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個方面也是因為獵人的狩獵可以消滅掉一些進化、變異獸,減輕基地市防禦的壓力,因為獵人的存在,基地市周圍幾十公里範圍都沒有什麼太過厲害的進化、變異獸。

當然獵人們外出狩獵的收穫在回城的收穫也是需要上繳一部分,20%的比例,這個比例可以說不低,以至於每次回城的時候,王影都能夠聽到各種各樣的抱怨聲。

不過王影卻是能夠理解,基地市要運轉起來肯定是需要資金的,而錢財早就已經被大家給拋棄,現在的硬通貨就是糧食,基地市一方面靠種植獲取糧食,但是因為基地市很小,人口很多,種植的糧食根本就不足以滿足龐大的人口需求。

所以必須要想辦法獲得更多的糧食來源,對獵人們徵稅也是必須的事情,有了這部分的來源,基地市的各項才能夠不斷的運轉起來,否則誰來組織民眾修建城牆,誰來日夜巡邏保護基地市的安全。

「奶奶的,今天真是倒霉,連根毛都沒有撈到,本來還想著晚上去紅街瀟洒一番的,現在卻是還要餓肚子。」

「關哥,你長的如此帥氣,說不定那些紅姐們願意免費招待呢。」

「長的帥有個屁用,上次就是少了一兩肉都被罵的狗血淋頭,免費招待,做夢去吧。」

王影聽著身邊各種各樣的談話聲也是忍不住笑了笑,刀口舔血的獵人們朝不慮夕,往往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過著看似瀟洒無比,實則沒有任何保障的生活。

在野外狩獵,成功了有吃有喝,高高興興,可是如果受傷了,缺胳膊少腿的,那基本上以後就難過了,多半都是餓死的命,這樣的事情王影見過太多次了,所以有時候王影即便是餓著肚子也不會輕易的去冒險狩獵一些危險的變異、進化獸。

同時這也促使王影對於力量的渴望,非常渴望能夠拜入一位武術師傅的門下,學習到武術,增加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夠更好的活下去。

「650斤,上繳130斤肉!」

很快就輪到了王影小隊,收稅的人非常麻利的將牛兔放到巨大的秤上面,然後非常直接的砍掉了牛兔的一隻腿,離130斤還差點,再補上幾塊肉,王影小隊今天的收穫就算是上稅完畢,剩下的就可以小隊5人自己分了。

「麻蛋,每次都挑最好的地方砍!」

胖子劉洋看著少了一條腿的牛兔,心痛的罵了起來,肉最多的地方就是腿,這130斤幾乎全是肉。

基地市負責收稅的眼光可是非常毒辣的,從來都不會吃虧,專挑最肥、最好的地方下手,這也是獵人們為什麼一直抱怨的重要原因之一,稅收本身就很重,現在還專挑有肉的地方下手,每每交稅的時候,王影都能夠看到一個個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的獵人。

「好了,少說兩句吧,我們也趕緊回去,把肉分了,早點吃飽。」

王影拍拍胖子的肩膀,無奈的安慰,聽到分肉吃肉,胖子的情緒也稍微好一些。

「嗷~」

就在王影幾人剛剛進入到基地市內的時候,一道虎嘯聲再次傳來,可怕的氣浪朝著獵人隊伍衝擊過來。

一道身影猶如鬼魅一般由遠及近,速度飛快的朝著東門跑來,赫然是手持彎刀的雷正,此時顯得有些狼狽,嘴角有血跡,在他的後面,一道龐大的身影隱約之間從茂密的樹林之中露出,速度也很快,將一顆顆大樹給撞倒。

