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兩人的生活依然很拮据。

林婉馨每個月的工資五千塊,去掉房租和生活費壓根就剩不了多少,如果再買兩件衣服,根本就是入不敷出。

至於陳明,手頭雖然還剩幾萬塊,但全都一股腦投到股市了,而且現在行情利好,他也不會輕易拋售手裏的股票。

所以實際上,現在陳明和林婉馨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改變。

終於,又過去十多天,陳明幫助張友順和另外幾個客戶炒股的錢也終於見到了收益。

而且僅僅是張友順就賺了兩番,雖然陳明只收取百分之五的抽成,但也有一萬塊錢了。

再加上另外幾個客戶的受益,所以這一次陳明足足收入了三萬多。

同時也因此新增加了一批客戶。

其中單單是張友順,就介紹了六七個客戶,加起來的投資足足超過了八十萬,再加上張友順自己的投入,足足超過了一百萬。

當然,陳明則不是貪得無厭的人,直接向張友順承諾,以後都不收取他的抽成。

對此,張友順自然也不會拒絕,畢竟誰會跟錢過不去呢。

一時間明馨投可支配的資金,達到了兩百萬。

很快,陳明選擇了一支股票,將兩百萬全都投了進去。

時間飛逝,又是兩個多星期過去,兩百萬的本金直接賺了足足一百萬。

而這次,陳明所能得到的抽成則足足有十萬塊。

當然,最開心的莫過於相信陳明的那些客戶了。

拿到錢之後,一個個簡直就是樂的合不攏嘴,同時也都更加的相信明馨投資了。

熬過寒冬,終於迎來了春暖花開。

明馨投資也逐步進入了正規。

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把李濤的賬給還掉了。

不管李濤是否還會繼續跟王鳳在一起,他都會按照約定,給李濤買一套房子,雖然協議是他付首付的百分之二十,但他想的是直接給李濤付掉百分之五十。

這就是他對兄弟的態度,李濤能夠不留餘力的幫助他,他自然也會力所能及的幫助李濤。


……

於此同時,在廬州的另外一邊。



一場轟動整個廬州的婚禮,正在天鵝湖大酒店舉行着。

整個廬州政商兩界的知名人士全部在列。

而這場婚禮的主角正是陳明都認識的許玉峯和高茹!

其實就在陳明幫高茹解決了三百萬的危機後,許玉峯便暗中出手,直接擊垮了明帆投資,結束了這一場遇見的遊戲。

雖然高茹心裏反對,但胳膊始終拗不過大腿,所以就有了現在的這場婚禮。

在婚禮結束後,許玉峯便以大地集團總經理的身份,宣佈了高茹任職大地集團的財務總經理。

……

而此時正在大地地產門口等着林婉馨下班的陳明,對於這場婚禮還一無所知。

其實就算是知道,他也不會在意。

先不說那種層次以他的段位能不能夠得到,就算是夠得到,他也不會有所動容。

只不過,讓陳明有些不解的是,剛從大地地產出來的林婉馨,看上去似乎不是那麼高興。

“怎麼了?看起來有點悶悶不樂,遇到了什麼事?”

總裁,許我一世可好 沒什麼,回家吧。”林婉馨淡淡迴應道。

說着,坐在了小電驢的後面。

“不着急回家,今天帶你去吃大餐,怎麼樣?”

“吃什麼大餐?”林婉馨黛眉微皺,道。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陳明神祕一笑,道。

說話間,啓動小電驢朝回家相反的方向駛去。

只是陳明並沒有發現坐在後排的林婉馨,臉上露出一抹不情願的樣子。

十多分鐘後,小電驢停在維斯西餐廳門口。

“你要帶我吃的大餐就在這?”林婉馨看一眼西餐廳,然後看看陳明,道。“你瘋啦?有錢不知道省着點花?”

“老婆你看你,掙錢不就是用來花的嗎,等會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呢。”陳明渾然沒有在意林婉馨的話,而是笑着道。

“什麼好消息?”林婉馨疑惑問道。

不過陳明並沒有繼續迴應林婉馨的話,而是轉身拉着其一起走進了西餐廳。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從來就沒帶林婉馨吃過西餐。


而這次,他不但帶着林婉馨吃西餐,還給林婉馨準備了一份禮物。

維斯西餐廳,二樓卡座。

陳明衝着拉小提琴的歌手招了招手,然後拿出一百塊錢小費遞給他,讓其在一旁拉首曲子。

林婉馨看着陳明,出奇的沒有阻止。

旋即,陳明從口袋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打開後,一天閃閃發光的項鍊正安靜的躺在盒子裏面。

