吩咐完醫囑,韓夢馨準備離開,薩利斯剛要跟上去,突然被人攔住了去路。

“兄弟,好久不見了。”來人一把抓住薩利斯的胳膊叫道。薩利斯見了來人也有些意外,以前曾經和這個叫普洛特的傢伙在一條船上做事,不過那個時候這人跟自己好像也沒有什麼交集,應該不至於看到了自己以後會激動成這樣啊?

“啊,兄弟,我還有事要忙,改日再聊吧。”薩利斯微笑着拒絕了對方的熱情邀請,邁步就準備跟上已經離開奧爾家的韓夢馨。不料他還沒走出兩步,那個普洛特就陰陽怪氣的說道:“唉~看來還真是人走茶涼,昔日同僚的邀請都能毫不猶豫的拒絕。”

普洛特的話頓時讓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用怪異的眼神看向薩利斯,使薩利斯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繼續去追韓夢馨。好在韓夢馨善解人意,聽到了剛纔普洛特的話,轉身對薩利斯說道:“薩利斯,回去的路我認識,你去陪你的朋友吧。”

“厄,這個……”薩利斯還有些猶豫,旁邊的普洛特已經動手拉住了薩利斯的胳膊,嘴中叫道:“還什麼這個那個的,在這個地方,難道你覺得會有人對她一個醫生不利嗎?走了,走了,我們去好好喝一杯。我跟你說,這兩天酒吧又來了兩個漂亮妞,我們正好一起去見識見識。”嘴上說着話,普洛特拉着薩利斯越走越遠。

韓夢馨看了一眼薩利斯的背影,微微搖了搖頭,挎着藥箱往自己的住處走去。行至半路途中,三名不懷好意的男子攔住了韓夢馨的去路。

“你們想要做什麼?”韓夢馨神色平靜的問道。

“嘿嘿嘿……醫生小姐,我們生病了,需要你爲我們瞧瞧。”其中一個高個男子發出一陣怪笑,邊向韓夢馨靠近邊說道。

“哦,是嗎?那你身上哪裏不舒服?”韓夢馨面不改色的問道。

“我得的是難言之隱的病,醫生小姐,不如我們去那邊的小樹林裏好好探討一下。”高個子男子淫笑着伸手去抓韓夢馨的胳膊。

平時給人一種文文靜靜感覺的韓夢馨此時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世人,千萬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女人。

高個子男子的手還沒有碰到韓夢馨的胳膊,就感到胯下傳來一陣巨疼,一股痛不欲生的感覺在瞬間傳遍了全身。

“嗷~~~”高個子的聲調在一瞬間直達天際。他的兩名同伴見狀連忙衝了過來,分左右直奔韓夢馨而來。

“抓,抓住這個小娘們,我,一會我要玩死她!”受到重創的高個男一邊雙手捂住自己脆弱的二弟,一邊惡狠狠的衝自己的同伴喊道。

韓夢馨冷眼看着分左右包抄過來的兩個男子,等到兩名男子靠近的時候,突然掄起藥箱,直奔左邊那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瘦子的腦袋砸了過去。

“嘩啦~”瘦子的腦袋立刻就被開了,血嘩嘩的往外冒。

“哎呦~”被砸中的瘦子捂着腦袋蹲在了地上。韓夢馨回頭一瞪伸手想要從身後抱住自己腰的胖子。身寬體胖的胖子頓時被嚇的一激靈,下意識的後退兩步,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許動!”勉強可以活動的高個男手拿一把弓弩的對準韓夢馨吼道。看到他夾緊雙腿,努力想要站直身子又站不直的樣子,韓夢馨冷笑着問道:“疼嗎?”

