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孟達局長半夜心裏不安,怎麼都睡不着,所以來看一下三號獄房內的情況,兩名警察慌忙收起撲克牌。

孟達局長的心思根本不在這裏,而是看向了有着三號獄房監控的顯示屏,他真的擔心,小丑並非像白天看上去那麼簡單… “局…局長”

兩名負責看守的警察慌忙把撲克牌扔在了桌底,戴上帽子,站起身走向孟達局長。

孟達局長根本沒心思去管他們兩個,他看了下三號房間的監控視頻,不由得瞳孔縮小,握緊拳頭。

畫面中,那個被稱爲‘小丑’的男人,正躺在牀上,連個單子都沒混着,他輾轉反側,似乎因爲地板太硬,太冷,無法入睡。

而牀鋪上,五個原來的犯人擺出不同姿勢酣睡着。

“局長,您還在爲這小子擔心呢,我們都看一天啦,他基本上一直在捱打,這深更半夜,和尚他們睡覺,才讓他喘息一會兒。”

兩名警察點頭哈腰,滿臉堆笑。

孟達局長冷哼一聲:“平日裏你們的工作態度,我也就裝作沒看見,但這小子,定要給我盯緊了,否則發生意外,我要你兩個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

“放心吧局長,保證盯緊。”

孟達局長沒有理他們,徑直離開了監控室,在回去自己寢室的途中,他仍舊心神不寧,爲什麼會這樣?難道僅僅是事態嚴重到連國王都在關注的原因?

孟達局長不得其解。

監控室內,兩名警察送走了孟達局長後,走進屋內,把門拉上,其中一位開口說道:“局長也太大驚小怪了吧?我看這小子也沒啥特別的。”

另一位道:“或許是咱們縣城平安的日子太久,突然出現這麼瘋狂一個人,局長有些杯弓蛇影,算啦算啦,今天咱們就別玩了,老老實實盯一宿。”

末日浮萍 ,算作默認。

……

死亡監獄,三號房間內。

在收拾了五個人後,李更新假裝走到水龍頭旁邊洗手,悄悄把黏在攝像頭上的一塊黑布摘去。

他並沒有打算把攝像頭這件事告訴別人,經歷了這麼多,他早已經形成中‘除了自己,誰也別信’的思維。

他走回戰戰兢兢的五個人當中,躺在了地上。

五個人面面相覷,皆露出驚慌之色,尤其是得勢男,恨不得跪在地上,把頭磕破,惶恐的講道:“小丑哥…你這是幹嘛?你趕緊去睡牀上吧,今天這地板,就由我來睡。”

“是啊小丑哥,讓我們來睡地板吧。”

“小丑哥,請你睡牀上吧。”

幾個人紛紛喊道。

李更新擺了下手,講出了一句簡單的話,卻又充滿了威嚴。

他低聲道:“都回去自己牀上,我有事情要講。”

幾個人雖然搞不明白老大在幹什麼,但都不敢違抗,像幾分鐘前那樣,各自鑽進被窩的裏面。

而這一切時間,李更新都掐的剛剛好。

孟達局長推開監控室大門,看到的正是這幕,又因爲攝像頭拍到的畫面沒有聲音,所以孟達局長錯誤的以爲沒有發生意外。

其實…

暗濤洶涌!

“小丑哥,你是不是諷刺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真的錯了,你就睡牀上吧,否則我們都睡不着。”

得勢男拍馬屁本領,堪稱一絕。


李更新依舊躺着,他閉上眼睛,彷彿是睡着了,卻在低聲講話。

“我上學的時候有個習慣,在班裏不講話,只睡覺,到了寢室爬在牀上,聊天到快天亮,所以我也就喜歡上了躺着說話,你們都不要探頭,就彷彿都在睡覺,聽我講幾句話。”

幾個人一頭霧水,可還是答應下來。

“既然我打敗了你們五個人,從此以後,我就做這房間的老大,這個你們沒有意見吧?嗯?”

五個人異口同聲回答。

我真的不開掛 沒有。”

李更新繼續講道:“放心,我不會因爲之前的事情對你們有任何抱負,我只想你們答應我三個條件。”

別說三個,就是三十個,三百個,這些人也不敢不答應。

五個人立刻表示自己在聽,讓老大接着往下講。

“第一,我要和尚你繼續做這個老大。”

和尚一聽,臉色都變了,他以爲‘小丑’要報復自己,趕緊用服軟的口氣說:“小丑哥啊,你可別埋汰我啦,你的本領高強,我心服口服,就算再和你交手十次,百次,千次,結局依然是我輸,這個寶位我不敢搶。”

和尚情緒有些激動,爲表誠意,他都想跳下牀去給李更新磕頭了。

李更新低喝道:“別動! 戰流 。”


和尚這纔沒有下來,可他心裏還是很忐忑,不知道這個‘小丑’在搞什麼鬼。

“讓你做你就做,少廢話。”

李更新講完這一句後,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講出了第二個條件,依然有些讓這五名犯人摸不着頭腦。

“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換句話說,以後當着外人的面,你們還要欺負我。”

這…


如果剛纔只是和尚惶恐的話,那麼現在,該是五個人都懵逼加慌張啦…

“老大…你這不是開玩笑嗎?小弟們白天做錯了,你要想懲罰我們就直說,我們願意接受…”

“對對對…願意接受…老大…你就別嘲笑我們啦,哪裏還敢欺負你?”

