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蕭憶不這麼想,他本身就是仙人,而華炎只是一個人類,兩者身份懸殊,華炎居然可以從開始時依靠呼達還有天殺跟他較勁,現在則已經可以獨自跟他對抗了。

“混蛋!”蕭憶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打敗華炎了,如今的華炎已經有了自保的力量,再配合海洋巨人呼達還有火蟒天殺,只怕今天他就算是施展家族祕法也討不了好,甚至還有可能被華炎反咬一口。

日後想要對付華炎,只能讓家族內那幾個輩分比他還高的長老出面了,可是蕭憶此時心裏還在想着另一件事,那就是華炎所吞服的蓮子究竟是否是從葉家得來的。

正當蕭憶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金色的拳頭又是揮了過來,赫然是華炎再一次主動進攻。

蕭憶暗歎一聲,隨後直接撕開虛空消失在原地,回玄州去了。

華炎這一拳擊空,恐怖的拳風將前方數千裏的土地轟開一條半圓形通道,連那些高山都是沒能阻擋住這拳風,直接就是被轟碎開來,煙消雲散。

見蕭憶遁走,華炎倒是也沒敢繼續追擊下去,今天能和人仙境界的蕭憶鬥個旗鼓相當,他已經相當滿意了,可是第二粒仙蓮蓮子並沒有讓他直接突破到聖心境七重天,仍是停留在六重天的巔峯。或許是時候還沒有到,不過華炎也沒有着急。

大戰過後,滿目瘡痍,華炎愧疚的看了一眼這蒼茫天地,仙人層次之間的戰鬥實在是太恐怖了,難怪人間界無法容納仙人,天道非要再創建一個仙域來供這些仙人生活。

同時華炎也是非常向往仙神境界,也不知道當年諸神之間的大戰有多麼的慘烈,但想來肯定非常精彩。

四周圍觀的人見一個聖心境的凡人居然將玄州蕭家的蕭憶給逼走,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華炎。有些人還不知道華炎的身份,而有些人則是見過華炎,很快華炎可以力敵仙人的消息就是傳遞開去。

華炎倒是沒有在乎這些,直接就是施展大虛空挪移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然是出現在了三清宗宗門內。 華炎回到三清宗以後,發現三清宗的弟子們一個個都在翹首以盼等待他回來。

雖說他們沒有跟隨華炎出去,但是都知道華炎是去找炎鳳閣算賬去了。可是沒多久他們就是感知到炎鳳閣方向傳來了驚天的震動,像是爆發了最爲慘烈的戰鬥一樣。

而且這一戰就是足足數個時辰,宗主前往炎鳳閣還是沒有回來,這讓他們有些不安起來,好不容易強勢的宗主回來了,若是就此隕落,那麼對三清宗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好在華炎終於平安無事的回來了,他們紛紛涌上前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華炎簡單的說了一下,而後就是問道:“紫心他們人呢?”

“紫心師叔祖他們怕宗主出現意外,所以趕過去了。”三清宗弟子紛紛說道。

沒一會兒,紫心道長他們就是回來了,戰鬥一結束他們就趕了回來,可是速度哪比得上華炎,所以落後了一段距離才終於回到了三清宗。

見三清宗衆人都沒事,華炎當即選擇閉關,吞服了兩粒仙蓮蓮子,雖然依靠這種外力讓他提升了不少實力,但畢竟都是外在的力量,華炎需要好好的吸收一下,不能浪費一點精華。

紫心道長等人耐不住弟子們的詢問,又將當時的情況詳細的描述了一番,當衆弟子聽聞華炎居然可以力敵仙人以後,一個個都是興奮的歡呼起來。

他們中大多數都只是聽說過宗主華炎的傳奇往事,但很多都是沒有親眼見過,可是如今這種傳奇仍舊在繼續,而且宗主還和他們生逢一世,這是他們的榮幸,也是三清宗未來發展的基礎,只要有華炎在,三清宗定當繁盛起來。

