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姐你誤會了。”郝健這才指了指在大門口被哈士奇用嘴拖進來的丁躍鵬尷尬道:“那是我弟弟,他喝醉了。”

“那是你弟弟呀,你弟弟長得可真俊!不過你長得也挺俊的,來,這是你的房卡,一共六百,每間房兩百,交兩百押金。”

(哎呀呀,老闆娘看上人家丁躍鵬小弟弟了!) 第924章時光造型室的小小插曲

「真是失望,這麼長時間都沒在一起,看來註定不可能發生戀愛反應。」

「既然這樣,幼儀,不如兩天後,我們一起參加俞家晚宴。」

「據我所知,俞家晚宴上面能來很多青年才俊的。」

「本來想著將醒醒叫上,但是看剛才醒醒反應,顯然是有很多事情要做。」南初開始邀請起來。

容幼儀原本是想拒絕,經歷過一次失敗婚姻,對於感情已經徹底失望。

暖婚,名媛前妻 但是想到南初是一番好意,而且南初剛到錦都,對於俞家並不了解,一個人過去總歸有些孤單。

所以容幼儀點頭答應,陪南初一起過去。

這件事情敲定下來以後,等到第二天,南初拉著幼儀一起出去逛街。

這次她們去的是時光造型室。

徐希希死後,孔書含想要時常祭拜徐希希,所以將時光造型室總部搬到錦都。

哪怕更換總部,時光造型室依舊赫赫有名,儘管沒有裝修好,但是已經吸引很多錦都名媛過來購買禮服。

孔書含看到南初,將她當做貴客中的貴客,準備直接領進不對外開放衣櫥。

只是進去裡面時候,發生一段小小插曲,有人擋在南初與容幼儀面前。

南初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完全沒有印象,所以說道:「這位小姐,請你讓讓。」

「想不到真的是你們,姜南初,從一開始就不信像你這種人物,會死在一場火災當中。」

「不過容幼儀,你是故意的吧,看到青青過來,所以忙不迭的回國。」歐彤陰陽怪氣的說。

歐彤與馮青青是高中同學,從前一起在錦都學習,關係非常的好。

四年前馮青青與秦凌予,容幼儀他們三人之間的事,歐彤還算有些了解。

南初聽著歐彤的話,心中有些不開心,直覺就是沒有好意。

「什麼青青,青青算是哪位,需要我們幼儀特地回國?」

「實話和你說,幼儀是為我來的,和你口中什麼青青毛線關係都沒有。」南初理所當然的說。

「姜南初,你和四年前真是一模一樣的目中無人。」

「但是你再厲害又有什麼用,容幼儀照樣是青青的手下敗——」

「夠了!」歐彤還沒說完,容幼儀直接將她的話打斷。

「歐彤,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雖然嫁給錦都王家三少爺,但是這位少爺可是閑不住的主,需不需要我將他和幾個嫩模的床照公布到網上?」容幼儀威脅道。

歐彤抿抿唇瓣,沒有想到自己老公居然又在外面亂來,氣的咬咬牙離開,不敢和她硬碰硬。

畢竟萬一容幼儀真的將老公艷照放到網上,老公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真是,這都算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來這受氣。」

「那位似乎是錦都王家的兒媳婦,但是嫁的是王家三房兒子,不算什麼顯赫家世。」

「如果你們不喜歡,待會我就將她划進黑名單裡面,免得以後你們過來,礙到你們的眼。」孔書含不好意思的說。

「不用的,書含姐,開門做生意,哪有將顧客劃到黑名單的道理。」

「況且那個胸大無腦的女人,一看就是願意花錢的,必須狠狠宰她。」

「只是有些奇怪,幹嘛這樣說幼儀?還有那個青青又是怎麼回事?」南初說完,看向容幼儀。

「以前有過一些矛盾,不重要的,我們先去選衣服。」

「好的。」

南初看容幼儀有意想要轉移話題,也就不在深究。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過去,容幼儀不想說,南初不會強迫。

