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僅靠毒術,他對吳俊還真沒有多少信心…… 「算了,你們愛怎麼搞就怎麼搞吧,老夫不管了!」

見狀,邪九霄也是有些惱怒,兩袖一揮,不再作聲,他如此奮力的維護吳俊,卻沒想到葯萬千這一出聲都給成了白用功,縱然明白這兩個傢伙是不願意讓自己為難,可再怎麼樣也是有些

不爽的,畢竟就算是真的與白虎庄開戰,敗得,也必然是白虎庄!

「呵呵,邪老頭,那就讓小一輩們自行解決吧!」

唐風雲又恢復了那長掛臉龐的笑容,悠然笑道,葯萬千的這一聲可算是如了他的意,對於兒子唐景天,他有著絕對的信心,一個殘疾而已,縱然會點歪門邪道,也不過是螳臂當車而已!

「哼!」

邪九霄冷哼一聲,別過頭去,雖說他欠了葯萬千與洪磊一個不小的人情,可該做的他都做了,現在是這小子自己找死,縱然一會橫屍於此,他連眼睛也不會眨一下,不自量力的人,總要

付出些代價!

「九霄老哥,抱歉了。」

葯萬千有些苦澀的道,對於吳俊出戰,他也是千萬個不願意,只是,這不老實的小子一個勁的央求,再加上實在是不願看到邪九霄為了自己二人犧牲過多,也便答應了過去,不過卻未曾

想到的是,邪九霄那詭異的性情導致了,哪怕是一會的戰鬥中,吳俊當成被擊殺,他也不會出手,這一點,是葯萬千和主動要求出戰的吳俊都始料未及的……

「唐兄,真想不到,這才幾日不見,你我竟已從昔日同學變為了生死大敵,果真是命運弄人啊。」

「不過,吳某還是有一件事想要請教,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你我之間並未有何恩怨,你卻這麼想要我死?」

吳俊緩步走出,複雜的望向唐景天,疑惑問道,他是真的想不到,為什麼這傢伙忽然之間對自己的態度天差地別,前些日子在武靈院的闖塔中時還好好的,甚至可以說是半個朋友,可這

才幾日不見,這傢伙就如此痛恨自己,搞得跟有殺父之仇一樣…….

「少裝蒜,都到這個時候了,你認為你還瞞得過去?」

唐景天雙拳緊握,骨爆聲不絕於耳,死死盯住吳俊,這個奪走了他玄天老祖傳承的傢伙,竟然還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實在令他接受不了!

「瞞什麼?」

吳俊是真的有些糊塗了,他是真的不知道唐景天與他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足以令其對自己抱有必殺之心!

「呵呵,想必那傳承你已經得到了吧,只可惜你是個廢人,就算得到了也沒有用,這次你來邪都應該就是想要尋找一個恢復修為的方法吧,你沒有機會了!」

唐景天冷笑道,玄宗境巔峰的氣勢磅礴而出,白虎虛影凝聚於體表,雙眸之間有著戰火湧出,他已經忍到極限了,得到了玄天老祖傳承的傢伙怎會是這麼一個廢人,心中的妒火已經完全

充斥了他的心神!

「傳承?」

聞言,吳俊喃喃道,旋即似是想通了什麼一樣,極其無奈的望向唐景天,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恐怕,他這一次是攤上無妄之災了,自從當初在剛剛進入武靈塔后,他便是覺察到了唐景天

的目的不純,可是之後卻一直沒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唯一得知的,便是那九轉鎮魔門必定不簡單,可他雖然在感悟時,弄出了天大的動靜,卻真的沒有從中獲取什麼好處,甚至險些被殺,

這實在是讓他感到詫異,此刻聽聞唐景天所言。

才算是將事情理清,想必,那九轉鎮魔門之中定然有著什麼傳承的存在,而這傢伙就是沖著那傳承去的,不過卻失敗了,看到自己弄出的那番動靜,便自然而然的認為是自己獲得了傳承



,這不禁令得吳俊極為憋屈,這純粹是無妄之災啊!

不過這喃喃聲在唐景天眼裡卻變成了對傳承的回憶和感悟,不禁更加怒從心起,白虎虛影幾乎凝為了實質覆於體表,雙爪之上,三條白色的銳利氣刃將空氣劃出一道道黑氣來,大喝一聲

,便是向著吳俊衝去,他一定要將這個敢於奪走他傳承的小子大卸八塊以此來消他心頭之恨!

「喝!」

事到如今,吳俊也是明白過來,他的這誤會,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無論如何,都必須要與唐景天有個了解才行!然而既然能夠怕給邪九霄帶來麻煩而主動出戰,便代表著他對自己

有絕對的信心!

