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六吃,砸了砸嘴巴,舒服地嚥了一口唾沫。

美女僕從,還要繼續餵給唐六吃葡萄。

唐六揮了揮手:“下去吧!”

“諾!”

僕從全部退下。

這個時候,一個穿着水藍色衣袍的青年,靜悄悄地,從牆壁上,浮現而出。

“你來了?”

“每次,都這麼怕人!下次,搞得動靜大一點行不,要知道,你們葬海山莊,也是大門大派,不要丟了排場嘛!“

唐六不滿地,發了幾句牢騷。

“我們葬海山莊-行-事,一向低調!”

水藍青年,神色淡漠。

“你可要跟我去一趟天音閣總部?”

唐六繼續問道。

“正有此意,我此行,就是要和天音聖女比試一番。可惜了,聖女被囚禁了。”

水藍青年,微微地搖了搖頭。

“嗬,聖女已經是二品機甲戰聖,你不是她的對手!”

唐六笑了笑。

“二品機甲戰聖?天音聖女,果真名不虛傳。我葬海山莊裏頭,看來,能夠和聖女一戰的,除了少莊主了!”

水藍青年,低垂下頭顱。

“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前段日子,你不是剛剛突破到了三品機甲戰聖!”

唐六看向水藍青年,也是充滿了敬重。

葬海山莊,雖然久不出世,但是,山莊裏頭的傑出弟子,無一不是天賦絕倫,意志堅定,身手強大之輩!

唐六自問不是這個水藍青年的對手。

“不過,既然都來了,總得去天音閣總部走一走。畢竟,現在離開放日,結束還有些時日。”

水藍青年,淡淡地道。

“那還等什麼,我們即可出發!弩焚,劍魔,都超在我們前頭了!”

唐六,哈哈一笑。

………..

四撥大勢力的青年強者,正在朝南天這裏趕來。

南天並不知道。

南天現在剛剛提任特使,史特使留下的一大堆事情,都要他來處理。

但是,此刻,南天也無法處理。

原本,史特使手下五個特派員。

高猛,被殺!

衛黃木訥寡言,又和南天結下大仇,南天自然不會重用他。

南天從餘下的人,當中,挑選了一個比較的“順眼”的特派員。

這個“特派員”叫硌茲,史特使掌權的時候,他頗受排擠,混的不是很好。

硌茲也算是宗門事務特派團裏頭的老手了,處理事情,比較圓潤。

南天索性將事情,全部託給他。

也算是,培養一點“自己人”。

現在,職務更升一級,南天可以利用的權利,也是更大。

南天動用了關係網絡,開始尋找李樂音的下落。

很快,在天音閣裏頭的南天,就得知了,現如今,李樂音可是身份非凡,已經是新一代的天音閣的聖女,未來可以繼任天音閣主,掌握宇宙間最大的女修勢力。

不過,現如今,李樂音卻是被天音閣的高層們,給囚禁住了。

得知此消息後,南天心急如焚。

多方打聽,南天聯繫上,之前,在枯山主星有一面之緣的妙馨。

妙馨,悄悄地告訴南天了,天音閣總部密室的所在。

而且,現在,平日裏頭負責給李樂音送飯的,都是妙馨。 妙馨和李樂音的關係很好。

得知了,南天的心思。

南天和妙馨祕密地聯絡了後。

妙馨一口答應了南天,要幫南天去解救李樂音。

爲了保證解救行動,萬無一失。

南天還打開了,索伯大帝的空間戒指的第二層。

在空間戒指的第二層裏頭,放了一個玉瓶。

玉瓶裏頭有三枚丹丸,

在玉瓶旁邊,還附贈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着這丹丸名爲:大帝征戰丹!

一旦服用,就會擁有大帝征戰天下的無上偉力,並且可以持續一個時辰。

由於,這種丹丸,是索伯大帝留下來地,之前又經過大帝的精心調製和實驗,所以,這種丹藥,基本上,沒有任何副作用。

說是極品仙丹,也不爲過分!

“這丹藥,在必要之刻,服用而下,的確很好!”

“馬上,就要去營救樂音了,在這天音閣的總部,戒備森嚴,強者如雲,能夠增添一分實力,就多一份保證!”

