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說實話,娘子,我真不想當那麼偉大的人。所以,前世是前世,我現在就想當蕭雨勁。人活的太宿命不是好事。不過好高興你是艾露恩。哈哈,怪不得在月神殿的時候我感覺你和艾露恩有兩份相似呢,竟然就是你本人。

“呵呵,月神殿的雕塑是我前世留下的化身,而你留下的化身就是魔王軀體,也就是麗莎的弟弟。不過,剛纔你領悟到土之要素後,已經把他完全吸收了……”

什麼?!魔王被我……我心裏一陣難過,就在面對最危險的時機,還是魔王挺身而出告訴我五行陣的方法……

女媧感受到我內心的難過,安慰道:“夫君,不要傷心,他臨融合的時候讓我轉告你,好好照顧麗莎,要當麗莎爲親姐姐一樣。”

嗯,我明白了。我這麼說着,才發現周圍諸人都是愣愣的看着我,這才明白剛纔我和女媧四目相交說了半天話,他們也是這麼看了半天的。 許多事情仍然是我和女媧之間的祕密,羅璇知道女媧是我的大老婆,於是走上前去,對她輕輕舉了一躬,雖然面無表情,言語卻很禮貌:“你好,我是羅璇。”

女媧從來都不討厭羅璇,於是對她點頭微笑,我心頭的迷亂緩緩平靜後,又擔心起小雪來——現在,金度死了,小雪和多拉A蒙他們應該在黑袍人手中。

再往前走,就要到巨魔神殿了,答案或許就會在那裏揭曉。

周圍的暗影此時開始散去,看了金度的命運,我知道,這些暗影是封鎖哈卡的能量之一。由於金度的死去,暗影也隨着散去。

我能感覺到前方不遠處巨魔神殿有着一絲騷動。開啓水之要素,就能看到長滿青苔的巨魔神殿,在晃動着,不斷有碎石和瓦礫落下。

難道,哈卡要復活了?!

全勝時期的金度,舍陷阱算計哈卡的情況下,還只是和它戰的平手。可想而知它的力量有多變態。

不過好在我領悟了土之要素,如今四個元素同時開啓的威力,將不容小覷。

爲了避免傷及無辜,到了巨魔神殿前,我讓女媧攔着衆人,自己則一個人進了神殿,忽必烈大吼大叫道:“兄弟!俺和你一起去!你一個人俺不放心。”

女媧伸開手臂,黑白相間的素裙伴隨着周身鼓動的真氣飄灑:“別擔心他。他的實力不比尋常。”

羽爻沒有衝動,只是懶洋洋的找了棵大叔,背靠着,說道:“我們加起來,現在都不是雨勁的對手。”

流風也說道:“他的實力已經到了神的境界了。”

一直和我們在一起的暗夜精靈將面具摘掉,俏臉露出來,卻是伊麗莎白,她喊住準備前行的我,眼神裏全是擔憂:“不許你出事!”

我對她揮了揮胳膊,進入到神殿中。


神殿好似有生命一般,神殿的大門就像一隻生物的嘴,不時的喘着粗氣。

過堂風從門中泄出,一陣一陣,極爲規律。風中帶着一個聲音:“是誰……是來給我送血的麼?”

一聽到血字,我就明白肯定是血神哈卡復活,我冷冷的說道:“是來叫你償命的!”說完,取出希望者之劍,新得到的力量把劍型改變成了另外一種形態,原本融入暗影真氣後會變成黑白長劍的希望者,此時變成一把通體烏黑的細刀。

“嗯?!你是金度!?”那聲音緩緩道:“不對,金度遠遠沒你強大,你是誰?!”

我感受着純正暗影真氣帶給我的實力,一道道閃光突然向我掃來,而我卻瞬間消失在暗影中,隨後從很遠的一個方向出現——這是超越法師的絕學——暗影瞬移!

那些閃光是綠色的能量條索,我知道,那是哈卡用來吸食人血肉的攻擊方式。

它好像很吃驚:“金度的暗影磁場?你竟然也會?!”

“我繼承了他的實力。”將水之要素開到最大,周遭的一切變的清晰,哈卡正躲在漆黑的大殿的正東。蛇形的身軀盤臥在寶座上。

“可是,你打不過我。”哈卡冷冷一笑:“千年來,我積攢的能量已經快要達到神的級別了!”

哈哈,神的級別。我只覺得哈卡真是幼稚,老子三百年前就是艾澤拉斯的神了。

緊接着,我開啓了木之要素,糾錯纏繞的蔓藤直直的扎入到地下,天人合一迅速建立起來,由於土之元素茂盛,這裏的植物長的格外好,這就保證了我能量上的源源不斷。

哈卡將十幾條綠色的能量條索再次甩向我,卻被我捏住後硬生生的扯斷:“就這玩意兒也想傷害我?”

