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我那兩個嫂子,是不是也在那裏面呢?還是說在別的地方?

我有點兒猶豫,而亞當卻揮舞着翅膀,冒冒失失地朝着遠處飛去,我下意識地想要阻止他,卻來不及攔住,結果瞧見他縱身飛過了黑龍與那無麪人的交手區域,眼看着就要抵達,但到了那最中心的肉團之上時,那不停蠕動、宛如心臟一般的肉團卻在那一刻,發出了奪目的光芒來。

在那白色耀眼的光芒映照下,亞當整個的身子凝固在了半空之中,一動也不能動。

緊接着從裏面走出了一個男人來。

那個男人身形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身材十分勻稱,光溜溜的腦袋,額頭上面用油彩描繪了一隻奇怪的眼睛,而脖子上面,則掛着一連串的野獸牙齒。

男人伸手,朝着亞當遙遙抓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旁邊有人低聲喊道:“虎神?”

而下一秒,我瞧見一道幻影,出現在了那個光頭男人與亞當之間。

砰!

巨大的交手聲中,幻影變成了實物,我這才發現出手的居然是剛纔還在昏迷的老格雷,他硬生生地衝進了場中,攔住了虎神對於亞當的控制,然後猛然一拍,一種極度繁複、卻又充滿美妙自然規律的圖紋,從他的手中迸發而出,化作了一個平面,宛如光盾一般,擋住了光頭男的抓擊。

兩人的力量在半空中硬生生地撞了一下,亞當跌飛而去,落在地上,卻恢復了身體的掌控,艱難地爬起來。

而老格雷卻往後退了十來米,一大口的鮮血噴出,方纔停住腳步。

那個被老格雷叫做虎神的男子身體很穩,一動也不動,冷冷地打量着不遠處的老格雷,說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聖徒雅各布,竟然這般的弱。

老格雷雙手一揮,卻有光芒護翼周遭,那符文轉動不停,宛如實質一般。

他不屑地說道:“我若不是在監牢之中受困太久,你又豈是我的對手?”

虎神哈哈大笑,說對,對,讓我想一想啊,對了,當初是愚者大人親自將你給抓來的,所以對於三十三國王團,除了愚者,你倒是再無無懼——只不過,你可知道,爲什麼我們會容忍你活到現在,而且還讓你保持足夠的精力麼?

老格雷眯眼盯着他身後那跳動不已的心臟,然後說道:“你們想把我當做食物,餵食你身後的那個怪物,對吧?”

虎神哈哈大笑,說聖徒雅各布,你太苛刻了,它還只是一個孩子,纔不是什麼怪物呢……

老格雷寒聲說道:“你們創造出它來,是想要毀滅人類,但你們卻忘記了,這個世界上,心向光明的人,永遠比你們這些狂徒要多得多……”

虎神說是麼?不過,你應該是看不到了。

他回身一抓,卻從那肉團之中抽出了一根黑黝黝的棍子來,看不出是什麼材質,但見他緊緊抓住那粘稠無比的棍子,衝向老格雷,雙方陡然交手,幾下之後,老格雷憑藉着一身手段鼓搗出來的光盾悉數崩潰了去。

而下一秒,他卻是放棄了抵抗,回過頭,朝着我這邊望了過來,大聲喊道:“拜託了,幫我把亞當活着帶出去。”

他喊話的時候,我瞧見虎神已經一棍子砸在了他的頭上去,忍不住大聲喊道:“小心。”

沒想到老格雷居然不閃不避,猛然轉身過去。

砰!

