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富二代的他們,或許彼此間早就有了些矛盾吧。

當然,現在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蘇沫腳下一動,趕忙朝念動力俠那邊飛了過去。

此時此刻,念動力俠在哨兵的拳腳之下,已經逐漸沒了生氣。

甚至可以說是,任由哨兵打的程度!

但,就在蘇沫即將衝到念動力俠的身邊之時,另有一個瘦小的女孩,先了他一步!

不是別人,正是龍捲!

「我說,你的超能力也不過如此嘛。」

龍捲瞥了眼地上的念動力俠,緊接着,雙手猛地向上一翻。

一時間,他們二人的念力相加,就連這不可一世的哨兵,也總算是扛不住了!

他的身軀不由自主地向上飛去,最後,竟硬生生在二人的合擊之下,撞碎了天花板!

與此同時,傑諾斯也已飛到了鋼鐵戰車的身旁。

「上次,還多虧了你幫我修復零件呢。等這次的事過去了,我也幫你修修吧。」

傑諾斯指著鋼鐵戰車那些受損的火炮,微微一笑道…… 太平洋海底,無名大陸內

上古坐在古樸、寬大的床邊。

那一張清絕溫和、仙氣飄然的臉緊緊地皺在了一起,雙眸分外凝重,似在思考著什麼重大問題。

床上……

「哇啊啊啊~~哇哇哇哇哇~~」

小小的嬰兒無牙的嘴大大張開,小臉漲得通紅,手腳悲憤地亂晃著。

嬰兒,也就是肖笑,心裡悲憤地怒吼道:

「為什麼?為什麼她會在這兒?她老人家要回去,回家!回到她那對便宜父母的身邊。」

肖笑只要一想到自己拉屎、撒尿,要被上古換尿布,就羞憤欲死,更別說嬰兒身還有著許多不方便的地方,要完全依賴著上古。

要是她只是一個普通嬰兒就算了,可她是一位老人家啊!一個帶著上一世八十多年的記憶而轉生之人。

所面對的又是一位外表二十歲左右、真實年齡是不知道多少萬歲的老古董,根本就不懂怎麼照顧嬰幼兒的師傅。

這讓她怎麼活?

「哇啊啊……哇啊啊……」

肖笑哭得越發悲切了。

嬰語十級:「送我回去!送我回去!」

雖然……她那一對便宜父母真的是便宜沒好貨。

便宜媽媽在懷孕的時候,就吃打胎葯,有著小師傅的保護,她才活下來。

她才出生,那對父母就商量著將她送人好呢,還是賣了好,或者是送到國家所辦的福利院去?

這都2070年了,全息網游都出現了(雖然是小師傅用修仙手段達成的),國家早沒有計劃生育,還鼓勵生育。

——凡育有孩子的家庭都可以得到補助金、教育金。

這樣的時代,竟然還有人會重男輕女,只因著查出來她是個女孩,不是要打胎,就要棄養。

也不知道小師傅是怎麼給她找父母的,竟然讓他找出這麼一對極品父母來?

可……就算是這樣的極品父母,她也願意回去,不想在這裡待著,至少……在那裡她可以自在,不會出現社會性死亡。

肖笑打定主意要大哭特哭,讓小師傅知道小嬰兒是多少可怕的生物,不是輕易可以養的。

「好了,別哭了。你這身子太弱,容納你那強大的元神就已經夠吃力了,就別再折騰自己的身子了。」上古無奈地開口道。

「嗚哇哇……嗝!嗝!5!!嗝!」

肖笑感知到身子確實疲累得很,嗓子發痛、身子發軟,頭還隱隱作痛,連忙閉上了嘴巴,哭得太久,一停就打起了「哭嗝」。

她摸了摸自己乾癟的肚子,再次為自己的將來而擔憂。

小師傅連人類進食的常識都會忽略,真的能夠照顧好她這個嬰兒嗎?

她……她真的能夠坦然撒尿、拉屎嗎?這些生理需求,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控制的。

肖笑那一張皺巴巴的、紅通通的小小嬰兒臉,不由地露出了生無可戀的表情來。

「徒兒乖!為師會找到照顧你的辦法。」上古輕鬆口氣,溫柔地安撫道。

只是……

他對上那一張生無可戀的小臉,心不由地發虛,還帶著絲驚悚,深怕傳來新一輪的魔音穿腦般的哭聲。

「喝點水。」

上古從儲物戒指中拿出靈泉水,用靈力加溫,送到了肖笑的嘴邊。

那個……他常聽到有人表達關心是「多喝熱水」。

這溫的靈泉水,幼崽應該能夠喝的吧?