瞬間,高個男被點燃了,咬牙切齒的就想要扣動扳機。一旁的胖子連忙一把抱住哀求道:“兄弟,冷靜點,現在還不是時候。”

胖子的提醒總算是讓高個男冷靜了一點,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激動地心情,高個男對胖子說道:“拿繩子拿這個小娘們捆起來,等咱們玩夠了,就把她賣給有錢人去當寵物。”

“好好好,等離開了雷巢,這個女人隨你處置。”胖子一邊安撫高個男一邊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繩子準備去綁韓夢馨。有弓弩的威脅,胖子現在倒是不怕會被韓夢馨給攻擊。只是胖子沒有想到,這當他準備去綁韓夢馨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高個男的罵聲:“媽的,小畜生,快給老子鬆口。”胖子回頭一看,就見高個男拿着弓弩的手腕此時正被一個小男孩狠狠的咬着。

不等胖子去替高個男解圍,一股風聲從腦後傳來,胖子知道,完了。果然就像胖子想的那樣,後腦勺傳來一陣巨疼,胖子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緊跟着,高個男脆弱的二弟再次遭到了摧殘,高個男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

韓夢馨蹲下身摸了摸小男孩奧爾的腦袋,微笑着說道:“謝謝你奧爾,謝謝你救了我。” 天龍星域龍角星

生活在這裏的人們正在恢復前些天因爲海盜來襲而毀壞的建築,一艘從來沒有見過的星船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接近龍角星。

“快點發出警報!”發現來歷不明星船的人衝着瞭望臺大聲吼道。

“嗚~~~”尖利的警報聲響徹雲霄。先前韓夢馨的被帶走就像是一根刺一樣扎進了龍角星人們的心裏,讓所有人一想起來就感到臉上無光。對於那些海盜,龍角星的人們自然就是無比的痛恨。現在聽到了警報,人們還以爲又有海盜來了,正在工作中的人們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計,拿起身邊的武器衝向了了望臺,誓要給這些海盜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

虛驚一場!

當人們看到韓宇從星船走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感到有些臉上無光。尷尬的和韓宇打了聲招呼以後,留下幾個韓夢馨的同學就連忙掉頭都走了。韓宇此時關心自己妹妹的下落,也沒有去在意那些人的心思。見還有幾個人留下,便問那幾個人中自己最熟的一個道:“方少澤,我妹妹呢?”

“厄,被海盜抓走了。”方少澤猶豫了片刻,老實的答道。

韓宇聞言點點頭,又問道:“嗯,那你們知道她被那些海盜抓到哪去了嗎?”

留下來的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韓宇見狀皺了皺眉,又問道:“柳輕眉和石天寶呢?”

方少澤答道:“他們走了。韓夢馨被那些海盜抓走以後的第三天,他們兩個就一起離開了龍角星。在離開之前他們說,你拜託他們的事情他們沒有辦到,沒有臉見你。”

“走了?走得真不是時候。”韓宇低聲嘀咕了一句,對方少澤等人說道:“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些事。麻煩你告訴大家一聲,我妹妹的事情我不怪你們,請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我會去把我妹妹救回來。你們回去吧,我也要回家看看。”

打發走了方少澤等人,韓宇帶着寧平等人開着勇氣號來到了韓宇在龍角星的家。龍角星並不是一個發達的星球,因爲不發達,所以吸引不來太多的人口,同時也正是因爲不發達,生活在龍角星的人們每一家的住宅都很大,完全不用爲住房問題發愁。

韓宇的家,即便和在達尼爾星曾經的達尼爾首富保羅的私人莊園比起來,在面積上也是不遑多讓。唯一和那座私人莊園不同的,恐怕就是私人莊園的建築比較多,而韓宇的家,除了一棟住宅和一個小型倉庫外,剩下的就是一大片空地,以及一個天然形成的湖泊。

勇氣號停在了湖中,韓宇等人坐在小船來到岸邊,甩好小船,韓宇從藏鑰匙的地方拿出自家鑰匙,開門走進了已經快有一年沒有回來的家中。

“都進來吧。”韓宇對身後的寧平等人說道。

來到家中,韓宇讓寧平等人隨意,而自己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房門,自己的房間乾淨整潔,一看就知道經常被人打掃。韓宇打開抽屜,從裏面拿出一個黑色石頭作成的石哨,揣進兜裏以後離開了房間。

出了房門來到客廳,寧平和菲爾德正在喝茶,石八方正在做飯,林珂在一旁打下手。看到韓宇像是要出門的樣子,寧平問道:“韓宇,你現在要去哪?”