她們在挑選禮服時候,歐彤離開時光造型室,在走廊外面撥通一個電話。

時間過去半分鐘,電話那頭接通,出現馮青青傲慢的聲音:「這個時候打電話做什麼?」

「青青趕緊過來錦都時光造型室,有件特別重要的事,要和你說說。」

「現在倒是想出來,但是秦凌予這條陸司寒的走狗,把我關在房間裡面,怎麼出來?」

「什麼?」

「你你你,怎麼你和秦少帥關係這樣緊張?」歐彤不解的問。

「全部都是容幼儀這個賤人害的,原本以為當初離婚以後,可以老實點。」

「但是騷狐狸就是騷狐狸,四年過去,前段時間秦凌予去濱城處理事情,這隻騷狐狸居然跟過去,而且還和秦凌予不清不楚的。」

「也是怪我激動些,當時氣不過去,直接一桶紅油漆潑在容幼儀身上,所以導致現在被關在房間裡面。」馮青青氣呼呼的說。

「原來是這樣,這可應該怎麼辦,依照我看,明天秦少帥和容幼儀估計還要見面。」歐彤猶豫后,輕聲開口說道。

「明天見面?」

「不可能!」

「秦凌予這點腦子還是有的,難不成還敢在錦都眾多豪門面前,上演不清不楚的關係?」馮青青一口否認道。

「他們可是遠遠比你想的聰明的多,就在剛剛,才看到姜南初帶著容幼儀一起過去時光造型室。」

「青青,想想她們這個時候買禮服是想做什麼?」

「肯定就是準備出席俞家晚宴,但是據我所知俞家晚宴受邀名單當中,有秦少帥。」

「難道一切都是巧合?」

「砰!」歐彤的話剛剛說完,立刻聽到電話那頭傳來手掌拍在桌子上的聲音。

「秦凌予真是把我當做一個瞎子對待嗎?」

「看來他們真的是想把我擠下少帥夫人這個位置,但是一切沒有這麼容易!」

「四年前,能從容幼儀手中搶走她的男人,這次照樣可以!」

「青青,看到現在的你充滿鬥志,真是讓我放心不少。」

「那我們明天俞家晚宴見吧。」歐彤說完掛斷電話,心中已經開始隱隱期待起來。

第二天,俞家晚宴開始,這是錦都恢復秩序,剷除異黨后的第一場宴會,聽說陸司寒都將參與這場宴會,所以引得不少豪門公子,千金名媛紛紛前來。

下午五點,秦凌予準備出門,但是二樓不斷傳來砸門聲音。

「放我出去,你們放我出去!」

「秦凌予,這次要是敢不放我出來,信不信找媒體說你囚禁!」 第925章浪費一瓶紅酒

「隨便怎麼去做都行。」

「儘管看看他們信你還是信我,而且將你關在房裡,也是對你好,免得到時候再發瘋亂咬。」秦凌予理理領帶,漫不經心的開口。

馮青青聽到秦凌予這樣說更加生氣,這是什麼意思,把她當做瘋狗對待嗎?

「好好好,秦凌予真是看不出來,有天居然能夠這樣罵我。」

蜜婚撩人 「可你好好想想,是誰把我變成現在這樣,全部都是你給害的!」

「沒錯,你是不怕,但是想想容幼儀會不會害怕!」

「總之這次必須把我帶去俞家晚宴,不然媒體那邊肯定很想知道容幼儀的桃色緋聞。」

「容幼儀現在勢頭十足,如果被傳出勾引有婦之夫,恐怕多年經營的人設都要毀於一旦。」

馮青青這番話剛剛說完,卧室的門已經打開。

秦凌予最後選擇妥協,為容幼儀妥協,畢竟馮青青就是一個神經病,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秦凌予想著,馮青青這個時候想去俞家晚宴,無非就是想要當著所有名媛千金的面,顯擺顯擺她的少帥夫人身份,滿足就好。

馮青青看著秦凌予,嘴角勾起一抹勝利的微笑。

他們現在這種情況就是叫做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最後等到馮青青換裝結束已經六點。

這些年馮青青過的不開心,一直疑神疑鬼,短短四年時間,整個人老了看起來有八九歲,像極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

不管化妝品用的再好,都遮不住她的眉眼皺紋。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馮青青更加討厭容幼儀。

憑什麼這個容幼儀已經離婚,成為棄婦,但是光彩依舊,可以得到很多男人喜歡!

不過沒有關係,這次前往俞家晚宴,馮青青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揭開容幼儀的真面目。

來到俞家已經是晚上七點,此刻裡面親朋滿座,馮青青一眼就看到幾個名媛正在向容幼儀討要簽名。

馮青青只覺得嗤之以鼻,這種不要臉的戲子,怎麼配做偶像?

