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這些話真的太容易讓人誤解了,雲夢恬神情有些恍惚。

如果他們現在是男女朋友,藍銘晟說了這些話,她肯定是心裡暖暖的,很開心的吧!

想到這裡,她自嘲的笑笑:"我一點都沒故意氣你,是你自己越來越小心眼了而已,我跟林曄談工作,不是跟他親近,我跟他再親近,也比不上跟你從小一起長大那麼親近啊!"

聽到雲夢恬這樣說,藍銘晟心裡總算是舒服了一點。

只不過,他還是猶豫的看了一眼雲夢恬:"小夢,我說真的,我也不是小心眼,我就是覺得,你離那個林曄遠一點吧,這是我的一種直覺,我覺得你們走太近了,對你不好,你要相信我,是真的為你好的,你以後除了工作上,就不要跟他有別的接觸了,好嗎?"

藍銘晟的要求,雖然有點荒謬,畢竟,林曄是雲夢恬的助理,兩個人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怎麼可能除了工作,完全沒有別的接觸呢?

可是,藍銘晟的態度神情,看起來真的是太誠懇了,雲夢恬不捨得拒絕,最終還是點點頭:"恩,我聽你的,盡量減少跟林曄的接觸!"

雖然藍銘晟的要求很無理,可是,誰讓自己心裡在乎他呢?

雲夢恬在心裡安慰了自己幾句,抬頭看著藍銘晟:"你傻坐在那裡幹什麼,一個勁的盯著我,我臉上有花嗎?"

藍銘晟立馬搖搖頭:"沒話,我就是有些吃驚,我以為……我以為的我的要求很無理,你不會答應我的!"

雲夢恬輕笑了一聲:"你也知道自己的要求無理啊,那你怎麼好意思提出來呢,既然你提出來了,我這不是不好意思駁你的面子嗎?" 仙緣大會落幕了!

不出所料的天庭名列第一,林楠天賜都成為這次仙緣大會最強天驕之一。

另一位,名額給了蔣鑫。

他的實力,在眾人之中算不得最頂級,但卻讓祖仙城都不得不認可,確實很妖孽。

哪怕是此刻,依舊只有地仙境後期,但能擊敗擊殺地仙境巔峰的超強天驕!

這份實力,超乎想象。

最終,林楠天賜蔣鑫得到了祖仙城的特殊獎勵,被祖仙城大祭司招到祖廟內,當再出來之際,三人臉上都很滿意。

祖仙城的獎勵,絕對不差,否則也拿不出手。

而且,對最強三位天驕的獎勵,也是祖仙城一次次的投資。

哪怕是不奢望這些天驕投奔祖仙城,但至少也能讓這些天驕記下祖仙城,記下在他們成長路上的一個不小的扶助。

祖廟內,三人得到的獎勵各不相同。

林楠的獎勵,是他自己的選擇。

一柄超過天階仙寶的刀!

黃庭道主 准帝兵!

這種寶物,雖然依舊遠不如帝兵,但卻也比普通天階仙寶強上很多。

尤其是,還是一把毫無任何屬性加持刀胚!

如此,只要林楠願意,可以在其中加上他最為擅長的空間一道和風屬性一道,達到雙屬性規則並存的強大准帝兵。

這柄刀,林楠非常喜歡。

除此之外,林楠還選擇了一部特殊的至強神通,據說是上古時代一位帝尊親手所創,只有三招!

神通覆滅!

據說這位帝尊可三招覆滅一位強大帝尊。

斬天!斬地!斬人!

三刀出,號稱最強可斬天!

林楠選中了,它適合自己的刀。

太複雜的,林楠不喜歡。

他的刀,直來直往,鋒利無比,這覆滅三刀,和自己的戰鬥方式類似,而且更強。

一柄准帝兵,三刀至強刀法,便是祖仙城對林楠的獎勵與饋贈,讓他很是滿意。

三刀成,再加上這柄准帝兵,林楠的實力還是再度增加幾成。

雖然這次其他天驕能直接踏入天仙境,而林楠不能,但他的一身實力,或許能斬天仙!

這就是林楠!

天賜和蔣鑫的獎勵林楠不知道,三人是各自分開的,但顯然應該都是自選的,都很不錯。

雖然耗費時間不長,但三人再出來之際,整個祖仙城廣場上除去天庭這支隊伍之外,便就只剩下亂域的隊伍。

庚仙王一副擔憂之色,若非等待蔣鑫,他們也走了。

這地方沒法待了。

他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天庭,這下捅下大簍子了,古仙域周圍的那些強族強域,不會放過他們。

哪怕是有著福帝坐鎮,也不夠。

一位帝級強者不夠,對方可以出動數位帝級強者。

反正眼下已然撕破臉。

林楠只是掃了一眼,頓時明白了過來。

微微朝蔣鑫示意了一眼,頓時他就明白了林楠的意思。

先走!

