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頓時爆發恐怖的威壓,她身為一流上品的實力頃刻間便爆發了出來,匯聚在拂塵之上的真氣直衝林晨而去。

如果林晨這次中招,便會如金山塔那般被直接斬斷。

林晨卻絲毫沒有退後的意思。

,目光中帶著濃濃的狠厲。

他雖然也是一流上品,但與混跡江湖幾十年的滅情師太,還是沒法比的,自己如果想贏她,就要發揮自己的優勢,金剛不壞之身。

就在滅情師太哪一拂塵即將打到他身上的時候,林晨已然出手,那帶著雷霆之勢的拳頭,直接打在了滅情師太的臉上。

砰的一聲。

兩人都被巨大的衝擊力反噬,連連後退幾步。

滅情師太怎麼都沒有想到,林晨居然不知死活,想要跟自己硬碰硬。

因此,算是結結實實的挨了林晨那一拳。

即便是有真氣護體,臉上也被打出了重重的拳印,瞬間便腫了起來。

她原本就是一張撲克臉,再加上現在青紫一片,驚悚的讓鬼神都退避三舍。

台下觀看的武者,一個個的感覺心都跳到嗓子眼兒了,「這……這林晨也太牛掰了,滅情師太那一擊,即便是宗師級別的高手都不敢硬接下來,他是怎麼做到的?」

「你別看他便面看起來沒事,挨了這麼一拂塵,估計五臟六腑都已經錯位了。」

「年輕人啊,就是太意氣用事了,好好的活著不好嗎?吃點虧就這麼難?非得跟滅情師太硬剛!!」

「哎,這下好了,滅情師太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張若男此時一顆心已經跟火燎了似的,她對滅情師太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

雖然林晨已經很強了,但是也不能用自己一流上品的力量和那種有底蘊,有資歷的武林泰斗硬碰硬。

除了她無比焦急之外。

人群之中,還有一個帶著貓咪發箍,帶著貓鈴鐺的貓系少女,看向林晨的目光閃著無比複雜的神色。

她就是峨眉派這次奉命前來參加比賽的天才,雖然剛才在秘境之中,她也被逼著喊了林晨一聲爸爸,但是她天性善良,對林晨怎麼都恨不起來。

貓系少女紅唇輕抿,有些緊張的看著林晨,默默祈禱:「這件事真來就是我們耍了陰招,聯合起來想要坑害林晨在先,敗在他得手裡,我也是心服口服的,滅情師叔這麼無理取鬧,實在是不應該的。」

「哎,林晨小哥哥,你這脾氣也著實有點囂張,沒事幹嘛主動挑釁滅情師叔,你的實力,根本不能跟她的相提並論的。」

少女忍不住連連嘆氣。

和其他武者一樣,她也認為林晨只是表面看起來沒事,其實身體早就已經不堪重負。

這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著實有些天真。

說時遲,那時快。

林晨並沒有理會滅情師太那一拂塵給他帶來的傷害,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還沒有緩過神來,便又朝著滅情師太殺了過去。

他沒有是用任何武學,而是和剛才一樣,選擇跟滅情師太硬碰硬,近身肉搏。

滅情師太也沒有多想,以為林晨自知打不過自己,便破罐子破摔,毫不猶豫,便揚起拂塵,灌注真氣,朝著林晨的胸口拍去。

林晨這次直接更是躲都沒躲,揚起拳頭,一下接著一下,使勁了全身的力氣,朝著滅情師太的臉打過去。

砰!砰!砰!

