的提議。

容子澈和如意以前是怎麼對待天佑天寶的,她記得清清楚楚。現在他們把月兒交到她手上,那她就不能因為私心,把月兒扔給福利院的人,她心裡上過意不去。

葉簡汐思考了片刻,說:「你去把洛琛叫過來,我有話跟他說。」

郭嫂去前廳叫慕洛琛。

葉簡汐喝了杯茶,緩過神來,望著窗外盛放的冬梅出神。

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天,如意始終沒來任何消息。

這幾天睡覺,總會夢到一些不好的東西。她覺得可能如意在戒毒所那邊過的並不好。

她想去看看如意。

哪怕如意不肯,她偷偷地看一眼,總可以吧?

葉簡汐想到這,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她斂了心思,看向門口。

慕洛琛走進房間,慕洛琛落在她有些發白的臉上,說:「你總這麼操勞,早晚把自己的身體累垮。我不是說了,把孩子交給徐醫生和郭嫂照顧?」

「郭嫂跟你說了?」葉簡汐看了一眼郭嫂問。

郭嫂眼觀鼻鼻觀心,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第1055章告訴她真相

慕洛琛似是而非的回答:「不管郭嫂說沒說,都是實情。」

葉簡汐開口欲再說話,慕洛琛卻忽然捧著她的臉,一字一句的說:「這幾天好好休息,你再敢沒日沒夜的照顧她們,我就把她們送到別的地方養病。等養好了,再送回來。」

雖然知道他不會真的把蓁蓁和月兒送走,但把兩個孩子跟她暫時隔開一段時間,還是有可能的。

葉簡汐挽了嘴角,說:「好,我答應你,不那麼頻繁照顧她們。」

「嗯。」

慕洛琛聲音低沉的吐出一個字。

葉簡汐看著他嚴肅異常的臉,忍不住伸手笑了笑:「對了,阿琛,顧家那邊的事情,怎麼樣了?」

「已經解決了。」

「哦……」葉簡汐若有所思,安靜了幾秒,又說:「既然事情解決了,我們可以去看看如意嗎?她都離開好幾天了,我有些擔心她。」

慕洛琛聽到『如意』二字,臉上的神情有些微妙:「如意不是不想讓你去看她嗎?」

「她不想讓我去,我不能真的不去啊。」

葉簡汐想說服慕洛琛。

可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同時傳來的還有周文達的聲音。

「少爺,有些緊急事情,要彙報。」

慕洛琛聽到周文達的聲音,輕輕的拍了拍葉簡汐的肩膀,起身往外走。

******

走到門口,慕洛琛問:「什麼事?」

周文達看了眼房間里。

慕洛琛注意到他這個動作,明白周文達說的事情,是不能讓簡汐聽到的,淡聲道:「跟我來。」

說罷,轉身向偏僻一些的地方走。

待離卧室遠一些,慕洛琛停住腳步,眸色沉靜的望著周文達。

周文達開始彙報情況:「少爺,剛才唐家有人過來傳消息,說是班戈那邊出事了。說是……溫小姐和唐先生,被班戈那群暴亂分子,拖拽下了山崖……」

話說到這,慕洛琛冷峻的臉沉得厲害。

「他們那麼多人,沒護住兩個人?都是幹什麼吃的?子澈呢?」

周文達解釋:「聽報信的人說,那群暴亂分子用了大量的炸藥,班戈那塊地方,常年積雪,爆炸引發了雪崩。當時情況太混亂,沒注意到唐先生和溫小姐。容先生……當時也是剛死裡逃生,趕去的時候,遲了一步。」

慕洛琛聞言,薄唇緊抿。

周文達見他遲遲不肯發話,心暗暗地打起了鼓。

「少爺——」

過了好一會兒,周文達開口,欲詢問慕洛琛怎麼辦,卻被慕洛琛打斷了話。

「立刻準備去班戈的專機,越快越好。」

「是。」

周文達頷首。

慕洛琛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

走到卧室門口,慕洛琛聽到裡面隱隱傳出來的輕聲說話的聲音,急促的腳步漸漸的慢下來。

最後,他僵立在門口,無法再向前一步。

該怎麼跟簡汐說班戈的事情?

當初子澈要去找溫如意,他有七成的信心,覺得子澈會把溫如意找回來。

所以,才說出那番話,安撫簡汐。

現在人說沒就沒了,甚至連屍體都沒辦法找到……

他忽然跟簡汐說了,她會有多傷心。

慕洛琛漆如曜石般的眸子,凝結了已成冰。

不知站了多久,慕洛琛黑色的西裝上,被斜吹進來的風雪,浸濕了一片,他絲毫沒有察覺。

郭嫂走出來,看到慕洛琛站在門口,小驚了一跳:「少爺,你怎麼站在門口,不進去?」

慕洛琛輕嗯了聲,沒有說任何話,邁步進卧室。

該來的總會來的,他不可能一直隱瞞下去。

慕洛琛下定決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葉簡汐。

卧室里——

葉簡汐下床,穿上厚衣服,準備去喂月兒和蓁蓁葯喝,從鏡子里看到慕洛琛進了房間,說:「阿琛,月兒和蓁蓁喝葯的時間到了。你不忙的話,跟我一起吧。」

慕洛琛唇瓣動了動,想要把準備好的措辭說出來,但話到嘴邊,看著她臉上恬靜的笑容。

又把話咽了回去。

葉簡汐圍上卡其色的圍巾,轉過身,對上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笑著伸出雙手,攬住他的腰身。

「怎麼了?吞吞吐吐的?」

說話的同時,手觸碰到他冰冷的衣服,葉簡汐眉頭挑了下。

她一向對冷比較敏感。

洛琛身上這麼冷,說明他在外面呆了挺久了。

想到剛才,周文達說有緊急的事情,葉簡汐心裡不由得擔心了起來,難道又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阿琛……」

葉簡汐開口喚了一聲。

親親寶貝放倒你 慕洛琛卻忽然,將她攬到自己的懷裡。

「簡汐,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說清楚,你答應我,聽了,一定要冷靜。」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