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元祥根本就不看楊柏了,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入呂老的眼睛。可就在呂老馬上要走的時候,楊柏卻冷冷說道。

「說我不學無術?誰說我看中是這個五帝錢,張胖子,你哪隻眼看到我相中的是五帝錢,我要的是這個!」

楊柏說完這句話,朝著張胖子的身後的一處寶塔指去! 「以諾,求求你了,原諒我們吧。」

「是啊,以諾,之前都是我們不對,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原諒我們吧。」

原諒她們?她們將人命關天的事情全部推給自己,現在竟然還有臉來求自己原諒?真是荒唐!

錦繡福妻:我家夫君會種田 「交給警察吧。」趙以諾對著顧忘說了一句,而後一頭鑽進不遠處的車子里。以前她們欺負自己,現在自己失憶了,她們仍然沒有忘記欺負自己,她又何必心軟,給他們留面子?

現在好了,進了警局,她們也便不會再有什麼行動了。

有些時候,自己就應該狠狠地給一些人教訓,否則,她們還真的自己自己善良好欺負!

「沒事兒吧?」顧忘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心疼的問道。

趙以諾依偎在他的懷裡,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不是什麼問題。

她突然覺得,慢慢地,自己已經依賴上了這個男人。

今夜難爲情 「傻瓜,有些事情你想不起來了,那就去問林夫人,對於以前的種種,林夫人心裡比誰都清楚。」

顧忘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趕忙說道。

是啊,以前的日子裡,她一直和林夫人在一起生活,自然夫人對自己也是很了解的。

事情,就這樣到此為止了,漸漸地,一切都恢復了到之前的平靜。

回到地球當神棍 趙以諾和顧忘彼此恩愛著,上官娜娜和沈珏,凌辰和李玲,山貓和周陽,每一對都很是幸福,這就是趙以諾最想看到的。

只是那個天翔,卻怎麼也放不下趙以諾。

「總裁,難道,你真的就這樣放手了嗎?」辦公室里,助理抬起頭,問道旁邊的天翔。

放手?為什麼要放手?天翔緊攥著衣角,表情很是兇狠。

沒錯兒,如今的趙以諾,確實和顧忘在一起了,可是這並不代表以後他們倆就能順順利利的走進婚姻的殿堂啊。

顧忘那個臭男人,想必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的公司已經開始面臨危機了吧!天翔的眼睛里閃過一絲駭人的冷光。

「準備的怎麼樣了?」天翔轉過身子,看著面前的助理,冷冷的問道。

「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只等著你下命令了。」助理堅定的回答。

很好,天翔半眯著眼睛看著窗外,陷入了沉思。

「告訴他們,可以實施計劃了。」許久,他才對助理緩緩開口說道。終究,這一場戰爭還是要來臨的,顧忘,那咱們就等著瞧吧!想必你也一定很著急和我分出個勝負吧!

「顧總,出事兒了!」助理立馬闖進顧忘的辦公室,慌張的喊道。

「大哥,真的出事兒了。」山貓緊接著說道。

現在還能出什麼事情?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顧忘抬起頭,撇了他們兩個人一眼,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著自己手頭裡的工作。

助理和山貓焦急的徘徊著,表情很是無奈。

「大哥,你可別再淡定下去了,那些衣服,那些要出口的衣服已經沒了!」山貓大聲喊道。

一下子,顧忘的筆掉在了地上。

什麼情況?要出口的衣服,不是已經被送到船上了嗎?顧忘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兩個人,心裡很是好奇。

「大哥,我們已經將那些衣服送到船上了,可是誰知那船竟然在半道兒上沉下去了,衣服全沒了。」山貓為難的說道。

一瞬間,顧忘愣了,「人呢?船上的人怎麼樣了?」

「人倒是沒事兒。」助理立即回答。

頓時,顧忘明白了,這其中定是有人,他走到窗前,表情很是不悅,這次,又是誰!

「咚!」顧忘一個拳頭直接揮向旁邊的牆壁上,氣勢很是陰冷。

旁邊的兩個人,看著他這副模樣,都不敢說話,只是低著頭,等待著他的吩咐。

「還有備用的嗎?」顧忘趕忙問道。

「有倒是有,但是數量也不夠啊,而且時間也來不及啊,對方著急要這些衣服。」助理輕聲說著,眼睛里有一絲不安。

「繼續生產!不準停工!還有,不要告訴任何人船沉海的消息,我會向他們說明。」說著,顧忘便拿起旁邊的外套,直接走了出去。

辦公室里,山貓和助理彼此向對方堅定的點了點頭,而後離開。

果不其然,對方向顧忘發了很大的脾氣,趙以諾看著顧忘一副低三下四的模樣,很是心疼,從小到大,他顧忘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趙以諾緊皺著眉頭,心裡很是不悅。