“哦,我一會就回來。”韓宇聞言答道。

“等我一會,我陪你一起去。”寧平起身說道。

“我也去。”菲爾德也站了起來。

韓宇一想反正要去見的人也沒有說過不許自己帶人,便沒有反對。稍微等待了一會,三人離開家,在韓宇的帶領下前往龍角星小鎮的外圍。那裏有一座桃園,裏面住着一個世外高人,也就是韓宇的師父。

來到桃園邊,韓宇停下了腳步,拿出兜裏的石哨用力的吹響。哨聲傳出去很遠,不一會的工夫,一隻渾身黝黑,一根雜毛也沒有的老狗慢悠悠的從桃園裏走了出來。見到韓宇以後,微微搖了搖尾巴,轉身又往回走。

“快跟上,不要走散了。”韓宇對身邊的寧平和菲爾德說了一聲,邁步跟在了老狗的後面。寧平和菲爾德對望一眼,也連忙緊隨其後。

在桃園內跟着老狗七拐八拐,總算是到達了中央。而韓宇看了桃園中的木屋一眼後,頓時皺起了眉頭。木屋的門虛掩着,門前的木墩上立着一把斧頭,旁邊是一堆還沒有劈完的木柴。

“老師,你在嗎?”韓宇一邊喊,一邊上前推開了木門。

木門打開,木屋內並沒有什麼打鬥的痕跡,除了地上積了一層灰之外。韓宇微微皺了皺眉,拿眼在房間裏一掃,發現了平放在桌上的一封信。韓宇連忙上前拿起信,將上面的灰塵拍去以後,撕開了信封。

“好徒兒,師父眼觀天象,終於發現爲師等待多年的桃花運即將到來。爲了找到你未來的師孃,爲師決定暫時離開龍角星一段日子。對了,這件事不要告訴別人,畢竟爲師年紀已經不小,這麼大年紀連個老婆都沒有,說出去很丟人的。”

信的內容就是這麼多,韓宇一看結尾的日期,半年前寫的。“媽的,這個老色鬼。”韓宇心中暗罵着把手裏的信攥成了一團。

“韓宇,接下里我們要怎麼辦?” 我真要逆天啦 一旁的寧平輕聲問道。

“先回去吃飯吧,現在看來,想要找到我妹妹的下落,還是要從那個叫三兒的海盜身上想辦法。”韓宇無奈的答道。

再次用石哨招來老狗,跟着老狗離開了桃園。出了桃園,菲爾德忍不住問道:“韓宇,爲什麼我們進出桃園都要那隻老狗來帶路?難道那個桃園有什麼名堂?”

“嗯,那個桃園是我那個師父設計的,一般要是沒有熟悉桃園的人帶路,基本上都會被困在桃園裏。那隻老狗是師父養的,專門就是負責給來桃園做客的客人帶路。”

“你師父都離開龍角星半年了,那隻老狗平時有誰喂嗎?”菲爾德又問道。

“……爲什麼要喂?桃園內生活着許多的小動物,老狗可以自己捕食,你就算拿食物餵它,它也是不會吃的。”韓宇納悶的問道。

“那麼老一隻狗,還能自己捕食?”菲爾德不相信的說道。

“你別看那隻狗老,即便是和成年的老虎對上,那隻狗也是最後取得勝利的勝利者。”

“既然這樣,我們不如……”

“沒可能的,那隻老狗是不會離開桃園的。”韓宇不等菲爾德說完就搖頭說道。菲爾德剛想要再開口勸勸,一旁的寧平打斷菲爾德的話道:“好啦,天色不早,石八方他們差不多也該把晚飯準備好了,我們先回去吃飯,然後再考慮別的事情。”

“咕嚕~咕嚕~”彷彿是爲了證明寧平的話一樣,韓宇的肚子適時的響了幾聲。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一笑,韓宇因爲妹妹下落不明而很壓抑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些。

三人回到家中,就像寧平所說的那樣,石八方和林珂已經把晚飯準備妥當。吃完了晚飯,韓宇帶着寧平和菲爾德回到勇氣號,給三兒送吃的,順便看看能不能從三兒的口中得知韓夢馨到底被他們給帶到哪去了?

