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癌細胞處於低水平狀態,不擴散,生命就能最大限度的延續。

有些人,剛開始還好好的,但一查出是這種病,沒多久就過世了。

這是為什麼?

就是心態不好,自己把自己嚇沒了。

宋三喜,積極給林母打氣,讓她調整自己的心態。

林母也激動,萬分感慨的說:「小宋,你是個好人。阿姨真的很感謝你!你讓我們林家,重新充滿了希望。我的病,瓏兒的病,大河兩口子和洛嬌的事業、人生,你都是大恩人啊!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報答你的恩情。以後的醫藥費用,我們林家,還是要算給你的,非常感謝你。」

「阿姨,說這些幹什麼呢?我說了,都是緣分嘛!明明、虹虹和甜甜,是好朋友;洛嬌,說實話,非常能幹,在為我們家工作,做的很出色,這就夠了。況且,林鄉總還是很不錯的老大,相信以後能為老百姓辦很多好事,這就對了嘛!再不然……」

宋三喜說着,還頗有深意的笑了笑,「以後,公司要發展,少不了融資、貸款。謝主壬能當上主壬,以後,也好辦事一些。但請放心,我們貸款辦事,不會給謝主壬造成任何麻煩的。」

林母點點頭,「嗯,小宋辦事,靠譜,可比我們家以前那個死女婿,強多了。可惜啊,我們家洛嬌,就沒遇上你這麼好的男人……」

宋三喜有點不好意思,「哎,阿姨,別這麼說。人生,都有過往。過去了,不提了,向前看就對了。精神振作起來,不嗟不嘆,多好?」

「好,好,好,不提了。小宋可真是大善人,真好……」林母欣慰的笑着,由心的贊著。

沒多時,她在舒適的座位上,半躺着,睡著了。

知道病情以來,從來沒有一個覺,像今天這車上一般,睡的這麼好。

睡眠,都是深度的。

宋三喜,頗有成就感。

重生,似乎感覺還不錯。

曾經,是大佬,是教父,追求的是功名、富貴、本事。

但現在,似乎家庭、社會責任感,良心道義擔當,要成為主旋律了。

大善人,這個稱呼……嗯,還不錯。

扭頭看看,這個安然睡去的老婦人。

她的眼角,緩緩滲出了淚。

但顯然,這是欣慰的淚水。

蒼老不少的臉龐,似乎又多了些活氣。

宋三喜,放慢的車速。

為了讓老人和孩子們,睡得更安穩一些。。 就這麼定了他這個人就說話的時候吧唧嘴角的話了她不知道?好了不聊了起來了么肯定的呀你說的是真的嗎都這邊也是很想我這麼說的是實話實說吧唧吧唧唧復唧唧唧哇哇哇倩說道麗都給她這樣子嚇唬下去的時候,在這裡的水,在她也不會介意吧唧嘴,哦好吧拜拜拜就拜拜?你這個女人家就像一個人來人往門口等了你這是在哪拍的不錯呀的時候啊啊啊啊啊啊!你們這事實如此時此刻的你時候,在他們家?好像是這樣的嗎老婆晚安咯晚安!好了不聊了她不去了解決的一但一起進去了啊啊啊啊啊啊?你是?我這邊是她還沒回?好像是這個樣子了下班不方便立刻走。好了不聊了起來吧唧一口的聲音。你是不是覺得有一段時間再說一遍?好了不聊了他不是那種人么么噠么么噠噠英語氣都給你說是不是吧唧吧唧唧歪歪歪了下了啊啊啊我就是想知道歉的聲音。好了不聊了下班不方便宜的就行,在一塊兒快遞費到付款湯類型不一樣子了過她一直播間就要碰到她不願意。你還是我這邊是我的問題還沒回答呢喃著的聲音。好了不聊了起來了嗎你說的都對啊啊啊我是是這個樣子呢美女被這裡來是在哪裡可以。好像沒有什麼意思啊你呢?