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似是察覺到周身的氣氛有些不對勁,阿黎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她心虛地朝身邊男人偷偷瞧了一眼,好像一不小心又打翻醋罈子了!

「呵呵!呵呵……」阿黎微揚起小腦袋,半眯起眸子微笑,那比陽光還要明媚的笑意,在眸光中蕩漾著,直勾得薄寒池心神不穩。

「老公,你該不會又吃醋了吧?唔!一定不會的,一定是我不小心看走眼了。」

阿黎一臉討好,畢竟,她家男人一向不怎麼好哄,精著呢!

薄寒池挑眉,這丫頭真是翅膀硬了!竟然敢在他面前誇別的男人可愛!

「老公,你還真生氣了呀!」阿黎皺了皺眉,仰頭可憐巴巴地瞅著他,「其實吧!老公,你肯定不知道一個男人什麼時候才會被誇可愛。」

「……」

他依舊不作聲,嘴角輕輕勾起,卻也做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兒。

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強忍住心裡的笑意,故作一本正經地說道:「當一個男人長得不帥,又沒有氣質,又沒有才華的時候,通常,我們女生為了不讓他覺得沒面子,都會說他很可愛。」

頓了頓,生怕她家男人不相信,阿黎又信誓旦旦地補充了一句:「像我老公這樣的,我們女生一般會這麼誇他,比如,我好想跟他生一窩小崽崽哦!又比如,行走的荷爾蒙,迷倒一大票女生……」

「老婆……」

不等阿黎把話說完,薄寒池突然出聲打斷了她,嗓音略顯得低沉。

阿黎愣住,狐疑地看向他,「怎麼?」

薄寒池輕輕地握住阿黎的手,又忍不住在她的掌心輕撓了幾下,阿黎怕癢,忍不住咯咯直笑,眉眼彎彎的,「老公,癢!別撓我手掌心。」

見阿黎求饒,薄寒池薄唇一勾,笑得格外開心,「好,我不撓。」

頓了頓,他眸色輕閃,如陽光下的湖水般瀲灧,一瞬不瞬地注視著阿黎,「老婆,你剛才說,像我這樣的男人,你好想跟他生一窩小崽崽?」

「……」

阿黎嘴角輕抽了一下,立刻眯起眸子微笑,她揚起小腦袋,眼巴巴地瞅著他,小心翼翼地問道:「老公,我,我可以把這句話撤回來嗎?」

加上肚子里的這倆個,他們很快就會有三個小孩兒,可這一窩小崽崽……

阿黎呵呵笑著,越發覺得心虛了,她就是隨口說說而已,他該不會當真了吧?

薄寒池挑眉,「兩分鐘已過,不能撤回了。」

「……」

又不是微信消息,還兩分鐘之後就不能撤回了!阿黎沒好氣地在心裡腹誹。

「老公,我記得我小的時候,你教過我,做人呢!最重要的是不能貪心,你看,你已經有糯米,黑米和紅米了,你要是還嫌少的話,你夫人我也可以勉強可以當個小寶寶,四個!四個你總不會還嫌少吧!」

他要是還敢說嫌少,現在就找他單挑!

看著身邊女孩兒氣鼓鼓的樣子,薄寒池垂眸一笑,眼底漾開暖意,「怎麼會嫌少?你和孩子們是我這一生最寶貴的財富。」

阿黎又驕傲了,她紅唇一揚,笑眯眯地說道:「你知道就好。」

薄承東趕到的時候,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的狗糧,差點沒把他給噎住。

「大哥,我可以跟……跟大嫂聊點事情嗎?」

雖然「大嫂」這個稱呼很不習慣,但他必須習慣,畢竟,他一點都不想給他大哥當陪練,那簡直就是一種慘絕人寰的折磨。

薄寒池挑眉,偏頭看向他家女孩兒。

阿黎眯著眸子微笑,不急不慌的,薄三這麼火急火燎地找她能有什麼事兒?還不是為了庄小魚,她就算不問,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沉吟了一會兒,薄寒池嘴角動了動,不著痕迹地說道:「儘快!你大嫂懷著身孕,不能太勞累。」

「……」

他家小姑奶奶什麼時候這麼嬌弱嗎?薄承東心裡這麼想著,臉上卻不敢流露出絲毫,只說道:「大哥,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儘快把大嫂還給你。」

阿黎撇撇嘴。

其實,她很想說一句,不就是懷個孕嗎?她真的沒那麼嬌弱。

要知道最初懷上小糯米的時候,她根本就不知情,只以為是大姨媽不正常,一直到學院給每個學員體檢,她這才知道自己懷孕了。

再後來,停止訓練,養胎,一直到小糯米滿月……

「老婆,我先去處理一些事情,等晚點我再過來找你。」

「去吧!去吧!」

聽阿黎這麼一說,薄寒池瞬間覺得自己被嫌棄了,於是,他扭頭不經意地瞧了一眼薄三,那眼神里透著濃濃的警告意味兒。 薄三愣住,忍不住在心裡腹誹:我家大哥果然是出了名的醋罈子!