“哈哈哈……我就說過,你們會有求我的時候。”三兒邊吃邊得意的衝韓宇等人喊道。

韓宇沉默不語的盯着三兒,輕聲說道:“痛快點把我妹妹現在的下落說出來,省得一會你皮肉受苦。”

“哎喲~我好怕怕哦~你打我啊,我可告訴你,我這個人的記性可不好,膽子還特別小,一旦受到驚嚇,可能原本應該記得的事情也會忘記。”三兒一臉欠揍的模樣對韓宇叫囂道。

“你最好不要威脅,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我。”韓宇眯着眼睛對三兒警告道。可惜三兒有恃無恐,認爲現在的韓宇他們絕對不敢把自己怎麼樣?所以繼續囂張的叫道:“我跟你一樣,也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你不是想要知道你妹妹現在的下落嗎?求我吧,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吧,說不定我一心軟,就把知道的事情告訴你了。”

“嗬嗬嗬……”韓宇發出了一陣怪笑,不光讓三兒嚇了一跳,就連一旁的寧平和菲爾德也嚇了一跳,還以爲韓宇因爲自己妹妹的事情被三兒給氣昏了頭,準備發飆了。

“你,以爲知道我妹妹的下落我就不敢動手教訓你嗎?我告訴你,你錯了,大錯而特錯。我承認,現在的你對我很重要,但是,我絕對不會因爲你的重要就會給你好臉色。”

“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爺要是向你求饒就不是好漢,大不了十八年以後又是一條好漢。”三兒毫不畏懼的衝韓宇叫道。即便眼前的韓宇發瘋,站在他身後的那兩個人也絕對不會讓韓宇做出危及自己性命的事情,對於這一點,三兒深信不疑。

“嗬嗬嗬……讓你死?那簡直是太便宜你了。你放心,讓人生不如死的辦法我知道不少,咱們慢慢來。”韓宇蹲下身,伸手拍了拍三兒的肩膀。 “吃,給我吃。”韓宇左手端着食盤,又是拿着一個勺子,一邊往三兒的嘴裏塞食物,一邊嘴裏唸唸有詞的說着。

三兒雖然不想吃,但是此時他的身體被固定在椅子上,腦袋也被止住不能晃動,除了不斷加快自己的進食速度,什麼辦法也沒有。因爲韓宇在之前已經發話了,他要是敢不主動吃,就卸了他的下巴用手託着幫他咀嚼食物。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爲了避免進一步的遭罪,三兒選擇了配合。

“呃~”好不容易,三兒終於把韓宇手中的那一大盤食物給吃乾淨了。纔剛打了一個飽嗝,三兒的眼珠子就瞪了起來,因爲他看到那個名叫石八方的傢伙端着一大盤雞腿走了進來。

“別那麼激動,我要是知道你喜歡吃雞腿,先前就不餵你吃炒飯了。不過現在知道也不晚,你放心,這些雞腿,都是你的。”韓宇笑眯眯的拍着三兒的肩膀說道。三兒在這一刻,死得心都有了,擡頭望着韓宇說道:“我要上廁所。”

“不許。”韓宇依然笑眯眯的答道。

“……那你可不要怪我就在這裏方便。”三兒威脅道,爲了自己的肚子考慮,三兒決定不要臉了。

“哦,你要不提醒我還忘了,你等會啊,我去找個木塞把你那裏堵起來。”韓宇一副剛剛想到的表情對三兒說道。

“咣噹~”韓宇的話音剛落,一旁一直瞧着的寧平和菲爾德身子一歪,笑倒在了地上。

“……你,你真是太萬惡了。”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三兒一臉悲憤的瞪着韓宇叫道。

“哼哼,萬惡?你最好不要激怒我,否則我找個皮圈把你前面也給捆起來。”韓宇冷笑着答道。

三兒就感到此時眼前這個韓宇簡直就是頭頂生角,背後長出蝙蝠翅膀的惡魔,這種損招,人類是想不出來的。

“我,我願意合作。”三兒一臉沮喪的對韓宇說道。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韓宇伸手攏了攏耳朵,大聲問道。

“我說,我願意告訴你韓夢馨那個女人在哪裏。不過,前提是趕緊放開我,我要憋不住了。”三兒怒吼着,屁股扭個不停,彷彿他坐的椅子上有釘子。

韓宇不想打掃衛生,在得到三兒的確切答覆後,鬆開三兒讓他去方便。在三兒去五穀輪迴之所痛快的時候,寧平一臉好奇的看着韓宇說道:“韓宇,這種損招你是跟誰學的?”

