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富貴,但一定能執手到老,哪怕一輩子平平淡淡,這就足夠了。

江寒太耀眼了。

他的心讓人捉摸不定,蘇沐雪喜歡他,卻又怕他。

她怕把心交給了這個男人,到頭來卻發現,自己不過是他的萬分之一而已。

「我不知道。」江寒搖了搖頭。

他是真看不懂蘇沐雪。

一個工作狂,一個寵女狂魔,除了女兒跟工作,她似乎別無所求。

不愛名利,不好世俗。

僅僅只知道,她可能喜歡黑箭俠那一款。

這樣的女人,哪怕天天睡在一間屋子裡,也像是隔了千山萬水。

「你為什麼不試著去了解我呢?你愛一個人,就是投其所好嗎?你知道嗎,有時候你很多微小的舉動,能讓我感動很久……」

「就好比現在,你會為了我難過,我挺高興的,這說明你在乎我。」

蘇沐雪笑了笑,輕鬆的化解了沉重的氣氛。

「我難過,你還高興,你們女人可真心狠。」

「你說的對,我不能放棄,因為再也早不到比你屁股更好看的女人了。」

江寒抬手在她臀上拍了一巴掌,哈哈大笑著跑開了。

「你又吃我豆腐,我跟你沒完。」蘇沐雪追了過去。

江寒一個急剎車,猛地轉過身來,蘇沐雪一頭就撞進了懷裡。

「哈哈,蘇總,這次可不是我吃你豆腐,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江寒抱了個結結實實。

「你,你鬆開我。」蘇沐雪微微掙扎著,芬芳如蘭:「你放開我,我有正事跟你說。」

「什麼事?」江寒有些不舍的鬆開了手。

「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跟每一個漂亮的女人都關係很好?」蘇沐雪略帶幾分嗔怨。

「怎麼可能?我有那麼大魅力嗎?」江寒笑道。

「那宋紫衣說她跟你是朋友,原本她已經放棄了的訂單,又加了一倍跟我簽約,還說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蘇沐雪掐了江寒一把:「說,你們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哦?

江寒摸了摸鼻樑。

宋紫衣這女人很會來事,還知道給沐雪送訂單,這是強行上自己的戰車啊。

「嗯,認識,上次她來東州辦事,被幾個小混混纏上了,我幫了把手,其實也就是一面之緣而已。」江寒沒有否認。

「難怪,看來她和那位周老對你印象都還不錯。」

「不過,她突然提到了黑箭俠,神色顯得有些古怪,好像把你當成是了。」蘇沐雪繞著江寒轉了一圈,很是狐疑。

江寒暗舒了一口氣。

看來宋紫衣並沒有說漏嘴,否則蘇沐雪就不會來問了。

她現在要知道黑箭俠是他,豈不是連最後一張王牌也沒了,到時候就真的泡妞無望了。

「女人嘛,見到有本事的男人,總是習慣幻想。」

「我要是黑箭俠,那天打楊虎我能跑嗎?」江寒自嘲一笑。

「嗯,那倒是,不過看你在西州也蠻威風的啊。」蘇沐雪眨巴著眼。

「此一時彼一時嘛。我現在可是突飛猛進,再遇上楊虎,也能分分鐘拿捏他。」江寒揚起胳膊,秀了秀肌肉。

「我真好奇,你哪來的豪宅,又怎麼會短短時間突然變的這麼厲害?」蘇沐雪越來越覺得這個男人不簡單了。

「哪來這麼多為什麼,你是好奇寶寶嗎?」

「以後時機到了,我自然會告訴你。」江寒賣了個關子,推著蘇沐雪進了屋。

聊了一會兒,蘇沐雪的心裡輕鬆多了。

管他江寒有幾個女人,目前這樣的關係也挺好。

很快她就睡著了。

江寒卻是待她熟睡之後,招呼呂小米看好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黑箭俠已經很久沒現身了,是時候出來搞點事了。