「林楠,跟我們一起走吧?」邱雲仙王看向這位弟子,悄然傳音。

林楠微微搖搖頭,邱雲仙王的意思她懂,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能如此。

那些人定然知道自己和凌雲仙宗的關係,但只要自己不出現,那些強族強域即便是要爆報復,也不會輕易對亂域出手。

別看亂域以往排名不咋地,但亂域三帝的名聲可不是蓋的。

尤其是混亂大帝,在仙界帝尊排行榜上,前十!

最重要的是,人家混亂大帝幾乎是孤家寡人,無牽無掛,誰敢招惹這種人?

一個不慎,直接殺上門都不是沒可能,沒有牽挂,殺起來那真是毫無顧忌。

為此,沒人敢輕易找上他們的麻煩。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謝師傅,我不能連累凌雲仙宗,這邊我相信天庭!」林楠沉聲傳音回復道。

邱雲仙王聞言,更是複雜的看了一眼林楠,他真不捨得這位弟子出事。

二人的對話,庚仙王察覺到,羅霍仙王和福伯也察覺到。

「你們先走吧,有老朽在,自然不會讓我天庭天驕出事!」福伯淡淡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邱雲仙王和庚仙王再沒有說什麼,只是微微朝這個老人微微躬身行了一禮,隨即帶著蔣鑫等人一飛衝天,直接朝遠方趕去。

他們必須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外面甚至已然有消息傳了出來。

天族,風族,古仙庭,泰坦仙族,以及皇甫王庭逃走的強者們,都可能會直接動手。

而且因為有福帝在此,一旦他們動手,必然有帝級強者出動,絕對不止一位!

到時候,可想而知!

是帝戰!

他們這些天驕,哪怕只是被波及,也根本擋不住。

這一刻,林楠等人一個個臉色凝重,他們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福伯在林楠等人臉上掃過,還算是滿意。

天庭奪取第一,比預想中要好。

一個個得到的機緣造化很大,斬殺了諸多敵對勢力天驕,這對天庭而言,都是大勝,都是收穫。

只要挺過這一次,這群天驕都將迅速成長,成為天庭的頂樑柱!

「不錯,你們都是我天庭之驕傲,大敵當前,老朽很欣慰你們的表現,縱有強敵,我等也絕不妥協!」福伯沉聲說道。

「只要老朽還在,就不允許他人對我天庭天驕動手,以大欺小!」

眾人聞言,齊齊點頭,血性都還是有點的。

哪怕是明知強敵在,也決不妥協!

「我等不懼一戰!」天賜沉聲,渾身散發出陣陣戰意。

隨即剎那間,渾身氣息再度爆發,強勢衝擊而出。

「轟!」

天賜突破至天仙境!

「不懼一戰!」緊隨其後,一道道怒吼聲響起,一道道強大氣息也陡然間爆發而出。

「轟!」

「轟!」

眨眼間,除去林楠和崔慶二人,天庭十大天驕,有八位突破到天仙境!

至於林楠崔慶,不是不想,而是暫時還有些欠缺。

畢竟這些人參加仙緣大會之前大都是地仙境巔峰了。

而林楠和崔慶當時才地仙境中期而已,哪怕是這段時間進步神速,也到了地仙境巔峰,但距離突破,還差了那麼一點點。

只要等下去,長則一年半載,短則十天半天,都有可能突破。

福伯再度點頭,滿是欣慰的笑意,隨即身形一閃,直接包裹著十名天驕以及羅霍仙王,身形一閃,直奔西方趕去。

身後,幾位祖仙城帝尊強者目送離去,一時間眉頭微皺。

「他就真的這麼走了?」一位帝尊強者滿是疑惑。 藍銘晟的臉色變了變,神色有些忐忑:"所以,你剛才答應我,只是怕我失了面子嗎?"

藍銘晟小心翼翼的期待著雲夢恬的答案,他想,如果雲夢恬的回答是肯定的,他真的會難受,如果她是因為在乎自己,所以才這麼做,那他好歹還有點希冀。

雲夢恬哪裡知道藍銘晟心裡的心思啊,她挑了挑眉,想了想,開口道:"其實,也不完全是怕駁你的面子吧,畢竟,我們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為了一個面子,還要上綱上線的,我就是應了你,讓你開心一點又如何,再說了,我跟林曄本來交往也不是很密切啊!"