肖笑確實是口渴得很了,可……師傅根本就不是喂水,分明就是謀殺,想要嗆死她。

「咳咳……咳!」

肖笑一邊咳,一邊努力地咽下嘴裡的靈泉水,眼中再次溢滿了淚水,小手揮舞到嘴邊,擋下那如泉一般湧入嘴中的靈泉水。

這次是真想哭了,而不是故意為難上古。

幾天後……

肖笑表示修仙之人,是真的不需要拉屎拉尿的,而她家小師傅還真的能夠養活一個小嬰兒的。

雖然她家小師傅是笨手笨腳的,甚至於連小嬰兒該喝奶這種常識都不知道,只會給她喂靈泉水、喂靈果汁。

可……駕不住這些東西好啊,擁有著豐富的靈氣。

靈泉水、靈果汁一進入身體,就化為了能量,蘊養著她那幼小的身子,根本就不像凡人所食用的物品,會有著什麼殘留物。

因此,除了最開始,她的身體被衝擊,排出了一些雜質、污穢后,之後別說是排泄了,連澡都不需要洗。

就算是有時弄髒了什麼的,一個「清潔術」就解決了。

不說是幾天了,才不過是一天時間,肖笑就沒想過要回到極品父母身邊去了。

……

六年後

江省台市,濱海小鎮第一小學。

濱海小鎮,鎮如其名,就是坐落於海邊的一個小鎮,這座小學就是鎮上的唯一一所公辦小學。

做為新學期第一天,車來人往。

在這本該是熱鬧的場景中,一道抬眼望天的那個小小的、最多七歲的身影,卻是讓人熱鬧不起來。

那小小的人,擁有著一張白玉似的蘋果臉,不算精緻、組合起來卻很順眼的五官,一雙漆黑的、似蘊含著無數故事的雙眸,看似隨意一站的身姿,卻是讓人感覺到一股仙氣撲面而來。

肖笑被上古精心的養了六年,再在上古的潛移默化之下,其氣質早已經與前世不同,也自與普通凡人不同。

做為焦點,卻又不敢讓人靠近的肖笑,拎著那小書包,心情萬分複雜。

她家師傅說,鍊氣期的修士要打好基礎,不可以進境太快,將她扔出了那個生活了六年的大陸沒問題。

這一扔,直接將她轉移到這個、她前世生活了八十多年的小鎮,也沒有問題。

但幹嘛給她弄了個濱海小鎮第一小學學生,這一個身份?

她一點都不想讀什麼小學,學那無聊的學科。

是不是這六年來,她太過於煩人了,小師傅出於報復,而特意坑她?

但是、可是、她真的沒有煩小師傅啊!

丁零零!!

學校的預備鈴聲響了。

無數的孩童拔腿狂奔,朝著自己所在的教室跑去。

送孩子來的車輛也幾乎在這一瞬間,多上了好幾倍。

肖笑放下了心中的煩悶,認命地隨著人流進入了校園,查看了一眼校園的地形圖,朝著她所在的班級走了過去。

——做為成年人,尤其是當了多年的社畜情況下,早將遵守時間的習慣融入了骨子裡,就算是經歷了多年的退休生活也不例外。

因此……

肖笑進入教室之時,差不多就與老師前後腳進入,且在最短的時間內,選了一個空的位置坐定。

。 這倒是被他們說著了,童童確確實實不是人類,她是喪屍啊!

只不過,已經到達五階的童童,外表看起來跟人類毫無差別了,甚至比她還是人類的時候看起來還要可愛甜美。

也不怪他們看不出來。

於是,兩大金剛為不可查的相對點了一下頭,似乎在給對方打氣。

隨後,兩人大喝一聲,同時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這聲大喝充滿了氣勢,帶著殊死一搏的勇氣,以及某種偌大的決心,使得他們轉身就跑了。

這兩個人……跑了?

這是什麼操作,這讓大家都看呆了。

四大金剛,當真耿直又憨厚啊。

不過,逃跑的話,可有問過小蘿莉嗎?

童童看他們跑了,也邁著小短腿追了上去。

「卧槽,速度也這麼快!」

兩個壯漢回過頭見童童離他們越來越近,魂都嚇飛了。

「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這是個鬼吧!」

「沃日!」

……

「可不能讓他們都死了!不然我帶著四大金剛出來一個都沒帶回去,怎麼跟我哥交代啊!」

雷怒在天空之中尋思片刻,下定決心,握緊長矛也從上俯衝而來。

他可沒打算直接衝到地面上,畢竟在這個年代,有一雙翅膀可以飛,只要他自己不作死永遠是不必死的。

畢竟,會飛的可沒幾個人。

雷怒飛到童童的正上方,距離她有二十來米的距離。

在他看來,二十來米是一個安全距離,畢竟之前江龍跳躍而起的高度只有十多米,至於童童,連武學宗師都不是,絕對不可能躍到他這個高度的。

童童確實不能跳二十來米,她只是抬頭默默得看了一眼雷怒,在心中算了一下距離,發現自己對雷怒沒辦法之後,也就不再理會,專心致志追妻前面的那兩個壯漢來。

天空之中的雷怒揮舞著手中的長矛,對著童童接連扔出一小撮又一小撮的閃電來,試圖干擾童童對兩個人的追擊,但統統被童童輕鬆躲開了。

即便如此,童童的速度也降了下來,這讓前面逃跑的兩個人微微鬆了一口氣。

但他們還沒有把氣喘勻,就看見江龍居然選擇了一條捷徑衝到了他們前面去。

「我屮艸芔茻!要不要這麼猛!先別搭理他了,轉個彎快!」

兩個人趕緊調轉了個方向。

「敢擋他們的去路!」

雷怒氣急敗壞,雖然心裡知道沒什麼用,但還是扔出一道閃電擊向江龍。

隨即他就看見,江龍唇角勾起了一道譏諷的弧度來。

雷怒看到這個笑,心裡咯噔一下。

「這特么不對勁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