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其他賓客也都注意到了那處的騷亂,紛紛往那個方向看。

王老爺子安撫在座的賓客。

賓客收回了目光,繼續跟王老爺子談話。

沒多會兒,警衛跑了回來,低聲在王老爺子耳邊說了幾句話。

王老爺子臉色一變,「這個孽子,這個孽子……」

連著低聲說了兩遍,王老爺子斂了神色,對賓客說了聲:「失陪一下。」

而後,朝著騷亂的地方走了過去。

還沒走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前面便發出嘩啦一聲巨響,王老爺子親視線穿過人群,就看到盛放香檳的玻璃酒杯塔倒了下去,橙黃色的酒順著地板緩緩地流淌,玻璃碎片四濺。

整個大廳的人都被這巨大的動靜,吸引了過來。

王老爺子隔著人群,目光落在一臉猙獰的王毅山身上,臉色陰沉的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天幕。

而人群那邊,王毅山原本找到慕洛琛,想揍他一頓。可沒想到沒把人揍到,反而被推了一個踉蹌,撞倒了香檳酒塔。

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周圍的人都在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腦子裡的怒火「轟……」燃燒到了極點。

「慕洛琛,我殺了你!」

王毅山握住從地面撿起來的刀子,眼含殺意的朝著慕洛琛沖了過去。

慕洛琛拉著葉簡汐,沉著的向後倒退。

王毅山緊追不捨。

眼看著刀子就要捅到慕洛琛身上,圍觀的賓客發出驚呼聲。

王老爺子分開人群,走到跟前,恰好看到這一幕,暴喝出聲:「王毅山!把刀給我放下!」

王毅山崩斷的理智,在聽到老爺子這聲暴喝,終於拉回了一些。

可他衝出去的速度極快,想要再收回,根本來不及。

慌亂中,刀鋒偏向一側。

圍在旁邊的賓客,驚嚇的往後退,但現場太多人,有些人根本來不及,站在前面的張老爺子腿腳不靈便,慢了半步,王毅山的刀子寒光一閃,朝著他刺了過去。

嘶拉……

刀子劃破衣服,刺入身體里,鮮血緩緩地流出來,張老先生看著自己胸口插的那把刀,嘴巴張了張想要說話,然而話沒說出來,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老張!老張!你怎麼了?」

張老太太哭喊著扶住張老先生。

王毅山手緩緩地鬆開,怔怔的望著張老先生,說不出任何話。

王老爺子在看到王毅山捅到別人的剎那,腦子嗡的一聲木了,在原地停了兩秒后,他大步的走上前,抬腳狠狠地踹在他的小腿上:「混賬!你給我跪下!」

王毅山腿一彎,差點跌跪在地上。

他穩了穩身體,勉強站住。

回過頭對上王老爺子怒氣騰騰的雙眸,王毅山既覺得害怕又覺得委屈、惱火,要不是老爺子偏心,事情怎麼會鬧到這個地步!

現在事發了,倒過來教訓他了!

早幹嘛去了!

王毅山臉上露出不服。

王老爺子揚手一巴掌打在他臉上,抬腳再次重重的踹在他身上:「孽子!你還敢不服!立刻跪下,給張老先生和太太道歉!」

王毅山最後一絲理智告訴自己,捅到了張家的人是自己不對,於是咬著牙根,噗通跪在地上,對張老太太說,「老太太,對不住,我不是故意刺到張老先生。」

張老太太哪裡肯聽王毅山的話?

張家的勢力比王家略差,平日里或許對王家有些謙讓,可遠沒到要討好的王家的地步。更別說現在王毅山無緣無故的捅了她老伴,六十多歲的人被人捅一刀,這幾乎是要命的!

張老太太紅著眼睛,指著王毅山罵:「我們張家受不住你這聲對不起!王毅山,我告訴你,我老伴要是出一丁點岔子,你就等著去法庭接受制裁吧!」

她把話說完,王家的兩個小輩趕了過來。

把王老爺子抱起來,要送去醫院。

王毅山想要起來,王老爺子抬腳又是一腳踹了下來,「你有讓你起來嗎?繼續給我跪著!」

王毅山沒防住這一腳,噗通一聲撲倒在了地上,手剛好壓在了破碎的玻璃,鑽心的疼痛從那處傳來。

王毅山倒抽了一口氣,歇了好一會兒,才一點點的從地上爬起來。

裳於雲上前扶他,「毅山,對不起,是我惹了禍事。」

王毅山想安慰他,可話到嘴邊,恰好對上不遠處慕洛琛別有深意的目光。

他嘴角往下一沉。

這件事根本不是阿雲的錯!

