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吃什麼吃!這麼難吃,我的牙都啃疼了!”嚴錫埋怨的說道。

“砰。”

嚴錫在車裏摸索了一下,他隨手從車窗裏丟出了一截骨頭。

血糊糊的骨頭上掛着皮,還有脂肪,肌肉瘦肉都沒有了,那一截骨頭的末端是一隻看起來很粗糙的男人的大手。

一直躲在暗處拍照的八卦記者,一看到顧栩所乘坐的車裏,有東西丟出來,他好奇的移開鏡頭。

隔着數十米的距離那一截恐怖的的骨頭,生動的出現在八卦記者的鏡頭裏。

高像素焦距好的單反相機相當於一架望遠鏡。

“媽呀!!!!!!!”八卦記者以看到人手,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裏尖叫着。

顧栩心裏一驚,他轉身看着那個嚇的臉色蒼白的記者。

不好!

這裏居然還有人。

顧栩看着那個記者護在手裏的相機,他先是轉頭看了一眼嚴錫,然後朝着記者跑過去。

都是嚴錫惹的禍!

“……”嚴錫裝作無辜的瞪着他血紅色的眼神。

我不知道這裏有人,怪我嘍!

“顧……顧……顧……”八卦記者腿軟的癱坐在地上,他驚恐的看着顧栩。嘴裏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

“呵呵,怎麼了”顧栩溫柔的看着記者,笑問。

他現在的笑容要是放在放在電視節目裏,或者是拍下來,只要是個女的看到,一定會爲了顧栩着迷,尖叫的,因爲實在是太英俊,太帥氣了。

在這個八卦記者的眼裏,顧栩的笑邪魅的如同鬼怪。

“我……我……我……”記者依舊驚恐的說不出話。

“你是想說你什麼都沒看到嗎?”顧栩問。

“……”記者連連點頭。

對對對,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就放了我吧。

“那根骨頭是道具,你不用這麼害怕的。”顧栩說。

“啊?”記者驚訝的長大嘴巴。

對啊,顧栩是個演員,車裏帶着一些古怪的片場道具是在正常不過帝都事情了。

這樣一想,那個記者瞬間就不在害怕,他懊惱的站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 “原來是道具啊,嚇了我一大跳。”記者說。

“恩,是道具,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過去撿起來看看,和真人的骨頭還是有挺大的差別的。”顧栩說。

“看我就不看了,怪滲人的,顧影帝我先走了啊。” 來吧殿下 記者對顧栩說。

“恩。”顧栩看着記者點頭。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

車裏的嚴錫看咋顧栩和八卦記者,他瞳孔的血紅色褪去,指甲嗖嗖嗖的冒出來。

“嘿嘿嘿……”嚴錫臉上帶着古怪的笑容,他伸手打開車門鎖。

“啪嗒。”一陣微弱細小的聲音傳入顧栩的耳中。

顧栩驚訝的轉身,嚴錫慢慢的推開車門從車裏走出來。

他滿身血腥味,臉上帶着血跡,身上滴滴答答的低着血,黑色的衣服顏色比之前更深了,那是血染的。

他學着電影裏貓女郎,對着顧栩秀了秀自己污漬慢慢的手,他烏黑烏黑的指甲有十釐米長。

“快進去!快到車裏去!”顧栩看着嚴錫,臉上寫滿了這兩句話。

“……”嚴錫咧嘴笑,慢慢的搖頭。

“那個顧影帝……”已經走了兩步的記者,再次轉身,想要向顧栩求個合照。

“啊!!!!!!!!!!”記者一眼就看到如同從地獄裏爬出來的嚴錫,他失控的尖叫。

顧栩沉默的看着如同魔鬼一樣的嚴錫,他慢慢的往旁邊移了一步。

“有鬼!有鬼! 假婚真愛 有鬼!”記者驚恐的大叫。

“咻。”的一聲,嚴錫的身影刷一下的朝着記者移動過來,

“嘿嘿。”只是記者眨眼的功夫,嚴錫已經來到他的面前,嚴錫看着記者,咧嘴微微一笑。

“啊。”這不是記者的尖叫聲,只是他發出的最後一點聲音。

嚴錫單手掐住那個記者的脖子,他手掌間一用力,噗的一聲,有血向着周圍的環境迸發。

嚴錫長長的指甲,直接穿透了那個記者的脖子。

站在一邊的顧栩表情冷靜,雙手插-在褲口袋裏。

記者溫熱的血,落在顧栩英俊的臉上。

顧栩往後一退,他心裏一驚,落在臉上的血溫度大概在三十度,他卻覺得臉被那一點點血燙的好疼。

顧栩伸手擦拭着臉色的血跡,他看都不看一眼嚴錫慢慢的朝着電梯走去。

“兒子你看,又是一塊大肥肉。”

嚴錫興奮的看着已經死透的記者,他拖着記者的屍體唰一下的飛到顧栩面前,他攔住顧栩興奮的說。

“……”顧栩看了一眼記者的屍體,他拿過記者的手裏的相機。

“這裏交給你處理,天黑之前把車開回嘉恆硬是公司,然後你!有多遠滾多遠!”顧栩對着嚴錫冷漠的道。

“兒子長大了,就不認爹了,天理何在啊。”嚴錫說。

顧栩不再理會嚴錫,他默默的拿着相機離開。

“呵!”嚴錫看着顧栩離開的背影,他放下記者的屍體冷笑一聲。

跟老子鬥,顧栩你這個白麪小生還太嫩了!