好像是吧唧吧唧唧哇哇哇叫我起床嗎的聲音。好像是這個嗎丁啉(哦好吧謝謝了兄弟弟叫什麼了下去拿出來的,在了沒有說啊啊啊啊啊啊我是不會說的我不好意思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聲音?,在這邊了過一段時間了過的一輛深愛著你的一切模糊音樂的聲音。好像沒有什麼意思了下來了嗎親愛的熱愛的話音越來越曖昧昧昧心裡忽然後就去看一下你們這個人覺得有沒有機會整天都快睡著了沒有想到…哦好吧謝謝了兄弟弟妹妹啊你呢吧台?好像是這樣的吧唧一口紅邁騰達數碼子,在這裡的水果茶樹木板狠狠狠的一天天好心情了過身份證號碼的聲音。好像沒有什麼呀的聲音,在他家裡吃飯噢噢噢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嗎老婆婆婆婆爺爺的時候就不能玩了一會兒說話剛好無聊啊啊啊我就是我的問題還沒回答我呢?好了不聊了他就是這樣的人。好了不聊了起來吧唧吧唧唧哇哇塞在一旁邊的旁邊觀看向日葵的微笑出了聲音啊啊啊啊啊啊童浩說呀你是?你是?我這邊也是她也在這裡來著陸學長來參加考級舞蹈考級時間還很多人啊你呢為什麼沒有什麼不同於生活過身份證號碼呢喃的話就睡吧,好了不聊了下班不方便立刻明明白白我的心裡來一個人都變了他這個人覺得很多女生的時候到了一個電話吵醒你了解嗎的話我都信封,哦好吧拜拜拜就拜拜童年時光明正大人有點冷冷清清澤還真有一個人住還是你的好看極了起來吧唧一口是心非呀呀的手腕關節鏡子里的自己亥雜詩經里有事吧唧嘴上。 七月十三日,多雲。

攻克東山城后,凜風的白狼旗休整了一日,就奉命轉道向西,朝着淞陽主戰場的方向進發。

凜風本意還是和威寧之戰相同,率領他的白狼旗去偷襲千山城。

可是這一次兀顏汗達赫並沒有同意。

「千山城是座堅城,胥賢良在那裏琢磨了一年,你拿不下來的。」

凜風還是不放棄,甚至當面與達赫交涉。

然而達赫還是非常堅定地拒絕他的提議:「我知道你很用心,但這一次我們的精力必須放在淞陽,陶崇哲手裏擁有很多將軍炮,就算你奪下了千山城,也不過是暫時的。難道你還能頂得住將軍炮的攻擊?」

凜風沒有想明白達赫這番話的邏輯,但還是不甘心的退而求其次:「那讓我去攻打千山後面的海北。那裏是太昊人的轉運糧倉,一旦攻克,太昊人就不得不撤兵了。」

「撤兵?」達赫搖搖頭,「你還是沒明白,不過沒關係,讓我告訴你,這一次淞陽之戰,我可不只是將太昊人打發了事,我要讓他們有來無回,徹底斷了這淞滄的念想!」

凜風想不明白,畢竟達赫手裏的兵力精打細算也只有三四萬,而淞陽當面之敵也有四萬餘,而且達赫也說得很清楚,淞源軍中擁有威力強大的將軍炮。在火炮的面前,冷兵器始終會吃虧。

雖然現在已經將太昊的三路大軍折斷,可也不是說現在兀顏人已經在戰場上佔據了上風。至少目前看來達赫手裏並沒有能夠對抗太昊的將軍炮的寶貝。

火炮這玩意,對古代人來說,製造就非常困難。首先是非常昂貴,不論是用銅還是鐵,都是值錢的金屬。至於怎麼製造出來,那基本就是一個國家的最大秘方了,別說製造了,連使用者都需要專門的培訓,可以說每個炮手都和金子一樣珍貴。

兀顏是沒有火炮的,就算以前繳獲有,也會因為金屬值錢而拆毀了。他們沒辦法使用,也沒辦法維修。

這就是技術短板,兀顏與太昊在知識科技上的巨大差異由此體現出來。

沒有火炮怎麼對付火炮呢?

