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聽好了,我是神獸。”老虎冷哼一聲,一臉驕傲的答道。

“神獸?就你?”韓宇聞言上下打量着老虎,眼神中充滿了不相信。

“看你的眼神好像不太相信啊。”老虎盯着韓宇沉聲問道。

“幹嘛好像啊,我壓根就是不信啊。”韓宇聞言答道。

“……你呢?你相信嗎?”老虎轉而詢問站在韓宇旁邊的寧平道。

“我?”寧平聞言一愣,隨即想了想,拔出了秋水劍,一指老虎答道:“光說是沒用的,不如打上一場,用實力來證明你自己所說的話。”

“哼!看來我今天可以開葷了。”老虎氣哼哼的開始活動身體,身上的氣勢頓時釋放出來,向着韓宇和寧平鋪天蓋地的壓了過來。韓宇和寧平幾乎同時一驚,二人的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

“哼哼……怎麼樣?害怕了吧?要是害怕了就感激求饒,我說不定會放你們一馬。”老虎見狀一臉得意的說道。

“求饒?嘿嘿……在我的字典裏可沒有這兩個字,寧平,你會求饒嗎?”韓宇聞言冷笑道。

寧平聞言答道:“很遺憾,我的祖父教導過我,作爲男人,就不能說不行這兩個字,更何況是求饒。”

“……你們這兩個瘋子!”老虎怒吼一聲,作勢就要撲過來。而韓宇和寧平壓根就不等老虎進攻,在老虎怒吼的同時,他們倆幾乎同時衝向了老虎。

……

“哎呀~別動手,別動手,有話好好說,幹嘛一定要打打殺?”出乎韓宇和寧平預料的是,就在他們衝向老虎的時候,原本氣勢驚人的老虎突然一轉身跑到了棺材的後面,大聲對韓宇和寧平叫道。

韓宇和寧平一陣急停,韓宇好懸沒把腰扭了,疑惑的看着躲在棺材後面的老虎,不明白這老虎怎麼突然轉性了?而寧平則好像猜到了什麼,盯着老虎說道:“顯出你的原型!”

“啊?寧平,你在說……”韓宇聞言奇怪的問道。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聽老虎的方向傳來一聲響,老虎不見了蹤影。

“出來!”寧平厲聲喝道。

就見一隻小豬晃晃悠悠的從棺材後面轉了出來,一臉諂媚笑容的對寧平說道:“大俠,有事好商量,千萬不要動手動腳的,人家不太習慣。”

“這,這是什麼?”韓宇看着小豬望着寧平問道。

“上流貴族的寵物,夢幻豬。”寧平低聲對韓宇解釋道。韓宇聞言點點頭,看向寧平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哎呀,這位大俠,你真是英明神武,風流倜儻……”像人一樣直立行走的夢幻豬立刻對着寧平大拍馬屁。

“閉嘴!”寧平低聲喝道。隨即又對韓宇說道:“這種豬的本領就是你剛纔看到的,可以幻化成任何它所見過的生物,還有就是拍馬屁。”

“也就是說,它本身的力量並沒有多大。”

“嗯,就像剛纔那隻渾身冒火的老虎,它只能模仿出老虎的氣勢,卻並沒有老虎的力量。”

“那它能模仿人嗎?”韓宇有些感興趣的問道。

“不能。如果它能模仿人,那就不會成爲人類的寵物,而是成爲被滅絕的物種了。”寧平搖頭答道。

“哦,這樣啊。”韓宇點點頭,邁步向棺材走去。

“不行,不行,你不能碰這個棺材。”夢幻豬攔住韓宇,一臉焦急的叫道。

“爲什麼?你放心,我只是想要把那個玉盤拿走,其他的東西我是不會碰的。”韓宇皺眉問道。

“可是,可是,別的東西你都能拿,除了那個玉盤以外。”

“唔?爲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因爲,因爲……”