「嗚~」

一陣陣刺耳的警報聲響起,整個東門口頓時亂成了一團,獵人們也顧不得那麼多,開始蜂擁的朝著城內湧進來,劍齒虎竟然敢殺到城牆這裡來。

「噠噠!」

很快,城牆上面就傳來了密集的槍聲,可怕的機槍發射出的子彈形成一道紅色的洪流掃向沖了過來的劍齒虎。

這些用於城牆上面的機槍可都是威力巨大的火神炮機槍,以前可是用于軍艦、飛機上面的,威力巨大,關鍵是速度也極快。

樹木被這些可怕的洪流掃中,一顆顆需要幾人合抱的大樹很快都轟然倒塌,樹枝和樹葉等等更是被掃的漫天飛舞,洪流猶如一道可怕的颶風刮過草林,泥土飛濺、青草飛揚。

一道道火神炮機槍形成可怕的攻擊的交叉,覆蓋住一大片的區域,然而衝過來的劍齒虎速度飛快、非常的靈活,一道道洪流竟然掃不中它,它反而離城牆越來越近,可怕的凶威讓所有人都為之變色。

「咚~咚!」

一道道沉默的聲音從城牆上傳來,這是重型狙擊槍的聲音。

「碰~」

重型狙擊槍使用的子彈都是特殊的子彈,威力驚人,子彈的速度比起所有的槍械子彈都要快,一顆顆可怕的重型狙擊槍子彈攻擊過去。

這一次,劍齒虎沒有辦法再躲開,它龐大的身軀上面猶如遭到了一股股巨大力量的打擊,正在靈活奔跑的身影一下子跌到下來。

「嗷~」

劍刺虎痛苦的嚎叫起來,可怕的氣浪吹的周圍的樹木、草林獵獵作響。

龐大的身軀上面有一個個洞口,血液正在不斷的流了出來,不過它還是沒死,但是卻也不敢再朝著城牆進攻,而是非常無奈的掉頭,急速的消失在茂密的叢林之中。

PS:新書粉嫩,求收藏、求點擊、各種求!合約還沒有搞定,等狀態改完,一天兩更, 「實在是可怕,竟然連重型狙擊槍都沒有打死這隻劍齒虎!」

「更加可怕的是雷正,和如此強大的進化獸對戰,竟然只是受了一些傷。」

「我們人類到底該如何在這顆星球上生存下去,一頭劍齒虎而已,野外還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進化、變異生物。」

穿越獸世:獸王,別亂來! 剛剛的一幕,持續的時間雖然短暫,可是在東門口的這些人一個個都看的清清楚楚,強大的機關槍竟然根本就打不中劍齒虎,只有重型狙擊槍才能夠打中它,可是對劍齒虎卻不足以造成致命的傷害。

重型狙擊槍,即便是厚實的鋼板都足以擊穿,可是打到這劍齒虎的身上,似乎也僅僅只是一點皮外傷而已,2年的時間,生物進化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了。

王影也在人群之中看到了這一幕,此時忍不住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他看到了生物進化之後的強大,內心之中更加渴望擁有強大的力量,面對槍林彈雨、面對可怕的重型狙擊槍竟然都能夠安然無恙。

「我一定要學武,一定要變的更強大!」

王影的內心之中在默默的吶喊,不單單是想在這個末世之中活的更好,更重要的是內心之中已經有了一顆強者之心。

王影的目光在四周尋找,很快他就發現了雷正的身影,此時雷正正在大口的呼吸,嘴角的血跡都還沒有擦乾淨。

「你們幾個在這等我下。」

王影和自己的隊友吩咐了一下,然後朝著雷正這邊走了過去,內心之中也是忐忑不安,雷正是他見過的最厲害的人,肯定是練武的,如果能夠跟著雷正去學武的話,那肯定是能夠走上武道的正途。

「雷哥!」

雷正本來看到劍齒虎被趕跑了,正準備走人,這時王影走了過來喊道。

「哦?是你,有什麼事嗎?」

雷正看了看王影,笑著點點頭。

「謝謝雷哥替我們擋住了劍齒虎,不然我和我的獵人小隊就要徹底的玩完了。」

王影非常鄭重的表示感謝,王影是看出來了,當時以雷正和趙鐵軍的速度,兩人完全可以直接跑回基地市的,根本不需要和劍齒虎相鬥。

「不用謝,這劍齒虎本來就是我招惹過來的。」

雷正笑了笑說道,他這次跑去抓劍齒虎的幼崽也是為了試驗自己心中的一個想法,本來一切都很順利,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劍齒虎給發現,一直追到了基地市這裡。

