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兩人也走過來,“蕭宇,來自杭州,十九歲。”

“劉天陽,本地人,十八。”


葉寒伸手與兩人握了握。

“嘿嘿,我的年齡是最大的,我就是你們的老大了,以後我罩着你們。”許東來拍了拍胸口。

許東來的身材在701裏是最高大的,而且年齡最大,當老大還真是最適合。

“那我就是老二啦,咦,怎麼聽起來怪怪的。”蕭宇說道。

“葉寒啊,你幾月的。”劉天陽是個戴着眼鏡,身材瘦小的小夥子,不過看起來聰明的很。

“我九月的,怎麼了?”葉寒說道。

“靠,我十二月的,我最小,啊!!!”劉天陽不滿的說道。

“哈哈,那我們的排名就分好了,我老大,蕭宇老二,葉寒老三,天陽老四,從今天起,我們就是兄弟了,走,我請你們吃飯去。”許東來一把摟住蕭宇的肩膀。

“那個,老大,我先鋪好牀哈。”葉寒打開旅行箱,拿出裏面的被褥。

“鋪牀這事情,當然是老大來做,我經常幹這個。”許東來一把搶過葉寒的被子,不用幾分鐘就幫葉寒鋪好了牀。

“想不到老大你這麼熟練,謝謝哈。”葉寒拍了拍許東來的肩膀。

“俺是農村出來的,農村的娃都會這個。”許東來撓着頭髮說道。

“兄弟們,我們吃飯去吧,老大請客,不用客氣。”蕭宇壞笑着說道。

“哈哈,不用跟我客氣,都是兄弟。”許東來摟着葉寒的肩膀,大笑着說道。

“我要吃烤羊腿。”劉天陽眨着眼睛說道。

“等會,我叫上幾個人。”葉寒拿出手機,撥通了林夕瑤的電話。

“夕瑤啊,吃飯走起,我在宿舍樓下等你。”葉寒對着電話說道。

“好,哥哥等我啊。”林夕瑤笑着說道。

葉寒掛斷電話,對着正在豎起耳朵偷聽的三人說道:“走吧。”

“哇,那妹子的聲音正好聽,是你女朋友吧。”蕭宇摟着葉寒的肩膀說道。

“是啊,從小玩到大的。”葉寒笑道。

“怪不得,青梅竹馬啊,祝福祝福。”劉天陽拍着手掌說道。

“謝謝,我們去女生宿舍樓下等等吧。”葉寒說道。

四人走到女生宿舍樓下,蕭宇摟着劉天陽的肩膀,兩個禽獸正在瞄着女孩。

“二哥,你說那兩個妹子怎麼樣。”劉天陽看着不遠處的兩名女生。

“穿黑絲的那個不錯,不過一看就知道不是處。”蕭宇壞笑道。

“哇塞,二哥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劉天陽驚訝的說道。

“嘿嘿,從她們走路的方式就看的出來。”蕭宇說道。

劉天陽崇拜的看着蕭宇,“二哥牛X,求拜師。”

“以後跟着我混,我教你怎麼泡妞。”蕭宇一副很帥氣的樣子說道。

“好的,謝謝二哥。”劉天陽對着蕭宇鞠躬。

葉寒看着自己的這幾名室友,笑了笑,雖然他們看上去很不正經,但都是重情重義的好兄弟,可以深交。 「呵呵呵~~~小丫頭還算有點膽識。」黑影的笑聲傳來,依舊是難聽的讓人心驚肉跳。

從他的笑聲中清靈聽出了幾分讚賞的意思,這樣的變故才讓清靈真正的放下心來,「不知道前輩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的妖物應該不是太強才對。」

說話間,帶了些恭敬的意味,對待強者,不管是妖魔鬼怪,只要不是大奸大惡之輩,就應當恭敬有禮,因為不管是什麼族類,能夠修鍊至此,不是易事。

黑影見清靈對他說話客氣,不由得也心情大好,但並沒有因此就會緩和語氣,把清靈在眼裡看的多重視,只是淡淡的說道,「我乃這座試練塔第一百零七層的魔影老祖,當年被仙界的無影金仙封印至此已經有八千多萬年的時間了,雖然我現在的實力只能發揮原本實力的百分之一,可是我現在並不輸於大成,乃至飛升期的修真者,而且就算是凡仙到來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我已經和試練塔合為一體,只要試練塔存在,我就是不滅的。」