吳俊從袖袍中取出一枚雞蛋大小的毒丹,雙眼精光閃爍,有些興奮,這枚毒丹乃是七形毒獸的妖晶所化,其中所蘊含的毒力雖然對於葯萬千來說並不算得如何驚人,可在唐景天這種修為

得人眼裡,卻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絕世劇毒!

他之所以敢於出戰的原因便在於這枚毒丹,早在數日前,葯萬千便是將其交給了他,憑藉其中的毒力,他可以不需要絲毫玄力,便可以用出毒經內的毒術!按照葯萬千的話來說,總得留

點東西防身,而經過了數日的研習,他對於毒經中的一些毒術也算是有些了解,憑藉著這枚毒丹,縱然唐景天的實力已經因為九轉鎮魔門而提升到了玄宗境巔峰,他也怡然不懼!

隨著他的一聲沉喝響起,毒丹之上便是有著濃郁的綠霧涌動,化為一條丈許寬的毒霧巨蟒將唐景天的腳步阻攔了下來,與其纏鬥在一起,雖說並未對其造成如何傷勢,但纏住其一會還是

沒有問題的!

「萬蛇潛影!」

吳俊盤膝而坐,沒有修為的他決不能讓唐景天近身,他所憑藉的,就只是這枚毒丹而已,在拉開了一定距離的情況下,他甚至有把握用其耗死唐景天,可要是被其近身,他則必敗無疑,

與其分心四處逃竄,倒還不如定在原地,放開手來,用毒術,與這唐景天好生鬥上一場!

千萬條顏色各異毒蛇虛影自毒丹之中不斷湧出,化為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毒蛇洪流向唐景天奔涌而去,剛剛解決掉之前的那條巨蟒的唐景天又是虎爪飛舞,每一爪都會將至少數十條的毒

蛇虛影撕成虛無,不過那無數的蛇影卻是怎麼都殺不完,且隨著時間的推遲,蛇影出現的速度竟是越來越快,使得唐景天竟是被一步步的震退開來,來不及撕裂掉眼前的蛇影,被一步步的震

退開來。

距離盤坐於地的吳俊也是越發的遠離,然而其手中的那塊毒丹卻連一點變化都沒有,照這個樣子下去,真的被拉開了一定距離,恐怕還真的會被其用消耗的辦法硬是將其耗死在這裡! 「白虎印!」

唐景天實在受不了這種消耗戰,也是使出了真本事來,在九轉鎮魔門中他雖然沒有獲得玄天老祖的傳承,可也得到了一些不小的好處,在修為提升到玄宗巔峰后,他也是掌握了一些白虎庄內新的武技!


仙品武技、白虎印!

,唐景天大喝一聲,虎爪飛舞,再次將面前的蛇影短暫清空,趁著這個機會,極速結印,萬千道白色光印於虛空中疾馳而出,在其面前形成了一道虛幻的符印屏障,雖然看上去頗為薄弱,但無論外界的滔天蛇影如何悍不畏死的撞擊,都不能在其上面造出一絲波瀾。

片刻后,唐景天身前的靈印已經堆積如山,全然將他包裹了起來,隨著他的一聲沉喝,便是組合為了一道數十米大小的白虎靈印,虛幻的白虎彷彿要脫離光印一般的嘶吼著,帶起一道凌厲的白光沖入了那滔天蛇影中,前一刻還佔據上風的蛇影在那道白光下極速消逝,甚至有的還沒有接觸,便被白光上的凌厲氣勢所震潰,對於此,吳俊也是奮盡全力的催動毒丹,使其散出蛇影的速度越發增快,不過無論如何,比起那道白光下蛇影潰散的速度,總還是慢了許多的。

唐景天的這一招實在驚人,無奈之下,吳俊也不得不寧願承受武技反噬也要引爆那萬千蛇影,使其與那道白虎印一同消散,不然若是任其繼續接近的話,恐怕真的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轟然一聲巨響,白光極速閃爍數下后,與所有的蛇影一齊消散,剩下的,唯有那微微喘息的唐景天以及因反噬而吐出了一口鮮血的吳俊。

「白虎真身!」

見狀,唐景天非但沒有絲毫退縮,更是越發的激起了他的戰意來,這個殘疾,決然不可能比他強!

「吼!」

數十米大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的白色巨虎身上的條紋顯出一陣隱晦的意味,嘹亮的嘶吼聲傳盪天際,白虎的雙眸之中戰意沸騰,俯身一躍,便是撲向了身前不遠處的吳俊,這個奪走了玄天老祖傳承的傢伙,必須得死!