當三清宗弟子們還在歡呼雀躍於華炎的恢宏戰績時,華炎在密室內卻是靜靜的調息,這一次他可不敢再大肆動用小天道之力了,萬一再引來大天道的關注,那他這一次可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踏入聖心境六重天巔峯,華炎徹底的和小天道融爲了一體,只要不釋放出和大天道一樣的天道本源之力,那麼大天道就不會察覺到華炎的異常。

這也就意味着華炎以後已經完全可以動用小天道的力量,就算是位列人仙的仙人也未必可以打敗華炎,因爲華炎有不敗的保障。

等華炎成功踏入仙階以後,他就可以將自己和小天道世界完美的結合到一起,到時候別說人仙,就是仙帝來襲,華炎照舊可以從容應對,大不了躲進小天道世界中。

等進了小天道世界,華炎也就相當於進入了一個不受外面大天道監控的環境,那些仙帝若是敢冒然闖入小天道世界,華炎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強龍不壓地頭蛇。

而若是等華炎成長到了仙帝境界,到時候華炎甚至可以直接和大天道叫板。

這一次閉關華炎並沒有選擇閉死關,因爲這次無論是他引來天怒神罰,還是和蕭憶激戰數千回合不分勝負,都是已經引起了不少人不少勢力的關注,一旦有情況紫心道長都可以及時通知華炎,以免在華炎閉關的時候遭到偷襲。

可是在密室中閉關持續了又近一個月,外界還是沒有任何動靜,紫心道長也沒有來找華炎,一切都是那麼的風平浪靜,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華炎幾次釋放靈識查看,三清宗內果真沒有發生什麼異常,除了前來拜訪的人依舊是絡繹不絕外,根本沒有強大的勢力前來詢問當初那天罰的事情。

此外,玄州蕭家也是沒有再來找華炎的麻煩,這讓華炎相當的詫異。

實際上這個時候根本不是蕭家等其他勢力不敢來找華炎以及三清宗的麻煩,而是他們都在擔心華炎究竟有什麼背景。

自從蕭憶見到華炎吞服仙蓮蓮子以後,就是懷疑華炎跟葉家有所聯繫,後來蕭家也曾親自派人前往葉家詢問,誰知葉家採取了不承認也不反對的方式來回答,這讓許多人都是摸不着頭腦,更是不敢冒然的來找華炎的晦氣。

葉家隱晦的態度讓所有諸神之後都感到迷茫,他們中很多人都在懷疑葉家是否也會像月寒宮一樣背叛諸神的意願。

由於葉家隱隱是諸神之後的首領,家族底蘊又是強大無比,所以沒有人膽敢去找葉家理論,這也就導致了諸神之後根本不敢擅自的去找華炎。

同時,諸神之後這些年一直都在跟上古六道作對,本就分出了不少精力來對抗上古六道,如今華炎的加入讓他們顯得有些力不從心,誰都不願意做出頭鳥,萬一因此得罪葉家那可就是真正的得不償失了。

至於上古六道方面,他們雖然知道是華炎和葉清依當年帶走了他們一直在守護的那寶貝,可是如今他們儼然是成功鼓舞了不少九州勢力共同對抗諸神之後,若是在這個時候再去對付華炎,倒是有些主次不分了。

其實讓這兩股勢力真正忌憚的還是華炎的實力,能夠引發天怒神罰,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他們都不知道華炎背後是否有一個隱祕的大勢力在幫助華炎,若是因爲得罪了華炎再得罪一個大勢力,那可就是犯不着了。


華炎當年從上古六道帶走的那寶貝,實際上就連上古六道都不知道它真正的用途,只是知道它所衍生出的寶石可以誕生出一個小型的世界,雖然不完整,沒有天道監察,但是卻也可以讓人不受天地限制,成功晉級爲仙。