火之要素在神廟中點燃,結界吞噬掉黑暗,火光下,哈卡的表情顯得格外扭曲。

萬千火羽核融彈暴風驟雨般向着哈卡的身軀轟炸。

每一根火羽都源自這片大地的力量,帶着這片土地子民的憤怒。

咆哮着,呼喊着,向哈卡索命。

只是,這些打到哈卡周身,都宛如石沉大海——他周圍有着一層七彩護罩,一切攻擊都對他無效。

“哈哈哈。”哈卡狂妄的笑着:“你的確很不簡單,只是,你要怎麼破除我的護罩呢?”

我冷冷的笑着,突然,火之結界將整個大地都催動了——火生土。

三重要素下催生的第四重要素在火之結界上誕生。

塵土卷向半空,大地在晃動。

四周到處都是最最濃厚的暗影。

雖然靠着天人合一維持着這極具消耗能量的法陣,我卻得到了一個好處。

原本不能行動的身軀,在暗影結界中,是可以自由穿梭的。


身體可以瞬移到任何一處,卻不會斷掉天人合一上的能量供給。

甚至可以讓身體同時出現在三個方向。

這就是暗影對空間磁場上的控制。

哈卡的笑容緩緩停止,他能感覺到,我出現在了三個不同的位置,正巧形成一個等邊三角形,而它,卻成爲三角形的中心。


“你想,做什麼?!”

“取你狗命!”三角型的三個點上的我同時冷酷道,隨後,流動着紫電的地劫浩天波被斬了出來,向着哈卡所在的中心聚集。

這些地劫浩天波時隱時顯,雖然大小上和以往的無疑,在威力上,卻是以往的數千倍

三條暗波將錯斬過,刺啦一聲,隨着三個黑波的影響,哈卡所在的三角中心,被黑波斬出米字型的空間裂痕。

隨後,空間裂痕無情的將哈卡撕碎成六份,接着,又絞碎成三十六份,接着更多……

直到他整個身體都被暗影裂痕吸入暗影空間。

我收起暗影結界,哈卡在開啓四重要素下我的面前,狗屁不是。

正在此時,一陣掌聲在暗影中響起:“好,很好,不虧是詛咒王。”

“誰?”我心頭一驚,目光向着隱藏在黑暗中的聲音望去。 一羣黑袍人終於出現在眼前,其中四人仍然帶着斗篷帽子,頭壓的很低,剩下兩人都不再遮掩,一個是暴風城大公主,一個是小雅。

小雅微笑的看着我,好一會才主動打招呼:“好久不見了,雨勁。”

表情和語言都和去世前的小雅無異,只是,我卻本能的感覺到,小雅身上散發着陣陣冰寒。大公主接着說道:“喲,小情人見面了,要不你倆獨處會兒?”

小雅害羞的把頭瞥向一處,我疑惑的打量着小雅,曾經,在最早並肩作戰時,我和小雅,流風一起面對的是阿魯高。那時候,小雅也被一種力量控制,在那種控制下,小雅對我格外溫柔,直到小雅生命垂危又被靈魂石救起後才恢復了正常,那時才明白小雅是被幽暗城用某種方法控制住的。

如今,這種感覺再次出現,我將水之要素全開,逐漸感受到小雅的體外有一線黑氣做連接,而那條黑線正栓在大公主的手上。

水之要素下,我注視着大公主栓着黑線的手,這才發現,每隻手指的每個指節上都套着一絲極其微細的黑線,從那條總黑線分出。只見她的指頭以極快的速度細微運動,牽拉着那些黑線,而小雅的身體則會做出相應動作。

果然是被控制的麼?我用心靈感應聯繫殿外的女媧:“娘子,小雅被人……”

“我知道,你看到的東西,我都能感應到。”女媧說着:“我儘量不讓流風進去,不然很可能會被黑袍小隊的人挑撥離間。”

我微微點了點頭,在心裏想:“果然還是娘子細心啊,我倒沒想過,要是流風進來看到小雅對我眉來眼去,以他的性格,肯定和我窩裏反。”

當務之急,是要趕緊解救小雅,如今,黑袍人的祕密,只有小雅才知道。我假裝被小雅勾引到,接近她,曖昧的說着:“小雅,你,你復活了?真是太好了!”