“還是我來告訴他們吧。”一個女子的聲音從花叢中傳了出來。寧平立刻轉身看去,剛纔自己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背後藏着人,看來自己的本事果然還是不濟。

一個身穿白色長裙,一頭金髮的女孩走了過來,抱住跑到身邊的夢幻豬,對韓宇和寧平彎腰行禮道:“你們好,不請自來的兩位客人。”

“很抱歉,請問你是……”寧平話說到一半,眼神一凝,立刻後退了數步,右手握緊了秋水劍。韓宇奇怪的看了寧平一眼,不明白寧平看到了什麼,反應突然這麼大。

“不要緊張,我不會傷害你們,又或者說,我傷害不到你們,雖然我是個幽靈。”女孩微笑着看着寧平說道。

“幽靈?”韓宇聞言疑惑的看了看女孩。幽靈女孩見狀伸出右手將自己的裙襬稍微拉高了一些,露出了膝蓋部位,“你看,我是沒有腳的。”

“哦,還真是幽靈啊。那啥,我能摸摸你嗎?”韓宇有些興奮的跑到女孩的面前問道。

幽靈女孩很顯然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孩會提出這個要求,稍微的錯愕了一下後點頭說道:“可以。”

“謝謝啊。”韓宇道了聲謝,伸手摸向幽靈女孩的臉蛋。雖然感覺手上有點冰涼,但是確實是摸不到女孩的臉蛋。

“寧平,你看,真的摸不到耶。”韓宇回頭衝寧平喊道。

“閉嘴!”寧平怒聲喝道。

“嘿嘿……抱歉抱歉,我忘了你對幽靈不怎麼感興趣。”韓宇聞言笑了笑,轉而問幽靈女孩道:“你剛纔說你要告訴我們什麼事情來着?”

“在說我的事情之前,我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嗎?”幽靈女孩微笑着問道。

異國他鄉的愛 “你問吧。”

“你們爲什麼想要那個玉盤?”幽靈女孩問道。

“哦,爲了湊齊九龍玉佩。”

“爲什麼想要湊齊九龍玉佩?爲了爭霸天下嗎?”幽靈女孩又問道。

“爭霸天下?沒興趣。我們尋找九龍玉佩是爲了給我自己治病。”

“治病?”

“嗯。我的這裏,藏着一個不太好對付的傢伙,我們需要借用九龍玉佩的力量制止他再次出現。”韓宇指了指自己的心臟答道。

“這樣啊,那你們就把那塊玉盤拿走吧。”幽靈女孩想了想,選擇相信韓宇所說的話,因爲至始至終,韓宇在回答的時候眼神都很清澈。

“不行,不行,主人,如果玉盤被他們拿走了,你就會消失的。”被抱在幽靈女孩懷中的夢幻豬連忙叫道。

“沒關係的,與其一直被困在這裏,倒不如藉着他們的手消失,這也算是一種解脫吧。”幽靈女孩抱緊夢幻豬,低聲說道。

“那個,你還沒有把你的事情給我說說呢。爲什麼把玉盤拿走你就會消失啊?”一旁的韓宇出聲問道。

幽靈女孩聞言看了韓宇一眼,問道:“你想聽關於我的故事?”

“唔……時間好像還是有點富餘的。”

“呵呵……如果你是我的丈夫,他一定會告訴等下次再說的。”幽靈女孩突然笑着說道。韓宇聞言摸了摸鼻子,表情有點尷尬。而幽靈女孩也覺得自己剛纔的比喻有些不當,輕咳了一聲後說道:“既然你想要聽聽關於我的故事,那我就對你說說好了。”

“好啊,我洗耳恭聽。”