華炎當年帶走的便是小天道化身的所在,除了紫夜和小靈以及葉清依知道那是小天道外,其餘根本沒有人知道那東西的真正價值。

如果上古六道還有諸神之後知道那是可以發展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小天道世界,說不定華炎現在就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

真正的小天道世界內一切規則都非常完善,雖然華炎進入的時候還未形成仙界,但是這個世界是可以不斷進化的,而小天道衍生出來的小世界雖然可以讓人成仙,但卻並不完善,達到一定的境界以後就是無法再繼續提升了。

若不是華炎本就是小天道世界內出生的人,他的靈魂印記上有小天道的痕跡,只怕當年他被月寒宮宮主追殺的時候也無法進入小天道世界。

經過一個月的閉關,華炎進一步熟悉瞭如何操作小天道,與此同時他做出了一個決定,要前往東域,把錢楓給找回來。

錢楓當年是華炎所收的第一批弟子,和沈霸天以及鬼夜都是同時間拜入他門下的,對於這個三弟子華炎有種特殊的喜愛,錢楓雖然在修道上天賦不高,但卻對於經營很有頭腦,這也是華炎器重他的主要原因。

如今錢楓在東域失蹤,華炎作爲他的師傅自然有責任將他帶回來,只要錢楓還沒死,華炎就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錢楓。

“師傅,去之前是否還要去一趟南域?”紫心道長提醒道。

華炎搖搖頭,解釋道:“南域目前情況還算穩定,沈霸天還有鬼夜都在,無論是三清宗還有萬妖盟如今都發展的還不錯,另外蠻族那邊前些年錢楓也有走動,有蠻族的暗中照應,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問題。”

“錢楓失蹤了八年多,你不是說他的命簡還沒有碎嗎,這就意味着他還活着。不過說不定隨時都有危險,所以我必須儘快趕到東域。”華炎鄭重道,“中域的三清宗這些年你打理的還不錯,暫時還是由你掌管。若是有意外情況,捏碎我給你的玉牌,我會第一時間趕回來。”

“是!” 說走就走,華炎安排好九州中域三清宗的宗門事宜以後就是直奔東州東域而去,和他隨行的是三清宗一名中年道人。

這中年道人道號玄逸,當年錢楓前往東域的時候,這玄逸就曾經跟隨在錢楓左右,可以說他是知道錢楓在東域情況最爲詳細的人。

玄逸是紫心道長的徒弟,也就是華炎的徒孫。一路上華炎讓玄逸把錢楓當年在東域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一遍,大致瞭解了一下錢楓在東域活動的範圍。

由於有機會親近師祖,玄逸這一路上可是沒少向華炎請教修煉一途上的難點,如今他已經四十歲了,可是卻纔只是剛剛突破到破羽境八重天而已。

華炎閒暇之餘也是好不吝嗇,將修煉路上的難點詳詳細細的指點給他,自從掌控了小天道以後,華炎對於大道的感悟也是別具匠心,往往一句話就足以讓玄逸領悟終生。

玄逸很是希望這一次去東域的時間可以更久一些,這樣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請教華炎,可是華炎的速度何其之快,沒多久他們就是來到了當年錢楓經常活動的地點。

濱風城,是東域一座比較大的城鎮,城內有居民百萬,是東域通往其他地域的交通要道,城內有不少傳送陣,可以通往東州各大地點,甚至此地連通往北州的超大型傳送陣都具備。

當年錢楓曾經在這裏建立過一個據點,如今這個據點還在。

城內比較繁華的一條街道上,一家很不起眼的藥鋪內玄逸正在跟掌櫃的交談,而後那掌櫃的就是慌忙將華炎邀請了進去。這裏就是三清宗安插在這裏的一個據點。

華炎倒是感覺有些奇怪,他當初在地州的時候就是機緣巧合下進入一家藥鋪,結果撞到了邪無痕,沒想到三清宗在這裏也是同樣的設置了一家藥鋪。

店鋪後面的院子並不大,平日裏很少有人來,那掌櫃的年紀比較大了,應該是後期才加入三清宗的,對華炎並不認識,但當得知是三清宗的宗主以後,當即恭敬的拜倒在地,連稱見過師祖。

華炎看了一眼這老者,見他不過是煉神期初期的實力,問道:“這裏一直都是你在負責?你叫什麼名字?”

