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先想辦法找點可以驅趕這種蒼蠅的藥草之類的東西吧?不然的話,咱們晚上的時候,還不得被這些可惡的蒼蠅或者蚊蟲吃掉?”

“嗯,這倒是一個好辦法,應該儘快解決這個問題。”對於淘淘想出來的這個辦法,我很贊同。

“咱們注意觀察一下,看看這些蒼蠅在這裏飛行的時候躲避什麼東西,只要能找到它們躲避的東西或者藥草,那今晚的擔憂就基本上可以解除了。”

我們接下來的行走自然就把尋找可以躲避這種叮咬人的蒼蠅當成了首要解決的事情。只是,我們觀察了一陣後,不但沒有找到可以對付這些蒼蠅的藥草和東西,反而看到了讓我們所有人都倒胃的一幕。

因爲我們看到了一些腐爛的死屍,那些死屍已經糜爛的看不清了面貌,而這些腐爛的屍體上竟然全部都是這些綠頭蒼蠅,它們在吃腐屍!

那黑壓壓的一片,只讓人心裏感到噁心的同時還感到可怖。這時,我們也終於明白爲什麼這些綠頭蒼蠅偏偏最愛叮咬淺笑了。原來它們不只是喜歡鮮血還喜歡屍體!

“不好,小姐姐,這些蒼蠅向我們飛

過來了!”就在我們觀察着這些腐屍上的蒼蠅時,淘淘大聲的說了一句。

果然,那些蒼蠅發現了我們,應該說,是聞到了我們身上的氣味,一羣羣的向我們飛了過來。而在這些蒼蠅中,我們還看到了一隻與人的拳頭差不多大的蒼蠅,一看這個大塊頭就是這些蒼蠅的首領。

“大家千萬不要讓這些蒼蠅咬住脖子,快祭出法器對付它們!”我沒有絲毫的猶豫急忙對大家說。

“咻——”淘淘和笨笨的長劍已經最早祭出。

我的兩個師兄也不怠慢,這個時候是放手一搏的時候,容不得半點遲疑。即便是躲在死屍裏的淺笑聽到我們遇到了這些綠頭蒼蠅的圍攻,也立刻從死屍裏出來幫我們,並且還喚出了之前在青城山後山收服的那些血屍。

一道劍光劃過,手掐心訣,向那些迎面飛來的蒼蠅劃去。

“啪——”

“啪——”

“啪——”

一片綠頭蒼蠅被劍芒刺傷一命嗚呼,落在地下。

總裁追妻:嬌妻太火辣 但這些蒼蠅落在地上後,更多的蒼蠅又蜂擁而上,似乎它們一點兒也不在乎同伴的死亡,在它們眼裏,唯有無窮無盡的攻擊。

看到這些蒼蠅這副樣子,不免心裏有了些許擔心。

“咒戾凝天,破——”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唯有祭出血符,用更威猛的力量來對付這些蒼蠅。

法訣祭起,木劍劃過,一道猩紅的光暈從劍身上泛出,四周的樹木也被帶動的一陣顫抖。

那些蒼蠅成片的跌落而下,然後在地上微微蠕動,慢慢死去。

雖然這一次殺死了更多的蒼蠅,但剩下的那些蒼蠅似乎看到我方纔咬破了手指嗅到了我身上沾有的鮮血氣味,便瘋狂的全部向我撲來,正是對着我的手指方向。

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但我也只有再次祭劍對付它們。

絕對叛 “小姐姐,小心!”從我背後傳來一陣嗡嗡聲,這些蒼蠅似乎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竟然有了靈智,還學會了偷襲!淘淘急忙提醒我。

我躲開這些前面的蒼蠅,立刻轉身向身後偷襲的蒼蠅殺去。

“大家快走,離開這裏!”我把背後那些偷襲的蒼蠅斬落後,便想着再次祭出血符,直接消滅這些難纏的蒼蠅,因爲這些蒼蠅飛行速度太快,我想直接祭出兩道符來對付,儘量一招讓它們斃命。但兩道血符同時祭出,是我第一次使用,我怕波及到淘淘兄弟倆和我兩位師兄,便想着讓他們趕緊離開,躲開一些距離。

