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回去看視頻了。

再次回到後台,卡爾已經等著了,他笑得很滿意。

雙人走秀這東西,嘗試的人不是沒有,但是很少有完成度這麼高的。

余淺和Ada今天的表現,足夠被列為教科書了。

「還有十分鐘,堅持下。」Ada對余淺說了第一句話。

「我覺得我們應該會成為朋友。」看余淺有些驚詫,Ada又開口。

聞言,余淺笑了:「我也覺得。」

「那時裝周結束約一下?」

余淺很想答應好,可是她還要趕回華國上課:「這個可能不行,我要回國上課。不過你可以來華國玩,一會兒我們先交換聯繫方式。」

驚異於她還是學生,Ada呆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畢竟現在這情況也不適合發獃:「好。」

接下來Ada只需要等最後的出場了,余淺卻還需要換衣服再走一遍。

結束比賽出現的第一場秀就是C家已經夠令人驚嚇了,一出道就走閉秀更是讓人受到驚嚇。

在這一天,余淺正式去了時尚圈眾人的眼。

以一種比Ada更強勢的姿態闖了進來。

……

結束了C家的日常系列,余淺換衣服回到酒店。

周景琛在房間里等她。

「阿琛!」臉上帶著笑,余淺撲進了周景琛懷裡。

周景琛被她撲得一個趔趄,差點倒在了沙發上:「慢點。」

「我好高興!」

「我知道。」

「我沒出錯!」

「是的,你很棒。」

對話沒什麼營養,可兩人卻覺得特別滿足。

擁著她坐在沙發上,周景琛摩挲著她的腰,有些可惜她穿的不是秀場上那套西裝:「寶貝兒,咱們把你秀場上穿的那套西裝買下來吧。」

「啊?」

「很好看,我很喜歡。」將心裡的慾念死死的壓著。

不能表現出來,會嚇到她的。

「好。」這種小事,余淺從來都是順從他的。

「你怎麼還不長大?」將人摟上來一點,周景琛嘆息。

窩在他懷裡,她一臉黑線。

就兩年了,急啥急。

突然動了個心思,余淺在他懷裡蹭了蹭。

「別動!」周景琛趕緊壓住她。

他忍得已經很辛苦了,她還故意蹭。

「再動我今天就辦了你!」故作兇狠的在她耳邊說著。

誰知她更過分了:「我未成年哦,三年起步哦~」

周景琛忍不了了。

將人放在沙發上,周景琛朝衛生間衝去。

「哈哈哈!」余淺笑得東倒西歪。



文秀一進門就是這個情況,她有些懵。

「周景琛呢?」

指了指衛生間。

文秀瞬間明白:「注意點,你未成年。」

「我知道!哈哈哈!」

「行了,我先回房間開會,等會兒周景琛出來就讓他回自己房間,你早點休息。」

「好。」揉了揉臉,讓笑僵了的臉恢復正常才回答。

周景琛帶著一身冷氣出來時,余淺已經恢復正常,端端正正的坐在沙發上乖乖看著他。

一看到她,周景琛又覺得自己氣血上涌,不敢再待在這:「我回房間了。」

落荒而逃。

余淺又忍不住想笑了。

接下來每隔兩三天就有一場秀要走,但周景琛待不了那麼久,磨蹭到余淺C家高定秀結束,他就回國了。

沒辦法,他要回去比賽了。

四月底,巴黎時裝周結束。

余淺帶著榮譽回國。

她是華國最年輕的全國模特大賽冠軍,是第一個出道就走開閉秀的人。

也是第一個,出道不到半年就拿到頂奢代言的人。

是的,余淺回來時身上已經有了一個代言。

C家的香水系列全亞洲代言人。

被各大小花搶破了頭的資源,就這麼不聲不響的被余淺拿了下來。

當時消息宣布的時候,震驚了娛樂圈。

余淺除了剛拿到冠軍時引起了熱度,後續除了真心喜歡模特圈的粉絲,沒多少人關注她的後續發展。

此時,華國那些明星的粉絲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態面對她。

高興吧,她搶了自己偶像的資源。

diss吧,她給華國爭了光。

頭疼!