那一棍子,重重磕在了老格雷的腦袋上,隔得老遠,我都能夠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我瞧見老格雷的頭骨直接塌陷了一大塊,緊接着是紅色的鮮血、白色的腦漿飛濺而出。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老格雷不知道從哪兒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猛然一衝,將那虎神給抱住,怒聲吼出了一句話來。

那不是英文,彷彿是拉丁語,又或者別的什麼。

我不知道是什麼,但能夠感覺到裏面蘊含的力量,在一瞬間爆發出來。

轟……

白光閃耀,充斥了整個空間,我給那巨大的衝擊力給撞得騰空而起,落到了不遠處的牆壁上去,而幾秒鐘之後,光芒消散,黑龍與他的對手不見蹤影,老格雷化作血霧,虎神毫髮無損地跪倒在地上,而那跳動不停的心臟處,卻陡然裂開,走出了一個洋娃娃一般的小人兒來。

那小人兒大概三四歲的年紀,氣息十分炙熱,充滿了死亡的味道,所過之處,周遭一陣枯萎,就連虎神都爲之顫抖。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傳來了一個迷糊的聲音:“哎呀我艹,什麼個情況,我的屁股怎麼那麼疼啊……”

大人,對不起…… 屈胖三的甦醒讓我心花怒放,趕忙解開了繩索,將他給放了下來,而從我背上跳下來的屈胖三摸着屁股,皺着眉頭,一臉迷糊地說道:“剛纔怎麼回事?”

我瞧着他,說你忘記剛纔發生了什麼?

屈胖三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臉色頓時就變了,大聲罵道:“罵了隔壁的,大人我回算是陰溝裏翻了船,一直都是我算計人,沒想到這回卻被人給算計了,好好好,敢這麼對待大人我,不給你點兒好看的,大人我就不叫屈胖三……”

他大聲怒罵着,我卻趕忙捂住了他的嘴巴。

屈胖三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想要掙扎,我卻不肯放開,低聲說道:“你瘋了,不看看情況?”

就在我們兩人低聲對話的時候,另外一邊,這空間的中心處,那個從心臟之中走出來的孩子,他的右手已經放到了跪倒在地的虎神頭上。

那小孩兒看着不大,三四歲的年紀,穿着一條血色小褲衩,短腿短胳膊,肉乎乎的,十分好看。

然而他身上卻充斥着死亡的氣息,所過之處,周遭都一陣枯萎,彷彿瘟疫一般。

但當他將手放在虎神的頭上,輕輕撫摸之時,虎神的身體卻在那一刻陡然膨脹起來,之前被老格雷用性命衝擊而顯得有些萎靡的身體不但迅速恢復,而且似乎變得更強了。

如飲甘霖的虎神在小男孩將手擡起的那一瞬間,額頭重重磕在了地上。

他對這個小男孩,有着發自內心的崇拜。

以及畏懼。

小男孩彷彿跟他說了什麼,隨後又將目光,投向了別處。

砰、砰、砰……

原本略顯安靜的空間,突然間傳來一陣轟鳴聲,緊接着一道黑影跨空而來,重重地落在了不遠處的地上。

是那無麪人。

那看着彷彿領悟了格鬥之道的強者,如同一口破面布口袋一般,重重摔落在了地上,就再也沒有辦法爬了起來。

又有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在了場中。

是黑龍。

他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將那個無麪人最終給擊敗了。

不過從我的這個角度望過去,瞧見他身上也多出了許多的傷痕,就連那一對燃燒着黑炎的雙翼都有些黯淡,顯然是在剛纔的交手過程中,多少也受了一些傷。

瞧見這傢伙,屈胖三拉了一下我的衣袖,說他好像是跟你一起來的?

我點頭,說對。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胳膊,說你在這裏盯着,我去方便一下。

啊?

我聽得一愣,說都什麼時候了,有屎有尿,你就憋着唄?

屈胖三轉過身去,說憋不住了,這口氣大人我若是不出,這輩子都會留下心理陰影的。

說着,他從懷裏掏出了一個足球一般大的珠子來。

瞧見這玩意,我不由得心頭震撼——這是我們在茶荏巴錯世界盡頭之時,從那被人煉製的三目巨人殭屍羣中扣下來的眼珠子,一共十幾個,其中一個,屈胖三爲了救我,在港島孤兒院地下基地就用過了。

那威力,絕對是足夠恐怖。

而此刻,我瞧見屈胖三一邊走,一邊掏,簡直就像是沒完沒了。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怒了。

屈胖三朝着旁邊摸去,而這個時候,我聽到黑龍一聲怒吼,指着不遠處的虎神和小男孩說道:“我的天,你們到底幹了些什麼?鄂樂多斯居然被他的信徒給殺了?天啊,這個世界上,爲什麼會有這麼搞笑的事情?”

