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咔……

蕭何將拳頭捏的爆響,然後將沈溫婉放在了地上!

咻!

他一個箭步,衝到了覺苦的面前,伸手就掐住了覺苦的脖子!

剎那之間,覺苦幹瘦的身體被他從地上提了起來,蕭何面色冰冷的吼道:「馬上把她身體里的蠱蟲弄出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哈哈哈……」覺苦大笑了起來:「蕭施主,你要動手?那就立刻動手吧!不過,我死了之後,這位姑娘,會被蠱蟲撕咬五臟六腑慘死!」

「你他瑪……」蕭何眼睛都紅了,像是魔鬼一般,雙眼死死的盯着覺苦老和尚。

只要他手指輕輕一動,覺苦必死無疑……然而他卻不能殺覺苦,因為殺了覺苦之後,沈溫婉也會死,而且是死的凄慘痛苦無比。

「你到底想幹嘛?」蕭何又沖着覺苦怒吼。

「蕭施主,不要着急,你先把我放下來!」覺苦冷冷笑道。

蕭何放開了他,他從懷裏掏出一個藥丸,遞給蕭何道:「藥丸里有一條蠱蟲,我要你吃下去!」

蕭何臉上立刻露出凝重的神色,覺苦是想用蠱蟲來殺他嗎?

「蕭施主放心,吃了藥丸你不會死!因為裏面的蠱蟲,只會咬斷你的奇經八脈,讓你變成一個真正的廢人而已!」覺苦看着蕭何又冷笑道:「你似乎不相信我說的?」

「實話告訴你吧!我是答應過一個人,不殺你,所以才只廢掉你!」

「你不要在猶豫了,不然……這位姑娘身體里的蠱蟲,我也弄不出來了!」

蕭何接過了藥丸,就要吞下!

卻在這時,地上撕心裂肺慘叫的沈溫婉,突然對他大聲喊道:「蕭何,不要管我,你過來殺了我……你不要相信他說的,你為我報仇就可以了!」

「你知道嗎?你能來救我,我真的很感動!我就算是立刻死了,也無怨無悔!」

「蕭何,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趕緊殺了我,不要吃……」

蕭何已經將藥丸吞進了肚子裏。

他回過頭,看着沈溫婉,一字一句道:「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哈哈哈……」旁邊,覺苦大笑了起來:「還真的是一對恩愛鴛鴦!」

「皇主王真的是一個蠢貨,這麼輕易就能做到的事情,為什麼要弄那麼複雜?」

他想不明白……蕭何現在不是落他手裏了嗎?

他想殺蕭何隨時都可以殺了!

然而,他真的不能動手,因為他真的答應過一個人,不能殺蕭何,只能將蕭何廢掉。

「把她身體里的蠱蟲弄出來!」蕭何突然感覺一陣乏力,摔倒在地上,沖着覺苦怒吼。

「別着急,我是一個遵守承諾的人!」覺苦從懷裏掏出一個葫蘆,打開蓋子后,裏面立刻冒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將葫蘆嘴對準沈溫婉的嘴巴,讓人噁心的一幕出現了,一條赤紅蠱蟲從沈溫婉嘴巴里爬了出來……

沈溫婉看到這一幕,驚恐瞪大眼睛……額頭上的冷汗,像是暴雨一般的落下,她發誓,這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驚恐,這麼噁心的事情。

看到沈溫婉身體里的蠱蟲被弄出來后,蕭何終於鬆了一口氣。

此時的他,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躺在那裏,呼吸都變的不順暢起來。

覺苦用葫蘆把蠱蟲裝好,放進懷裏后,又回頭對蕭何冷笑:「真的是可惜啊!你的功法,已入化境,在給你一點時間,你必然能邁出那一步……然而現在,你不可能再有機會了,因為你會慢慢變成一個廢人!你的下半生都將在床上躺在渡過!」

蕭何沉默不語!

身體里細微的變化讓他感覺出來了,覺苦真的不是在欺騙他。

「至於她!」覺苦又指著沈溫婉對蕭何冷笑道:「她身體里的蠱蟲雖然被我弄出來了,但蠱毒還在……用不了多久,她的身體就會被侵蝕,腐爛,哈哈哈……」

覺苦一陣得意大笑,轉身走出破爛小屋。

「大師,這些都是蕭何帶來的東西,要不要帶走?」外面,有人拿着從蕭何身上搜出的銀針之類的東西,問覺苦道。

「我又不精通醫術,帶走這些東西幹嘛?扔了吧!蕭何已經是一個廢人,永遠都用不上了!」覺苦冷笑!

白玉山下,覺苦撥通了皇主王的電話!