一陣埋怨和泄憤之後,顧忘掛掉電話,走進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起來很是憔悴,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件事情應該是天翔找人乾的。

顧忘輕輕嘆了口氣,眼睛里閃過一絲無奈。

他明白那個天翔對趙以諾的心思,可是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個男人就應該放手,給趙以諾幸福才對。

猶豫了一下,顧忘拿起手機,還是撥了過去。

「黛兒,我想請你幫個忙……」

幫忙?黛兒的眼神逐漸黯淡下來,能讓顧忘開口要別人幫忙的機會,還真是不常見啊,看來,他定是遇到什麼大困難了。

「你放心,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全力以赴。」黛兒立即回答。

很快,黛兒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也表示很樂意幫助他。

顧忘要合作的夥伴在國外,黛兒的公司也在國外,為了讓合作夥伴給予自己一些緩衝的時間,他只能求助黛兒,讓她辦一場宴會,請商界的一些名流前輩前去參加。

而對此,黛兒自然是不會拒絕的,只是一場宴會而已,無妨!黛兒立即拿起手機,一個接著一個的撥了過去。

而這個消息,很快便被天翔得知。

「你說什麼?黛兒要舉辦宴會?什麼時候?」天翔驚訝的問道面前的助理。

「我也是才剛剛得到消息,總裁,這次,她可是請了很多國內外的名人啊。」助理立即說道。

她怎麼會突然舉辦宴會?天翔的表情很是懷疑。

不對,她在幫顧忘!

黛兒要舉行大型宴會的消息,很快被傳開了,對此,國內外的人都很激動,要知道,只有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可以參加這場宴會。 楊柏指著是一件三十多厘米高的木塔,木塔形狀古樸,九層柳木玲瓏寶塔。四角飛檐掛著鈴鐺,風中一吹,叮鈴鈴相當好聽。

周圍的人都看著呢,楊柏居然說他看中的不是五帝錢,而是玲瓏寶塔。起初這些人還以為楊柏選擇是什麼寶貝,可是這些人看到寶塔又一次哄堂大笑。

「柳木塔,這玩意也就算裝飾品,張胖子,這你從哪弄來的?」這些人都看向張胖子,而此時的張胖子卻哈哈大笑起來。

「怎麼?你要買這個?你早說,在這廢半天話幹什麼?這個玲瓏塔,雖然不怎麼值錢,也有年頭,怎麼也得有了三十多年。」

張胖子的話,讓周圍人又一次笑了起來。三十多年算什麼古董,連民國都不是。這樣的柳木塔也不知道是哪個木匠打造的,就是為了裝飾用的。

無論是從材質,還是從年頭來看,甚至從做工來看,都是普通貨色。

「你想說什麼?我就要這個,多少錢?」楊柏淡淡的看著張胖子,四周的哄堂大笑,楊柏根本就沒有搭理。

「楊柏,你買這個幹什麼?你看他們笑話我們呢。」林嬌鬱悶的挽著楊柏胳膊,想要把楊柏拉走。

「小夥子,老夫剛才說了,玩古董玩的是知識,你什麼也不懂,就虛心點。這個柳木塔頂多算裝飾品,呵呵呵,像我們這些玩古董的,是不會買的。」

呂元祥嘿嘿一笑,一句話,更是讓周圍人的鄙夷的看向楊柏。在這些人的眼中,楊柏是在置氣,是在自己給自己台階。

「廢什麼話,這個塔你不買就閉嘴。」楊柏太狂了,根本不看呂元祥,一句話就讓呂元祥臉色又一次變了起來。

「年輕人,你說什麼?敢這麼跟老夫說話,無知!」呂元祥臉色陰鬱起來,手下的人也都憤怒的看著楊柏。要不是楊柏剛才的眼神嚇人,這些人還真的要教訓楊柏。

「對,你怎麼跟大師這麼說話的,你以為你是誰?」張胖子也抓緊機會,趕緊向著呂元祥。此時四周的人,又一次紛紛指責楊柏,只有林嬌焦急的抓住楊柏的手。

「你以為你們是誰?說,這個多少錢?」楊柏的冷漠,讓張胖子也冷笑起來,獅子大張口直接就伸出手指。

「五千,愛買不買!」這個破木塔,頂多價值幾百,張胖子明顯是宰楊柏。這樣的價錢,讓周圍的人都紛紛看著好戲。

「刷卡!」看到楊柏掏錢,這些人又一次議論紛紛起來。楊柏還真的買這個玲瓏塔,這讓眾人一片嘩然。

「現在年輕人,有錢就這麼浪費。張胖子,恭喜你掙錢了。我們走!」呂元祥看了看楊柏手中的木塔,神色輕蔑無比。

「是你沒有眼力,別整天裝著專家模樣,現在的專家還不如磚頭。」楊柏掂了掂手中的寶塔,淡淡的笑著。

「你,你說什麼?臭小子,給你臉了?」呂元祥本來高高在上,從來沒有人說自己眼力不行。要知道在古玩界,玩的就是文化,玩的就是眼力,看家本領被人質疑,這讓呂元祥已經動怒。

