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安思索片刻,當即誦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吳安將《詩經》中的《蒹葭》誦出,王將軍一臉迷醉,好似已經看到心上人出現在眼前似的,如怨如慕,如泣如訴,許久之後才回過神,拍著大腿:「同樣一張嘴皮兩條腿兒,為啥我就作不出這麼美妙的詩歌?」

那是因為你沒有穿越啊,吳安心裡雖然這麼想著,嘴上卻謙虛道:「偶然悟得,見笑了。」

有了這首蒹葭,王將軍越發喜歡吳安了,至於落石砸傷了幾名兵士,因為只是皮外傷,直接翻篇了,不過吳安還是要求太虛真人拿出幾十兩銀子發給傷員作為湯藥費,於心無愧。

耽擱了陣子,吳安與王將軍請辭:「就不耽擱將軍剿匪大業了,我與宗師這就回無量宗。」

「吳小兄弟且慢,本將軍此行,目的是大涼山,那一帶忽然有數千悍匪糾集,紮寨稱王,既然順路,不如一道走吧,也好有個照應!」照應是假,想從吳安這兒多偷點詩詞泡妞是真,那太虛真人覺得這是與一軍統帥結識的好機會,也不著急回去,便替吳安答應了下來。

……

大涼山一帶,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卻因為近幾日有不少流寇悍匪聚集,倒有了幾分人煙。

「啟稟大王,屬下已派人盯住大涼山方圓百里路口,只要那老少劍客出現,必讓他們有來無回!」深山樓寨,一名山賊嘍啰向穿著虎皮大衣的土匪彙報道。

虎皮大衣的土匪,光頭、大鬍鬚,標準的惡人臉,號涼山大王。其實這個名號也是這兩天起來的,主要是前幾天有一老一少兩名劍客玄士,不知抽了什麼瘋,逮著土匪就殺,殺得青州北域一帶人心惶惶,土匪們便抱團取暖,推舉出了這個涼山大王。

涼山大王糾集了青州北域的土匪,雖然大多都是普通嘍啰,但也有十幾個玄士,特別是涼山大王自己,更是個骨境巔峰的高手。

當然,一個骨境巔峰高手哪兒找不到個好生計,何必要落草為寇?其實這涼山大王是犯過案子的,身上背了不少人命,不得不落草為寇。

總的來說,涼山一帶的土匪實力,足以匹敵一個三流的江湖宗門,這讓青州北域一帶越發不安起來。

除了整合各地流寇,涼山大王還要做一件事,就是要為投靠自己的各路好漢出口惡氣,殺了那是一老一少兩名劍客,以振軍威!

……

過了幾天,土匪嘍啰來報:「報告大王,南邊來了一大群難民,恐怕有兩三千人。」

「難民?」涼山大王砸吧了一下嘴,這世道難民多了去了,而且難民又沒錢,沒什麼好上心的,「可有發現那老少劍客?」

「暫時沒有。」 債妻傾嵐 嘍啰答道。

涼山大王頷首:「盯著這群難民,謹防那老少劍客渾水摸魚,另外,其中若是有姿色不錯的女子,擄上山來。」

「嘿嘿,屬下遵命!」嘍啰領命離去。

其實這群難民,是王將軍率領的部隊避免打草驚蛇假扮的,此刻,有斥候回報:「回稟將軍,屬下率部已搜遍附近幾座大山,還是沒有找到匪類下落。」

大涼山一帶,都是深山老林,有心想藏人,外人還真找不到,這已經是第十次搜山了,沒想到依舊沒有收穫,王將軍有些氣餒:「再探!」

吳安和太虛真人想到留下來也幫不上忙,便請辭了,二人策馬飛奔,剛翻過一個山頭,忽然被數千匪類包圍。

經過幾天的觀察,暗處的匪類早已認出了吳安和太虛真人,便提前在此設伏。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涼山大王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吳安和太虛真人勒馬,喝道:「大膽匪類,膽敢阻我去路!」