“就是…給我們十個膽子,我們也不敢再對你有任何不敬,不要爲難我們啊…”

五個人倒是沒有撒謊,換做白天那個窩囊的李更新,不用他說,大家都會對他‘特別照顧’的。

但現在,這麼一個強大的人,讓他們去欺負,沒有心理壓力是假的。

這就好比讓一個乞丐去欺負殘疾加乞丐,他或許能夠做得到,但讓他去欺負國王,單是氣場,就足以威懾到他。

這件事很難,很難。

李更新自然不會對這些人解釋太多,他做了個‘噓’的手勢,原本嘈雜的房間,突然靜的掉下根針都可以聽到。

對於這個可怕的小丑所發佈命令,五個人不敢有絲毫懈怠。

李更新講出了最後一個條件。

“我想抽一根紅塔山,你們能搞到嗎?”

五個人一陣唏噓,因爲在T國,紅塔山是種最廉價的香菸,有點追求的人,都不會選擇這個牌子。

和尚咬了咬牙,從枕頭下摸出自己剛搞來的軟中華,道:“小丑哥,抽我的中華吧,比那煙味道好。”

他實在不理解擁有這種身手的‘小丑’在外邊竟然混到這麼慘的地步…外邊現在都這麼不愛惜人才啦?

李更新擺了擺手:“不,我就要抽紅塔山,剛纔還說可以答應我三個條件,現在要反悔嗎?”

李更新故意把最後一句話說的重了些,五個人嚇的立刻說可以辦到,尤其是得勢男,對這種往獄房裏搞東西的事情,他是異常熟練,得心應手。

“小丑哥,你就放心吧,明天早操的時候,我幫你搞來一根紅塔山。”

李更新伸了個懶腰,道:“就這樣吧,都早點休息,記住,明天起牀,依舊欺負我,就和白天一樣,我不會記仇,倒是誰不欺負我,晚上回來有他好看的,聽到沒?”

五個人是真的委屈,三號獄房咋就進來這麼個大爺?欺負欺負不得,供着又不能供着,真是左右爲難。

但是,既然‘老大’提出這個要求,他們總要照辦,否則誰知道晚上回到獄房,這個瘋子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在死亡監獄裏,被活活打死的人可是有許多,在最後上刑場之前,沒有人願意先放棄生命。

正在五個人困惑的時候,地板上已經響起李更新厚重的呼嚕聲,這個老大…說睡就睡…真是心大…

可沒有一個人能夠想通,本領通天的小丑,爲什麼非要讓別人在白天的時候欺負自己?又是爲什麼有着‘老大’位置不坐,甘願做睡地板這種最卑微小弟的事情?又是爲什麼,明明可以抽到好煙,非要去抽紅塔山?

這一切的答案,都在地板上那位‘直播吃活人腦子’的瘋狂小丑心裏。

……

每天清晨六點多鐘,死亡監獄裏的犯人們都要在操場上集合,以房間爲單位,排成許多小隊跑步。

三圈之後,會進入一個短暫的打水洗臉時間,犯人們自發組隊,從井裏把水打上來,倒在各自盆裏,端到角落去洗臉。

得勢男端着個洗臉盆,左顧右看,忽然,他焦急的臉色變的欣喜起來,似乎發現了啥高興的事情。

他屁顛屁顛的跑到角落,拍了下一個賊眉鼠眼,個子很矮的人。

“老鼠,給我帶點東西唄?”

這個被喚作‘老鼠’的人,有着自己的‘特殊渠道’可以悄悄把任何東西搞到監獄裏,甚至包括‘毒品’這類!

因爲只有他一個人有這本領,所以監獄內的犯人都很保護他,即便被逮住,也會打死不說來源。

老鼠看了眼得勢男,說:“錢帶來了嗎?”

得勢男笑了笑:“放心吧,就在口袋,你有東西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

老鼠問:“你要什麼?”

得勢男回答:“一根紅塔山。”

老鼠:“…”

他沉默了片刻後,說:“沒記錯的話,你是和尚房間的吧?怎麼錢這麼快就沒了嗎?看來他外邊朋友也不靠譜,剛好我給一個窮逼進貨,多一根紅塔山,五毛,賣給你。”

得勢男沒有說李更新的事情,他笑着從口袋裏拿出五毛錢,悄悄和老鼠進行了互換,然後,他屁顛屁顛的跑去洗臉,趁着旁人不注意,他把李更新拉到一旁,暗中把紅塔山塞給了他。

李更新看着手心裏的這一根紅塔山,嘴角上揚,露出絲得意的笑容。

一個瘋狂到極致的計劃,已經拉開了序幕。 犯人在獄房裏不敢抽菸,畢竟空間太小,點上一根,沒多久滿屋子都是,還久久不散,百分之百會被發現。

但在打水洗臉的時間內,如果有人內急,就要跑去操場的大廁所,裏面進進出出犯人很多,悄悄點上一根,並不會被發現。

至於舉報,更加不必擔心,監獄裏最恨的就是打小報告,誰要觸碰這個底線,接下來的日子會很難過。

得勢男拽着李更新來到廁所盡頭,已經有三名犯人在抽菸,李更新找了個空位置,點燃後猛抽了口。

廉價煙的刺喉感令他忍不住咳嗽起來。

得勢男緊張的問:“怎麼了?”

李更新紅着眼睛道:“好久沒抽太激動啦,你小子真有本領,我很好奇在這裏沒啥收入,你們的錢哪裏來?”

得勢男笑了下:“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來這裏的犯人,基本上都不簡單,就比如我吧,其實我…我還是個富二代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