「對,你說什麼?你根本不知道呂大師,就你還在呂大師面前裝,你也不看看你買的東西。」張胖子也冷笑的看著楊柏。

「年輕人,你趕緊道歉,如果不道歉,以後這個古玩街你還是別來了。我們這裡,無人賣給你東西。」

這些人的話,讓呂元祥蔑視抬了抬眉,就憑著呂元祥一句話,就能夠讓楊柏這樣的年輕人無法踏入古玩街。

「道歉?沒有眼力,就是沒有眼力,自己說的天花亂墜,寶物在他身邊,他也沒看出來。」楊柏又一次掂了掂手中的寶塔。

楊柏這樣的動作,明顯告訴眾人自己手中的寶塔可是一件寶貝。這樣的話,讓呂元祥冷笑連連,甚至張胖子都控制不住,直接就張狂而笑。

「就你手中還是寶貝,反正現在你也付完錢了,東西是你。那我就告訴你實話,這件東西根本不是我收來的,是我從垃圾場撿來的,哈哈哈哈,一分錢都沒有花,就賣給你這個傻子五千,哈哈哈。」

張胖子的話,讓周圍的人又一次笑了起來。而且張胖子還指著柳木寶塔,不屑說道:「三十年前也是我瞎編的,這玩意一看就是現代做工,木工還粗糙,頂多算個裝飾品。我告訴你,今天就教訓你一下,讓你知道古玩不是什麼人可以玩的。」

張胖子宰人還說的冠冕堂皇,古玩街就是這樣的規矩,可沒有買到假貨退貨的規矩。任何東西,都是不退不換。玩古玩,買到假的,那是你自己打眼,就得認倒霉。

「張胖子,真有你的,真能糊弄人。」旁邊的人看著張胖子得意的笑,也都好笑的看著楊柏。

「那你更瞎,所以你這輩子只能夠擺地攤。」楊柏冷冷的說著,一句話就讓張胖子怒目而視。

「你說什麼呢?臭小子,你敢說我,我可不是呂老有氣度,不惜的跟你一般見識。」張胖子混跡社會多年,玩的就是耍橫。

「我說你眼瞎,不光說的是你,還有你們,也包括這個呂大師,統統都眼瞎!」楊柏也脾氣也上來了,指著四周的人。

「臭小子,你真敢說,你說我們都眼瞎?」四周人紛紛都怒目而視,林嬌現在卻不著急了,反正也知道楊柏的戰力,望著周圍的人,居然唉聲嘆氣起來。

「楊柏,你要在這裡動手?這可是古玩街?」林嬌還以為楊柏罵他們,準備動手打架呢,結果卻看到楊柏淡淡一笑。

「這就是寶貝,你們認不出,還怪我了?」楊柏的話,讓周圍的人又一次被柳木塔吸引,紛紛看向柳木塔。

「區區一個工藝品,也裝什麼古董,老夫掌眼這麼多年,這根本不是寶物。」呂元祥冷漠一笑,根本不屑跟楊柏說話。

可就在呂元祥要走,周圍的人又一次哄堂大笑的時候,楊柏突然伸出手來,輕輕的扣動寶塔的飛檐。

「說你們瞎,你們是真的瞎!」隨著楊柏的扣動,就看到飛檐下面,慢慢的掉出防水黃紙包裹的東西。

總共五件東西,被楊柏掏了出來,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不說話了。柳木塔當中,居然還有夾層,還有寶物。

「這,這怎麼回事?」張胖子也傻眼了,愣愣的看著楊柏手中的五件東西。而此時的楊柏看著第一個包裹,望著要離開的呂元祥。

「專家,呵呵,這就是專家,你不是要五帝錢嗎?不好意思,這也是五帝錢。」楊柏的話,已經讓周圍的人發出驚呼了。

「什麼,這是五帝錢?」有些人說出五帝錢,並沒有露出任何的驚容。畢竟五帝錢也就幾千元,楊柏廢了半天勁卻發現的是五帝錢,不過楊柏的這份眼力也的確讓人震驚。

「柳木塔中的五帝錢嗎?」呂元祥也愣住了,而那個張胖子聽說是五帝錢,心中一松,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呢。

