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善奶奶看到她們平安脫險,眼角有些濕潤,但堅強的沒有落淚,而是拼勁全力往前走。

而在她們走後沒多久,一撥軍人趕到了城牆口,層層嚴守著她們通行過得地方,不許任何人再出入。 第1584章番外:驚魂

向著城外前進了將近一個多小時,總算追上了逃向風漠城的大部隊人馬。葉簡汐鬆了口氣,雖然和這麼多人一起行動,目標有些明顯,但在敘利亞這種戰亂地區,一個人行走在路上,簡直是槍靶子,危險性實在太高了,跟著這麼多人,至少在危險來臨時,能有逃跑的機會。

葉簡汐攙扶著可善奶奶,繼續往前走,時不時的拉一把阿茶。

隊伍格外的沉默,沒有人說話,只要不停地往前走。

從晚上七點多,走到了凌晨兩點,眾人感覺到累了,才紛紛停下來休息。

可善奶奶到底是老年人,行動有些不便,走了這麼久,臉色已經開始不好了,喘氣也沒那麼均勻。

葉簡汐讓阿茶煮水,準備用晚餐。自己則把厚衣服拿出來幾件,鋪在地上,讓可善奶奶躺在上面,自己給她按摩。

可善奶奶擺手說:「不用忙活了,你已經很辛苦了,我休息一下就好。」

「我不累,奶奶,你就安心歇著吧。」

葉簡汐從頭到腳給可善奶奶按摩完,又去幫阿茶煮東西。

饢餅湯煮好,葉簡汐端給可善奶奶一碗,服侍她用完,這才坐到篝火堆前,開始用晚餐。

阿茶望著跳躍的炊火里葉簡汐跳動的臉龐,歪著腦袋說:「姐姐,你給我的感覺,好像媽媽。」

「是嗎?」葉簡汐笑著問:「你還記得媽媽長什麼樣嗎?」

阿茶搖了搖頭,「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死了。」

葉簡汐把阿茶樓到了自己懷裡,說:「那這段時間,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媽媽。」

「真的嗎?」阿茶高興地問。

「嗯。」

葉簡汐點頭。

阿茶伸手摟住了她,靜默了片刻,低聲喊了句:「媽媽。」

葉簡汐眼眶有些濕潤,強忍著沒有落淚。

……

吃過晚餐,葉簡汐讓阿茶先睡,自己收拾好東西,才躺在了奶孫倆旁邊。望著夜幕中閃爍的星星,心裡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慕洛琛,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不知道他好不好,不知道他有沒有在戰亂前,把菁菁救出來……

腦子裡渾渾噩噩的想了好多東西,最後沉沉的睡過去。

一夜風平浪靜,第二天早上五點多,陸陸續續的有人起來,繼續向前趕路。葉簡汐匆忙得拿出饢,和可善奶奶、阿茶一起吃了點,再次跟著大部隊出發。

走了大概五六個小時,眾人準備再次停下休息時,前面的路上,卻忽然揚起了風塵。

隊伍最前的面出現了騷動,緊接著有人開始四處的跑。

葉簡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本能的察覺到了危險。

拉著可善奶奶和阿茶,拚命地往後跑。 輪滑傳奇之冠軍之路 但帶著老人和孩子,哪裡跑得了多遠?葉簡汐回頭望著那滾滾的沙塵,便知道對方是開車來的,想著靠兩條腿跑,肯定跑不了,葉簡汐迅速的做出決定,找個地方藏身。

萬幸的是,在附近找了沒多久,就發現一個能容下兩人的土坑,她讓可善和阿茶跳進去,立刻從旁邊拉了一堆草,掩蓋在了上面。

跳進土坑裡,葉簡汐抱住了阿茶,問:「可善奶奶,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可善奶奶顫抖著身體說,「是南約軍,他們闖進來了。」

葉簡汐蹙了眉頭。

她聽過洛琛提及南約軍,南約軍是多個國家組成的聯盟。他們在這片土地上,肆意的投擲炸彈,進行轟炸,看到反叛軍的人,甚至是平民,都會進行毫不留情的殺戮……一點都不把當地人看做人。

難怪可善奶奶,對這些人那麼害怕。

葉簡汐捂住了阿茶的嘴,再次往外面。這會兒,遠處的車子越來越近,飛揚的塵土中,能看到有兩輛卡車行駛而來,車上站著南約軍的人,手裡持著衝鋒槍,朝手無寸鐵的流竄人群掃射。

砰砰砰的子彈里,一個有一個人倒下。

阿茶瞪大了眼睛,葉簡汐抬手,捂住了小傢伙的嘴巴。

寂寥的原野上,無聲的殺戮進性了整整十分鐘。

等到只剩下老弱婦孺時,那些人終於停止了掃射,從車上跳下來,朝著那群人走了過去。

他們像挑揀牲口一樣,打量了其中幾個女人,然後將長得稍微有姿色的人,從人群里拖出來,當眾脫光衣服……

女人的慘叫聲和男人滿懷惡意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葉簡汐的心頓時變得悶悶的。

這人也都有血有肉,有家人朋友,他們犯了什麼錯,要遭受這麼大的屈辱?