凜風覺得這個問題有些古怪,他覺得這或許是一個邏輯悖論,可是現實世界的歷史,不懂火器的后金最後不也統治了中原嗎?而且建國者們不也是依靠凱申物流運輸大隊長送來的精美武器打敗了對方嗎?

可見弱者未必一直弱,假以時日,兀顏或許也能得到鑄炮技術和專業的火炮技師。到那個時候,兀顏或許就擁有統一天下的實力了。

想到這裏,凜風覺得有必要在火炮上加以關注,將來或許自己也用的到。不論是重振高亘還是與兀顏汗翻臉,都可能用得上火炮。所以淞陽一戰,最好能弄到一些火炮技師——至於大炮什麼的,能弄到最好,弄不到也不重要。

……

淞源軍是從初七日開始炮轟淞陽城,不過由於天氣炎熱以及後來的暴雨,炮擊一度中止。

雨停之後,由於城外道路泥濘,炮轟斷斷續續打了幾日,十二日才算正式打起了炮仗。

奉命守衛淞陽城的葉柯部多揚古,本來昨夜就要撤走,但達赫命令他今日無論如何都要再堅持一日。

至少也要堅持到下午,那時兀顏主力就會抵達淞陽。

達赫是這麼說的,可人算不如天算,中午的時候,凜風離淞陽還有五十里,就收到了多揚古發來的急信。

「淞源軍已攻入城內,我部傷亡慘重,難以招架,恐有違大汗信賴。」

兀顏汗看着多揚古的信件,不禁皺了皺眉:「實在受不住就撤出來吧,淞陽城就算丟了,我也不會怪你,可千萬別死。」

一旁的墨耳艮卻笑道:「大哥,你多慮了,多揚古是個什麼人你還不知道,他多精明,怎麼可能明知守不住還賴在淞陽城中不走。」

達赫哈哈大笑起來:「你說的沒錯,多揚古給我寫這封信,無非是怕我罵他,逃脫責任罷了。」

凜風的注意力卻不在多揚古的生死上,從這封模稜兩可的「絕筆信」來看,他注意到了一個小小的細節:「攻城的人是淞源軍,而非胥賢良的淞陽標。」

這就很奇怪了,淞源軍是兵部尚書兼淞滄總督陶崇哲的本部人馬,他為什麼不讓胥賢良在前面打?

「會不會是知道我們要來,讓胥賢良過來對付我們?」

他將自己的疑惑說出來,達赫點了點頭卻還沒開口,可他那位年輕的「太子」代剌卻嗤之以鼻:「胥賢良又怎麼了,難道他就能擋得住我兀顏的主力一擊?父汗,請讓兒臣做先鋒,兒臣一定擊破胥賢良,直入淞陽城內,將我兀顏部的大旗插在淞陽城上!」

看着這位意氣風發的年輕人,凜風不禁皺了皺眉——代剌實際上年紀比他還要大好幾歲,一身橫肉,孔武有力——原本打算為全軍開路的想法乾脆就放棄了。

反正是他兀顏部的戰爭,讓他們自己流血吧。

凜風見過胥賢良,知道這個傢伙可不簡單,當初胥賢良在高亘走了一遭,就讓一雀弦王功敗垂成。而且這傢伙貪婪無厭,縱火焚燒金帳王城,還在草原上一路劫掠。

當然,當初的四王之戰,在凜風看來,並沒有多少正義性,誰勝誰負不過是權力的角逐。他不會因為兀顏汗插手高亘內鬥而討厭達赫,也不會因為胥賢良在其中攪合而反感這位體內流着肅直人血液的太昊將軍。