什麼?

鄂樂多斯已經被殺了?

怎麼可能?我剛纔還聽到黑狼在咆哮,說即便是他死了,我們也終究會成爲那位虎頭神的祭品呢。

而且我一直以爲這古怪的大立方體,正是那位鄂樂多斯的傑作。

怎麼它就死了呢?

我回過頭來,瞧見那虎神緩緩地站了起來,然後對着黑龍說道:“偉大的鄂樂多斯沒有死,它只是重生了。”

哈、哈、哈……

黑龍發出了豪爽的大笑聲,指着不遠處的那個小男孩說道:“重生?你敢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們猛虎團的其餘教衆麼?什麼叫做重生?這個小東西,分明就是從鄂樂多斯的神格和屍體之上,孕育出來的惡魔,想必你們從全世界抓來的強者,以及我們腳下的這個立方體法陣,都是爲了孕育它吧?”

虎神聽見了黑龍的話語,臉色變得格外難看起來。

不過他隨即冷笑道:“是又如何?這些與你有什麼關係麼?過不久之後,你也會成爲新神的一部分力量之一,你的意識,也會通過超立方體的作用,進入新神的意識之海,而你本人,在不再存在,說這些,有什麼意義麼?”

黑龍哈哈大笑,並不慌張,而是說道:“新神?現在距離它凝聚神格,想必還很遠吧?要不然剛纔的聖徒雅各布,多麼好的材料,只怕已經被吞進肚子裏去了,而不是平白浪費掉。”

虎神還待再說,那個渾身充滿了死亡氣息的小男孩卻開了口:“你想說什麼?”

黑龍聽到他的話語,收斂起了狂妄的態度,而是朝着他行了一個紳士禮,然後說道:“親愛的新神閣下,請問你的名字,是什麼?”

小男孩回答道:“瘟疫及恐懼之神。”

黑龍聽完,不禁莞爾,然後說道:“想必你應該是三十三國王團的造物吧?那幫瘋子說服愚蠢的虎神放棄了他們自己的信仰,在鄂樂多斯的神格之上,製造出一個完全聽從他們命令的新神出來,想必就是要完成他們的方舟計劃吧?只不過,小朋友,你還是太小了,又或者,你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將幼小的你,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小男孩認真地說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殺了我麼?”

黑龍笑了,說我不是好人,對於拯救世界什麼的,也沒有任何想法,只不過,他們爲了培育你,抓了一個我很看重的後輩,對於這件事情,我無法容忍,那麼,只有將你這樣的源頭給掐滅,如此而已。

小男孩彷彿沒有興趣聽他說太多,而是再一次確認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殺我?”

黑龍點頭,說對。

這回他的話倒是簡潔許多,而確認了黑龍的目的之後,小男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但我不想死,所以我會殺了你的。”

很顯然,他的確還是很不成熟,連最基本的思維邏輯都沒有,所以纔會反覆確認黑龍的敵意。

這話兒聽得黑龍又是一陣狂笑。

很顯然,他對於這個只能算是半成品的所謂“瘟疫及恐懼之神”,毫無任何的恐懼。

兩人凝視,幾秒鐘之後,黑龍的身軀陡然變形,裸露在外的皮膚,生出了層層的鱗甲來,緊接着一種說不清楚來的恐怖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緊接着變成了黑色的炎火,在體表懸浮着。