“小姐姐,你要小心!”看到我喚出了兩道血符凝結在手心,淘淘知道了我的用意,但他還是對我關心的說了一句。

血符祭出,原本是讓敵人膽怯的開始,但那些蒼蠅卻一個個更猙獰起來,似乎它們對血液的氣味很熱衷,瘋了一般的再次向我撲來,完全不顧慮生與死。

兩道血符相互環繞,法訣吟念,血符瞬間在虛空翻滾,四周的勁風呼嘯而至,瞬間阻擋住了那些蒼蠅,不過,被這道勁

風阻擋住後,那些蒼蠅近不了我身,但它們卻也不退縮,依然拼勁全力的伸着頭向我這邊方向衝撞。

我眼神匯聚,手心一翻,法訣猛然祭出。

“破——”

隨着一聲殘風撕裂樹木的聲音,那些蒼蠅全部被血符的威猛之力彈飛出去,這一次一個全屍也沒有存活,全部成了殘亂的肢體。

“小姐姐,你好厲害!看你祭出兩道血符一點兒也不費力,估計你的實力應該達到了駕馭三道血符的水準!你的道行在這些日子裏又何止是增進,簡直是逆天的增進!”看到那些蒼蠅變成了一地的殘亂肢體,淘淘心裏一陣激動。

不過,他這話倒是讓我想起了當日在九老洞祭出五張道符的申飛,他的實力應該又是達到了多麼恐怖的水準?

若是我也能順心所欲的駕馭五張血符,那將是多麼讓人鼓舞的事情。

雖然知道自己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還是對淘淘微微一笑:“走吧,咱們現在安全了。”

就在我剛說完話,突然旁邊的樹叢裏又傳來一陣嗡嗡聲,我心裏一驚,急忙擡臉看去,卻是那隻綠頭蒼蠅的頭目還存活着,想畢,方纔我祭出血符的時候,它便躲了起來,只是讓它的兵將來攻擊我。

不過,他發出一陣嗡嗡的聲音後,並沒有向我從來,而是跌跌撞撞的向遠處飛去,卻是一不小心撞在了一朵小白花上,然後一命嗚呼。

“咦,難道這些蒼蠅怕那些白色的花朵?”淘淘看到那隻蒼蠅的頭目跌落地下,皺了皺眉頭,然後走了過去。

“是呢,看樣子這些白色的花朵便是天生剋制這些綠頭蒼蠅的了,唉,真是一物降一物,咱們使出了渾身解數才能勉強的對付這些蒼蠅,而這些白色的小花卻不費吹灰之力就讓這些蒼蠅一命嗚呼了。”我的師兄也嗟嘆的唏噓了一句。

“好了,現在總算安全了,咱們繼續趕路吧。”我回頭看了看那些小白花,忽然想到了什麼,然後眉頭一皺,說道,“咱們每人摘一些這種小花吧,若是再遇到這種噁心的蒼蠅,也就不用再費力氣對付它們了,有了這些小白花,它們就不敢靠近我們。”

幾個人紛紛點頭,然後各自摘了一些白色的花朵帶在身上。

就在我們準備離開這裏,繼續向深山的裏面走時,突然不遠處閃過了五六個人影,這五六個人影一閃而過,走的很匆忙,像是在躲避後面的人的追逐。

果然,這五六個人影一閃而過後,從他們的後面又追上來一個人影,看樣子的確是在追逐這幾個人。

不過,這個後面出現的人影,讓我眼睛一亮,心裏有了些許起伏,因爲這個人的面貌太特別,很容易讓人記住他,他正是昨晚我在樹林裏看到的那個烤兔子肉吃的男子!

他經過前面的樹叢時,也回頭看了一下我們這邊的放向,估計也是看到了我們這些人,可能他看向這邊的時候也認出了我,便突然停下了腳。

我和他的視線對視在一起……

(本章完) 就在我看着他,認爲他會給我說一些話時,他卻突然轉過身,然後繼續去追那些人了。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小姐姐,你昨晚見到的就是他麼?”淘淘和笨笨問我。

“嗯,就是他。”

“果然是咱們之前在陰間和城隍爺對峙的時候遇到的那個男子,沒有想到,他也來了南疆。”淘淘若有所思的接着說,“不知道他來南疆是對咱們有利還是有害。”

我看着他追向那些人的方向,然後略微沉思了片刻,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淘淘,表面上看,我感覺新公子對我沒有任何的歹意,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麼幫我,並且還特意安排他最信賴的申飛照顧我,但我也隱隱的感覺他身上似乎隱藏着很多其它事。總之,我對新公子這個人還是處在一種不瞭解的程度。

見我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沉思,淘淘也沒有再問,而是說:“小姐姐,走吧,咱們終究是要進入這座深山的,畢竟,咱們最終的目的是要弄清楚那個邪人的真正目的。”