土匪就算人多,也不過烏合之眾,所以吳安和太虛真人並無畏懼。

那領頭的涼山大王手提狼牙棒,運轉玄功:「幾天前你二人殺我那麼多兄弟,今個勢必血債血償。」

原來是報仇的,但看涼山大王身上的皚皚白芒,認出是骨境後期的高手,吳安和太虛真人暗自咂舌,好漢不吃眼前虧,當即調轉馬頭,沖開一條生路,原路返回。

「呵,被我涼山大王盯上,還跑得掉嗎?小的們,給我追!」涼山大王一騎當先,率領著手下洶湧追去。

……

王將軍正在為找不到土匪老巢焦頭爛額,忽然看見吳安和太虛真人騎馬回來了,他滿臉疑惑上前迎接:「出什麼事了?」

不等吳安回答,身後的數千匪類現出身影,王將軍更是一臉懵逼。

此刻,涼山大王率部鬼吼鬼叫的追擊吳安,瞧見遠處「嚇得一動不敢動」的難民群,哈哈大笑:「小的們,老的小的殺了,青壯綁了當苦力!」

吳安和太虛真人躥入「難民群」,涼山大王也到得近前,看見難民群前方男扮女裝的王將軍,眼睛一直:「誰說沒有美女,這不就是個活脫脫的美人嗎?」

「美人兒,跟老子回去當壓寨夫人吧!」說話間,涼山大王伸手就去抓王將軍的胸,王將軍的神情說不出的複雜,猛然一拳砸去,涼山大王飛出去了好遠。

能領兵三千的王將軍,至少也是地境中期的高手,這涼山大王純粹找死。

「他媽的,老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囂張的土匪,殺!」 意外贈品 王將軍一聲令下,難民們抽出明晃晃的軍刀,搖身一變,化為猛虎惡狼,撲向那數千匪類。

一邊是烏合之眾,一邊是青州的正規軍,顯然不是一個層次的,一個照面,涼山土匪潰不成軍,丟掉武器哀嚎投降。

就這樣,涼山王的大旗還沒豎兩天,全軍覆沒。

戰場清理完畢,手下兵馬基本沒有損耗,王將軍興奮的來到吳安面前:「多虧吳小兄弟將涼山土匪引出,否則還真難一網打盡,這個人情王某記住了,以後只要有麻煩,儘管來青州城找我!」

太虛真人大喜,無量宗也有後台了,當即道謝,結果王將軍壓根不鳥他,這說明他只是吳良個人的後台。

太虛真人轉念一想,吳良遲早會成為無量宗的掌舵人,那王將軍還不是無量宗的後台?

回去就立吳良為少宗主。

花樣女王 ……

七星谷這邊,人們已經漸漸習慣了沒有吳安的日子,畢竟人活著總得向前看。話說回來,自從沒了吳安,七星谷的怪事少了許多。

肯定是吳安的在天之靈保佑。

不過雲霓裳是唯一走不出的人,自她返回宗門后,整日以淚洗面,後來被上官謀罵了一通,才強行按捺,只是越發的不愛說話了,成天練功,足不出戶。

這天,雲霓裳出關,她不負眾望,突破了骨境。

上官謀大喜,準備為雲霓裳舉辦一場歡慶會,但云霓裳冷冷拒絕了,上官謀無奈,只好說道:「你先回去休息兩天,好好調整一下狀態。」

楊偉死了的消息已經傳開,只要雲霓裳成為骨境玄士,就可按照當年的約定順理成章吞併無量宗,本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看雲霓裳這悲戚的模樣,上官謀也有些失落。

倘若吳安還活著,雲霓裳又能吞併無量宗,何愁七星谷不興?

可惜啊。

雲霓裳退下后,上官謀恢復心神,開始精心謀划起來,譬如後面如何消化無量宗的人力物力資源,若是無量宗耍賴又該如何應對等等……

第二天,有手下弟子慌忙通傳:「報告宗主,無量宗太虛真人求見。」

太虛真人?聽到這個名字,上官謀殺意升騰,手中的毛筆都被折斷了。

上官謀呼出幾口濁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思索太虛真人前來的目的,認輸?求和?

上官謀冷笑一聲:「帶太虛真人去會客廳等著,另外,把那盒過期的大紅袍拿出來。」

……

七星谷會客廳,太虛真人神情慵懶的坐在椅子上,吳安則站立一旁,雖然表面很平靜,但心頭感慨萬分,好久沒回七星谷了。

「喲,極品大紅袍?老謀子難得大方。」太虛真人神情陶醉的嗅了一口茶香,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忽然噴了出來,罵道,「該死的老謀子。」

忽然,一個人聲響起:「背地裡罵人,當心嘴巴里生痔瘡!」上官謀神色不善,姍姍來遲,隨其同行的,還有雲霓裳。

吳安看到雲霓裳那憔悴的模樣,莫名心頭一疼,師姐,好久不見。

但太虛真人杵在這兒吳安不敢說話,只好擠眉弄眼,給雲霓裳使眼色,雲霓裳本來是放空的狀態,不知怎的,注意到了吳安的目光,眉頭一皺。

「吸收雲霓裳的惡意,金幣+1。」

吳安發現了這麼一條系統提示,有些哭笑不得,師姐定是把我當做調戲良家少女的登徒子了?

