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安老鬼卻沒有受任何傷。

以安老鬼的實力,那五鬼絕對不是對手,許師傅施展烈陽殺過後,肯定會身受重傷,到時我們仍難逃一死。

“許師傅……”

我緊咬牙關,但實在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好。

我看着一臉慘白,雙眼赤紅的顧盼盼,突然心中一動。

“對了,通靈鬼嬰?”

這小傢伙自上次在樹林墓邊對付蛇蠱受傷後,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動靜。現在已經是生死存亡之際了,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小傢伙居然一直沉睡着,根本不出來。

“快出來吧,通靈鬼嬰。”

許師傅正在運作,我卻知不能再拖,但苦於沒有辦法。靈光一閃,既然每次有危險,通靈鬼嬰感覺我受到威脅纔會出來,現在,只能這樣一試了。

我立刻拿起短刀,一下子朝自己眼睛刺去。

如果你仍然沉睡,這危險感受不到,仍然待在裏面不出來,我留下一隻眼睛也沒什麼用。反正,死人有沒有眼睛,也並沒有任何區別。

我刀直向眼睛插去,力道大極,一瞬間,距離眼睛就只有寸許距離。

我牙齒都快咬碎了,就在這時,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道衝出來。伴隨的,是我頭腦昏卻,眼前天旋地轉。當神力再恢復過後,發現通靈鬼嬰正趴在地上,呆呆瞧着面前的血屍。

而自通靈鬼嬰出現後,兩具血屍也停止動作,全身都在發抖,似乎內心非常糾結。

許師傅眼見有意外,便不再動作。

陰屍王眼睛裏的黑光,則越來越盛,十分詭異。

兩具血屍身上煞氣陰氣,一會強,一會弱。腳步擡起,又放下,如此不斷重複,顯然陷入了極大的混亂當中。

“孩子,我的孩子!”

僵持片刻後,顧盼盼一雙眼睛變作黑色,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通靈鬼嬰不知是否靈智一開,還是受到什麼感召,慢慢爬了過去。

顧盼盼抱起通靈鬼嬰,臉上一直溫和的笑容:“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孩子……”

這個時候,她身上的陰氣和煞氣,正飛速的流逝着。那具男屍也不例外,俯身摸着通靈鬼嬰的頭,一臉笑容。

“謝謝……謝謝你照顧我的孩子……他都長大了……”

片刻後,顧盼盼目光露在我身上,嘴角帶着一絲笑容,抱着通靈鬼嬰靠在男屍懷裏,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兩具屍體上再沒有一絲陰氣煞氣,他們真正的死去了。

通靈鬼嬰似乎有些意外,一陣咿呀亂叫,但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男屍,原來就是顧盼盼的男友。”

我一直奇怪這男屍是何人,如今答案已經揭曉,他們一家三口,本可以過着幸福平靜的日子,一切都是因爲安老鬼。

“安老鬼,哈哈……受死吧……”

此時,許師傅烈陽殺噴出,正中陰屍王。陰屍王身體猛地飛起,撞在了石壁上。黑氣狂冒,陰氣,煞氣,好像決堤的洪水,飛速流逝着。

這次,身體居然直接化作了屍塵,被風吹散了。

“安老鬼。”

看着顧盼盼和她男友的屍體,再想到李東,我怒從心起。拿起短刀,不要命衝向安老鬼。

此刻,安老鬼剛擊潰五鬼,轉過身來,突然胸口一涼。

“你……”

安老鬼手摸着胸口,再看着我的臉,一臉的不可置信。

實話說,我也根本不相信這一刀居然直接就捅中安老鬼,根本不相信眼前所見。

“譁……”

我抽出短刀,安老鬼胸口鮮血狂噴,他本站在深坑邊上。這抽出短刀後,身體立刻掉了下去。但詭異的是,身體掉下不久。五鬼出現,鬼魅接住安老鬼身體,帶着他飛帶朝外邊飛去。

“許老怪,你用借命針催使烈陽殺,躲在全身經脈盡毀,陽氣大失,你已經廢了。小子,今後我的敵人,就換做你了。”

我一愣,以爲這一刀會要了安老鬼的性命,沒想到,一切的故事纔剛剛開始!