見薄寒池走遠了,阿黎將薄三帶去客廳,懶洋洋地往沙發上一靠,又隨手抄了一個抱枕摟在懷裡,意味深長地睇了一眼薄三,「說吧!找我什麼事兒?」

明知故問!

偏生,他現在有求於人。

薄承東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裡的急切,緩了緩情緒,說道:「小姑奶奶,庄小魚已經回來了,對不對?她一定去找過你了!」

這語氣,是篤定的!

一想到那個不記得他的前台小姐,薄承東就毫不猶豫地篤定,昨晚上一定是庄小魚送他回酒店的,而且,他還模模糊糊地記得,在完全醉倒之前,他好像看到了庄小魚那一張熟悉的臉……

所以,他篤定。

見薄三一臉的激動,阿黎抿抿唇,一雙漂亮的杏眸輕輕眯了眯,狀似不經意地說道:「薄三,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薄承東一愣,還是迫不及待地脫口而出:「你說。」

阿黎微揚起下顎,想了想,說道:「當初,庄小魚為什麼要不辭而別?據我所知,她為了你可是連命都可以不要,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

「不瞞你說,我也想很知道原因。」

呃,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笑得有些尷尬,「你竟然不知道?」

薄承東雙手一攤,撇撇嘴說道:「一無所知。」

阿黎沉默了,薄三的性子她是了解的,斷不可能騙她什麼。她猶豫了一下,抬眸,目光灼灼地看向薄承東,「那我相信你。」

說著,阿黎慵懶地往後靠了靠,又繼續說道:「我是昨天中午在酒店見到小魚的,因為當時時間有點倉促,我跟她也沒具體說什麼,就分開了,不過……」

她話鋒一轉,嘴角勾起笑意,「我跟她約了今天一起喝下午茶。」

聽到阿黎的話,薄承東再沒有半點自我懷疑,昨天上午在酒店,他沒有看走眼,還有昨晚上在酒吧,他也沒有看走眼,庄小魚是真的回來了,那丫頭,總算是捨得回來了。

只是,她好像不願意見他。

想到這裡,薄三的情緒不由變得低落,忽又想起什麼,他眼前一亮,一瞬不瞬地盯著阿黎,說道:「小姑奶奶,你下午出門缺司機嗎?我給你當司機吧!反正我也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物盡其用。」

「……」

阿黎頓時被薄三的話驚住了,他這是想小魚想得走火入魔了吧!

她眯眼一笑,饒有興趣地瞧著薄三,故意不急不慢地問道:「你就這麼想見小魚?」

「很想見。」

「誰讓你跟我私交那麼好呢!那這個忙,我就幫定了。再說,當初你跟小魚還是我介紹的,我怎麼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飽受煎熬!」

聽阿黎這麼一說,薄承東立刻滿心的歡喜,就知道找阿黎行得通,也不枉當初他那麼照顧她……

想了想,他又小心翼翼地試探了一句:「小姑奶奶,你昨天見到小魚的時候,她有沒有跟你提到我?又或者,你有沒有跟她提起我?」

「提了!怎麼沒提!」阿黎撇撇嘴,「但小魚說了……」

見薄承東一臉著急的樣子,阿黎忍不住故意賣了一個關子。

見阿黎突然停頓下來,薄承東立刻急得不行,毫不猶豫地開口央求:「小姑奶奶,你倒是快說啊!就當是我求你了,你趕緊告訴我,好不好?」

阿黎抿唇一笑,不慌不忙地清了清嗓子,「很著急?」

「著急!十萬火急!」

「你新買的那輛跑車我看上了,要不要送給我?」

「行!只要你喜歡,儘管拿走!對了,這是車鑰匙,給你了。」說著,薄三連忙掏出車鑰匙塞進阿黎的手裡,又忍不住催促她,「小姑奶奶,現在我車鑰匙也給你了,你該告訴我了吧!」

阿黎掂量了一下手裡的車鑰匙,然後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我跟庄小魚提你了,可她好像並不願意提起你,把話題岔開了。」

薄三頓時蔫吧了。

「喂!你也別沒精打採的,一會兒我就帶你去見庄小魚,等見了面,你自己好好問問她,當初為什麼要不告而別,現在回來了,為什麼也不願意見你?多大點事兒呀!幾句話就能說清楚的。」

「你說的倒是輕巧!」

「不然,你覺得有多複雜?薄三,這世上再沒什麼比男女之間的事情簡單了,喜歡就努力在一起,不喜歡就儘快分開,又何必委屈自己!」

阿黎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她知道自己,她是絕對受不了半分委屈的。

薄承東突然沉默了。

「在我看來,事情真就這麼簡單!如果哪天薄大哥不喜歡我了,又或者我不喜歡他了,我們肯定會分開,我不會為了任何人將就,包括小糯米,還有他們。」

阿黎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一輩子那麼短暫,誰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到來?她不想讓自己的人生留下任何遺憾。

看著神色認真的阿黎,薄承東有些傻眼了,這丫頭,還真敢說!