不過師姐還是一如既往的善良,1點惡意值,跟撓痒痒似的,於是吳安繼續擠眉弄眼,趁著太虛真人和上官謀鬥嘴的功夫,張口無聲:「師姐,我是吳安。」

「吸收雲霓裳的惡意,金幣+99。」

忽然一條提示,把吳安嚇了一哆嗦,瞧見雲霓裳那仇恨的眼神,吳安才知道師姐真生氣起來也是很恐怖的,當即躲到太虛真人身後。

「吸收雲霓裳的好感,能量+1。」

忽然,吳安又吸收到了雲霓裳的好感,他倒是明白,惡意是給吳良的,好感是給吳安的,雲霓裳定是在思念自己。

吳安心頭苦楚,師姐啊,你恨的人和想的人都在你面前,只可惜不能褪去人皮面具相認。

這時,太虛真人和上官謀罵得臉紅脖子粗,活像兩隻野雞打架似的,眼瞧著就要掐起來,忽然,太虛真人笑了,拿出一個信封拍在桌子上:「老謀子,這是州牧大人給我的信。」 聽到州牧大人幾字,上官謀十分好奇,但故作倨傲:「哼,州牧大人給你寫的信,與我何干?」

「你看看就知道了。」太虛真人一臉嘚瑟。

「不看。」上官謀冷哼一聲。

太虛真人翻了一記白眼,自己便將書信取出,念著其中的內容:「二十年前,因緣際會,本官一手促成無量宗和七星谷聯姻之事……」

上官謀還未聽完,一把奪過太虛真人手中的信,逐字逐句的讀了一遍,確認了一下籤名和印綬,的確出自州牧李龍鷹的手筆。

州牧大人竟然提議修改婚約?上官謀本就溝壑縱橫的面龐越發猙獰起來:「腎虛老兒,這到底怎麼回事?」

太虛真人抱著手:「不認字咋滴?州牧大人說得很清楚。」

上官謀忍了又忍,把到嘴的一句髒話硬生生咽下,要是傳到州牧大人耳中,吹一口氣就能把七星谷吹得灰飛煙滅。

上官謀咬牙切齒道:「那麼誰是吳良?」

太虛真人看到上官謀這副吃屎的樣子十分開心,向著吳安招了招手:「忘了介紹,這便是無量宗少宗主,吳良!」

「吳良,還不快給你未來的下屬打個招呼。」

太虛真人那叫一個嘚瑟,吳安硬著頭皮,向上官謀抱了抱拳:「見過上官宗主。」

「吸收上官謀的惡意,金幣+99。」

哪怕吳安很有禮貌,但上官謀還是怨念滔天的盯著他,沒有說話,許久過後,上官謀看向一旁的雲霓裳,聲音中帶著歉疚:「霓裳……」

雲霓裳是上官謀從小帶到大的,名義上是師徒,實際上說是父女也不為過,這場宗門賭約本就讓雲霓裳犧牲很大,現在卻要讓她再嫁一人,上官謀心痛如絞。

沒錯,在這個時代定了婚約,就相當於嫁人了,修改婚約就等於一女嫁二夫,對一個女孩子簡直就是侮辱。

但上官謀話未說完,雲霓裳斬釘截鐵道:「宗主,霓裳服從宗門的一切安排。」

吳安看到這一幕,也是心疼得不行,得找機會告知師姐自己的真實身份。

太虛真人則趁勝追擊,拿出當年的聯姻文書,一番爭執,修改完畢,兩宗宗主簽字畫押。

最終決定,於下月立冬之日,雲霓裳和吳良一決雌雄,分出高低,之後三日,再舉辦婚禮,正式聯姻。

那麼為何是下月立冬之日才開始聯姻而不是現在呢?這也是雙方宗主的一個考慮,雲霓裳和吳良都是近期突破的骨境,需要一段時間沉澱,而且他們都還沒有掌握骨境的一些功法,需要在這期間特訓一下。

太虛真人達成了目的,領著吳安心滿意足離去,從頭到尾吳安都沒有機會說破自己的身份,只好後面另尋時機。

吳良剛回到無量宗,就被太虛真人關到了真武殿:「你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至少將無量宗的絕學入門,我在的時候你可以向我請教,我不在的時候可以向其餘真傳弟子請教。」

真武殿,是無量宗真傳弟子清修所在,雖然真傳弟子不多,但他們無一不是宗門的佼佼者。等到老一輩的長老退下,就會由真傳弟子接過擔子,太虛真人將吳良送到真武殿閉關,既是保護他的安全,也是想讓他和真傳弟子們提前打好關係。