“弟子名叫馮宇,這裏自從建立至今,一直都是由弟子在打理。”馮宇恭敬的回答道。

“當初錢楓是否也是住在這裏?”華炎看了一眼院子,仔仔細細用靈識掃了一遍。

馮宇道:“是的,當年代任宗主錢楓在東域期間,大部分時間都是住在我這裏,而且這個據點還是錢楓宗主當年設下的。”

“你是本地人?”華炎問道,“對於這裏的情況可瞭解,過兩天我可能要四處走一走,你帶我轉一轉,瞭解一下情況。”

“是!是!”馮宇慌忙應承道。

華炎給了玄逸一些上品靈石,道:“這裏沒你什麼事情了,你搭乘傳送陣回中域吧。”

雖然有萬般不願意,但是玄逸還是恭敬的接過了那些靈石,轉身離開了這裏,朝着城南那通往東州中域的傳送陣走去。

等玄逸走後,華炎這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讓馮宇將這東域的地理條件描述一下,然後又詳細詢問了一下東域目前有哪些勢力,包括當年錢楓曾經拜訪過哪些勢力。

通過馮宇和玄逸兩人之間的描述,華炎對於錢楓當年的行動也是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當初錢楓初入東域,並沒有着急立起三清宗的大旗,而是先打探情況,四處拜訪當地的傳統勢力,然後纔開始着手準備收攬門徒,這馮宇就是當年被拉攏進來的。

等問清楚了情況以後,華炎直接丟給了馮宇一枚固神清紋丹,這固神清紋丹自從當初華炎煉製以後到現在就剩下了一粒,先前一粒在地州被他給了那個被他打昏的店小二易飛,如今這最後一粒則給了馮宇。

馮宇雖然是開藥鋪的,但是所售賣的都是凡人服用的藥材,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既然是宗主所贈,自然是極爲珍貴的。

小心翼翼的收藏好固神清紋丹,馮宇當即恭敬道:“宗主,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叫我。”說完就是關上了房門走開了。

華炎看着馮宇所畫的東域地圖,而後拿起一支筆把錢楓當年去過的地方都用紅線勾勒了起來,大致確定了一個範圍,如果錢楓是突然失蹤的,那就很有可能是被某個勢力抓走了。

而根據錢楓所去過的地方描繪出來的地圖,華炎確定了兩個比較大的區域,這兩大區域內的勢力都有可能是抓走錢楓的罪魁禍首。


又是仔仔細細的將這些勢力標註好,華炎做足了功課以後這纔是開始準備接下來的計劃。

第二天一早,華炎就是讓馮宇準備一下,他要學當年的錢楓,逐一拜訪當年錢楓拜訪過的勢力,算是重走一遍當年錢楓走過的路,說不定可以從中得到些許線索。


“宗主,按照當年錢楓宗主拜訪的路線來看,僅僅是這濱風城內就有二十七個勢力需要我們去查探,難道我們一個個的去拜訪?”

華炎微微一笑,道:“昨天你告訴我,這城內勢力錯綜複雜,僅僅排得上號的勢力就有近百,我想以錢楓的性格,只怕他把這百十個勢力應該是都拜訪過一遍了。”

馮宇一怔,華炎分析的倒也是,當年錢楓也只是大概說了要去拜訪哪些勢力,也沒有事事都給馮宇交代,所以馮宇知道的大概也就那麼二十七家,或許當年錢楓還真如華炎所說,足足拜訪了上百家勢力。

“那麼,宗主,我們該從哪家開始?”馮宇看着昨天他描繪的粗陋的地圖,猶豫着問道。

華炎拍了拍馮宇的肩膀,笑道:“這濱風城你比我熟悉,就從最近的開始拜訪吧,不過路線你可要選擇好,不要白白浪費時間,我可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在這上面。”