就像街頭的小流氓似的,不要命的狠勁兒,終於感動了台下觀看的武者。

滅情師太峨眉派的武學如暴雨一般,朝著林晨攻擊,台下的武者已經能清晰地看到,林晨的身上一道一道的傷痕。

而林晨的拳頭,也是乾淨利落的朝著滅情師太的腦袋打過去,不到一會兒,滅情師太那原本包養的還算不錯的臉,就被打成了豬頭。

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林晨所有拳頭的威力加起來,還沒有滅情師太的一拂塵大。

在經過幾輪的硬抗之後,林晨終於是扛不住了,腳步連連後退,面色煞白,吐出一大口鮮血。

他的身上,全部是剛才和滅情師太硬碰硬,所留下的傷口,深可見骨。

鮮血不停的往外流著,凄慘無比,整個人就好像一個血人,好像一股風就能吹倒的模樣。

滅情師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但是沒人能看的出來。

她算明白了,林晨就是為了讓自己出醜,因此即便每一拳的威力並不大,但他仍要打在自己臉上,這點小把戲,簡直上不得檯面。

不過,林晨的抗擊打能力著實有些出人意料,但是那又怎樣,滅情師太有絕對的自信,下一擊,能直接將林晨格殺。

介入醫生手記 只要能殺了林晨,自己丟點面子,也無妨。

張若男再也控制不住,不顧被連累的危險,衝上去,拉住林晨,淚流滿面,哽咽的說道:「林晨,咱不打了,好不好,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這是林晨第一次看到一直很堅強的她哭。

心裡有些動容。

但林晨沒有猶豫,很決絕的把她推開,強撐著身體的傷痛,咬牙堅持道:「我知道,我不是她的對手,但是我這個一直都是這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要反擊。」

「滅情師太一而再再而三的欺我,辱我,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我寧可死了,也要讓她脫一層皮。」

語氣中的大義凜然,讓張若男嬌軀微顫。

boss太腹黑 台下武者更是為之震撼。

「好一個寧可死了,也要讓她脫一層皮,沒想到林晨如此剛烈。」

「寧死不屈,真真是我武林兒女應該有的模樣。」

「哎,當真是可惜,這麼堅毅的男兒,今天卻要折在這裡。」

許多人,都忍不住流下眼淚,看著林晨義薄雲天的樣子,都十分佩服。

他們心裡也忽然覺得,他們之前看錯了林晨。

都以為他是卑鄙無恥的小人,可是沒想到,原本這麼多人力,只有他是一條鐵骨錚錚的好男兒。

就連峨眉派的貓系少女,眼中都浮起一抹水霧。

「滅情師叔,你也心狠了,居然要殺一個這麼好的人。」

滅情師太冷眼旁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區區一個一流下品,也想要讓我脫一層皮,痴人說夢,我現在這些皮肉傷,等我收拾了你,短短几個小時,便能恢復如初,而你,就受死吧!」

林晨強撐著快要倒下去的身體,大吼一聲,似乎使勁了全身最後的力氣,依然舉起拳頭,朝著滅情師太的腦袋打去。

滅情師太面帶嘲諷:「幼稚,就算你百發百中,也不會對我造成致命的傷害,還不如省點力氣,還能死的體面點!」

愛の開場白 她手中拂塵,周邊爆發出璀璨的淡紫色光芒,刺向林晨的丹田處。

一擊即中,林晨就必死無疑。

「徹底完了!」

張若男兩腿發軟,盡然是直接癱坐在了地上,俏臉煞白,兩眼無神。

就在這個時候,在所有人為他惋惜的時候,林晨嘴角卻是勾起一抹冷笑。

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也不再刻意的壓制他金剛不壞之身,而是頃刻間,便爆發出了他金剛不壞之身的全部戰鬥力,肉體的抗擊打能力爆表了,周身氣勢磅礴。

而她那打向滅情師太腦袋的拳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雷火符,加上他全部真氣的灌入,二者合一,氣勢磅礴的真氣和毀滅級極強的雷火符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滅情師太心裡咯噔一下,感受到了極強的威脅,面露懼色。

想要躲避,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慣性思維讓她以為,林晨最後這一拳的全力以赴,是為了給自己留下一點傷害,因此,她更多的力量,全部傾注在對林晨的這一擊上。

倉促之間,只能分出一點力量,去抵禦雷火符的攻擊。

嘭!!

彷彿火箭炮**一般。

高台之上迸發出耀眼的光芒,地動山搖的雷鳴之怒,讓高台瞬間化為烏有,其他旁觀的武林泰斗,臉色一變,也趕緊躲開,生怕被雷火符的餘溫波及到。

衝天的灰塵久久不散。

台下的武者沒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紛紛抬起頭來,想要一探究竟。

張若男瘋了似的衝進濃煙之中。

待到煙塵散去,赫然發現。 躺在地上的居然是滅情師太。

而林晨雖然傷痕纍纍,胳膊也被燒傷了一塊,但是狀態還算可以。

全場愕然。

「林……林晨贏了??」

「我的媽耶!你們看到沒,最後林晨在最後關頭居然用了一道雷火符,滅情師太就這麼被炸死了!!」

「嘖嘖,這林晨果然陰險狡詐,前面硬抗那麼多下,就是為了讓滅情師太大意,然後再給她來個大的。」

這一幕,當真是讓他們嘆為觀止。

一代武林泰斗,一流上品的滅情師太,就這麼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輩陰死了,怕是死不瞑目啊!!