畢竟,吳良很快就會成為兩宗之主,真傳弟子們都是他今後的班底。

吳安被關到了真武殿,除非摘星手和上清鐵骨功兩門絕學同時入門,否則別想提前出去。

其中,摘星手是骨境上品玄技,無量宗的不傳之秘,聽名字就知道是專門用來克制七星谷的;至於上清鐵骨功,則是骨境中品玄功,鍛骨之術。

吳安的神魔煉體術只適合血境修行,到了骨境就沒什麼用了,而金幣商店也沒有合適的功法出售,所以這上清鐵骨功來得正是時候。

反正暫時出不去,吳安也就打定主意,安心修鍊一下功法。

「吳良,宗主囑託由我傳你上清鐵骨功。」到得宗主離去,一名高個的真傳弟子上前說道。

又有一名五短身材的真傳弟子接著說道:「而我傳你摘星手。」

吳安覺得真傳弟子們語氣不善,特別是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怨念,自己沒得罪過他們啊?不過吳安轉念一想就明白了,自己後來居上成為少宗主,他們這些老牌真傳肯定會有些不服氣。

吳安看在他們今後都是自己下屬的份上,裝作沒察覺,拱手道:「有勞兩位師兄傳功。」

「哼!」高個子直接甩來一本秘籍,「上清鐵骨功的要訣都在裡面,自己看。」

玄功需要慢慢鑽研,自己領悟,別人也幫不上忙,吳安告了聲謝,接過秘籍。

至於摘星手,其實甩給吳安一本秘籍也行,但五短身材不知有意刁難還是怎麼的,說道:「摘星手這門玄技太過複雜,書籍無法記錄,只能招式相傳,我先演練一遍,然後你重複。」

不等吳安答應,五短身材玄力運轉,使了一套爪功,快如閃電,吳安還沒看清,五短身材收功而立:「你來一遍。」

來你妹啊,吳安倒也老實:「沒看清。」

其餘真傳弟子發出幾聲嘲笑,雖然都知道五短身材在故意捉弄吳安,但還是覺得有趣。

五短身材呵斥道:「你是弱智嗎?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少宗主的,這麼簡單的招式都看不清?」

吳安眉頭一皺,你要刁難或者捉弄什麼的,勉強可以忍,但是上升到人身攻擊就過分了。

不過吳安沒有發火,當即運轉極品玄技大鵬展翅,步伐變換,真武殿內到處都有他的殘影。

轉了一圈,吳安重新站到五短身材面前:「這只是一門血境級別的身法玄技,你來一遍。」

五短身材愣了愣:「我為什麼要來。」

「我以少宗主的身份命令你,來一遍!」吳安拿出一方宗令。

吳安以少宗主的身份壓他,真傳弟子不得忤逆,但五短身材哪會,只好說道:「沒看清。」

吳安學著五短身材先前的語氣,呵斥道:「你是弱智嗎?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真傳弟子的,這麼簡單的身法玄技都看不清?」

五短身材又羞又怒,但其知道了吳安的手腕,不敢再胡來,撇來一本秘籍:「想要學習摘星手,得先掌握屠龍手,時間緊迫,三天內務必將屠龍手入門。」

其實這還是有刁難的成分在,不過也勉強屬於合理範圍,只是極少有人三天內入門罷了。五短身材心道,三日內你若是無法掌握屠龍手,到時候定要當著宗主的面臭罵你一頓,看你如何還嘴! 吳安早就會屠龍手,只是來無量宗時日尚短,一直沒有機會展露罷了,他接過秘籍,沒有聲張,這三天就好好參悟上清鐵骨功吧,落得清靜。

上清鐵骨功,詳細記述了筋、骨、髓三層的修鍊訣竅,吳安自從吞服了地藏佛蓮子,成就無量佛體,世間的一切功法都能很快掌握。

第二天,吳安便能以上清鐵骨功凝練筋脈,但他不太滿意,在血境的時候有血神煉體術這等極品玄功,能讓他一日千里,忽然到了骨境,只有中品玄功可以參悟,就像開慣了跑車換成拖拉機,肯定不適應。

所以吳安琢磨著從哪兒搞一本像血神煉體術一般的極品玄功就好了,但上清鐵骨功已經是無量宗壓箱底的骨境修鍊之法,而金幣商店不是說你想要就能有的,吳安不得不忍受。

在真武殿修行到了第三天,吳安已將上清鐵骨功入了門,真傳弟子們看在眼中,對於這個靠運氣成為骨境一階的少宗主少了幾分輕視,但五短身材不以為意,眼神輕蔑,這幾天對方壓根沒有修鍊屠龍手,下午的時候宗主就會過來檢驗,看你怎麼辦!

快到中午的時候,吳安結束了玄功的修行,經過三日的錘鍊,筋脈強健了不少,骨境一階的修為也紮實了幾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