他們不過是生在了這片土地罷了。

可這些南約軍的人,仗著自己的身份,便這般對待他們……

葉簡汐捂住了阿茶的嘴巴和眼睛,不讓她去看這殘忍的畫面。

等回過頭看向可善奶奶,見老人家早已淚流滿面。

葉簡汐伸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

勝利者的『狂歡』持續了整整兩個小時,那群南約軍的人心滿意足的跳上車,準備揚長而去時,變故卻突然發生。

一個女人忽然跳起來,把隊伍最後一個男人的槍奪過來,絕望的嘶吼了聲,對準那些軍人射擊。

可她是新手,子彈大多打空了。

南約軍的人反應過來,一槍崩了她。

女人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大概是她這個舉動人怒了南約軍,原本要走的人,又都跳下來,開始瞄準那些殘存的人。

人群再次出現了騷亂,向著四面八方跑去。

葉簡汐看著有三兩人朝著她們的方向跑來,心頓時被揪得緊緊的。

她一再的祈禱,別往這個方向跑。

可上天似乎聽不到她的聲音,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個南約軍,手持槍械,跟在了她們的後面,開始不停地開槍。

眼看著距離逐漸的縮短,葉簡汐臉上的血色一寸寸的退去。

「嘭!」

又是一聲槍鳴響起,跑在最後面的女人倒下。最前面的兩個女人,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十米……

五米……

三米……

……

只剩下最後一米時,葉簡汐攥緊了阿茶和可善奶奶的手,準備一起跳出去。

但就在這時,又一聲槍鳴響起。

快要踩在她們身上的女人,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第1585章番外:故人重逢

女人死不瞑目,瞪著通紅的眼睛望著她們。葉簡汐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心臟也跳動的格外的緩慢,周遭的世界迅速的退去,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過了許久,等她回過神來時,那些南約軍已經驅車離開,可善奶奶抓住她的胳膊,提醒她趕緊出去。

葉簡汐抱著阿茶,跳出了土坑。看著那些慘死的女人,心裡生出兔死狐悲的情緒。

或許,在沒遭到洛琛之前,自己也會遭遇不測吧。

真到了那一步,哪怕死,她也不願意被人侮辱。

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那些死去的敘利亞女人跟前,葉簡汐緩緩地合上了她們的眼睛。

這是她能為她們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走吧。」

葉簡汐拖著可善奶奶和阿茶往前走。

三個人都沒有再說話。

……

之後走的路,都沒再往大道上走,因為害怕碰到南約軍或者別的人,她們三個戰鬥力,還不如一個男人,只能挑選沒人走的地方,繼續趕路。可這麼一來,前往風漠城的路,被大大的拉長,原本只剩下兩天就抵達目的地的路程,變成了五天。

葉簡汐心裡有些沮喪,但明白自己是可善奶奶和阿茶唯一的依靠,咬著牙硬撐。

繼續往前行走了大概三天,夜裡下了一場雨,因為躲避不及時,可善奶奶著了涼,開始發燒了起來。

葉簡汐喂她吃了退燒藥,也沒多大作用。

眼看著可善奶奶的身體越來越差,甚至籠上了一層死亡的氣息,葉簡汐的心像是放在油鍋上煎熬一般,這個老人救了自己的命,她不能讓她這麼死去。最終,葉簡汐決定冒險,朝附近的城鎮出發。這樣,至少能有一線生機,挽回可善奶奶的命。

為了三個人的安危著想,進城鎮之前,葉簡汐把自己和阿茶的頭髮都剪了。阿茶本來就是小孩子,性別不明顯,剪了寸頭后,很像一個小男孩。葉簡汐看起來倒是有些明顯,不過她特地穿了厚衣服,掩蓋自己的身材,又在臉上塗了黑漆漆的炭火和狗屎,這頗為邋遢的模樣,讓人一時間也沒勇氣輕易地靠近檢查。