(本書至此全部完結,謝謝大家,謝謝還在看書的朋友。) 林濤的故事或許纔剛開始,我們的故事卻已經要結束了,全書至此完結,謝謝還在看書的幾個人,大概是20多個吧,謝謝你們,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幾千人的追讀,最後只剩20多人,但還是謝謝你們。

我本想把這完結留在2015,把遺憾留在2015,結果還是晚了一點,或許這就是人生之事八九不如意吧,感謝所有的不順利,讓我們成長,我也想將故事繼續講下去,可惜我做不到了,我不能讓網站一直虧錢,網站也不會讓一本賠錢的書繼續下去,我們大家都要賺錢養家,僅此而已。

這是半仙第一本草草完結的書,我希望不會再有第二本。

2016,新的開始,希望我的好運氣也早點到來,祝看到這幾行文字的朋友元旦快樂,新年好運。 白夏看著樂天一頭汗水,連忙點頭。

「好!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謝了。」

樂天起身就往醫院的後面跑去。

「好了,沒事了……這個女孩是突發了疾病,剛剛那個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他是在為女孩做急救!大家不要誤會……」

白夏還是很聰明了,馬上為樂天編製了一個身份,然後做出了不太合理的解釋。

這麼一說,這些圍觀這馬上釋然了,怪不得那個男人那麼著急了,原來是急著救人啊,說起來……這還是個好人呢。

樂天追到了醫院的後面,卻沒有發現蘇紫萱和張斌。

「氣機牽引!」

樂天低喝一聲,他掏出一片柳葉仍了出去,柳葉直接飛出了醫院。

樂天快速的追了出去。

「咦?那不是樂天哥?」

小五和李大利突然看到樂天在路上飛奔。

李大利看了一眼,的確是樂天。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他疑惑的問。

「大利哥,我去看看吧。」小五問道。

棄女驚華 「好!你自己小心些。」李大利點點頭。

他和小五本來就是閑著沒事出來溜達的,小五這丫頭最近感覺一直別悶得慌,現在的平靜生活和她以前的生活比起來簡直有天壤之別。

小五的奔跑速度可比樂天快多了,她快速的跑到樂天的身邊。

「咦……小五啊!」

樂天喘的比一條狗好不了多少。

「樂天哥你要做什麼?」小五連氣息都沒有亂。

「追人!你來了正好,幫我一把……」樂天說道。

小五拉起了樂天的手,有了小五力量的加入,樂天的跑步速度明顯快了許多,而那一片柳葉的速度也很快。

兩個人居然一路跑出了郊外。

樂天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一跑兩個小時?

小五也累了,畢竟她還拉著一個樂天呢。

「艹……早知道這麼遠就打車了。」樂天罵道。

這個蘇紫萱倒地將張斌追到什麼地方了?

「樂天哥……前面有人。」小五提醒道。

樂天看了一眼,面色大變。

「快點!」他催促道。

小五加了一把勁,兩個人快速的跑了過去。

「咚……」

鍋蓋的尾巴猛地甩了過去,可是對方看起來怡然無懼,和鍋蓋對峙的人居然一伸手抓住了鍋蓋的尾巴。

鍋蓋已經變成了霸王蠑螈的狀態,很明顯它的對手極其強悍。

張斌氣喘吁吁的站在一旁,他的身邊站著一個身穿黑袍的人。

樂天一屁股坐到了蘇紫萱的身邊,他實在是累壞了。

蘇紫萱看了一眼,她也鬆了口氣,沒想到這個張斌居然還有幫手,而且這個幫手極其的厲害,虯褫不斷的提醒自己馬上離開。

可是自己倒是想走,對方卻不讓。

那個奇怪的人直接擋住了鍋蓋。

「是你?」黑袍人哼了一聲。

樂天抬頭看了他一眼。

「你給我等一會啊,等老子喘勻了這一口氣。」他滿不在乎的說道。

黑袍人微微皺眉,有樂天在這裡,他還真的不太敢動手。

「你沒事吧?」蘇紫萱看著樂天。

「你說呢……老子追了你兩個小時啊!你們可真特么能跑。」樂天無語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也無奈啊,又不是她領路,這個張斌一直往郊外跑,她又不能不追……