接下來,我們繼續趕路,半天的時間裏倒是遇到了一些其它道脈的人,想畢,他們是和那些邪人有着共同的目的,是爲了那個東西而來。不過,由於我們與這些其他道脈的人並不熟悉,也並沒有打招呼。

直到傍晚的時候,天色漸晚,不方便再繼續行進,我們才停了下來,這裏畢竟是深山,沒有客棧,更沒有飯菜,我們只有自己捉來一些野雞野兔烤來吃,幸好,我們落腳的地方還有一片水潭,水潭裏有魚,我們又抓了幾條魚一起烤,才讓晚上的這一頓食物不至於單調。

“江兄,真不愧是在青城山這樣的名脈大山長大的,平日裏肯定沒少烤了野味,你這手藝可真是讓我和弟弟望塵莫及呀。”看着篝火上架着的肉就要烤熟,散發出一陣陣濃郁的香氣,淘淘忍不住嚥了幾口口水,然後對江銀波說道。

“嘻嘻,淘淘,我江師兄這烤肉的手藝,那可是千錘百煉,旁人是很難達到他的境界的。”周星祖也不忘說幾句,看來,他平時沒少跟着江銀波“禍害”山裏的那些小動物。

“嘿嘿,今天我也可以藉藉光,一飽口福了。”淘淘笑吟吟的說着,難以掩飾心裏的喜悅。

看到他們其樂融融的樣子,我也心裏很溫暖。若是我一個人來這深山裏,不知道有多冷清,多無聊。

就在我們談論着篝火架子上的烤肉時,突然傳來了一陣求救聲,是一個小女孩兒的聲音。

我擡臉望了望那邊的方向,正是那水潭的方位。

“小姐姐,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好像是個小孩兒。”淘淘說道。

“小師妹,

最好不要過去,這深山野林的,怎麼會有小孩兒進來?這明顯就不正常,咱們還是不要多管閒事。”江銀波說道。

其實,我也感覺這事情有些詭異,自然也不想去那邊看,但那個女孩兒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帶着淒厲,讓人聽的心裏難受。

“要不,咱們過去看看吧,這聲音喊的太瘮人了。”最後還是淘淘與笨笨聽不下去,再次建議。

我看了看江銀波與周星祖:“師兄,咱們去看看吧,若是有什麼危險,咱們就不管,若果真是一個普通的小孩,咱們就幫幫她。”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江銀波也不好再說什麼,點了點頭:“嗯,大家小心一些,別逞強就好。”

走到水潭那邊我們纔看清楚,原來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滑到在了水潭裏,被石頭別住了腳,而在岸上還有一個老頭兒在伸着樹枝拉那個小女孩兒。這個老頭兒看上去有八九十歲了,背都駝了。

我們很難想象,這樣一老一幼的兩個人怎麼就跑到了這深山裏?

好在他們穿的是苗寨的衣服,才讓我們打消了一些懷疑,興許,他們就是生活在這座山腳下的山民吧,我們這樣想着。

“小姐姐,咱們過去幫一幫那個老爺爺吧。”淘淘和笨笨說道。

畢竟,淘淘和笨笨也年齡不大,有着善良的童心,我也沒有拒絕,點了點頭:“嗯,小心一些。”

在淘淘和笨笨還沒有動身去救那個小女孩兒時,大黑突然一躍,跳進了水裏,把那個小女孩兒給叼了上來,救她脫離了危險。老頭兒自然對我們一陣感謝,還讓那個小女孩兒跪下給我們磕頭。我們攔了下來,說起來,我們也僅僅出了一些微薄之力,犯不着這樣。況且,這還是大黑勇武,救了她。

後來,問了一下這個老頭兒,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進這深山竟是因爲那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兒,因爲小女孩兒住在山腳下,見很多人都涌進這座大山裏,她也哭着鬧着要進來,而這個老頭熬不住小孫女兒的糾纏,就帶她進了來,卻不料,經過這個水潭時,小女孩兒看到了裏面有魚兒遊,伸手去抓,滑了進去。