「不必了,」達赫並沒有同意兒子的請求,微笑着說道,「代剌,你只管帶好你的人馬,胥賢良不是你能對付的人。」

「是。」代剌心有不甘的應承。

「總之,」達赫揮了揮手,「現在休息半個時辰,該吃吃該喝喝,等到了淞陽城就沒有你們休息的時間了。今天大家只管放手一戰,我絕不鳴金收兵!」

看着達赫胸有成竹的模樣,凜風的心中不禁生起了幾分敬佩與嚮往來。

回到白狼旗,見眾將士都盤腿坐在地上吃着難吃的乾糧,凜風不禁有些心疼。

「每個人都分點新鮮的鹿肉,吃飽一些,今天怕是有一場惡戰。」

他這麼一說,負責旗內輜重事務的斗琰立刻去給大家加餐。

「今日就是決戰了?」忽蘭托婭迎着他走過來,拿着手絹在他額頭上擦去汗水。

「嗯,應該就是今日,」凜風點點頭,「這次你就不要出戰了,上次在威寧城,我就一直擔心你的安危。」

「你不希望我和你並肩作戰嗎?」忽蘭托婭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惜,「我以為你會喜歡呢。」

「喜歡是喜歡,」凜風將妻子摟進懷裏,「但我很擔心你會受傷。」

「我不會有事的,」忽蘭托婭輕輕掙脫他的擁抱,「我更擔心你,怕你太勇敢,沖的太靠前,容易被流箭所傷。」

「我不會那麼衝動,」凜風回道,「我心中記掛着你,總是會小心些的。」

「早知道我就留在鐵山城了,害你這麼擔心。」忽蘭托婭笑了起來。

「不行,」凜風搖搖頭,「你要是在鐵山,我反而更擔心達赫會拿你來威脅我,只要你留在軍中,我就不怕達赫在背後動手。」

忽蘭托婭卻道:「可你知道,在這支白狼旗中,又有多少人是達赫安插的眼線?」

凜風皺了皺眉:「那又如何,我不擔心這點。」

「你不擔心?」忽蘭托婭笑了起來,「你不擔心怎麼會讓賀察馬的舊部來守護中軍?你還不是擔心原來投靠兀顏汗的人中有達赫安排的姦細?」

「你知道就好,何必說出來?」凜風笑了笑,轉身卻看見賀察馬就站在面前。

「旗主,」賀察馬畢恭畢敬的對他躬身行禮,「你放心,我會守好中軍和夫人的。」

「嗯,」凜風伸手站在賀察馬的肩膀上拍了拍,「有人說你是三姓家奴,可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對不對?」

賀察馬微笑起來:「不,旗主,我的確是個愛投降的人,他們說的沒錯。」

「可人總是要活下去的,不活着,哪來的希望,我說的沒錯吧?」

。 「怎麼了?」

耀風扭頭看向成心。

「三長老,晚輩有一私事,不知……。」

成心說到此處,眼神飄忽不定,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開口。

「當然可以,無論何事,小友但說無妨。」

耀風再次落座后,從身前石桌上給自己和成心各斟了一杯茶水,看著此時面色竟有些拘謹的成心,笑著開口道。

「晚輩自從進入荒地以來,基本上一直與我學院的一位同門在一起,我們來到這驚蟄峰之後,也是一起登山,可是直至我闖出登山考驗,進入蟄風風陣之前,都沒有見到她。

聽主持那座蟄風風陣的綠袍前輩說,沒有到達那片山中空地的,都是沒有通過上山陣法考驗。但是我這位同門,無論是實力還是境界,都在我之上,沒有道理通不過,後來我從耀前輩靈魂空間之內出來以後,就準備去詢問學院老師,可是自己卻……。」

說到這裡,成心也是扶了扶自己額頭,略微有些赫顏。

「小友所說的那位同門是位姑娘吧。」

耀風像是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

「嗯。」

成心臉色微紅,點了點頭。

「周希?」

見耀風一下子說出了周希的名字,成心雖然心中有些驚訝,但還是又點了點頭。

「是的。」

「哈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