小雅擡眼看了看我,又害羞的低下頭,嗯了一聲。

雖然知道是假的,我心裏還是不爭氣的狂跳兩下,哎,大公主這女人真可怕,好似知道人們在想什麼。

“小雅,其實我對你……”我用雙手扶住她的雙肩,突然用力把她向懷中一露,緊接着就感覺到一柄匕首直刺胸膛,我沒有理會,只是向後一躍,半空拿出希望者化身出的黑刃,一記帶有空間割裂效果的地劫浩天波就斬向大公主,被她閃開,卻也將她控制小雅的黑線斬斷。

“可惡!竟然可以撕裂空間來隔斷束縛!”大公主這麼說着,就要向我攻擊,被身後的一個黑袍人阻攔住了。

小雅手中的匕首根本刺不透我,身上的天地戰袍不被任何穿透斬斷。

只是當她失去控制,發現正被我抱在懷裏時,還是驚叫了一聲,落地後,我鬆開她,她環着自己肩膀,發呆的看着我。

“你,雨勁……是你麼?”小雅的聲音有些顫抖,終於她認出了我:“你,你來救我的?”


看着小雅好久,我才緩緩搖了搖頭:“不是我……是流風來救你的,他正在門外。”

“流風?他來救我了?”小雅表情上的開心讓我知道,她喜歡的是流風,雖然心底還是有着一絲遺憾,不過,既然朋友妻不可戲,那我就好好祝福他們吧。

我囑咐小雅先出神殿,自己則橫在那些黑袍人面前,不讓他們有任何行動,冷冷的看着他們,質問道:“說吧,你們到底是誰!”

大公主瞥了瞥嘴,道:“黑龍公主,奧妮克希亞。剩下的四個,有一個是你的老相好。出來吧,也見見面。小葵。”

這麼說完,只見其中一個黑袍人來到我身前,把斗篷帽子拉下,一縷秀髮散開,她表情帶着一絲哀怨,說道:“雨勁,我可沒被控制,你不要懷疑了。”

我呆呆的看着自己在過去世界的第一個女友,她是巫女出身,也有強大的言靈術,不過和我的詛咒相比,那便是小巫見大巫。

我在賭場見到她後,才知道,她是從地球穿越到艾澤拉斯世界來找我的。聽說我在艾澤拉斯這邊娶了兩個老婆後,格外傷心,至於怎麼和黑袍人繞到一起去的,我卻不知道。

“小葵,你爲什麼和他們在一起?你們到底是什麼組織?”我看着小葵,心裏有許多不解。

小葵搖了搖頭,不肯說的樣子。

我閉上眼,思索着,小葵剛見我的時候,曾提醒我小心巫妖王。小雅的故鄉是在北大陸,那意思是她也是在巫妖王的地盤上纔有可能被複活……

難道說,他們是巫妖王的組織?

“你們是巫妖王麼派來的?”我試探的問道,小葵咬了咬下脣,卻不置可否

媽的!那小雪他們有危險了!我怒道:“你們把小雪弄哪了!巫妖王可別太卑鄙了!我就是沒接受邀請而已,犯不着拐人老婆吧!”

小葵突然猛然擡頭看着我,眼中流出兩行清淚:“你心裏……就只有小雪!”

我知道小葵在吃醋,只是,現在小雪他們生死未卜,我只得冷冷的說道:“勸你們把小雪他們交出來,不然,你們所有,全部都是我的敵人!”

小葵呆住了,大公主在她身後添油加醋:“知道了吧?在他心裏,就只有那個小雪,你根本不算什麼,哈哈,勸你死心吧。”

小葵默默的擦去眼淚,我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感受到了她對我發出的心靈感應:“雨勁……原諒我……我有苦衷。

苦衷?我眼睜睜的看着小葵退入到黑袍人的隊伍後方,大公主道:“巫妖王大人的目的已經完成了。你們成功的殺死了金度和哈卡,要知道,他們的靈魂是很強大的武器,現在,巫妖王大人要的只是力量。至於你們,哈哈……有多少實力,我想巫妖王大人也應該有所瞭解了。”

原來,到了最後,我們只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把小雪還給我!”我迅速斬出兩道地劫浩天波,雖然逼的他們退了好幾步,卻完全無法對其造成傷害——這些人的實力尤在羽爻之上!

“巫妖王大人要我轉告你,要想要回朋友和老婆,就去北大陸做客吧,哈哈哈……”

緊接着,是一陣亮光,亮光過後,黑袍人消失不見。

隨後,羽爻等人從大殿外趕來,只來得及看見黑袍人殘留下的一抹孤影。 校選賽,落下帷幕,而巫妖王陰謀的序幕,卻漸漸升起。

對於其他種族來說,一切都告一段落了,而我,得到的卻只有失落。

小雪,多拉A蒙他們還身處危險……

麻木的和每一個準備歸回各自主城的小隊成員告別。

只有我形影孤單……

流風帶小雅走前,塞給我一本日記——這是他過世了的手下的。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時,我才翻看這本日記。記載的是一個開朗的人的故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