告訴阿茶叫自己爸爸,以後偽裝父子。

阿茶點了點頭:「爸爸。」

「乖。」

葉簡汐摸了摸她的腦袋,朝著城鎮前進。

……

一般中、大型的城市,都有出入的關卡。葉簡汐料的沒錯,這次靠近的蘭卡鎮,也有專門的守衛負責排查進出城鎮的人。且這次檢查的人,要比之前嚴格了許多。站在隊伍後面,看到他們對進入的人,挨個進行搜身,做照片對比,葉簡汐握緊了手。

看來,桑巴還是沒死心,想要抓住她。

進入城鎮太冒險了。

葉簡汐正在猶豫,要不要換別的地方時,身後的人忽然推了她一把,說:「繼續往前走,磨磨蹭蹭幹什麼?」

葉簡汐嚇了一跳,回過頭,便看到一名敘利亞軍人,正在自己身後,滿臉不耐煩的模樣。

葉簡汐趕緊邁動步伐,繼續往前走。

而那名軍人跟在他們後面,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

很快,便輪到葉簡汐和阿茶進行檢查,檢查的士兵,拿出照片,對著葉簡汐盯了一會兒,眼裡流露出幾分疑惑,正準備開口,讓她把臉上的灰都去掉時,城鎮口忽然有了騷動。沒多會兒,一個清瘦的男子,走了出來。

葉簡汐看到那人,瞳孔驟然縮緊,因為那不是別人,是言邑!

沒想到世界那麼小,在這個地方,也能見到他!

唯恐言邑認出自己來,葉簡汐沒敢再看下去,抱著阿茶,遮擋住了自己的臉。

士兵看到言邑,沒了檢查的心思,揮了揮手,讓葉簡汐三人進去。

言邑走到關卡口,掃了一眼進出的人,沉聲說:「這附近的幾座城池,都是前往風漠城的必經之路。葉簡汐如果有需要,一定會進城,你們嚴格排查,不得有任何疏漏的地方!一旦發現她,立刻上報,桑巴統領重重有賞!」

士兵頓時熱情暴漲,齊聲回答:「是!」

葉簡汐往城裡走,聽到後面的狂歡,心底一片漠然和冰冷。

言邑終究不再是她認識的那個害羞的少年。

現在的他,已經是被魔鬼附身的人了。

重生之權門婚寵 ……

混入了城裡,葉簡汐沒敢去找旅館,而是找了處廢墟,安置下了可善奶奶和阿茶,獨自去找醫館。但在這戰亂區里,能找到醫館,何其艱難。是以,她在城裡兜兜轉轉了大半天,才找到了一個赤腳醫生,肯給可善奶奶看病。

葉簡汐帶著他回到廢墟。檢查過後,醫生搖了搖頭說:「她這是肺炎,年紀大了,不容易治療。你們真的為她好,得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讓她養病。」

可善奶奶拉著葉簡汐的手說,「別管我了,我年紀大了,死了沒什麼,你和阿茶還年輕,你們走吧。」

葉簡汐心頭一陣酸澀,堅定地說:「奶奶,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可善奶奶眼角流下了一串淚。

葉簡汐轉頭問醫生:「請問需要多久,能讓我奶奶的病情好一些?我們需要去親戚家避難,急著趕路。只要能走就行,到了那邊也可以繼續養病。」

「這個……」醫生擼了擼自己的大鬍子,說:「最快也要調養十天左右。」

十天……這時間有些太長了,但為了可善奶奶,葉簡汐冒險答應了下來,「好,十天就十天,請你開最好的葯出來。」

「那錢……」

「我有。」葉簡汐拿出了十萬敘利亞幣。

醫生點了點頭說,「好,跟我回去開藥吧。」

葉簡汐跟著醫生去醫館拿了葯,回到廢墟旁,生活煮了熱水,喂可善奶奶吃藥。或許是身體舒服了一些,可善奶奶很快入睡,葉簡汐守在她旁邊,抱著小阿茶,身心疲憊到了極點,可一點睡意也沒有,因為閉上眼睛,全都是一幕幕猙獰的畫面。

……

另一邊。蘇鐵聽到手底下的人彙報的情況,忍不住失落。又一天過去了,依然沒有葉簡汐的消息。

或許,她已經死了吧。

那麼柔弱的一個女人,怎麼能在敘利亞這種戰火紛飛的地區活下來呢? 第1586章番外:被追蹤了

哪怕勉強能保住性命,大概也遭遇其他的不測了吧。蘇鐵對此抱有深深地歉疚,若不是因為他手底下的疏忽,葉簡汐也不至於遭此劫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