足足喘了五分鐘,樂天才站起身。

蘇紫萱看了一眼小五,她招呼小五過來,小五認識蘇紫萱,兩個女人就站在了一起。

鍋蓋一口咬下,這個傀儡也一拳砸向鍋蓋的牙齒。

「咔嚓!」

鍋蓋的一顆牙被打斷了,可是這個傀儡一條胳膊也斷了。

黑袍人一揮手,他的傀儡退了回來。

「鍋蓋……」蘇紫萱喊道。

鍋蓋也跳到了蘇紫萱的面前,蘇紫萱有些心疼的看著鍋蓋的牙齒。

「傻妞……沒事的,霸王蠑螈的牙齒就算不斷也要不斷的更換的。」虯褫說了一句。

蘇紫萱看了看,這就不怎麼心痛了。

樂天看著這個黑袍人,這是巫門三大弟子之一,那個使用降術的傢伙……旁邊的傀儡是他的毒屍!

「你想和我動手?」黑袍人哼了一聲。

「你覺得……你今天能安穩的離開?」樂天反問。

黑袍人沒說話。

他沒料到那個貌不起眼的警察居然有一隻如此恐怖的靈獸!自己的毒屍被這個霸王蠑螈完全壓制了。

毒屍的體制沒有霸王蠑螈強悍,毒屍的毒素也不能對霸王蠑螈造成太大的傷害。

因為霸王蠑螈自身就是帶毒的,更不要說這隻霸王蠑螈還有一個虯褫的寄生者!

這樣的組合再加上樂天……

自己今天能不能全身而退真的說不準了。

「有件事我很好奇……」樂天說道。

黑袍人依舊沒說話,彷彿等著樂天繼續往下說。

「你們巫門培養這些東西要做什麼?」樂天指著一旁的張斌。

這個張斌和以前的那些巫門追隨者明顯的不同,因為他的降術是實打實的,還有那個周霞……她的蠱術雖然低級,但是也算是入門了,如果繼續下去,一定會成為巫門的高手。

難道巫門要強大自身的實力?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黑袍人的聲音難聽至極。

「不說?那我就挖開你的腦袋親自看看。」樂天霸道的說道。

黑袍人抬起頭看著樂天。

「搜魂攝魄你不是沒見過吧?」樂天冷冷的一笑。

「我巫門行事……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如果你想和我兩敗俱傷……你就來試試,反正我們這樣的人……活著比死了還難受!」他彷彿根本不在乎。

樂天也是無奈了,這些人說白了是什麼三大弟子,說難聽了,其實無非也是別人手裡的旗子,受制於人的,熊小夏不就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是嗎? 癮婚祕愛:我的腹黑萌妻 巫門行事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釋?那麼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回去告訴你們的師父,就說暗部羅剎已經盯上你們了,他想做什麼……你們是知道的吧?」樂天的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笑意。

黑袍人的眼中依稀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你為什麼要和我們說這些?」他哼了一聲。

「第一!我和羅剎不是一夥的……你們打個兩敗俱傷我是非常樂意看到的,第二!我的目的其實就是消滅你們,但是我發現今天不是個好日子,所以我決定放棄,第三!這個消息換你這個徒弟……你沒有意見吧?」樂天伸出手指了指張斌。 張斌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他在醫院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是在黑袍人的面前,他什麼都不是!

黑袍人的目光落到了張斌的身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