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聽到動靜就出來查看。

范熙臣絲毫沒有想到白溪丸會突然下殺手,或許是白溪丸頂著穆玉婷的臉,讓范熙臣下意識的以為,她沒有絲毫的威脅。

此時看著應賜時狼狽的躲開時,范熙臣才深刻的認識到,眼前的白溪丸不再是之前的穆玉婷了!

身形一閃,白溪丸只來得及在應賜時的左手手臂上劃出一道又深又長的傷口,這才收了自己的爪子,一臉意味不明的道:「我還以為是一隻小兔子,原來還是一隻會咬人的貓,不躲在自己的小窩裡瞎跑出來做什麼?」

范熙臣一下子就聽出了白溪丸的言外之意,這是暗諷自己剛才一直看戲,不過還是右手緊緊抓住應賜時的肩膀,看著他左手手臂上鮮血如注,開口道:「下去療傷。」

應賜時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里回過神來,就覺得左手手臂一痛,這才徹底的認清楚一個道理。

現在眼前的她,早已不是以前的穆玉婷了!

他知道自己在這裡沒有什麼用處,頓時收心,腳步快速的離開,順便遣散了周邊的能力者,將所有的空間留給范熙臣。

對於白溪丸將自己比喻成貓這個事實,范熙臣覺得有必要告訴白溪丸,自己到底是貓還是虎!

看著突然認真起來的范熙臣,白溪丸這才收起了玩笑之心,神色認真而嚴肅的看著范熙臣,對著范熙臣道:」我說你們還真的是有完沒完,我想要離開,你們一個兩個都在攔我,到底想要怎麼樣?「

范熙臣瞧見白溪丸的攻擊狀態,也不敢有絲毫的輕視之心,或許是因為剛才應賜時和自己解釋了許多,此時的范熙臣看到穆玉婷的時候,沒有再被仇恨所牽引太多。

相反…… 「是後悔,你這樣的美人我剛才沒有得到怎麼會不遺憾?」陸彥老老實實的說,丫丫對自己這樣多情,自己只會覺得驕傲,只會覺得幸福。

「那你今天——–」於倩倩露出了嬌媚的笑顏,她的意思是再明白也不過了,難道接下來該怎麼做還要我說嗎?

「不,丫丫,作為男人我後悔剛才沒有能夠得到你,但是作為我,我后怕自己剛才差點做出了讓我後悔莫及的事情來。」陸彥認真的對於倩倩說。

於倩倩的鳳目一瞪道:「你說什麼?」

「我說的意思是,我要是剛才真的做了,那就是對你的不負責任。」陸彥緊緊的摟住了於倩倩:「你還沒有考慮好,如果我急於將你成為我的女人,那你是不是就不準備上舞台了?」

於倩倩怔了一怔:「我,我沒有想過。剛才,我就想成為你的女人,我別的沒有考慮過。舞台,我喜歡,但是我更喜歡和你在一起。」

陸彥輕輕的吻了一下於倩倩,笑道:「可是我要考慮好,都考慮好了,我要給你一個光明正大的婚禮,不能就這樣草率。那時候,才是我得到你的時機。」

於倩倩嫣然一笑道:「好,算你會說,不過你是不是在考慮除了我之外,還想要將陳雪,將冰冰她們都收下?」

陸彥尷尬的說:「丫丫,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可以從你的眼前立刻都消失。我們還是老同學,還是好朋友,我對你說實話。冰冰和小月對我有好感,但是我目前還不能肯定她們的想法,如果她們提出來的話,我好像也沒有不同意的意思。」

「那陳雪呢,你對她是不是很喜歡?」於倩倩氣呼呼的將手抓在了陸彥的腰間。

「這,我不想騙你,我是喜歡。」陸彥老實的說,至於腰間傳來的疼痛,他只能忍受了。

「還有瓊子,還有曉茹,你都喜歡是不是?那你準備將我怎麼辦?」於倩倩不滿的說:「你想要將我拋棄?」

「這,這不是還沒有事實嗎?」陸彥小心翼翼的說。

「做夢,我不會退出的,要退也是她們退出!」於倩倩咬牙道:「陸彥,你最好將我的事情都對她們說清楚,到時候不要後悔。我,是你的正室,別人都要靠邊站!」

於倩倩將自己的強勢表露無疑,她現在就恨一個人,當然是她的叔祖於英了。

當然連帶著也將那幾個老頭子全部都恨上了,要不是你們做決定將陸彥在我的身邊帶走,陸彥就會只有我一個女人,他肯定不會和這幾個女孩見面。

就算是見面的話,他們之間也不會有什麼關係,哪裡會有現在的事情出現?