「所以,薄三,我會盡量給你和小魚製造機會,但決定權在你手裡,你自己好好把握。最後再跟你說一句,對庄小魚而言,你比她的生命還要珍貴。」

當初為了幫他破解掉姜媛的深度催眠,她差點死在姜媛的手上。

薄承東皺眉,他不是第一次聽阿黎說這樣的話,他也知道,阿黎絕對不會信口開河,可,這年頭還會有人把另一個人看得超越自己的生命嗎?

他不相信。

「還記得姜媛吧!」

「嗯,記得。」

阿黎眉梢一挑,笑眯眯地繼續問道:「薄三,那你還記得,你被她催眠的那段日子嗎?就是,你天天跟在她身邊,天天被她使喚的那段日子。」

薄承東頓時噎住了,嘴角狠狠地抽了抽,這丫頭一定是故意噁心他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阿黎,薄三瓮聲瓮氣地回了一句:「記得。」

記得就好,還擔心你忘記了! 稍頓了一下,阿黎又問薄承東:「那你又知不知道,最後是誰讓你脫離那個女人的掌控的?」

薄承東皺了皺眉,「是誰?」

「當然是庄小魚!還有,這個話題到此為止,你要是不想給庄小魚添麻煩,就把這件事情爛在肚子里,不要告訴任何人。」

見阿黎把事情說得這麼嚴重,薄承東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麼,心下不由得一驚,瞳眸微微縮了縮,眼底飛快地閃過錯愕之色。

阿黎低著頭,把玩著手裡的抱枕,絲毫不在意薄三心裡的想法。

這件事兒,是他欠下庄小魚的,他就應該知道。

阿黎跟庄小魚的下午茶,約在一家純中式風格的餐廳,有各種美味的甜點,也有各種茶,阿黎之所以把約會地點選擇在這裡,實在是她有些饞這裡的甜點了,尤其是剛新鮮出爐的薄荷桂花糕。

阿黎拿起一塊薄荷桂花糕,張嘴咬了一口,只覺得軟糯清甜。

她抬眸,笑吟吟地瞧著庄小魚,不動聲色地問道:「小魚,這次回來,你還打算走嗎?」

庄小魚放下手裡的茶杯,又輕輕擦了擦自己的手指,說道:「這次是我師父要回來,他說,他現在年紀大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年,就想著帝都的那些老朋友了,還說什麼,這些老朋友都是見一面少一面。」

「你看,他都把自己說得這麼可憐了,我能不同意他回來嗎?」

阿黎尷尬地扯了扯嘴角,連忙低下頭,她還以為庄小魚是因為薄三才回來的,難道她真的估計錯誤了嗎?那之前跟薄三計劃的事情……

她咧咧嘴,笑得很不自在,要不要給薄三發個信息,之前的計劃取消掉?

不等阿黎拿出手機,就聽到一個故作驚訝的聲音驀然響起:「小姑奶奶,你怎麼在這裡?」

阿黎忍不住伸手扶額,不想直視那個離她幾步之遙的男人,這演技,會不會顯得太浮誇了一點!讓人一眼看過去就覺得假,很假……

可,她能有什麼辦法呢!誰讓薄三這臭傢伙火急火燎的,幾分鐘都等不了。

阿黎眯眼一笑,不著痕迹地說道:「我跟小魚一起喝下午茶,倒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的?來是這裡見客戶嗎?」

從薄承東走進茶室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一直黏在庄小魚的身上,半秒鐘都沒有離開過,他又怎麼可能是來這裡見客戶的呢!這話說要是出去了,誰信?反正就連他自己都不會信的。

於是,薄承東張嘴就來了一句:「不,我是來這裡見庄小魚的。」

「……」

阿黎頓時愣住,一時間,無數只草擬嗎從她心裡奔騰而過。

她突然好想爆粗口,怎麼辦?

深吸一口氣,強壓下體內的洪荒之力,阿黎呵呵笑了笑,看到那輛跑車的份上,她是該離開這裡了,是該把主場交給薄承東了。

阿黎噌地站起來,「那個,小魚,我出去透透氣,你們倆……聊會兒?」

說著,她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薄三,回頭再找你算賬!

庄小魚不停地在心裡告訴自己,要繃住!千萬要繃住!不然真的就前功盡棄了。以前她一直都不相信,後來才知道,有些男人就不能慣著,時間一長,他就會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好久不見。」

阿黎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聽到身後傳來庄小魚淡漠又疏離的語氣。

她真的很想知道,那個常年被女人哄著的三少,要怎麼應對這樣的場面!

當然,阿黎是沒機會看到這樣的名場面了。

薄承東深吸一口氣,強行在庄小魚身邊坐下來,側著身子,一雙細長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瞧著她,說道:「是挺久沒見的,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別撩了 「……」

庄小魚笑得有點無奈,她怎麼可能不記得他!就算她忘記了這世上所有人,也不可能忘記他。

斂了斂心神,庄小魚微揚起小腦袋,眉眼彎起,「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昨晚上的確是我把你送到酒店的,我還接了你一通電話……」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