可誰會理會他們的心思呢,余淺本身的粉絲在狂歡,路人也在高興。

C家的官宣動態,被燦星的人一個接一個的轉發。到了後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落下沒有轉發。

此時華國粉圈才注意到,燦星的人是真的很團結。

他們翻了翻燦星藝人的動態。

從他們加入燦星開始,只要是同公司藝人的作品宣傳,他們都轉發了。

不像其他公司,要麼陰陽怪氣,要麼直接裝不認識。

周景琛也轉發了。

他以前轉發同公司藝人的動態從來都是簡單的一句轉發雲博,只有餘淺,他會特意讓粉絲多多關注。

周景琛已經在隱晦的給自己粉絲暗示了。

就看,他們能不能明白了。 可能是周景琛的轉發太過坦蕩太過正大光明了,他的粉絲不僅沒有一個人體會到他的意思,反而還一個個的真把余淺當小師妹呵護了。

都覺得自家偶像就是把余淺當晚輩了。

在時裝周上發現端倪的幾個人,瞞著自己的經紀人和助理跑去圍觀周景琛和余淺雲博下的評論了。

看著周景琛的粉絲一個個的就跟姐姐阿姨似的鼓勵著余淺,笑得肚子都疼了。

以前沒看出來的時候,他們也覺得周景琛對余淺就是小妹妹的感覺,等看明白了,再回頭看他們的動靜,自然懂了周景琛的想法。

畢竟,他們也是過來人,小年輕玩的把戲大多都是他們玩過的。

不過,這對小年輕要走的路,看來有點長啊。

這屆粉絲有點笨。

他們笑得不行,周景琛也很是郁猝。

粉絲幫他撕那些想蹭他熱度的女星時可利索了,他就一直覺得自己粉絲都特別機靈。

可是,正需要他們機靈的時候怎麼就都焉了?

其實,不是沒有粉絲髮現不對勁。

只不過吧,在自家大粉輪番洗腦下,這種不對勁也被拋到了腦後,全心全意的相信余淺=晚輩的這一點了。

……

余淺回國后,什麼採訪什麼代言都給推了,直接回到了省城。

上課!

跟拍她的記者一路跟到省城,發現她真乖乖回了學校,整個人都懵逼了。

都有了這麼大的名氣,取得這麼大成就了還能做個好學生?

如果余淺知道他們的想法,覺得會肯定的告訴他們。

能!

萬帝至尊 她余淺重活一世,別的沒有明白多少,就明白了兩點。

第一點,家人是她的底線。

第二點,活到老學到老。

正是因為這兩點,所以她回來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辦法給父母延壽。

第二件事就是學各種知識。

不管是現實生活中的樂器舞蹈以及學業,還是從小洞天各位聖人那學的各種才藝,都是基於活到老學到老這一點來做的。

她現在,既能站在舞台上做一個光芒四射的模特,也能回歸學校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

她回學校這天是周三上午,正是上課時間。

找到教導主任時,教導主任差點沒想起她還是自己學校的學生這回事。

因為她從軍訓后就只回過學校一次,就連報名都是父母來代辦的。

聽到余淺說要銷假,他還恍惚了一下。

直到余淺離開,他才想起來前兩天看的新聞。

余淺做為全球模特大賽的冠軍,在今年的巴黎時裝周上大放光彩,給華國模特圈狠狠的爭了一把光。

但他沒想過余淺會回學校啊,他一直以為余淺會趁著熱度接採訪接綜藝接廣告!

「報告!」

突然一聲報告,把講台上講課講的深情投入的老師和下面認真聽課的學生給嚇了一跳。

這堂課是語文課,語文老師姓徐,是個小老頭。

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打量了下門口站著的余淺:「女娃娃,你找哪個?」

邊說邊想,這女娃娃長得有點兒好看哦。

「徐老師,我銷假回來上課的……」余淺神色有些複雜,自己已經被老師們忘了嗎?

好歹,她也是上學期的年級第一啊。

難道,同學們也忘了她了嗎?

她轉頭,看向坐著的同學們。

林酥和楚月月神情激動,一直在給她招手。她們很想開口讓余淺快進門,可是礙於徐老師還在講台上,也還沒下課,只能通過眼神和動作來示意了。

陳玖一見她看過來,也禮貌的笑了笑。

其他同學表情也明顯有些激動,顯然並沒忘記她。

既然同學們都沒忘了她,按常理來說,對好學生必定有深刻印象的老師也該記得她啊。

徐老師再次將她打量了一遍,過了過自己的記憶,確認一班沒這個學生,更疑惑了:「女娃娃,你叫啥子哦?」

「老師,我叫余淺,多餘的余,深淺的淺。」無奈,只得重新介紹自己一遍。

一說名字,徐老師就有記憶了。

哦,余淺啊!

開學沒幾天就請長假那個嘛!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