然而,對於唐景天的這種純肉搏攻勢,吳俊顯然是極為忌憚的,化為白虎后的唐景天,數十米的身軀,僅需一個撲身便可以到達自己身邊,將他踩成肉泥,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其近身,這場戰鬥,是建立在唐景天與他之間的距離上的,這一關鍵因素,決定了所有的勝負!

吳俊抹掉嘴角的血跡,拚命催動起毒丹來,磅礴的玄力自其中噴涌而出,在天際之上化為漫天毒霧,不過不同於往的是,這一次的毒霧卻是漆黑如墨,沉寂寂的橫於天際,給人一種奇異的壓迫感。

「五毒!」

吳俊厲喝一聲,雙眸精光直閃,這一招在毒經中的施毒篇也是頗為上乘的毒術了,可用自身玄力化為五毒獸,而現在由七形毒獸的毒丹所激發,其威力,令人驚懼!

「蛇!」


黑霧分出了五分之一的體積,緩緩凝形為一條約莫數十米長還散著毒氣的黑蟒,脖頸之間全力張開,達到了完全水平的模樣,血盆大口之中有著黑氣浮現,漆黑如墨的信子一吞一吐之間,令人心驚膽顫。

「蜈!」

在那黑蟒身旁,又是一隻同樣大小的萬足蜈蚣浮現,黑色的甲胃之上條紋密布,無數節腿在天際上不斷顫動,一對長須高高聳起,同樣是有著黑氣瀰漫其上。

「蟾!」

數十米的漆黑蟾蜍凝形而出,近百米長的舌頭吐息了兩下,雖然比起其他兩隻毒獸看上去要使人能接受的多,但其戰鬥力卻分毫不弱!

「壁!」

如同放大了無數倍的蜥蜴一般的壁虎橫空而起,巨大的尾巴輕輕掃動,帶起一陣颶風。

「蠍!」

最後,是那如同雕塑一般節節組裝起來的漆黑毒蠍,一對數米寬的巨螯上毒紋密布,後身那針尖一般的毒尾上,寒芒刺閃,使人遍體生寒。

「殺!」

儘管這五隻毒獸是由毒丹之力所催發的,可也著實耗費了吳俊不少的心力,身為普通人的他,這一招出來,還沒有傷到唐景天,自己先是內傷不斷,體內一片混亂,就算不能內視,可從胸腹間傳來的劇痛也使他清楚的明白體內傷勢之重。

不過他這下子也總算是可以安心一些了,這五毒獸任何一隻都有著可以比擬唐景天的力量,五位一體之下,再加上那令人驚懼的毒性,縱然唐景天如何逆天,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恐怕才能夠將其解決,不過到了那個時候,消耗過大且同為普通人的唐景天,是必然鬥不過他這個毒煞傳人的!

五隻毒獸得到吳俊的命令后,皆是發出奇異的嘶嘶聲,齊身而上,迎向了那眼見著就要飛撲到吳俊身前的蒼天白虎,黑蟒與蜈蚣死死的將唐景天纏繞起來,且皆是一口咬了上去,使得潔白如雪的虎毛上多出了些許殷虹之色,蟾蜍與壁虎則是從口中不斷的吐出詭異的毒霧籠罩其上,使得唐景天的精神狀態產生了微妙的變化,胡亂著亂蹬著四肢,雙眸微微泛紅,一股殺戮的**油然而生。


這已經算是他心智過人了,若是換做了其他人,恐怕在此刻早就成為了完全聽命於吳俊的殺人機器了,然而這一切都不足以令唐景天產生足以嚴重影響其戰鬥力的傷勢,但,還有著毒蠍的存在!

一雙巨螯死死抓住白虎的兩隻前爪,身後的那一記尾針極速顫動,終於,在那麼一個瞬間,尾針之上的漆黑光芒越發的強橫起來,猛然向著白虎的腦袋爆射而下!

「噗嗤!」

還沒有徹底反應過來這一切的唐景天只來得及將虎頭輕微的一擺,避開了致命一擊,不過那毒蠍的尾針卻仍是狠狠的扎入了他左邊的虎目之中,深入其中,

「吼!」

震耳欲聾的慘嚎聲自白虎口中發出,劇烈的顫抖著,可奈何身形被黑蟒與蜈蚣完全裹住,只得僵直了身體,一雙虎爪死死伸直,任由毒蠍將尾針緩緩拔出,一個黑漆漆的空洞替代了他原先左眼的位置,被攪得稀爛的眼珠碎片聳拉其上,血水一股股的從其中湧出,帶起那白色與紅色相容的粘稠液體,流淌於整個虎頭上,使得原本的白色虎頭變得狼狽至極……

「景天!」

唐風雲見到這一幕,再也保持不了他原先的笑容,老來得子的他比誰都寵愛唐景天,如若不然,他也不會將玄天老祖的傳承此等逆天機緣交由唐景天了,本來這次的賭鬥他是對其有著絕對的信心,白虎庄十多年來的全力資源培養加上兒子那本就不弱的天賦,對付起這個會點歪門邪道的少年,實在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正是這個歪門邪道,卻將他兒子的一隻左眼永遠的廢掉了!