“老婆,送給你,喜歡嗎?”陳明看着林婉馨,道。

林婉馨看着項鍊,美眸裏浮現一抹興奮,不過興奮之後就是心疼,道:“咱們都老夫老妻的了,你還買着東西幹什麼,不是浪費錢嗎。”

“送你的東西,怎麼能是浪費呢。”陳明毫不猶豫道。

“這得多少錢?”林婉馨心裏一喜,不過還是繃着臉,問道。

“一萬多點。”陳明道。

“你瘋了?一萬多幹什麼不好,你買這有什麼用。”林婉馨瞪大眼睛,沒好氣道。

“你先彆着急,還記得剛纔我和你說的好消息嗎?你就不想先聽聽我的好消息?”陳明微微一笑,道。 聞言,林婉馨好奇的看着陳明。

“今天我幫客戶們賺了一百多萬。”陳明繼續道。

“一百多萬?都是你炒股賺的?”林婉馨一愣,下意識問道。

“沒錯,按照協議,我抽取百分之十的收益,所以我足足收穫了十多萬。”陳明點頭道。

“十多萬?都是今天一天掙的?”林婉馨瞪大眼睛,不可思議道。

“當然不是,是這十來天掙得,而且有了這次,下次那些客戶肯定會追加投入,到時候我能賺到的錢會更多。”陳明笑着道。“用不了多久,不但能把李濤的錢給換上,咱們也能換個住的地方了。”

“嗯,只是炒股有贏有虧,你也不能確定每次都會賺錢吧?”林婉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

“我有超能力,能預測每隻股票的走勢。” 豪門天價寵:最強少奶奶 ,道。

“切,我信你纔怪。”林婉馨毫不猶豫賞給陳明一個白眼。

“老婆,我來給你帶上吧。”陳明看着林婉馨,然後從盒子裏拿出項鍊,走到林婉馨的背後。

林婉馨沒有拒絕陳明,畢竟有幾個女人能夠擋得住閃閃發光的東西的誘惑呢。

林婉馨也是女人,同樣喜歡金銀首飾,只不過以前的生活,讓她不敢去奢求那些金銀細軟。

但現在聽到陳明十來天掙了十多萬,她也就好多了。


“很好看。”戴上後,陳明走到林婉馨跟前,打量一番,道。

“真的嗎?”林婉馨臉上一喜,問道。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去照鏡子看看。”陳明點頭道。

林婉馨猶豫一會,然後還是起身朝衛生間走了過去。

許久後,林婉馨纔出來,臉上帶着無比幸福的笑容。

這頓飯吃的很愉快,吃完飯之後,兩人又一起散了個步,這纔回出租屋。

由於明天是週六,所以這天晚上註定是個瘋狂的夜晚。

轉天,陳明和林婉馨都睡到十點多才起牀。

收拾一下,已經可以開始吃午飯了。

午飯後,陳明想了想,於是決定帶林婉馨去附近的地方玩玩。

這個想法和林婉馨一說,後者便欣然同意了。

只不過就在兩人都收拾好,準備出發時,打開門就看見門口站着個人,而那人準備敲門的手停在半空,微微一怔後,便回過了神。

“呦,這是要幹嘛去啊?”旋即那人聲音響起,饒有興致的打趣道。

擋在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林婉馨的大哥,林家棟!

而且在林家棟身後,還有一個年齡稍大的老婦,看樣子應該是林婉馨的母親。

“大哥,欠你的錢不都已經還給你了嗎?你還來這裏幹什麼?”站在陳明身後一點的林婉馨並沒有看見林母,只是看見了林家棟自己,所以纔會沒好氣道。

“小妹,你看你說的這叫什麼話,咱們可是一家人,我就不能來看看你?”林家棟沒好氣道。“再說了,我不能來,媽還不能來嘛?”

說着,林家棟讓開了空間,林母出現在林婉馨眼前。

“媽,你怎麼來了?”林婉馨驚訝道。

“臭丫頭,給你打電話你不接,我不來看看你,讓我怎麼放心?”林母沒好氣瞪一眼,道。

“媽,快進來,進來說。”林婉馨訕訕一笑,連忙道。

說着,將林母迎進房間。

至於林家棟,肯定也是跟着進來了,眼中帶着鄙夷的看一眼陳明,直接走到一旁坐下,然後給自己點了根菸。

林婉馨招呼林母坐在沙發上,然後自己則坐在了母親旁邊。

而陳明就如同是個外人一樣,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自始至終,林母和林家棟看着他的眼神都是鄙夷和不屑,壓根也沒把他當成是自己人。

“陳明,愣着幹嘛,快給媽倒水。”林婉馨轉頭看一眼陳明,衝着其眨眨眼睛,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