「啊?」陸彥怎麼也沒有想到於倩倩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他小心翼翼的問道:「丫丫,這是不是太草率了,是不是再考慮考慮?」

「不用考慮了,我已經失去了你一次,我不想失去第二次。」於倩倩很霸氣的說:「到時候你第一個娶的只能是我!」

「這我可以保證!」難道還讓丫丫讓步,她都已經夠委屈了!

「這個還差不多,今天不許你走,現在就給我躺下!」於倩倩紅著臉道:「我要你今天抱著我睡!」

陸彥尷尬的說:「我留下會不會對你的名聲不利,那些狗仔隊很厲害的吧。」

「那倒是,如果讓狗仔隊看到的話,我就立即退出演藝圈,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我已經有老公了,我要結婚!」於倩倩毫不猶豫的說。

陸彥不由愕然的看著眼前的於倩倩,他知道於倩倩說的不是嚇唬自己的話,那就抱著睡?

於倩倩在陸彥的懷抱中很快就睡著了,她也夠累的,本來白天就剛剛來到京南市,想要飆車好好的放鬆一下自己,結果遇到了陸彥。

結果一發不能收拾,先是幫陸彥搞定了李曉茹的事情,接著因為和陸彥認出彼此的身份上演了一出喜相逢。

接著就上演了大逃亡的好戲,來到了她的別墅中。

在這別墅中本來是好好放鬆的地方,但是在於倩倩的精心導演下,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直到現在,於倩倩躺在了陸彥的懷抱中很快如同小貓一般睡去,可是她倒是睡的很踏實,睡的很甜蜜,在夢中都帶著甜甜的笑意。

可是,陸彥可就慘了,他和於倩倩不一樣,就覺得無比的興奮,很可能是那杯古怪的酒導致的,讓他一點睡意都沒有。

懷中抱著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兒,可是自己卻要剋制住男人的慾望,不能動於倩倩,這讓陸彥心中這個難受就別提了。

而於倩倩睡覺並不是很老實,居然一抬腿,將美妙的大腿壓在了陸彥的大腿上,這種刺激可不是任何男人都能夠忍受住的。

陸彥想要放開於倩倩,可是這妞在夢中還是死死的抱著他,將身體壓在了陸彥的身上,這可是僅僅隔著單薄的睡袍!

也不知道這丫頭是不是有意的,居然穿的是一件透明的睡袍,讓自己一抬眼就可以看到她身體的秘密,這讓陸彥心中要是沒有*的話那才叫怪了呢。

他必須用自己最大的定力來控制住自己的*,這簡直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的考驗,他現在已經後悔了。

後悔不應該在丫丫面前說大話,這是什麼時代了,還一定要等到正式結婚的時候才做這事,就不能早點,只要做好防範措施就行。

但是都已經說了,陸彥也只能強忍住自己那躁動的心情,對於他來說,這是煎熬,這是考驗,他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忍不住將丫丫一口吃了。

好容易他才打了一個盹,看到天好像是漸漸的亮了起來,他連忙輕輕的鬆開了懷抱中的於倩倩,於倩倩睜開了嬌媚的大眼睛,忽然吃驚的叫道:「你,你怎麼還沒有走?」

難道於倩倩這樣健忘?難道不是你讓我留下來的嗎,還對我威脅,要是真忘記的話,那自己可不就尷尬了?

忽然,於倩倩噗哧一笑道:「傻瓜,我是和你開玩笑的,瞧你緊張的,傻乎乎的樣子真可愛!」

陸彥還是第一次被人評價可愛,好像這不是什麼好辭彙吧,陸彥怒道:「於倩倩,你提醒你我可是男人,要是昨天晚上我受不了將你吃了你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那你就吃了我吧,現在可是還來得及哦。」於倩倩笑吟吟的道,她一點都不怕陸彥吃了她,反而可以幫助她下決心。