「你的傷不要緊吧?」

「吐點血而已,死不了,還有什麼事情嗎?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告辭了。」

雷正看出了王影還有事情沒有說,臉上帶著微笑說道。

「雷哥,我想跟你練武。」

王影想了想非常鄭重的說道,雖然覺得很唐突,可是王影知道如果自己不抓住機會的話,自己以後肯定會後悔一輩子的,說完這話,王影整個人也是變的非常忐忑,知道自己的很唐突,也很沒有禮貌,自古以來想要學武都是要經過拜師的,並且還要給出豐厚的拜師禮,即便是如此也未必能夠得到真傳。

「跟我練武?」

雷正臉上掛起了玩味的笑容。

「是的,我想跟雷哥練武。」

王影再次非常鄭重的說道。

「你為什麼想練武?」

雷正倒也沒有直接拒絕,微微沉吟一番,緩緩開口問道。

「我想變的更強大,我想掌握自己的命運!」

王影仔細的想了想,也對自己的內心問了問,沒有什麼猶豫,他說出了自己內心之中的真實想法。

「變得更強大?掌握自己的命運?」

雷正聽完點點頭,想了想說道:「既然你也有一顆向道之心,也是一個可造之材,在這個時代,繼續荒廢下去的話也確實是可惜了。」

「這樣吧,明天中午你到城中中山路的江南武道社來找我。」

「謝謝雷哥!」

聽到雷正這邊打算教自己練武,王影頓時就樂開了花,連忙感謝。

「如果真的要謝我的話,那就變的更強大,將來才有能力保護我們人類的火種。」

雷正拍拍王影的肩膀,然後就朝著城內走去,如果是換一個人的話,肯定是不會輕易答應王影的要求,但是雷正不一樣,末世的到來,讓他看到了更廣闊的世界。

對於王影這樣敢主動找自己,又有一顆向道之心的人,雷正還是願意幫一幫,帶王影走上武道之路的,因為雷正知道的事情很多,對於人類的未來也非常的擔憂。

「耶~」

當雷正離開,王影忍不住興奮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原本只是想過去試一試,沒想到雷正竟然會答應帶自己練武,實在是有些難以置信,似乎有些不真實,以至於王影都想打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真的。

「王影,你剛剛和他聊些什麼?看把你興奮的。」

王影的隊友也走了過來,看著王影興奮的神情,好奇的問道。

「我剛剛找他,說希望能夠跟他一起練武,沒想到他竟然同意了。」

王影笑著將剛剛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也行?」

劉洋、李華坤、張可、鄭哲靈幾人頓時一個個傻眼了。

「哈哈,走吧,回去吃肉。」

王影也是笑著搖搖頭,開始往回走。

基地市的面積還是很龐大的,主要分成五塊,東城、西城、南城、北城以及中心區域的內城,整體是依託原先江南省的省會城市來建造的,在外圍的區域修建了龐大的城牆。

因為2年前的大災難,所以基地市內大部分的建築都倒塌在那場大地震之中,經過2年的重建,也僅僅只是在中心區域內城這裡恢復了一些往日的繁華,至於周圍的四個區域,現在依然還是廢墟一片。

王影等人居住的地方就是位於東城的一處棚戶區,棚戶區內所有的房子全部都是用木頭建造的,末世前木頭是比較昂貴的建材,可是在末世之中,植物瘋狂的生長,各種各樣的樹木長的非常高大。

在野外之中,以前很難看到的需要幾人合抱的樹木現在到處都是,而且前面才砍掉一批,後面也很快會有新的樹木重新長出來,這讓基地市這邊有源源不斷的木材可用,成為了現在最廉價也是最容易獲取的建材。