轟……

火焰一起,黑龍陡然發力,衝向了不遠處的小男孩。

帝都冷少別太渣 我在遠處瞧着,當看到黑龍率先發難,而且是用上了最強大的氣勢,心中莫名就是一陣發顫。

有點不妙啊……

如果黑龍真的像他所說的一般自信滿滿,那麼就會大馬金刀地留在原地,等待着小男孩率先使出手段來。

但黑龍一動,我就知道,他估計也是心中沒底,方纔會這般。

果然,宛如一頭猛獸一般衝出去的黑龍,在即將靠近小男孩的瞬間,彷彿撞到了某種無形的牆,而下一秒,他的身子驟然停了下來,因爲小男孩已經伸出了手,遙遙拍向了黑龍。

黑龍的身子瞬間凝固,而下一秒,小男孩疾走兩步,粉嫩的右手手掌,挨在了黑龍的腹部。

整個過程,黑龍居然一動也不動。

這太不正常了——剛纔他與那無麪人拼鬥的時候,宛如雷霆萬鈞,就連剛纔的時候,他都顯得十分兇猛,彷彿有席捲天下之勢,而在轉眼之間,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一動也不能動。

隨着小男孩的手觸摸到了黑龍,那原本魁梧無比的壯漢,開始變得萎縮起來。

而隨着他的氣勢迅速減小,小男孩平靜地說道:“不管你怎麼瞧不起我,都得認識到一點,這裏是我的地盤,是神域,即便我的神格再不穩定,也沒有人能夠在這裏欺負我……”

噗通……

黑龍跪倒在地,拼盡了全力,口中卻發出了一聲輕微至極的嘶吼:“啊……”

無力的嘶吼軟綿綿,而旁邊的虎神卻走上了前來,對他說道:“偉大的神,你現在還不能夠越過大立方體,直接吸收他這樣級別的高手,這樣做很浪費的,請停手!”

小男孩放開了手,而黑龍則是應聲倒地了去。

隨後小男孩的腦袋開始轉動,先是瞧向了另外一邊,在那裏,那個叫做亞當的小孩子從一個肉瘤之中,扒拉出了一個衣着完整的西方女人來,正在焦急地拍打臉龐。

然而小男孩對於那裏的情形視而不見,目光最後落到了我的這邊來。

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我,然後說道:“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你的威脅,比所有人都大;所以,下一個死掉的闖入者,就是你了。”

說罷,他舉起了那白嫩的右手,朝着我拍來。

死…… 當小男孩朝着我望過來的時候,我才發現他的眼睛,居然是白色的,而瞳孔更是重疊在一起的。

雙瞳,白眼。

在我與他對視的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無窮無盡的絕望和恐懼,從心頭翻騰而起,讓我有一種跪倒在地,臣服於他的衝動。

雖然之前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但這一次的感受,卻最爲強烈。

我感覺死亡的陰影,彷彿已經籠罩在了我的頭頂之上。

我不是他的對手。

事實上,連不可一世的黑龍,在這傢伙的面前都走不了一招,我何德何能,又能夠與他對抗呢?

舉着止戈劍的我渾身僵直,眼看着就要被那傢伙拿住,突然間有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在了他與我之間,擋住了我的視線。

瞧見這女人的背影,我的心頭猛然一跳。

新羅婢。

她怎麼來了?

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自稱可能很久都不會出現的女人,此刻居然出現在了這危急萬分的戰場之中,不但如此,她雙手一劃,卻有一個又一個的無形之盾憑空浮現,擋住了小男孩手掌噴涌而出的死亡之氣。

我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想要去找尋屈胖三的身影,卻並沒有瞧見人。

這傢伙在剛纔黑龍與小男孩對抗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不知道屈胖三在搞些什麼東西,但瞧見新羅婢的出現,也知道他肯定是在某個隱祕的角落注視着我,也掌控着現場的整體局勢。

想到這裏,我原本已經跌落谷底的心,終於沒有了那麼絕望。

神罰之上 而這一邊,小男孩疑惑地打量着面前這個無論是外貌、還是身材都完美無比,無可挑剔的女人,好一會兒,方纔緩緩說道:“你不是凡人。”

豪門霸愛:腹黑總裁的女警老婆 被緊急召出來的新羅婢顯然沒有什麼好脾氣,冷冷地說道:“那是自然。”

小男孩難以確定地問道:“那你是……神靈?魔鬼?還是什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