翌日,蘇沐雪照常做了早餐。

兩人送孩子有說有笑的送孩子去了幼兒園。

「蘇總,有件事忘告訴你了。」車內,江寒突然想起來蘇平山交代的事。

「什麼?」蘇沐雪問。

「你媽生病了,你爸想你回去看看她,要不過兩天我陪你回去一趟。」江寒掐算著孫飛雄、錢斌收購蘇家,有個兩三天該差不多了。

「到時候再說吧,沒啥事我上班去了。」蘇沐雪心裡有點堵。

她想回去看母親,可是又怕她是裝病耍的伎倆。

這個媽,哎,一言難盡啊。

反正閑著無事,江寒去了一趟柳葉湖。

海牙還真是牛嗶,別看機器人個頭不大,引著幾台水下作業礦車,這才不到半個月,已經採集到了不錯的成品,品質比想象中的還要好。

「小言,你預測下,這水下的晶石礦,儲存量有多大?」江寒看著那一塊塊的石頭被采上岸,彷彿看到了無數鈔票在招手了。

「不好說,這湖底越往下挖越有料,由於晶石的貴重,哪怕是海牙也不敢強行往下進行勘探。不過以目前的進展來看,十萬塊晶石成品,應該是能夠達到的。」溫言謹慎的作出判斷。

「十萬塊!」

「有打磨好的成品了嗎?」江寒大喜。

溫言拿了一塊,遞給了江寒。

只見這塊晶石白潤如玉,散發著流離之光,色彩極其動人。

蘊藏的能量雖然比不上他現在用的三品晶石,但至少也可算是二品中等了,對於武道中人來說,又或者是國防新裝打造,絕對是寶藏級的東西了。

「太好了,給我準備好十塊,我現在就要。」江寒吩咐。

離開柳葉湖,江寒興奮的去了明月閣。

直接讓鼎爺把十塊晶石投入到交易市場,探探江東武道界的行情。

「江爺,宋小姐在門外,想見你一面。」鼎爺走了進來。

「讓她進來。」江寒點頭。

宋紫衣與周達快步走了進來,躬身向江寒問好。

「兩位眼光不錯,居然攀上了我孩子媽。說吧,有什麼事。」江寒指了指宋紫衣,欣然笑問。

「江先生,我想請你幫我辦一件事。」宋紫衣嫵媚笑道。

「什麼事,這裡沒外人,但說無妨。」江寒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我想請江先生幫我殺一個人。」宋紫衣神色變的凝重起來。

。 「上吧!藤藤蛇!」

蘇雲兮話音未落,藤藤蛇踩在她頭上用力一蹬,空中旋轉兩圈半后直接落入場中。

「我的髮際線啊!」蘇雲兮連忙摸了摸額頭。

伍雨彤后側一步,擺出投球的姿勢將精靈球拋出,電擊怪從紅光中射出,旋轉一圈後手掌捶地,抬起身體看向對面,都是老熟人了。

【精靈】電擊怪♂

【屬性】電系

【特性】靜電

【技能】電光一閃,瞪眼,電擊,空手劈,屏障,守住

【持有】無

「可以看出來變的更強了,多出了一個守住,注意一點。」

「我會小心的。」蘇雲兮回應林時后,接着喊道:「藤藤蛇,接下來聽我指揮!」

藤藤蛇凝重的點了點頭,因為它也知道對面實力不簡單,戰鬥一觸即發,蘇雲兮也在本次比賽第一次選擇了手動擋,許多人也都想看到蘇雲兮的實力到底怎麼樣。

「速度優勢在我們,先用屏障!」伍雨彤一直都有關注的,藤藤蛇最擅長的就是用藤鞭玩花樣打近戰,保險一點先提升防禦。

電擊怪雙拳捶地,一道亮光掃過全身,防禦大幅度提升了。

「近戰是不可能近戰的,靜電特性太煩了,藤藤蛇,控制好和電擊怪的距離然後用魔法葉消耗!」

「拉開距離嗎……沒用的,用電光一閃!」

電擊怪冷呵一笑,化為一道金光頂着魔法葉的攻擊就沖了過來,然後雙手伸出,趁藤藤蛇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其一把抱住,緊接着使出了電擊,藤藤蛇被死死抱住無法逃脫,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這……」蘇雲兮也有些懵了,什麼鬼,還能這麼打?