王影幾人朝著自己居住的棚戶區走去,一路上人影攢動,一個個都面黃肌瘦、骨瘦如柴,用火熱的眼神看著幾人扛著的牛兔肉,王影都能夠清晰的聽到他們咽口水的聲音。

末世的到來,萬物不斷進化,進化需要消耗的大量的能力,即便是每天都能夠吃到末世前的食物量,可是到了末世也是遠遠不夠的,因為不管是你願意不願意,人體都在進化,都在渴望獲得更多的能量。

「這不是王影小隊嗎?運氣不錯嘛。」

「王哥,能不能分點肉給我吃?我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再不吃點東西就要餓死了。」

王影小隊在這一批棚戶區是比較有名的,因為經常能夠有收穫,所以認識王影幾人的人非常多,見到王影小隊有收穫,熟悉的人不斷打招呼,當然其中也少不了一些裝可憐、想要佔便宜的人。

「孫賴皮?想死的話你就上來!」

王影看著周圍一雙雙火熱的眼睛,一個個都餓的皮包骨頭,有些餓久了的甚至猶如一架骨架子,有個人卻非常自來熟的走了上去,裝著非常可憐的樣子,這人叫孫超,外號孫賴皮,坑蒙拐騙可是出了名的,只要見到別人有吃點,就會想盡各種辦法去弄到手。

對付這種人,在末世生活2年的王影早就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鋒利的長矛直接指到孫賴皮胸前,隱隱還刺出了血,同時冷著臉說道。

「不就是一點肉嘛,這樣吧,我讓我女兒陪你睡,要不讓我老婆也一起來,來個母女雙~飛?只要你給我一塊肉吃就可以了。」

孫賴皮的賴皮外號不是白來的,明明被刺痛,可是此時卻依然嬉皮笑臉,看著牛兔肉,整個人已經都直流口水。

「啊,痛,痛!」

他的話才剛剛說完,王影這邊微微用力,長矛就開始刺進去,頓時就開始痛苦的叫了起來,連連後退。

「哼!滾!」

王影可沒有絲毫的客氣,對付這種人,王影早就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不讓他知道厲害的話,指不定還會上來搶肉,要知道周圍可是有一雙雙猩紅、飢餓的眼睛,自己幾人稍微表現的軟弱一點,飢餓的人群就會將自己的肉給搶的精光。

「想死的就上來,野外有的是吃的,有種就自己去野外!」

胖子劉洋揮舞著手中的長矛,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頓時讓周圍的人群退縮了三分。

「孫賴皮的老婆和女兒都餓的瘦不拉幾的,你們肯定看不上,我這裡有各種好貨,學生妹、白領、模特、以前的富家小姐……如果晚上有空的話,記得過來。」

幾人還沒走幾步,有一個塗著厚厚粉底的中年女人就殷勤的對著幾人說道,在她的背後站著一群各色女人,一個個都眼巴巴、用火熱的眼神看著幾人。

PS:新書粉嫩,需要大家的支持,收藏、點擊、推薦票都是新書成長的養分~~ 王影看著那群女人,心中也是長長的感嘆一聲,在這個末世之中,最弱勢的就是女人,最可憐的也是她們,最無奈的還是她們。

那個塗著厚厚粉底老鴇的後面,王影都看到了幾道熟悉的身影,此時她們看到王影幾人也是覺得羞愧,紛紛低著頭,可是眼睛之中閃爍光芒,看著王影幾人的牛兔肉也是飢餓的不行。

正如這個老鴇所說的,在她的手下,什麼樣的女人都有,以前的天之驕子大學生也是很多,無憂無慮、歲月靜好的日子隨著末世的到來一下子破碎掉,在大災難之中失去了親人、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驕傲。