可馬上林嬌卻驚喜的打開一層包裹,然後一抹青銅綠,就讓眾人眼前一亮,都不用楊柏開口這些人發出震天的吼聲。

「秦半兩!」秦朝始皇帝發明的銅錢,那可是真正的青銅打造的。就看懂啊這枚秦半株不光完整無缺,還經過人可以的盤玩,反射的層層光暈。

「漢五銖!」未等眾人驚呼完畢,林嬌又一次打開下一個包裹,同樣是青銅錢,要知道大五帝當中,除了永樂用的是黃銅,其餘的都是青銅打造。

「真的假的,大五帝錢現世了?」周圍的人眼珠子都瞪大了,不過周圍的人呂元祥臉色也變綠了。

同為五帝錢,小五帝畢竟還能夠弄出來,可大五帝那是可遇不可求,相當珍貴的。那是玩錢幣的祖宗級別,在錢幣當中大五帝就是國寶級別。

「開元通寶,天哪,宋元通寶,最後一個,真的是大五帝,永樂通寶!」周圍的人看著林嬌一一打開包裹,終於看出廬山真面目。

「大五帝,我這輩子見到大五帝錢了,今天是我們古玩街聚財之日。」大五帝現世在古玩街,這樣的消息簡直太震動了。

「區區的小五帝錢,你都跟人爭。而大五帝在你的眼皮底下,你都看不見,專家,呵呵,這就是所謂的專家?」

楊柏輕蔑的笑聲,讓周圍的人臉色狂變起來。看著林嬌手中的大五帝錢,這些人都要瘋了一樣。

「大五帝,我撿的大五帝,這是我撿的。」張胖子目光都獃滯起來,撿了一個木塔,誰知道那個狠人在木塔當中藏了大五帝,這明顯也是一個古玩之人,或許經歷磨難,讓五帝錢流落在外頭。

如果不是楊柏眼力過人,或許這個大五帝錢永遠無法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大五帝錢,那價值不菲,尤其楊柏手中那是精品,一套就夠讓張胖子成為富豪。

「我,我的,是我的!」張胖子目光越發的獃滯起來,當著眾人的面慢慢的萎靡的坐在地上,直接就哭了起來。

那是大喜大悲,讓張胖子無法承受這個刺激。周圍的人也沒有相勸的,誰讓這個張胖子剛才那麼埋汰楊柏。

呂元祥深深看著楊柏,臉部依舊扭曲,當著眾人的面自己打眼。周圍的人都不說話了,一片死寂,都看著深不可測的楊柏。 呂元祥看著楊柏,突然笑了起來,依舊傲慢無比,淡淡的說著:「後生可畏,老夫只是說這個木塔沒有古玩價值,沒有想到裡頭卻別有洞天。看來你這個年輕人,是知道這個木塔的故事,算了,老夫不跟你一般見識。」

呂元祥說著,慢慢的後退,朝著人群外走去。而四周的人也都反應過來,人家呂老的確沒有發現木塔裡頭,那也不能夠說明呂老沒有眼力。只有一種可能,這個年輕人以前就知道這個木塔。

「這個呂元祥挺精!」楊柏摸了摸下巴,看來有文化,有城府的專家的確不好對付。不過楊柏也不在乎,反正大五帝錢在手,這個漏真的太大了。

「先生,你這個大五帝賣不,我出錢!」就在這時候人群當中頓時沸騰起來,要知道玩古玩的誰不想擁有大五帝錢。

「先生,你說個數,我也要!」未等楊柏反應過來,林嬌和楊柏都為圍攏住了。顯然楊柏和林嬌都不懂玩古玩的熱情,尤其這些古玩街還真有大富豪。

楊柏和林嬌被擋在街面之上,只有那個張胖子在地上哀嚎,的確按照楊柏所說,這輩子也只有擺地攤的命。

古玩街的深處,那都是古老的宅院,那都是以前古玩街的前身。這些老院落,也算古董了。如今這些宅院一部分作為物質遺產保留,一部分成為店鋪。

這些店鋪不同地攤,無論是玉石店,還是筆墨紙硯,裡頭都是精品和真品。能夠在這些店鋪進入的,都是有錢人。

於碧齋就是其中一個店鋪,老闆於天石五十多歲,自幼就在D市,繼承父輩在古玩街的名聲,只要於碧齋的裡頭的貨,在這行業當中都是真品。

於碧齋總共兩層,一樓都是精美的古卷,無論是字畫,還是紙硯都是古玩佳品。而二樓卻是於天石招待貴賓的所在,也是那些有錢人在這裡交易。

於天石有時也做中間人,畢竟於碧齋的名氣在古玩街,名譽極好。能夠在於碧齋交易,也都是各方人相信於天石。

而此時的二樓,於天石正拿著明前龍井,招待的林雄。林雄剛剛進入D市,也是經過別人介紹,認識的於天石。

林雄最新得到的青銅馬,也都是於天石經受得到的。如今這個青銅馬就放在檀木架之上。

「老林,你真考慮清楚了,這個青銅馬不易手了?」身穿青緞唐裝的於天石,盤著手中的沉香木,十分認真的看著林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