是老爺子跟慕洛琛的錯,憑什麼要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跪著?憑什麼阿雲要說是她的錯?

他不服!

王毅山眼裡的清明一點點的被仇恨和怒火吞噬……

王老爺子教訓了王毅山,轉身看到管家,吩咐他把王東擎召過來。然後,準備跟張家的人說一下今晚發生的事情,只是張家的人都黑著一張臉,沒理會他。

王老爺子心裡慪火,偏偏這個時候,裳於雲在一旁哭哭啼啼。

那哭聲,把王老爺子心裡的怒火勾的越來越旺盛。

當初自己就不應該心軟,留下裳於雲這個禍害!

要不是她,今晚的事情不會這麼糟糕!

若是搞砸了天寶認祖歸宗的事情。

他一定要親手殺了裳於雲!

王老爺子心裡惱火到了極點,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存有理智,低聲吩咐傭人說:「把二太太帶回去。」

傭人說了聲「是」,走上前準備帶走人。

王毅山霍地從地上站起來,一把推開了那個傭人:「誰敢碰阿雲一下?」

王老爺子額頭狠狠地跳動了下:「王毅山,你還嫌丟人丟的不夠?立刻給我退下!」

「爸,我們王家丟人還丟的少嗎?你明知道今晚是阿雲受了委屈,你不為她討回公道也就罷了,竟然還要委屈她!你到底是不是王家的家主?還當我是你的兒子嗎?是的話,你就把慕洛琛和葉簡汐那兩個賤人趕出王家!」王毅山指著不遠處的慕洛琛和葉簡汐。

所有人都覺得莫名。

這件事跟慕洛琛和葉簡汐有什麼關係?

慕洛琛面對眾人疑惑的目光,神色淡然道:「王先生,不知道我跟簡汐,要把我們轟出去?」

這個臭不要臉的!害了阿雲還做出這幅無辜的樣子!真當所有人都會被他迷惑嗎?

「慕洛琛,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知道!我告訴你,這件事沒完,我今天殺不了你,改天也會要了你的命!你給我等著!」

「王先生,雖然不知道我哪裡惹怒了你,讓你對我生出這麼大的怨氣。 對家不會看上我 但據我所知,我們國家是法治國家,殺人可是要償命的。」

慕洛琛話說的淡淡地,可意思很明確。

自己出了事,王毅山就要償命。

王老爺子臉上的平靜,被王毅山這番狠話撕扯的粉碎。

蠢貨!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刺殺慕洛琛,現在還敢說出這種話!

將來慕洛琛有個三長兩短,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他!

王老爺子手氣的哆嗦,無語了半晌,朝著管家大聲喊:「來人!把王毅山和裳於雲給我押下去!」

他不想再看到這個孽子一眼!

王老爺子發話,警衛立刻開始行動。

往常見到王老爺子暴怒的模樣,王毅山早就怕了,可這兩次被裳於雲挑撥,他認定了老爺子偏心王東擎,而不重視自己。

心中生了不滿,自然不願意順從王老爺子的安排。

王毅山在那些警衛衝上前時,沉喝命令自己的人,開始行動。

兩邊的人對上,大廳的賓客頓時傻眼了。

這上演的什麼戲碼?

王家的內訌要抬到明面上來了?

王東擎快走到關押天寶的地方,正準備推開門進去。管家匆匆的從斜里跑出來,攔住他的去路:「擎少爺,老先生請你過去。」

「我這邊還有事情,讓爺爺等一下。」

王東擎腳下的步子停住,擰眉說道。

管家沒有讓開路,頷首道:「擎少爺,你還是先去前廳吧,有什麼事情交給我去做。」

王東擎聞言,明白前廳可能發生了其他的事情,凝聲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二太太醒過來,忽然發瘋了一樣衝到了大廳,說是要慕先生和慕太太報仇。二爺當時也在……他知道了二太太身上發生的事情,和慕先生發生了爭執。結果……慌亂之中,二爺拿刀子捅了旁邊站著的張老先生。現在張老先生被送去了醫院,張家要把二爺送去警察局,老爺子請你過去掌控下局面。」 王東擎聽到管家的話,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變化,可是那雙眼睛,卻讓人不敢再直視。那雙眼睛是狂怒的野獸的眼睛,稍微觸犯,就會死無全屍!