……

“我出生在一個大富之家,從小就衣食無憂。……平時除了學習必要的淑女課程外,我的生活很自由,我想去打獵就去打獵,想去釣魚就去釣魚,那種快樂的生活一直持續到我十六歲。那是在一次秋遊的時候,我認識了我生命中的另一半,一名皇族成員。我戀愛了。和那些因爲利益關係而結合的女子相比,我是幸運的,至少我嫁的對象是個我喜歡的人。婚後的生活很圓滿,我們有了三個孩子,原本我以爲幸福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但是……事情變了,從他得到了一枚叫做九龍玉佩的玉佩以後,對我來說感到幸福的生活變了。他開始只顧着他的事業,有時候半年都不見得能見到他一回,我哭過,鬧過,結果這樣做的後果卻是讓他離我越來越遠。有一次我實在忍受不住的跑去質問道:‘到底是要我還是要他的事業?’結果他的回答讓我很失望,我也因此一病不起。萬幸的是,就在我即將死去的時候,他終於來看我了,他的事業成功了,他成功的超越了他的父輩,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帝國,但是當他滿心喜悅的來跟我分享他的成功時,我卻即將永遠的閉上眼睛。有的時候,人真是不知足的生物,當他拿出九龍玉佩準備再次許願卻發現九龍玉佩只能滿足被它認可的擁有者一個願望時,他憤怒的將九龍玉佩摔成了碎片,而因爲他摔碎了九龍玉佩,他依靠九龍玉佩而建立的龐大帝國也在轉眼見變得分崩離析。只是那個時候,他不再關心國家大事,整日裏陪着彌留之際的我,直到我死去。”

“他爲我選擇了這顆行星作爲墓地。在我的棺木四周種滿了我喜歡的花草,又把我以前養的夢幻豬放在我的身邊陪伴我。在把我放進棺材的時候,更是把九龍玉佩的玉盤作爲了我的陪葬。直到你們今天的到訪,打擾了我的寧靜。”

聽完幽靈女孩的簡短描述,韓宇不解的問道:“既然你已經死了,那你是怎麼變成幽靈的呢?”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也許就是那個玉盤的作用吧。當你們拿走玉盤以後,也許我就可以徹底解脫了。”幽靈女孩搖頭答道。

“解脫?”

“是啊,解脫,孤獨了近千年,那種滋味可是很難熬的。”幽靈女孩一臉傷感的答道。

“……”韓宇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幽靈女孩,半晌之後問道:“還有一個問題,外面的那些東西都是你的那個丈夫安排的?”

“我不知道,當我再次從棺材裏甦醒過來的時候,那些奇怪的生物就已經生活在這個行星上了。”

“那你離開過這個花園嗎?”

“沒有,我的活動範圍好像只能在這個花園裏,除了我還有小豬也是這樣的。”

“這頭豬也是幽靈?”韓宇低頭看了看夢幻豬問道。

“……是的,不信你摸摸。”幽靈女孩聞言將手裏的小豬遞到了韓宇的面前。韓宇見狀手中升起一團火焰,往豬屁股的位置一放。

“哎呀,好燙啊,你這個混蛋……咦?難道我真的死了?”夢幻豬慘叫到一半,突然醒悟了過來。

“還真是頭豬啊。”韓宇收起火焰,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夢幻豬聞言扭頭對着韓宇齜牙咧嘴的問道。

韓宇沒有理會,又問幽靈女孩道:“那我可就把那塊玉盤拿走了?”

“請吧。”幽靈女孩微笑着答道。

“等等,我有個問題要問。”一直不肯過來的寧平出聲問道。

“什麼問題?”幽靈女孩看着寧平問道。看得寧平有些頭皮發麻,“……你知道離開這裏的通道在哪裏嗎?”

“外面的我不知道,不過在這裏的我倒是知道一條,不過爲了保密,出口好像被封住了。”

“封住了沒關係,我們有辦法把那個出口炸開,請告訴我們那條通道在哪裏?”