這樣的話一出,清靈知道,她運氣極差或是極好的遇到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可是這個魔影老祖跟自己說這些有什麼用?自己只是一個出竅後期的修真者,根本就幫不上他的任何忙。

沒有急躁,清靈繼續聽下去……

「這次我施展**術分出一絲神識來到這第十一層,就是想等到有些天賦的修真者來幫我做事。幾天前我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氣息,但是很快的就消失了,沒想到讓我今天等到了你這樣一個天資卓越的奇才出來,也算是我沒白等。哈哈哈~~~~」

魔影老祖哈哈大笑,清靈心到一聲,壞了,照他這樣說來,肯定沒好事,想要逃離,自己也沒有那個能力。這個魔影老祖的強大,即使是他分出的一絲神識,都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


清靈默不作聲,表情平淡,魔影老祖看在眼裡,直接半威脅的吩咐到,「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簡單,幫我搜集靈獸的血液,我需要用大量的血液來侵蝕這裡的封印,離開這個鬼地方!」

清靈心思轉換,搜集大量靈獸血液?這可不是一個好差事,而且很多強大一些的靈獸都是有著族群的,得罪了一隻就等於得罪了一族,看來這個魔影老祖是想把自己當作苦力來使喚啊~~~就在魔影老祖給清靈選擇答應或是不答應的時候,忽然一個人影從十層的入口出現在了第十一層中。看到清靈和黑影相互對峙,走上來的人影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步一步的直至走到清靈的身邊,停住了腳步。

「風玄!你怎麼會來這裡?!」

「沒錯,就是這個氣息!」

清靈和魔影老祖的聲音同時響起,而當事人的風玄卻淡淡的笑著,一襲紅衣無風自動,飄渺的感覺讓他如謫仙一般完美。

「小清靈,我要是不來,你又怎麼能夠平安脫險呢?」風玄面帶笑意,眼神里只有清靈,倒是把這裡的絕頂強者——魔影老祖給涼到了一邊。

就連清靈都為他敢說出這樣的話而心驚,為他的這種膽識而佩服。

「小子,你是要用自己換小丫頭,來幫我做事的?」魔影老祖並沒有因為風玄對他的不敬而生氣,反倒是因為風玄的實力要比清靈強大,所以更加看好風玄為他做事。

風玄好像沒有聽到魔影老祖的話一般,只是面對清靈繼續說道,「我可是聽說了,你竟然打著我的旗號糊弄下面的小妖們登上這裡,小清靈,你說你欠我的這個人情要怎麼還?」風玄的嘴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他並不在乎清靈知道了他的身份,只是想要對眼前的這個很有意思的少女調戲一番。

魔影老祖站在一旁怒氣升起,他和風玄說話,後者竟然當他完全不存在!他馳騁千萬年前都是一等一的強者,哪裡受過這樣的輕視,此時,他已經到了怒氣爆發的邊緣,正好聽到風玄對清靈的一番話,怒氣徹底爆發了……

『轟——』試練塔的第十一層中,巨大的威壓從魔影老祖的身上散發出來,從未感受到這種強者有意的釋放威壓,清靈瞬間就抵擋不住了,雙腿一軟差點倒下,卻被風玄及時扶住。

風玄站在魔影老祖的強大威壓之中屹立不動,彷彿那些壓力對他來說只是清風拂面,絲毫沒有作用。

被風玄扶住的清靈感覺自己站在他身邊時,魔影老祖的那些威壓反倒是弱了許多,只是被風玄拉住手腕使得有些不自在而已。

……………………… 大約過了十分鐘,林夕瑤帶着四名女生出現在了葉寒的眼前,“哥哥。”林夕瑤向葉寒衝過來。

葉寒張開雙手,林夕瑤撲進葉寒的懷裏。

“哇,好羨慕哦。”一名長髮女生說道。

“嘖嘖嘖,葉寒的女朋友好漂亮。”蕭宇說道。

“祝福他倆,贊。”劉天陽扶了扶眼鏡。

“弟妹長的真漂亮,老三有福了。”許東來笑着說道。

林夕瑤在葉寒懷裏蹭了蹭,“啊,哥哥,我跟你介紹下,她們都是我的室友。”