原本這件事就此作罷,但接下來這個小女孩兒卻要跟着我們,讓我們很糾結了。

我的兩位師兄對我使了一個眼色,自然是不想帶着這樣一老一小一起行走,這會減慢我們的速度,並且還會帶來很多繁瑣。

我自然也不想帶着這個小女孩兒一起行走,雖然我有心救她,不想讓她在水潭裏丟失一條性命,但我並不想因爲她而耽誤了我們之前計劃好的重要事情。

最後,還是老頭兒識趣,估

計也是看出了我們的爲難,便發狠的罵了幾句小女孩兒,纔算作罷,讓她不再鬧着和我們一起走。

這也算是我們去這座深山裏時的一個小插曲,因爲我們與這一對老小分別後,也並無再見到他們,而且他們倆也沒有跟我們帶來什麼預料不到的險阻,隨着我們漸漸進入了山林的深處,也就把這一對老小忘在了腦後。

事情有了大的變化是在七天後,我們在一座瀑布下停了下來,不只是我們,停在這裏的還有很多人,自然就是那些來尋找那件重要東西的人,他們的行進完全被這一個瀑布擋住了。

我從這瀑布前環顧了一下,然後還在人羣裏走了一圈,沒有看到新平公子,這讓我有了些狐疑,新平公子也進了這座深山,他難道不是爲了這那件重要的東西而來,而只是追逐那幾個人?抑或,是他已經穿過了這個瀑布吧。

這時,也有很多人開始抱怨起來,甚至還氣憤的大罵,說要想辦法把這瀑布給破壞掉,事實上,他說的也僅僅是氣話,是因爲太着急了才這樣說,若是他真的有可以破壞這個瀑布的方法,又何嘗發愁跨不過這個瀑布呢?

就在我鬱悶的想着這些事情時,卻是感覺有人扯了我的衣袖一下,我轉臉看向身後,卻是什麼也沒有看到,而當我的視線稍微往下一轉時,心裏驚訝不已,竟然是早前在水潭邊見到的那個小女孩兒。

“小妹妹,你可真是厲害,竟然也來到了這裏!對了,你爺爺呢?”我摸了摸這個小女孩兒的臉蛋,然後問她。

她則是閃動着漆黑的漂亮眸子,看着我,然後伸手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方向。

我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個老頭兒,正是之前那個佝僂着後背的老頭兒。不過,此時的老頭兒正盤腿而坐,靠在樹上睡覺,我走近看他時,還聽到了他的齁聲。

見到他這個樣子,我不免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竟然也不怕他的小孫女兒走丟,並且,在這樣沒有去路的地方,他也能平靜下來心睡着。

就在我忖度這個老頭兒時,那個小女孩兒已經和大黑打鬧在了一起,最後她還騎在了大黑的背上,大黑也不生氣,就這樣攜着她,在瀑布前溜達。

過了不多會,大黑突然走到我的身邊,眼神裏閃爍着驚喜,低聲對嗚嗚叫了兩聲,看到它這個樣子,我心裏一驚,看向了騎在它背上的那個小女孩兒。

小女孩兒並沒有對我說什麼,只是對我可愛的一笑,然後撫摸了一下大黑的頭,趴在大黑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大黑就晃動了一下尾巴向着瀑布方向而去。

這個小姑娘難道知道通過這個瀑布的路?

(本章完) 我看着大黑馱着那個小女孩兒向瀑布方向走去後,立刻把淘淘笨笨兄弟倆以及我的兩位師兄也叫了過來,緊緊的跟了上去。

不只是我心裏疑惑,我的兩位師兄與淘淘笨笨兄弟倆也一副驚詫的模樣。先不說別的,就大黑平時的性情也很少與一個外人粘成這樣,那怕她只是一個孩子,但大黑似乎不太喜歡與陌生人走的太近。雖然這個小姑娘是它救的,但當天的事情比較特殊,按照正常的情況,今天大黑也不會與這個女孩玩的如此黏糊,並且還讓她騎在自己的背上。這倒是把小女孩兒當成了主人一般。

看着大黑馱着這個小女孩兒一直向瀑布方向走去,愈發的讓我們感覺這件事隱藏着其它的端倪了,很有可能是這小女孩兒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祕密。

看到我們幾個人跟在一條大黑狗的後面向那個湍急的瀑布走去,那些在外圍焦躁的人羣更聳動了,說什麼話的都有,而最多的便是說那個小女孩兒與大黑不知道死活,甚至還有一些人因此而欣狂起來,他們想看到那個小女孩兒和一條狗是怎麼被瀑布吞噬進翻滾的波浪裏的。

“小姐姐,大黑和那個小女孩兒是不是真的能帶我們穿過這個瀑布?”淘淘皺着眉頭問了我一句。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我也不知道,反正,這個小女孩今天和大黑的舉動挺奇怪的,即便穿不過這個瀑布,也應該是發現了什麼特別的地方。”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近了這個瀑布,大黑並沒有任何停下腳的意思,那個小女孩兒更是一直咯咯的笑着,更沒有任何的擔憂。