玄靈境中期的氣勢磅礴而出,陰鬱籠罩於整個邪都上,猙獰的望向那個盤膝而坐的少年,這個小子,他絕對不會放過! 「唐風雲,你想做什麼!」

見到唐風雲的舉動,邪九霄勃然大怒,雖說葯萬千和吳俊二人的私自決策已經使得他不想再去理會這小子的死活,可這僅僅是限於賭鬥中的,若是有人破壞這賭鬥的規則,那他就不得不管了!

黑氣從其周身不斷湧出,在身邊漸漸凝聚,邪九霄死死盯住唐風雲,今日這唐氏父子的行為已經有些將他激怒了,若是真的把他*急了,今日這事情定然不能善了!

「邪九霄,你莫要以為我真的不敢對你出手!」

唐風雲雖然心中焦急於兒子的安危,但也明白有邪九霄在,他是決然不可能動那小子分毫的,不禁面色極為陰沉,身上的玄力波動越發的混亂起來,如果再拖下去,唐景天還指不定要受多重的傷,甚至有危及生命的可能,所以,這時候,縱然與城主府全面開戰,他也不得不出手了!

「正好老夫也有許多年沒有舒展過筋骨了,若是你想打的話,我邪某人奉陪到底!」

邪九霄凌然道,一雙眸子之中充斥著一股邪異的意味,面對唐風雲的威脅,怡然不懼,看來真是好多年沒有動過手了,這邪都里的人,似乎已經沒有當初對城主府的那股懼怕了,既然如此,那便殺雞給猴看,以儆效尤!

……

然而,就在邪九霄與唐風雲雙方都要忍不住出手的時候,那片黑暗的毒霧之中卻有著一聲驚人的嘶吼發出,變故橫生!

「吼!」

無盡的毒霧被驟然震散,五隻毒獸也是被震飛而出,一直退到了吳俊身前才勉強穩住身形,不過卻可以明顯看出那五隻毒獸的虛影都虛幻了幾分,天際終於恢復了清明,露出那唐景天那狂暴的身影,半透明的白色氣刃從其腳下噴涌而上,覆蓋於體表,直衝到頭部數寸,凝成了一副氣勢的護身罡,如同一道道氣刃般將他團團護住,充斥了四肢百骸的強橫力量令得他有一股長嘯一聲的衝動。

唐景天抹了抹左眼的傷勢,催動體內玄力先行止住了血,傷勢也在一點一滴的修復著,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隻左眼是完全廢了,極為猙獰的擦拭掉了眼角的血跡,唐景天近乎癲狂的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刃護身罡更加狂暴幾分,怨毒的盯住吳俊。

見狀,唐風雲才算是放下心來,看兒子的樣子,似乎還有著什麼連他也不太清楚的後手!不過就算是如此,唐景天左眼的仇,他遲早也是會報的!

而邪九霄見唐風雲不再干涉,也是收起了那驚天黑氣,轉過頭去,看這樣子,那唐家的小子似乎還有著什麼後手,這小子恐怕會有大麻煩,不過這都不關他的事了,這次的賭鬥,除非是唐風雲出手干預,不然他絕不會出手!

唐景天的臉色極為難看,這一次,他真的是輕敵了,實在沒有想到這個沒有一點修為的殘疾竟然能夠憑藉毒術就將他*成這個樣子!之前的那五隻毒獸,每一隻都至少有著可以媲美他感悟九轉鎮魔門之前的戰鬥力!再加上令人聞之色變的劇毒,更是極難對付,僅僅一個照面便是廢掉了他的左眼,這種奇恥大辱以及強烈的憎惡終於讓他徹底發狂了,爆發出了自身最強的狀態!

神品煉體武技,金剛護身罡!

這便是唐景天在九轉鎮魔門中所獲得的最大好處!

神品的煉體武技由於過於稀有,其價值甚至可以媲美靈品武技,而對於他的作用更是遠遠地超乎了想象,一直以來,他的戰鬥方式都是極為簡單直接的用肉身戰鬥,並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招牌武技,可唐景天最招牌的便要屬那強橫的白虎妖魂,不論是變化為妖魂真身,亦或是普通的形態,他的**力量都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甚至不靠玄力,僅憑**他就足以與同級別的高手對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