以前家人、男友、同學各種疼愛、忍讓,可是現在為了吃飽,為了一包泡麵也都要出賣自己的肉體,所有的一切都被這末世丟在地上還不斷反覆的傾軋。

這樣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以前衣食無憂的富家女、高傲不可一世的白領、金領、叛逆不聽父母的少女……末世的痛苦在這些女人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似乎世間所有的痛苦都要她們去承受一樣。

王影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只用餘光去撇了一眼,他怕和自己的同學對視,因為那樣真的非常尷尬,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內心之中的柔軟,有時候見不得這些東西,總會忍不住想要去幫一幫自己的同學、朋友。

可是在這末世之中,連自己都吃了上頓沒有下頓,沒有任何的保障,拿什麼去幫助別人,只能夠用冰冷的外表來保護自己,讓周圍這些人不敢靠近,否則的話,就自己手中這點牛兔肉,轉眼間就會被搶食的一乾二淨。

以前就出現過這樣的事情,有獵人看到飢餓的小孩子,忍不住割了點肉給對方,結果倒好,很快就被一群小孩子給圍住,一轉眼,自己的獵物就被搶的一乾二淨。

手中的長矛揮舞出一道道影子,長矛尖端被打磨的非常鋒利,閃爍著寒光,有了孫賴皮的教訓,其他人倒也沒有人敢上來,知道王影幾人是真會下狠手。

幾人的腳步不斷的加快,朝著自己居住的地方趕去,一路上到處都是飢餓的人群,一個用猩紅的眼睛看著幾人的牛兔肉,有些甚至還蠢蠢欲動,不過看到幾人的長矛和冰冷的眼神,卻又不敢造次。

獵人都是在刀口上討生活的人,一個個都是心狠手辣、膽大包天之人,要不然也不敢到遍地危險的野外去狩獵,更重要的是在末世之中,如果搶別人食物被殺了,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人同情,連基地市也不會去管。

人命如草芥!

這話在末世之中是一點都不為過的,在這座龐大的基地市當中,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消失,末世剛剛開始的時候,小孩還是有很多的,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孩越來越少……

江南基地市東城江南大學片區!

整個片區基本上都以原先江南大學以及周圍幾個高校倖存下來的人為主,到了這裡,王影幾人也是稍微放下心來。

相比起其它的棚戶區,這裡相對而言還是更安全一些,周圍的熟人比較多,而且大多數都是以大學生為主,大學生都處於青壯年,要麼參軍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多少能夠有食物果腹,要麼就是和王影、劉洋他們一樣是獵人,敢到外面的世界去尋找食物,在末世之中青壯年總是要過的更好一些。

行走在江南大學的片區,王影也看到了其它的獵人小隊,很多都有所收穫,興高采烈的扛著自己的獵物回來,當然更多的則是空手而回的獵人小隊,非常羞澀的從掏出一些野果、樹根之類,還有倒霉的則是缺胳膊少腿的被人抬著回來,更有的整個小隊人人挂彩,有的隊員永遠的留在了野外。

各種各樣打招呼的聲音此起彼伏,熟人都很多,王影幾人也不例外,以前班上的同學看到王影幾人有收穫,上來打招呼的人就更多了。

很快,幾人就來到了王影的住處,一間完全用木頭蓋起來的小木屋,小木屋非常小,僅僅只能夠放下一張床外加幾平方的活動空地。

這是非常標準的小木屋,在這末世之中幾乎人人都居住在這樣狹小的空間當中,基地市人口眾多,土地非常的緊張,再加上末世大地震幾乎將大量的房屋都給震倒,以前的鋼筋水泥樓現在都是有權勢的人才能夠住的到,其他人都是住在這種快速修建起來的木房子當中。

王影的小木屋還算是可以的,屬於單人單間有自己的一點小隱私空間,這是王影在分房的時候送了十幾斤肉才換到的,一般人居住的大通房那更是擁擠,幾十個人睡在大通鋪上面,一起生活在狹小的空間內,那才叫熱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