韓宇表情無辜的答道:“平時在跟師父學藝閒暇的時候從師父的嘴裏聽來的。不過用出來還是第一次,我也沒想到效果會這麼好。”

“有機會的話,介紹我跟你師父認識認識。”寧平一臉認真的看着韓宇說道,旁邊的菲爾德聞言也是一個勁的點頭,用實際行動表達了對韓宇那個師父的敬仰。

……

“從時間上推算,你妹妹韓夢馨現在應該已經到達雷巢了。”痛快完以後的三兒很痛快的交代了韓宇想知道的事情。

“雷巢?你是雷電海盜團的成員?”寧平皺眉問道。

一旁的韓宇聞言問道:“寧平,你聽說過?”

寧平微微點頭,“嗯,聽過一些關於那個雷電海盜團的傳聞。那個海盜團和別的海盜團不同,大多數海盜團都是由亡命徒組成的,而雷電海盜團的成員卻幾乎個個都是有家室的。不過他們的行事風格和大多數海盜團相同,以搶劫,勒索爲主。他們以雷巢這個聯盟軍廢棄的要塞爲據點,在那裏生活,聽說已經有了不小的勢力。”

“難道聯盟就不管嗎?”菲爾德忍不住插嘴問道。

“怎麼管?雷巢那塊地方貧瘠無比,根本沒有任何產出。先前聯盟放棄雷巢的最大原因就是那裏是個燒錢的無底洞,就算現在拿回了雷巢,除了花錢,什麼收益都得不到。”

“可是消滅海盜,還聯盟百姓一個和平安穩的生活,不是聯盟一直在宣揚的宗旨嗎?”一旁的林珂也忍不住問道。

寧平聞言微微搖頭,“那些政客說的話你也信?在他們眼裏,除了自家的利益,什麼時候又關心過老百姓的生活。在菲爾德的家鄉,我們和貓鼬海盜團的那場戰鬥你已經忘了?”

“可是……”林珂想要辯解,卻突然發現自己找不到可以反駁寧平的話,遠的不說,就說在斯古爾星,學院和那些入侵者打得天昏地暗,而那些所謂的聯盟派來的援軍,卻在戰鬥即將結束的時候姍姍來遲,而且還擺出了一副救世主的嘴臉。幸好學院院長多倫多硬氣,門生好友無數,這纔沒讓斯古爾學院自己的勝利果實沒被別人搶走。

見林珂不再說話,寧平繼續對韓宇說道:“如果你的妹妹韓夢馨真的就像三兒說的那樣是在雷巢,那我們可就要好好計劃一下了,貿貿然就這樣衝過去,到時候恐怕人沒救到,我們自己也得玩完。”

“我知道。但是一想到我妹妹現在可能正在受苦,我就恨不得立刻趕過去把我妹妹救出來。”韓宇有些痛苦的抓着自己腦袋說道。

“這個時候你必須讓自己冷靜,不爲別人,就爲了你的妹妹,你也必須冷靜下來。你總不希望把救你妹妹這件事託付給別人,自己去拼命吧。”

“……好,我冷靜,冷靜……我他媽能冷靜下來才見鬼了呢!”韓宇突然怒吼一聲,一把揪住三兒的衣領,惡狠狠的問道:“說,前往雷巢的航路!”

“厄,厄……”衣領被揪的三兒呼吸不暢,已經開始翻起了白眼。寧平和石八方見狀不好,趕忙架開韓宇。菲爾德見機對得到喘氣機會的三兒說道:“趕緊自己說吧,我們不可能次次都救下你。”

“我說,我說,只要別讓那個傢伙靠近我。”三兒一臉驚恐的答道,剛纔被韓宇揪住衣領的時候,三兒是發自心底的感到了恐懼,那個韓宇彷彿就像是一頭暴怒中的獅子。三兒毫不懷疑,如果剛纔不是他的同伴把他拉開,自己的脖子一定會被他毫不猶豫的扭斷。

在韓宇的瞪視下,三兒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交代了出來,包括他小時候偷看鄰居寡婦洗澡。

“我已經全部交代了,你們可以信守承諾,保證我的生命安全。”三兒扯住菲爾德的衣袖說道。

菲爾德看了看韓宇,見韓宇衝自己眨了眨眼睛,點頭對三兒說道:“你放心,只要你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可以保證,這裏的任何人都不會爲難你,事後也會任你自由離去。不過醜話說在前面,你要是有一點隱瞞,那到時候你也不要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不敢,不敢。”三兒連聲答道。