「蕭何死了嗎?」皇主王在那邊着急詢問。

「沒有!」覺苦冷笑道:「我只是廢了他!」

皇主王立刻暴怒道:「為什麼不殺了?」

覺苦回答:「他畢竟是蕭家的人,所以有人跟我打過招呼,不能殺他!」

皇主王怒道:「婦人之仁,蕭何不死,永遠都是一個致命威脅!」

「還有,他現在可是被封為冠軍王,擁有自己封地的存在,必須徹底將他幹掉。」

覺苦淡淡道:「他現在活着真的跟死了沒任何區別,你就不要那麼緊張了,至於他的封地?還有他冠軍王的身份?你想個辦法,給他弄掉就可以了,你最擅長這些了!」

覺苦掛了電話。

遠在帝都的皇主王沉思了起來:「該怎麼弄掉蕭何的封地?還有他冠軍王的身份?」

「他這次立下汗馬功勞,所以才封冠軍王!」

「似乎可以這樣做……」

他眼睛裏閃爍出兩道陰沉的目光……

彷彿是已經看到,蕭何死在他腳下的慘景!

着筆中文網 「媽的,都給我住手!誰敢上前一步,老子直接剁了他!」

所有的保安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趕快退後了幾步。

這時,張坤也是一臉的驚訝,一般在KTV鬧事的客人,石磊都會下狠手,而這時卻不讓保安動手,他徹底懵了。

「啪!」

就在張坤迷茫之時,石磊一個巴掌抽了上去。

本來張坤就喝的暈頭轉向頭重腳輕,被石磊這一巴掌一打,張坤直接被打趴在了地上。

「石董……石董……」

張坤捂著紅腫的臉頰,一臉的迷茫。

自己這是在給石磊辦事,讓漂亮的小妞陪他,遇到了麻煩,怎麼還會對自己動手,聰明的他頓時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

「你真是翅膀硬了,你知道你要動手的人是誰嗎?」

說着,石磊又狠狠的踹了張坤一腳,指著劉黎明,說道:「他是我們石家的人,我妹妹的未婚夫,你連我們家的人都敢打,你是不是活膩了?」

聞言,張坤如遭雷劈,但還是被石磊的話給說迷糊了。

明明這小子是夏涵的男朋友,怎麼突然變成了大小姐的未婚夫?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不敢多說什麼,還得裝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對不起,對不起石董,我不知道他是大小姐的未婚夫,要是我知道的話,給我多大的膽我也不敢去招惹姑爺啊!你就饒了我吧!」

「饒你?」

石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你給我找一個饒你的理由?」

話音剛落,石磊又要動手,劉黎明便上前阻止了他。

「大哥,算了,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這不怪他,放了他吧。」

「你沒事吧?」

石磊看了看劉黎明,問。

「我沒事。」

劉黎明淡淡一笑,「放了吧,都是朋友。」

「好吧,今天看在我妹夫的面子上就饒了你,趕快給我滾!」

「謝謝,謝謝石董,謝謝劉大夫。」

聽到劉黎明為自己求情,張坤感激涕零,慌忙致謝。

「不用了,我們也算是朋友,張總,我們輸贏還沒定呢,繼續吧?」劉黎明淡淡一笑,看着張坤。

張坤欲哭無淚,他現在才明白,劉黎明今天並不想放過自己,而是想把自己往死里整。

可人家可是集團未來的姑爺,而且大老闆也在,就算是今天喝死,這酒也得喝。

可是自己真的是喝不下去了!

「你他娘的還不快喝,起來!」

看張坤不動彈,石磊怒聲喝道:「你他娘的還不快喝,起來!」

石磊也好玩,在他的監督下,張坤沒有辦法,劉黎明喝一杯,他就喝一杯,喝到最後,整個人都癱坐在了沙發上。

看到他已經到了極限,再這樣喝下去,弄不好真會出人命,劉黎明才冷冷的說道:「滾吧!」

「好,好,我這就滾!」

張坤如蒙大赦,慌忙站了起來,倉皇而逃。

「老弟啊,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來了也不說一聲,心怡呢?」張坤走後,石磊冷冷一笑,寓意深重的看着劉黎明。

「石哥,我來是有事,心怡在家呢,你可別誤會了……」

劉黎明摸了摸腦袋,尷尬的說。

「呵呵,黎明兄弟,放心吧,你雖然是我妹夫,但是我們畢竟都是男人,咱兩的秉性有點像,能理解,能理解!」

石磊看了看周圍的幾位美女,淡淡一笑,湊到劉黎明的耳邊,說道:「都是男人我懂得,放心了,我不會給心怡說的。」

劉黎明一臉汗顏,慌忙解釋,可是石磊卻拍了拍他的肩膀,帶着一群人,轉身離去。

這看來石磊是完全誤會了今天的事,劉黎明微微蹙眉,一臉的無奈。

不過,他相信石磊是不會將今天的事情給石心怡說的,他也沒有再上前解釋。

晚上的聚會被張坤這樣一攪和,大家也沒有什麼心情在繼續下去,便紛紛離開。

「喂,你這臭小子怎麼和石家的人也認識,你難道真是石家未來的姑爺?」

一出KTV的門,夏涵也不再追究,劉黎明剛才絆自己難看了,而是像蒼蠅一樣,一直他的耳邊鬧個不停。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