“就在那個山岩上。”幽靈女孩指了指先前夢幻豬幻化成一隻老虎所待的地方。

“韓宇,上去看看。”寧平聞言對韓宇說道。韓宇點點頭,飛到上面一看,果然就像幽靈女孩說的那樣,的確有一條通道,只不過站在下面因爲有山岩的遮擋,看不到而已。

見韓宇點頭示意有通道,寧平放下了心來,看着幽靈女孩問道:“謝謝你,如果你有什麼心願未了的話,請告訴我們,我們一定想辦法爲你完成,也算是對你把玉盤送給我們的報答。”

幽靈女孩聞言搖搖頭,“不必了,謝謝你的好意。不過,將近千年的歲月過去,不管是愛人還是仇人,恐怕都已經不在人世了。我現在唯一想的就是可以得到解脫。”

……

“我推了啊。”韓宇站在棺材前,對寧平說道。

“嗯。”寧平聞言點點頭。

“譁~”棺材蓋被推開了,韓宇拿出了玉盤。當玉盤從棺材裏的女屍手中脫離的時候,女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老化,消失。與此同時,幽靈女孩的身影也在逐漸的消失。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謝謝你們,快點帶着這個玉盤離開這裏吧,我總感覺這個玉盤就是這顆行星的關鍵,你們拿走了玉盤,這顆行星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消失中的幽靈女孩對韓宇和寧平說道。

“謝謝你的提醒。”寧平道了聲謝,跳到了韓宇的背上,韓宇轉身對幽靈女孩說道:“謝謝啊,如果有下輩子的話,希望我們可以成爲朋友。”

“朋友?好,那我們就說定了。”幽靈女孩微笑着答道。

韓宇揹着寧平飛上山岩,兩個人快步進入通道,在他們進入通道的同時,幽靈女孩還有她懷裏的夢幻豬一起消失在這個她待了將近千年花園當中。

韓宇和寧平沿着通道一路疾行,很快就到達了通道的出口附近,果然就像幽靈女孩所說的那樣,通道的出口被封閉了。

韓宇雙手推了推出口的巨石,搖頭對寧平說道:“不行,被封死了。”

“試試這個吧。”寧平從韓宇的外套裏拿出一個嬰兒腦袋大小的爆炸水晶,遞了過去。

“你怎麼知道我做了一個這麼大的?”韓宇驚訝的問道。

“廢話,你以爲我沒看到你偷偷把這個放進去嗎?”

“……本來還想做個紀念的。”韓宇有些不捨的嘀咕道。

“少廢話,快點離開這裏纔是正經的。”說話的工夫,寧平手中秋水劍連揮,在身邊的牆壁上切割出一個容人藏身的凹處。

“轟隆”一聲巨響,出口被炸開了,等到煙塵散去,韓宇和寧平一手捂着嘴的走了出來。一看外面的景色,韓宇忍不住想要高喊一聲,發泄一下自己此時喜悅的心情。但是,就在他準備喊又還沒有喊出來的時候,腳下的大地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與此同時,寧平也大聲對韓宇喊道:“韓宇,通訊器通了,終於和勇氣號聯繫上了。”

“寧平,我覺得這個時候應該不是高興的時候,趕緊讓勇氣號確認我們現在的位置,離開這裏纔是最要緊的。”韓宇大聲對寧平叫道。

處在喜悅中的寧平聞言連忙點頭答道:“對對,你說得對。”

“上來!”韓宇一把抓住寧平的胳膊,將寧平扔到自己的背上,載着寧平就向空中飛去。寧平低頭一看,就見腳下的大地開始龜裂,地面上出現一道道巨大的縫隙。

“謝謝你們,快點帶着這個玉盤離開這裏吧,我總感覺這個玉盤就是這顆行星的關鍵,你們拿走了玉盤,這顆行星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幽靈女孩在最後說的那段話出現在寧平的腦海中。 利用通訊器上追蹤裝置,林珂等人駕駛着勇氣號很快就和韓宇和寧平匯合了。衆人一匯合,勇氣號立刻便以最快速度離開了眼下這顆正在逐漸崩潰的行星。通過勇氣號內的顯示屏,韓宇可以清楚的看到之前他和寧平冒險的行星此刻就彷彿一朵正在盛開的花朵,向四周擴散開來。

“啊!”就在韓宇心裏感慨自己今天的遭遇時,身後突然傳來韓夢馨的一聲驚叫。韓宇連忙回頭問道:“怎麼了?”