雲夢恬的語氣淡淡的,似乎根本不把這個當回事。

可是,藍銘晟心裡還是很複雜的,雲夢恬不怎麼在意這個,可是,他在意的要死啊!

只不過,好在她的回答,還是讓他心裡不至於沒有希望。

他笑著滑動輪椅過來,開口道:"小夢,扶我一下,我想坐在沙發上!"

雲夢恬站起來,伸手扶著他,讓他坐在沙發上,開口問:"你的腿什麼時候才能好呢?我也不是不願意照顧你,就是害怕我工作這麼忙,要是有時候照顧不到你,萬一你像我剛回國那天一樣,摔倒在沒人的地方,那可不好!"

藍銘晟笑了笑,安慰她:"你別擔心我,我會小心點的,再說了,要是真的摔倒了,不還可以打電話嗎?"

雲夢恬不贊同的看著他:"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能靠著電話靠著別人活一輩子嗎?你的腿還是必須儘快好起來,你這樣,大家都很擔心的!"

藍銘晟聽到她這話,臉上的笑容淡了淡,只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語氣溫和:"恩,我聽你的,給自己用電猛葯,讓腿趕緊好起來!"

雲夢恬聽到他這話,小臉一下子就耷拉下來:"藍銘晟,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藍銘晟一臉無辜的看著她:"我在好好說話啊!"

雲夢恬臉色難看:"你就不怕葯太猛,你再也站不起來!"

藍銘晟的眸子閃了閃,雲夢恬看不懂他眼裡的情緒,他說:"如果真的站不起來,那也是我的命!"

他其實想告訴雲夢恬,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經歷了三年前的告白失敗,和自己喜歡的人分開三年,再次站在她身邊,而且,還是用欺騙的方式,藍銘晟不心虛是假的,說他不難過,心裡不壓抑,更是騙人。

可是,他想跟這個人在一起,他還用了不光彩的手段,這些,他現在都只能受著,他有什麼辦法,他不可能在雲夢恬身邊還沒有人的時候,就輕言放棄,那不是他藍銘晟的作風。

雲夢恬看藍銘晟的表情沉重,她的臉色難看的要命:"藍銘晟,你就不能跟我好好說話嗎? 誅魔少女 誰說你站不起來了,你別烏鴉嘴了,行不行啊,我也沒有不照顧你的意思,你別老是跟我對著干行不行,我是關心你!"

聽著雲夢恬的情緒有些激動,藍銘晟也知道,自己剛才的情緒表露的太明顯了。

他伸手拍了拍雲夢恬的肩膀,安慰她:"小夢,我在跟你開玩笑,我知道你是為我好的,你別難受了,我收回我剛才的話,只要你不生氣!"

雲夢恬聲音悶悶的,像是要哭了一樣:"我才不生氣呢,我為什麼要因為你生氣呢,你是誰啊,你憑什麼啊!"

雲夢恬說著,眼睛都紅了。

藍銘晟頓時又自責又心疼,他已經後悔剛才說的那些,帶著情緒的話了。

他伸手想要摟住雲夢恬,手在挨著雲夢恬肩膀的時候,頓了一下。

只不過,看雲夢恬委屈的緊,他最終還是毅然的將她摟住,低聲安慰,就像是幾年前,他們最近親的時候一般。

他說:"好了,小夢,是我的錯,我知道你委屈,明明關心我,卻被我不知所謂的話懟的委屈,你別不開心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雲夢恬吸了吸鼻子,扭過頭,不去搭理藍銘晟:"我才不要你的道歉呢,你愛跟誰道歉就跟誰道歉去!"

藍銘晟哭笑不得:"可是,除了你,我壓根不想跟別人道歉啊!"

雲夢恬輕哼了一聲,帶著些小情緒:"誰知道你心裡真的是怎麼想的,說一套,做一套,你就是典型的表裡不一,你知道么?藍銘晟!"

藍銘晟哭笑不得,只不過,還是安慰眼前這個小祖宗:"嗯嗯嗯,你說的對,我就是表裡不一,我一看就不是好人,小夢說的都是大實話!"

雲夢恬被他這麼自我貶低,忍不住逗笑了,她又氣又笑:"藍銘晟,你的臉呢,你怎麼現在變得沒皮沒臉的!"

藍銘晟看她笑了,終於鬆了口氣:"只要你笑了,我不要臉都可以!"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