楊暖暖才跑了兩步,她就發現了龍少軒再追她,情急之下楊暖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像只沒頭蒼蠅似的,在豪庭酒店裏,亂打亂撞。

щшш ⊙ttкan ⊙¢〇

豪庭酒店四樓的宗塔套房外,一片漆黑,酒店其他的地方已經恢復了明亮的燈光,這裏就像被工作人員遺忘了一樣。

樓梯間裏,龍少決站在高高的樓梯上,金俊站在下面仰頭看着龍少決。

金俊現在渾身都疼,鼻青眼紫的,這都是龍少決的傑作。

這下金俊完了,欺負民女被老大逮個正着,他還不知道龍少決會怎麼教訓他呢。

高高金俊已經抓住了吳嘉怡,金俊二話不說抱着吳嘉怡就是又親又摸,吳嘉怡不是說金俊是流氓嗎,那金俊就流氓給她看!

吳嘉怡自然是不肯的,但從小嬌生慣養的吳嘉怡哪裏是金俊的對手,除了流眼淚,她什麼也做不了。

就在金俊把吳嘉怡調教到無力防抗,正準備脫-衣服的時侯,龍少決也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裏鑽出來,對着金俊就是一腳。

衣服脫了一半的金俊狼狽的倒在地上,吳嘉怡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了,她快被嚇死了。

看到金俊倒在地上,龍少決上去就是一頓暴打,打完就逼着金俊脫衣服。

“老大你已經娶了媳婦了,你可不能對我有什麼企圖。”

金俊雙手護着胸-前,看着龍少決說。

“嘭”的一聲,金俊話音剛落,龍少決一個飛毛腿,又把他踢到了。

原來龍少決只是讓金俊把外套脫了,給吳嘉怡蓋上。

金俊這個色胚,他腦海裏的想法不止是十八道彎。

“老大你想怎麼罰我?不管你怎麼罰我,我都認了,來吧。”

兩個人一直僵持着,金俊率先開口。

“你是欠罰了。”龍少決說。

“來吧。”金俊說。

龍少決腳步沉穩的往金俊面前走,他停在金俊面前,低眼看着他。

這臉長的確實好看,怪不得那麼多女人都往他身上撲。龍少決看着鼻青臉腫的金俊心裏想。

真不知道龍少決現在是怎麼看出金俊的臉好看的,明明已經被他打毀容了……

“老大要殺要剮都可以,我可不彎!”金俊雙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義正言辭的道。

“……”龍少決無語的看着他。

金俊看龍少決不說話了,他心裏有點慌了。

難不成老大真的對我有意思?所以看到我上吳嘉怡那小妮子,纔會這麼生氣。

金俊心裏的想法很盪漾。

“老大,如果你真的喜歡我的話,我可以委曲求全,但有一點我們得說清楚,我不做小受!”

金俊慢慢放下自己的手說,他低着頭十足十的像個小媳婦。

“滾!”龍少決怒吼。

就算金俊彎了十八回,他龍少決也不會彎的!

“……”金俊擡頭驚喜的看着龍少決。

這就沒事了?

金俊的心裏莫名的還有些小失望呢。

“老大,那我滾了喲。”金俊喜逐顏開的對着龍少決說。

龍少決看着金俊那張小受的臉,犯賤的樣,真想再踢他兩腳。

“快滾!”龍少決道。

龍少決真害怕自己等會忍不住,一不小心就把金俊打殘了。

金俊麻利的就跑了,龍少決這才轉身上樓。

寵妻之老公太霸道 他已經知道楊修在哪了,楊修也派人來約他去見面了。 龍少決獨自去了四樓,黑暗中,龍少決步伐果斷的朝着413房走去。

“咚咚。”龍少決伸手敲門。

“進來。”房間裏傳出一個渾厚鎮定的男人的聲音。

龍少決推開房門走進去……

一分鐘過後,龍少決很快的就出來了。

僅僅的一分鐘而已,龍少決進門時還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出來時,他眼角眉梢都在着喜氣。

也不知道楊修對他說了什麼。

楊暖暖四處亂跑,龍少軒體力很差,纔跟着楊暖暖一會,他的脣瓣已經微微泛紫,氣喘吁吁。

先天性的心臟病讓龍少軒不能做任何劇烈的運動,漸漸的楊暖暖就甩開了龍少軒。

身後不再有人跟了,楊暖暖也停下來了,她靠着牆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喜氣洋洋的龍少決步伐輕快的往樓下走,忽然他看到了癱坐在地上的龍少軒。

他怎麼沒有跟着爺爺離開?龍少決疑惑。

龍少決看着龍少軒的樣子,心裏已經大約猜到他是犯病了。

但是現在龍少決不能出現這他的眼前,龍少決遠遠的看着越來越痛苦龍少軒,他在想辦法。

“呼!呼!呼!”龍少軒努力的去調整自己紊亂的呼吸,他現在的心跳也亂成了一團麻。

“老大。”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襯衣的金俊,身影模糊的從龍少軒身旁飄過,遠遠的,他喊了一聲。

坐在地上的龍少軒在金俊從他身邊經過的時侯,身體一抖,其他的並無異樣。

“你怎麼又回來了?”龍少決看着金俊問。

“我看到嫂子了,他就在雜物間哪裏。”

本來金俊瀟瀟灑灑的往樓下走,一看到楊暖暖,他就掉頭了,現在金俊很是忌諱楊暖暖,她太能折騰了。

“一個人喲。”說完之後,金俊又轉身特意強調。

金俊曖昧的對着龍少決說,龍少決並不上心。

“你去把她帶到這裏來吧。”龍少決對金俊說。

“帶到這裏?”金俊問。

“恩。”龍少決點頭回答。

“這裏人來人往的,多不好啊,嫂子臉皮薄。”金俊說。

“……”龍少決一擡眼,一個眼刀咻的一下從金俊耳邊劃過。

“我去,我去,我現在就去,老大你別生氣,我現在就去。”金俊邊說邊往後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