南天,喃喃低語着,小心翼翼地將玉瓶收好。

現在,唯一南天所擔心的就是,這丹藥,畢竟是傳承自索伯大帝的那個時代。

距今已經是過去了無數歲月,滄海桑田,誰知道,這藥效,還剩下多少?

“罷了,有總歸比沒有好!”

南天只好安-慰自己。

無上神王 南天還將四大將軍,給提前放了出來。

其中,明殺將軍一出來,眉頭就一直緊鎖着。

“少主,這裏有高手。有不弱於,那個千葉親王的存在!”

明殺將軍,緩緩地說道。

“千葉親王?”

想起當初,接走的灤灤。

南天亦然是有些頭皮發麻。

千葉親王實在是太強大了,那一日,還故意留手了,不想要在人族領地,展現太多。

否則的話,千葉親王一旦施展開手腳,天知道,他有多強大。

南天自己估計了一下,現在,自己底牌盡出,也不是千葉親王的對手。

哪怕四大將軍齊齊上陣,也是依舊不行。

“特使,有人打上門來了!”

被南天提拔上來,委以重任地硌茲,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打斷了南天的沉思。

“又有人打上門來了?”

“嗬,這天音閣總部,怎麼這麼危險!”

南天眉頭一皺。

“這些天,都屬於天音閣的開放日,各大勢力,都可以過來。相對起來,比較混亂。”

硌茲解釋道。

“走,我們去看看!”

“我們現在,也是代表着銀河軍,我們自有風範和氣度,可不能弱了!”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跟着硌茲走了出去。

四大將軍,想要跟出去。

南天搖了搖頭,用暗語傳聲,叫四大將軍,暫時不要出來,保持着隱蔽。

四大將軍,是幫助南天去營救南天的主力軍,可不能現在暴露了。

“特使出來了!”

“南天特使!”

人死茶涼,史特使死了,他的舊部下,大都不是精忠之士。

他們對南天都表現出,特別的恭敬和奴顏婢膝。

尤其是,衛黃。

衛黃,雖然沉默寡言,看起來,比較木訥。

前妻,不可欺 但是,他也不傻。

對於南天,也是盡力表現出一副順從和恭順,以此來抵消之前的交惡。

“特使,有一羣人,過來了!”

“點名道姓,找你!”

“看他們的服裝,已經是黑焚煞谷的弟子。不過,應該不可能是弩焚公子,他被聖女下令,不允許再踏入天音總部。黑焚煞谷不如我們銀河軍,沒有了弩焚公子坐鎮,基本上就是一羣飯桶!”

“衛黃,有個不情之請!”

衛黃對着南天,恭敬地單膝下跪。

南天笑了,先前對自己,還趾高氣揚地衛黃,不屑一顧的衛黃,現在,已經是跪倒在自己的腳下。

這就是權利的作用。

古人有云: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正是此道理。

“說!”

南天冷冷地說道。

Wшw¤ ⓣⓣⓚⓐⓝ¤ ¢Ο

南天對衛黃,自然沒有什麼好感。

他是史特使的舊部,過些日子,等時機成熟,南天已經打算將他發配走。

“屬下,願意成爲特使大人的利劍,將門外,叫囂之人,全部拿下!讓那些黑焚煞谷的弟子,全部付-出-血-的代價!”

衛黃極力想要立功,來彌補自己在南天的心目中的地位。

衛黃可不傻,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立些功勞,自己肯定會被南天給貶謫掉。

畢竟,現在南天的身份地位可不同了。

又有一個樞密使當靠山,武力又是如此強大,衛黃根本無法與南天鬥了。

“速去速回!”

“自己審時度勢!”

南天吩咐一聲。

衛黃欣喜若狂:“屬下,定然不會叫特使大人,失望!”

說罷,衛黃氣焰囂張的,衝向了門外黑焚煞谷的弟子陣營裏頭。

衛黃上前叫陣:“你們這羣黑焚煞谷的渣子,竟然敢找南天特使的麻煩,真是自尋死路,不自量力!”

“今天,我衛黃,就要當南天特使大人的手上利刃,將你們全部消滅掉!”

衛黃傲然一笑。

黑焚煞谷的衆弟子們,擡着一個轎子。

轎子裏頭,赫然坐着弩焚公子。

因爲,他被天音閣的聖女,明說過,禁止在過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