管家哪裡敢出聲,這位祖宗平日里對誰都是客客氣氣的,鮮少有像現在這樣顯露出怒意的。

一旦露出這樣的神情,那八成是真的生氣了。這時候再說話,就是愚蠢的往槍口上撞。

好在王東擎的怒氣只外泄了數十秒,就恢復了平靜的模樣。

「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再趕過去也沒設么用,先看看天寶,再去也不遲。」

話說罷,王東擎沒給管家阻攔的機會,便進了房間。

管家愣了下,跟著他的腳步走了進去。

房間里負責看管天寶的警衛,見到王東擎來了,紛紛起身:「擎少爺」。

王東擎問:「天寶呢?」

「在裡間,剛才小少爺鬧騰了會兒,陳姐陪著小少爺去房間里,安撫她了。」警衛領隊的人回答。

王東擎點點頭,大步的往裡間休息室走。沒兩步就走到了卧室里,他眼睛掃了一圈,沒有看到天寶和陳姐的影子,浴室里也安安靜靜的,不像是有人的樣子,王東擎心裡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沒有猶豫的時間,他衝到衛生間門口,哐當一聲踹開了門。

衛生間里依然沒有天寶,連陳姐也一起消失了。

王東擎的臉色霎時變得難堪無比,身體僵硬的立在門口。

豪門小祕也瘋狂 跟在他身後進來的警衛,看到房間里沒人,驚愕的互相對視。

人呢?

他們一直守在外面,根本沒看到人出來,現在人到哪裡去了?

弄丟了小少爺,這可是大罪!

警衛們臉色變成了土灰色。

王東擎卻是管不著這些警衛,他腦子亂了一會兒,準備帶人出去的時候,視線落在地板上不易察覺的塵土上面,眼睛微微眯了眯。

追婚三十六計 而後,他往前走了幾步,俯身蹲在地上,輕輕的扣了兩下地板磚,下面傳出來咚咚的響聲。

王東擎手指一翻,將地板磚翻起來,地板下面赫然露出能容下一人的黑乎乎的洞。

這個洞像是露出嘲諷笑容的大嘴巴,在嘲諷著他。

王東擎的手一點點的收緊,原來自己在外面布下天羅地網,他們卻沒想著正面突破,而是從底下挖了洞來把人偷走。

自己真是蠢!

連聲東擊西這麼簡單的把戲,都沒想到。讓人在眼皮底下,把孩子給弄走了!

王東擎氣到了極點,反倒笑出了聲。

慕洛琛,安家……他真是小看了他們!這次天寶被偷走,是自己太過小心大意,才會被他們得逞。可他們以為,把天寶救出去,這件事就算完了嗎?

王東擎嘴角的笑容越發的冷。

管家走到浴室前,看到浴室地板下面被挖了一個洞,大駭:「擎少爺,這……」

「天寶被人帶走了。」王東擎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的說,「大廳前面慕洛琛和葉簡汐做的那些事情,不過是在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救天寶的事情是另外一撥人做的。」

管家額頭上的汗,刷的流了下來。

好好的八十壽辰,演變成了這樣。

等把殘局收拾了,王家肯定要爆發一場大變故。

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

管家六神無主:「擎少爺,現在該怎麼辦?派人去把天寶少爺找回來嗎?」

「找?孩子已經被他們偷走這麼久了,若是有心隱藏,十天半個月都找不回來。」王東擎對找回孩子沒有報多少希望,慕家和安家費了那麼大力氣,把孩子偷回去,怎麼可能輕易的讓王家把孩子偷回來?王東擎深吸了口氣,壓下心頭蹭蹭往上躥的怒火道:「只能以後再找機會,把天寶帶回來。至於二叔那邊,他既然為了一個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地位、權勢,那便成全了他。立刻召集家裡的警衛,等下見到二叔的人不用說話全部拿下,後果我來承擔。」

王東擎冷笑,那笑容蒙著一層冰霜。

管家的頭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說了聲是,便去按照王東擎的吩咐做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