“你,你怎麼變成這樣了?”韓夢馨臉色有些紅的指着韓宇問道。

剛纔只顧着趕緊離開,現在脫離了危險以後衆人才注意到,韓宇此刻身上就腰上圍着一件外套,看樣子還像是寧平的。

“啊……那啥,這是有原因的。”韓宇有些尷尬的對衆人說道。

“我不管你什麼原因,趕緊去給我換衣服去!”韓夢馨說着話,伸手就從旁邊寧平的手上搶過一個包裹扔向了韓宇。嚇得韓宇趕緊一把接住,對韓夢馨叫道:“你慢點,這裏面的東西會爆的。”

“哼!換衣服去!”韓夢馨一指勇氣號的二層樓梯吼道。

“好好好,等我換好衣服再說。”韓宇抱着自己的外套答道。

等到韓宇走後,韓夢馨一把拉住準備離開的寧平道:“你別走,說,你們進入通道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這麼長時間不和我們聯繫?不知道我們很擔心你們嗎?”

“那個,我也想先換一下衣……厄,我說,能給我點水喝嗎?”寧平一見韓夢馨瞪眼,連忙改口說道。

“哼,算你識相。”韓夢馨得意的輕哼一聲,轉身去給寧平取水。等到她端着水回來的時候,發現寧平也不見了蹤影,不由氣哼哼的端起水杯把水給一口喝乾。旁邊的林珂見狀笑着說道:“彆氣了,是我讓寧平也去換身衣服的,反正我們也不急這一時的。”聽到林珂的話,韓夢馨的臉色才稍微好轉了一些。不過等寧平和韓宇分別換好衣服出來以後,她還是沒給寧平好臉色,看着韓宇問道:“哥,現在可以說說你們進入那條通道以後發現了什麼吧?”

韓宇聞言答道:“這個一會再說,我還有件事要確定。林珂,把我們得到的九龍碎玉片拿出來。”

“哦。”林珂答應一聲,伸手將帶在身上的木盒拿了出來。

“打開。”韓夢馨拿出一塊玉盤對林珂說道。林珂依言打開,在打開木盒的一瞬間,韓宇手裏的玉盤發出一陣光芒,而木盒裏的已經合在一起,變成一整塊的九龍碎玉片也隨之發出光芒。看到這一幕,韓夢馨忍不住問寧平道:“這就是你們的收穫?”

“嗯。這是我們在一個被修建成花園的墓室裏發現的。”寧平連忙答道。

總裁老公太危險 “那,那這是,陪葬品?”韓夢馨吃驚的問道。

“是。”寧平點頭答道。

“……就只有這一件陪葬?”韓夢馨又問道。

“啊?”寧平被問得一愣。

“笨蛋,你是問你們就沒有發現別的陪葬品嗎?”

“厄……有是有,不過我們沒好意思拿。”寧平撓撓頭答道。

韓夢馨聞言不由皺了皺秀氣的眉頭,奇怪的問道:“都是無主之物,爲什麼不好意思呢?”

“那個……”寧平還在阻止語言,旁邊的韓宇插嘴說道:“雖說是無主之物,但是當着墓主人的面,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

“墓主人?!你們遇到幽靈了!?”韓夢馨一臉驚訝的看着寧平問道。等到寧平點頭承認以後,韓夢馨一臉失望的叫道:“哎呀,早知道我說什麼也要跟着去看看啊。幽靈哎,難得一見哦。”

“行啦,別嘆息了,你到底還聽不聽了?”韓宇在一旁問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