“這位是唐雨燕。”林夕瑤指了指身後那名長髮的女生。

“各位帥哥好啊。”唐雨燕對着衆人揮了揮手。

林夕瑤指了指一名留着蘑菇頭的萌妹子說道:“她叫柳依依。”

“大家好,我叫柳依依,東海本地人。”柳依依說道。

“她叫羅倩倩,她叫蘇瑩。”林夕瑤最後說道。

“你們好。”羅倩倩和蘇瑩同時說道。

許東來等人也開始介紹自己。

“很高興認識各位,今天我請客,大家不用客氣。”許東來豪邁的說道。

“嘻嘻,有人請客,那我就不客氣啦,我們走吧。”羅倩倩是個長腿美女,聽到許東來要請客,立馬拍着手掌。

葉寒笑了笑,拉起林夕瑤的小手,“我們走吧。”

衆人一路有說有笑,走出看學校大門。

今天開學,很多飯店都爆滿,葉寒等人走了好幾間飯店都沒位置,最後在一間名叫“盛夏飯店”的餐館裏要了一個包廂。

“點餐吧。”葉寒說道。

“吃些什麼好呢?”劉天陽翻着菜單說道。

“夕瑤,你也點吧。”葉寒將菜單遞給坐在自己身旁的林夕瑤。

林夕瑤接過菜單,翻了翻,看向葉寒說道:“哥哥你想吃什麼?”

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夕瑤喜歡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你們倆好恩愛啊,快說,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唐雨燕說道。

“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了。”葉寒笑道。

“哇塞,青梅竹馬啊,好羨慕你們哦。”蘇瑩羨慕的看着葉寒和林夕瑤。

林夕瑤害羞的低下了頭。

“好了,快點點餐吧,大家都餓了。”葉寒連忙扯開話題。

“我要一份烤羊腿,還有宮保雞丁,還有黑椒牛排。”劉天陽一口氣點了三道菜。

“我去,你這吃貨。”蕭宇看着劉天陽,鄙視的說道。


劉天陽嘻嘻的笑着,沒有說話。

衆人都在點餐,但沒人注意到許東來額頭上的汗,葉寒似乎發現了什麼,笑了笑,“我去個洗手間。”說完起身離開。

當葉寒走到洗手間門口時,許東來追了上來,“葉寒,那個….”許東來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我能不能跟你借點錢,我…我是從農村裏出來的,家裏窮,本以爲今天請大家吃飯最多也就幾百塊左右,但剛纔我看到菜單,一道菜都要差不多一百塊,我….”

葉寒笑了笑,從錢包裏拿出一沓錢遞給許東來。

“謝謝啊,這錢我會還你的。”許東來不好意思的接過。

“沒事,謝謝老大請客哈。” 摯愛一生:霸道總裁强寵妻

“你就別損我了,太丟臉了。”許東來撓了撓頭。

葉寒拍了拍許東來的肩膀,說道:“嘿嘿,看老大這身子,應該是練過的吧,”

“嘿嘿,是啊,我從小就練武。”許東來看着葉寒。

葉寒笑了笑,“老大的肌肉裏蘊含着爆發力,以你現在的力量,一拳打穿一堵牆應該不是什麼問題,不過就是因爲爆發力太強,導致你很容易陷入疲勞,相當於遊戲裏,你沒有了藍一樣。”

“而且老大你雖然力量強大,但速度一直是你最大的弱點,對吧。”葉寒看着許東來說道。

許東來愣愣的聽完,然後對着葉寒豎起大拇指,“葉寒兄弟果然不是一般人,找個時間我們切磋兩招可好。”

“嘿嘿,好啊,老大你下手不要太重啊,我這身子可經不起折騰啊。”葉寒裝作害怕的說道。

“兄弟放心吧,我不會傷到你的,而且你看上去也應該是練過的人。”許東來拍了拍葉寒的肩膀說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