將三兒重新捆好,關了起來。韓宇、寧平等人來到客廳,分析三兒所交代的情報。從三兒的口中知道,抓走韓夢馨的海盜就是雷電海盜團。不過他們爲什麼要抓韓夢馨?這個問題衆人一直想不通,因爲一個手下人數過千的海盜團團長,犯不着特意跑到這個偏僻的地方來抓人。從三兒的交代中可以推測,那個雷電海盜團的團長並不認識韓夢馨,那就更加讓衆人猜不透那個海盜團團長的目的了。

“難道是因爲這個原因?”韓宇彷彿想到了一種可能,從口袋裏拿出了那封三兒帶來的勒索信。寧平等人也都看過這封勒索信,知道信的內容。現在見韓宇又把信拿出來,很顯然,韓宇想到了一種可能。

“火焰之種?那到底是個什麼玩意?”韓宇皺眉自言自語道。

韓宇的自言自語沒有人搭話,這回寧平也是微微搖頭,火焰之種這個名詞他也是頭一回聽說,給不了韓宇任何建議。而且韓宇這個人寧平自問是瞭解的,他既然說沒有,那他就是真的沒有那個只知道名叫火焰之種的玩意。

“那個叫菲利浦的海盜團團長,會不會是抓錯人了?”菲爾德突然冒出一句,頓時讓衆人的眼前一亮。有這種可能!雖然這種可能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卻也不能排除。如果真的是那個海盜團團長抓錯了人……恐怕想要把人要回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說來說去,到最後還是難免要和那個雷電海盜團打上一場。”林珂出聲說道。

“嗯,就算是真的對方抓錯了人,我也不能原諒他們的行爲。況且我們現在說的都只是我們自己的推斷,真實情況到底是什麼,我們依然不清楚。那個三兒還真沒用,交代的情報就沒多少有用的。”韓宇一臉不滿的說道。

“他要是有用,就不會是他去斯古爾星送信了。”石八方隨口接了一句。

“那麼,我們下面要怎麼辦?”寧平看了衆人一眼後問道。

“去雷巢。”韓宇直接答道。

“你們的意思呢?”寧平問剩下的幾人道。

菲爾德和石八方對視一眼,答道:“去雷巢。不過再去之前,我們需要做點準備。”

“好,那我們在準備完畢以後就出發前往雷巢,救出韓宇的妹妹。”寧平看着衆人總結道。 韓宇一行人沒有和任何人告別,在決定前往雷巢的第二天晚上,勇氣號悄然升空,離開了龍角星。

連續航行了三天之後,韓宇等人到達了他們營救計劃的第一站,黑市星球,坎尼斯。爲了應付之後戰鬥的需要,勇氣號必須進行改裝,而如果通過正規的渠道,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而時間,恰恰就是韓宇這些人現在最需要的。

在坎尼斯,只要有錢,就沒有你買不到的。大到聯盟最新型的武器,小到各種族原裝美女,應有盡有。在坎尼斯,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星船改裝,對在坎尼斯生活的人來說,小事一樁,只要你出得起錢。

按照坎尼斯導遊的指點,韓宇和菲爾德來到了在坎尼斯的星船改裝業名聲最大的一家……小店。這裏絕對沒有謙虛的意思,韓宇和菲爾德看到的店面,說實話就是說它是小店都有些擡舉對方。店面實在是太小了,看上去連十平米都沒有。站在店外,只用一眼就可以把店內的一切盡收眼底。

“那個黑人導遊是不是騙我們的?”韓宇小聲問菲爾德道。菲爾德也頗有同感的點點頭,建議道:“要不,我們去問問別人?”

韓宇和菲爾德轉身剛要走,就聽身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二位站在本店門口多時,嚴重影響了我的睡眠,難道想就這樣一走了之嗎?”

韓宇回頭一看,一個渾身酒氣,鬍子拉茬的中年人靠在門邊,手裏拎着一個酒瓶,正不懷好意的看着自己和菲爾德。

“蓬~”韓宇手中發出一團火,冷聲對中年人說道:“路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