另外一邊,南初同樣看到秦凌予帶著夫人過來,南初知道這個就是馮青青。

雖然沒有一起說過話,但是南初下意識的對於這個女人就是不喜,所以帶著容幼儀轉身,不去看他們。

就在這時,二樓下來幾名貴婦,旁邊還有位年輕姑娘。

看著姑娘舉手投足間皆是帶著貴氣,只一眼,南初就能肯定,這位就是俞家二小姐。

確實這樣的風度,成為權家未來夫人,是當得起的。

俞家二小姐看到傅南初與容幼儀的身影,連忙走下來,來到她們面前。

「幼儀,南初,你們好。」

「俞小姐認識我們?」南初尷尬而禮貌的問。

「當然,你們一位是芭蕾舞蹈家,一位是國際巨星,想要不認識都難。」

「還有不要叫我俞小姐俞小姐的,喊我薄樂就好,我的名字叫做俞薄樂。」

「想不到通過這場宴會可以看到你們,真是高興。」俞薄樂非常自來熟的說。

這樣一個姑娘站在南初她們面前,她的身上帶著陽光,帶著友善,很難讓她們產生厭噁心理。

俞薄樂就是俞家二小姐,傳言這位俞家二小姐手段了得,深的俞家老太太喜歡,未來有可能俞家所有財產不給俞家男丁,而是落在這位二小姐身上。

馮青青非常想和這樣一位大人物搞好關係,但是對方似乎沒有想要搭理她的意思,一直都和容幼儀聊得開心。

馮青青越看越覺得心中不是滋味,趁著秦凌予正和幾名議員聊天,直接拿起一杯香檳朝著正在說話三個女人走去。

「當初就在台下看著幼儀演唱會,真是震撼!」

「當時一張票可是天價,整整炒到兩萬人民幣!」俞薄樂誇張的說。

雖然出身豪門,但是俞薄樂身上絲毫沒有半點驕縱氣息,很快和容幼儀打成一片。

「當時要是我們認識,直接送你張票就好,根本不用花這麼多錢,都怪那些黃牛,將價格炒得這樣離譜。」

「沒有關係的,兩萬塊錢雖然很貴,但是非常值票價!」

「俞小姐看什麼不好,怎麼偏偏要看這種賤貨演唱會,難道不怕污染自己眼睛?」馮青青說完,拿起一杯香檳直接澆在容幼儀頭頂。

容幼儀感覺一陣錐心刺骨的冷,緊緊閉住雙眼。

明明已經非常遠離馮青青,想不到她還是纏著自己不放。

南初看到這幕,連忙將容幼儀護在自己身下。

在她的記憶當中,從來沒有見過像馮青青這樣無理取鬧的人。

「這位女士,這是在做什麼!?」

「這是我們俞家宴會,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的來賓!」俞薄樂同樣有些看不下去的說。

「這個算是什麼賓客,這個女的分明就是小三!」

「你們就是因為不知道她的真實面目,所以一直被她欺騙!」

「這個女人趁我老公出差去濱城時候,偷偷跟到機場,然後和我老公一起回酒店,你們說賤不賤?」

「胡說八道什麼,什麼濱城機場,什麼酒店,這件事情是有證據嗎?」南初瞪著馮青青冷冷說道。

馮青青看到南初還是有些害怕,畢竟四年前,沒少在她手上吃虧。

但是這回的事,是她有理,馮青青很快昂首挺胸,說道:「除去她,還能是誰這樣不知羞恥,勾搭我的老公?」

「一口一個你的老公,那你管的牢些,我們幼儀看不上有婦之夫,那天去濱城的是易醒醒,易醒醒是去送印章的。」

「難不成,這樣也要追究責任?」南初冷眸呵斥道,心想秦凌予不錯,但是選的老婆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怎麼可能!」馮青青音量猛的提高,要是真是這樣,怎麼秦凌予從來都沒和她解釋,難不成秦凌予巴不得讓她誤會,他和容幼儀不清不楚?

就在馮青青想不明白那個瞬間,容幼儀直接拿著一瓶紅酒過來,盡數倒在馮青青身上。

「薄樂,不好意思,浪費你家紅酒。」

「馮青青,上回已經沒有追究你的責任,但是是你欺人太甚!」 老闆娘目不轉睛的盯着地上的丁躍鵬,打趣了起來。 獨裁者 然後再把房卡遞給了郝健。“嘖嘖嘖,這小鮮肉可真俊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