“砰——”

就在我們看着這湍急的瀑布從天而降時,卻是發現那些水流傾然的向旁邊散開,然後上面咆哮的瀑布也消失了。

ωωω⊕TTKдN⊕c○

“咦——太神奇了,沒有想到,這個瀑布還真是藏着玄妙,這個小女孩兒竟然知道這麼多!”淘淘這才心裏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欣喜。

我們自然沒有再猶豫,立刻加快腳步向前走去,穿過瀑布的位置。看到這種情景,身後的那些人也坐不住了,一陣陣喧鬧,瘋狂的向這邊奔來。有的則是直接喚出了法訣,祭出法器,勢如破竹的速度衝過來。

不過,在我們剛剛踏進去那個洞口,上面呼嘯的瀑布又席捲而來,把那些人阻擋在了外面,除了一些道行高的人憑着自己的速度在最後時刻衝刺了一下,一共進來的除了我們幾人外也不過十幾個人。

而在這些人之中,恰恰就有新平公子。



過,這一次,他並沒有要與我搭訕的意思,甚至,看也沒有看我一眼。我自然也沒有說什麼,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

除了他之外,剩下的那十幾個人我便一個也不認識了,特別是我一直想看到的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面容的姑娘,她並不在這十幾個人之中。

而我在靠近這座山的鎮子上看到的那個像申飛的人,也不在其列。

難道這些人來這座山裏並不是同一個目的?

至於具體的原因,我自然想不明白,而接下來,我也沒有再去想,而是順着這個山洞向裏面行走了。那個小女孩兒還是騎在大黑的背上,一會兒抓它的耳朵,一會兒扯它的尾巴,大黑也不生氣,任由她騎在自己的背上玩耍。

如此,走了大約三個時辰,我們便走出了這個山洞,映入我們面前的是另一片天地。

嫋嫋煙雲繚繞,微微清風拂動,滿樹的斑斕花朵,散發着陣陣馥郁的香氣,讓人看的目瞪口呆,天下竟然還有如此美麗的景色!

這可要比青城山的亮麗風景還要讓人驚歎,猶如世外桃源一般!

但我也知道這一番美麗的風景下卻藏着很多危險,因爲這一次穿過瀑布而進入這裏的人,都是一等一等的玄門高手,先不說別人,就那個和我有過接觸的新平公子,就絕對是一個不可一物的人。我甚至在隱隱的猜測,我和他的實力到底有沒有可比性?

不過,當我想到申飛在九老洞裏能同時喚出五張不同火焰的符咒然後引燃對付敵人時,這個新平公子應該也不會比申飛的實力低吧?甚至,他很有可能還有比申飛強一些。因爲我聽淘淘和笨笨說過,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用一隻手把城隍爺的頭顱捏碎,如此想來,我就感覺自己實力應該遜色他一些了。

接下來因爲走出了那個穿過瀑布的石洞,我們一衆人也就各自散開,依然是沒有說話,想畢也是彼此之間存有芥蒂。不過,我還是在這些人之中掃視了一圈,想看看那個叫新平公子的人會去哪個方向,卻是發現他早已經沒有了影子,估計是走出山洞後,他就繼續接下來的下一步的行動了。

相比於這些人,我和我的兩位師兄以及淘淘笨笨兄弟倆便沒有了明確目標,只能選擇一個大致的方向而去,不過,那個小女孩兒卻是騎在大黑的背上指了指一個方向,然後大黑就嗚嗚的叫了兩聲奔向了那邊。

“小姐姐,那個小女孩兒指定不是咱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那個駝背的老頭兒也不是簡

單的人物,說不定她們爺孫倆大有來頭,你看她竟然讓大黑都能聽她的指使了,快,咱們跟上去,一定能發現一些祕密。”淘淘心眼來的快,當即作出決定。

我也沒有猶豫,看着騎在大黑脊背上的小女孩兒點了點頭:“嗯,咱們跟上去。”

這時,我也注意到,在我們身後還有三五個人跟着,正是方纔從山洞裏跟着我們一起走到這裏的幾個人。

但我們也沒有理睬他們,這個時候,誰也不想發生不必要的摩擦。

這一走就是半天,興許是因爲有小姑娘的領路,我們這半天裏什麼險阻都沒有遇到,最後來到了一條很寬的河流邊才停了下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