此時的張若男早已哭的梨花帶雨,緊緊的抱著林晨。

看到滅情師太死了,林晨整個人都放鬆了,剛撐不住要暈倒的時候。

一道劍影,彷彿來自九天之外,當空落下,速度極快的沖向林晨。

那虛空之中,一聲怒喝,帶著雷霆之勢響起:「無恥小兒,殺我徒兒,壞我情緣,今日如不能將你碎屍萬段,我便稱不得乾坤劍!!」

全場所有人都為之改色。

名震江湖的劍道宗師——乾坤劍,來了!!

乾坤劍那可是在江湖成名已久老牌劍客。

撲面而來的劍氣,讓林晨腦海中蹦出逃跑的慫包想法,這是第二次,第一次就是在秘境之中,對上凶獸的時候。

劍氣雄厚,距離他很遠的時候,他就能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威壓,便是他現在擁有金剛不壞之身,都已經感受到了一絲劇痛感。

接不了,這一劍即便是林晨毫髮無傷的時候,都接不住,更別說現在遍體鱗傷。

就在生死一瞬間,林晨啟動了破妄之眼,在零點零一秒的時間裡,找破了唯一的生路。

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將身體猛然拉向一邊,在及其驚險的情況下,躲過了這充滿殺氣的一劍。

嗖!

那一道劍氣直接划向教學樓,眨眼的功夫,教學樓便如一塊豆腐一般,被一切兩半。

轟隆隆!!

教學樓的上半部分直接被攔腰斬斷,坍塌了下來。

這一刻,就好似七級地震一般,上半部分砸落的時候,整個大地都為之顫抖,驚天動地,掀起濃濃的煙塵。

整個南州市,都為之震動。

南州市方圓幾十公里的市民一片驚慌失措,以為最恐怖的地震來臨了,倉促的從各自的家、工作的寫字樓跑了出來。

親眼見證這一幕的人,則是驚愕的揉揉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不敢置信大白天居然出現這樣的詭異事件。

只見一道璀璨的光芒自天空劃過,然後那牢不可破的教學樓,就這麼從中間切斷了?

難道是流星隕落?

西北附中親眼見證這一切的武者具忍不住渾身戰慄。

每個人眼中都流露出濃濃的恐懼。

乾坤劍是江湖有名的老牌劍客,很厲害,但是沒想到已經搶到這種恐怖的程度。

距離這麼遠,這一劍居然還有此等的殺傷力。

「林晨真的是招惹了惹不起的人,殺人徒弟,還有老相好,這樣的血海深仇,除非他死,否則這件事情是不會結束的。」

「不愧是乾坤劍,二十年前,他縱橫整個華夏武林,一人一劍,成為當時讓人望而生畏,最厲害的散修,即便是名門大派出身的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沒想到隱居之後,實力不退反進。」

「之前林晨誅殺的那個弟子,好像是他眾多弟子中實力最弱的,師尊如此強大,那他的核心弟子該多牛逼啊?」

武者們議論紛紛,看著轔的目光,充滿了惋惜和憐憫,好似林晨必死無疑一般。

林晨面色平靜。

因為在這一刻,他已經感受到師姐姐熟悉的氣息,他就知道師姐姐不會眼看著他有危險,而不管不顧。

不等乾坤劍下一擊,虛空之中,一隻玉手從地上隨手撿起一個石子,輕描淡寫的彈出。

那枚石子,卻好似火箭一般,穿越千里,直擊南州市外的乾坤劍。

數分鐘后。

乾坤劍被擊退。

西北附中的人,只能聽到他臨走之前留下的心有不甘的聲音:「好一個林晨,如此囂張,原來是背後有強者撐腰,今日算我倒霉,弟子的事情,我就交給下一代去解決,也該讓世人知道,我乾坤劍的弟子不是人人捏扁搓圓。」

武者們不可思議。

來時氣勢洶洶,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灰溜溜的跑了?

最後這話,怎麼聽都覺得是,林晨你牛逼,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