馮宇慌忙應是。

在馮宇的帶領下,華炎開始一一拜訪濱風城的各大勢力,跟當年的錢楓一樣,是打着三清宗的名號逐個的拜訪,一天下來也不過是拜訪了十五家而已。

而且這十五家中有六家根本就沒有打算見華炎,直接就是把華炎給轟出了大門,而且另外還有四家僅僅只是派了兩個不管事的族人來接待華炎。這一天下來華炎可謂是遭盡了白眼,這讓年紀一大把的馮宇在一旁看的都牙癢癢,恨不得撲上去揍他們一頓。

而還有五家則是把華炎當作了座上賓看待,不爲其他,主要是如今三清宗在中域的名頭突然響了起來,這五家中有四家都是聽到了消息這才盛情的邀請華炎進去作客。

等天黑了以後,華炎他們纔回到了藥鋪,此時華炎並沒有顯露出多少疲憊,倒是那馮宇有些累了,這一天過的那可叫一個豐富多彩,華炎居然跟沒事人一樣,心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第二天華炎沒有休息,繼續拜訪,而馮宇則被華炎安排休息一天,華炎喊了一個店鋪夥計帶着他繼續逐個拜訪。

這一天,華炎又是隻拜訪了十五家,饒是如此,等一一拜訪下來,也已經是天黑了。

整整兩天,華炎在這濱風城也不過是拜訪了三分之一的勢力而已,也不知道當年錢楓是如何在東域持續下去的,根據馮宇描繪的地圖,錢楓可不止在濱風城呆過一段時間,他還曾去過其他城池,同樣的是拜訪了當地的勢力。

重生種田︰丞相家的小嬌娘 ,依舊在繼續進行,這還只是尋找錢楓下落的第一步,如果現在就放棄了,那可就是真的找不到錢楓了。

若是當年的華炎,或許早就發飆了,可是自從上次遭遇天怒神罰進入那種空明的境界以後,他的心態也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整個人由內而外的發生了質的變化。

所以這一次他纔會如此幹勁十足,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正是由於華炎的堅持,他足足在濱風城停留了近一個月,不僅僅把濱風城那些排得上名號的勢力拜訪了一遍,甚至是走街串巷,幾乎把整個濱風城每一條街道都踏過一遍了。

他如今所走過的路線,只怕連當年的錢楓都比不上。而且不僅僅如此,華炎還通過自己的調查羅列了一項項表格,這或許是在地球上經營公司的時候留下的一種習慣。

這期間他的靈識四處查探,在沒有讓濱風城的高手發覺的情況下幾乎把每一個角落都搜遍了,甚至有時候還不惜敲暈一兩個人來查詢線索,可最終還是沒有發現錢楓的蹤影。

在濱風城滯留了一個月,華炎終於還是打算離開了,看樣子當年錢楓並不是在這裏失蹤的,不過根據這期間的走訪調查,華炎也是發現了錢楓當年逐個拜訪各地勢力的規矩,掌握了錢楓行事的風格。

臨走的時候華炎對藥鋪內那幾個年輕夥計又是一番的教導,因爲他看得出來馮宇年紀已經一大把了,就算是再有所突破只怕終生也無法到達破羽境,倒不如發展一下年輕力量。

藥鋪內的幾個夥計在華炎的安排下拜了馮宇爲師,也算是歸入了三清宗的旗下,日後他們留守在這裏也算是可以給三清宗提供東域的情報。

等把濱風城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以後,華炎直奔下一個城池:金水城。

金水城雖然無論在人口還是繁華程度上都不及濱風城,但卻是前往東海的必經之地。

東州東域,瀕臨東海,東海面積廣闊無邊,海洋資源相當的豐足,而且東海上還有不少的仙家島嶼,同樣的居住着不少修仙道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