林時誇讚道:「這操作很眼熟嘛,不錯。」

伍雨彤在對面給蘇雲兮解釋道:「很意外吧,這是我上次看到你訓練藤藤蛇的時候突然想出來的,只要把你抓到,這樣技能就是必中的了!」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來!藤藤蛇,纏住它!」

藤藤蛇一咬牙,藤蔓突然伸出,就連電擊怪都被嚇了一跳,緊接着一圈圈纏住了電擊怪的……嗯?脖子在哪?

蘇雲兮頓時有些尷尬,「我忘了,電擊怪沒脖子!那就攻擊它的角!」

兩根藤蔓一轉攻勢,向上開始遊走,速度非常快,眨眼間便從電擊怪那插頭觸角的孔中穿過,向掛魚餌一樣勾住。

藤蔓從孔中穿過時不停的摩擦,電擊怪渾身一顫,老臉一紅雙手鬆開,直接伸手去抓藤蔓,藤藤蛇掙脫開來,抓住電擊怪的觸角使出無敵風火輪將它狠狠甩了出去。

電擊怪直接摔在了地上,忍着疼痛緩緩爬了起來,一臉羞憤的看着藤藤蛇,感覺自己好像重要的部位已經不幹凈了一樣。

「這……」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剛才是誰逆風來着?

「宇宙沒有義務讓你們去理解!」蘇雲兮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樣說就對了。

「玩過一次的梗就不要再玩了,沒想到電擊怪還有這個弱點……別大意,對面反攻了。」

林時話還沒說完呢,伍雨彤已經回過神來,喊道:「再使用一次屏障!」

看起來剛剛電擊怪好像被打的很慘,實際上根本沒有掉多少血,藤藤蛇受到的傷害更多一些,只可惜靜電沒有打出來。

「就是這個距離,用魔法葉!」

趁著電擊怪使用屏障的一瞬間,一發魔法葉貼臉就biu上來了,死拉物防遇到特攻技能還是有些頂不住,不過電擊怪卻在這一刻雙手張開一道綠色防護罩將魔法葉擋了下來。

「就這樣,用守住頂着再用電光一閃衝過去!」

見到電擊怪快速衝過來,藤藤蛇無法避開也是再次使出魔法葉,可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全部被守住擋了下來。

藤藤蛇被電擊怪狠狠撞擊到肚子,身體向後一縮,也就在這一瞬間電擊怪突然伸出左手抓住藤藤蛇的脖子讓其沒有被衝擊撞飛出去,緊接着右手對着頭部就是一下空手劈!一套連招行雲流水。

擊中要害!威力非常之高,藤藤蛇感覺腦袋一陣暈眩,彷彿快要失去意識。

「打的也太慘了吧,看着都疼。」

「還好我跟伍雨彤打的時候都是直接被秒的。」

「藤藤蛇辣么可愛,為什麼要這樣打它啊!」

「可愛管個屁用,強才是一切!」

電擊怪鬆開手將藤藤蛇丟在了地上,觀眾席上許多人都在討論著。

「祝老師,你說蘇雲兮能贏嗎?」

「很難,哪怕藤藤蛇觸發茂盛特性,這種情況也不可能贏了。」

祝曉月雙手抱胸,淡淡說着,因為自己是知道內幕的,這個比賽不過是別人的遊戲罷了,冠軍早就內定,況且蘇雲兮怎麼比得過人家,有些東西從出生就是決定起點的……

祝曉月搖頭嘆息著,正要轉身離去,卻突然瞥見蘇雲兮的表情好像一點要輸的感覺都沒有,反倒還在微笑?

藤藤蛇渾身散發陣陣綠色微光,伍雨彤見狀微微一笑,「茂盛特性……上次我就是輸在這上面了,這次我必須要贏回來!對不起了雲兮,這場勝利我就收下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