陸彥的心中將於倩倩可是恨得牙根都在發癢,他真的想要將這小狐狸精給一口吞掉,但是他知道不能為了自己一時的痛快,給丫丫造成痛苦。

雖然丫丫寧可為了自己放棄舞台,但是陸彥知道她喜歡舞台,自己不能這樣自私。

不過這小妮子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讓陸彥說什麼也要好好的整治她一頓,想到這裡,陸彥一把將於倩倩抱在了懷裡,對著於倩倩狠狠的親了一頓,這才放開了她。

「丫丫,我真的要走了,否則真的被狗仔隊看到對你是不利的。」陸彥對於倩倩認真的說。

於倩倩知道陸彥是為了自己考慮,她笑了笑道:「那好吧,你先走吧,我也要工作了。」

「可是你昨天睡眠不夠,要不要我給你按摩一下?」陸彥擔心的對於倩倩說:「我看你都有些黑眼圈了。」

這句話可是比什麼都要好使,聽到自己有黑圓圈,於倩倩不由驚魂一聲,連忙拿過了自己的小圓鏡沖著裡面看。

於倩倩工作起來是很有規律的,從來都很有自律,到了晚上九點后就睡覺。

她崇尚的是自然美,而不是那種靠著化妝上鏡的那種女人,而這她也得到了更多粉絲的喜歡。

可昨天和陸彥的重逢,她一時高興就將所有的時間給忘記了,所以何止是晚上九點才睡覺,那已經是凌晨了。

這樣能不有黑眼圈嗎,雖然是淡淡的一層,可畢竟是黑眼圈呀。

於倩倩一下子就焦急了起來,自己還有重大的工作要做,尤其是她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是要將本來的工作進程改變一下,她想要去見一個對於她來說最有分量的人。

對方可是一個大美女啊,自己雖然自信不會輸給對方,但是也要做好全部的準備工作才行。

可這黑眼圈可就讓自己還沒有見到人就有可能輸給對方,這可怎麼辦?

「陸彥都怪你,要不是你的話,人家晚上九點多鐘就睡了,哪裡會這樣晚?」於倩倩嬌嗔的給了陸彥一拳頭。

好像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吧,自己之前已經說了要走,可你不是不讓嗎?

作為男人,陸彥當然不會將這樣的話說出來,他笑道:「其實也不算什麼,因為你只是昨天一夜之間,我給你按摩之後肯定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真的還是假的?」於倩倩心中不由充滿了希望。

「閉上你的眼睛,很快就會好的。」陸彥笑道。

於倩倩聽話的閉上了眼睛,就覺得隨著一根手指在自己的眼圈上輕輕的按摩,開始倒是沒有什異樣的感覺,但是很快她就覺得有種清涼的滋味。

咦,難道陸彥真的是魔法師嗎,他的手指怎麼會有這樣清涼,好像風油精一樣,但是沒有那種刺激的感覺。

「好了。」陸彥笑著將那面小圓鏡遞給了於倩倩道:「丫丫,你再看看,現在是不是還有黑眼圈了。」

於倩倩仔細一看,驚喜的叫了起來:「陸彥,你真是太神了,怎麼會沒有了?你可真棒!」

說著她親熱的將陸彥擁抱在了懷抱中,用火熱的櫻唇貼在了陸彥的臉上,格格笑道:「這個是給你的獎勵!」

「好了,好了,我現在真的要走了,否則天都已經亮了。」陸彥趕緊從這讓自己無法自拔的溫柔鄉中掙脫出來,真是受不了這妮子。

真當老子不是男人,要不是為你考慮的話昨天晚上我都將你吃掉好幾次了。

「嗯,那你什麼時候再來?」於倩倩依依不捨的問道。

「這——–」陸彥心想這地方是想來就能夠來的嗎,要是被人看到的話我倒是不在乎,而你可就要在風口浪尖了。

於倩倩哼了一聲,狠狠的將陸彥一推:「我就知道你心中惦記著好幾個妹妹,一點都不將我放在心上,走吧走吧,就當沒有丫丫這個人!」

怎麼回事,這女人怎麼翻臉比翻書還要快,陸彥就這樣被於倩倩趕出了家門,心中不由一團霧水。 反正自己不是有棋盤山的門票嗎,那時候和丫丫再次見面的時候她也氣消了,那時候我再和她好好解釋吧。

陸彥沒有想到的是,在於倩倩將大門關上的同時,她不由發出了開心的笑聲。

她一點都沒有生陸彥的氣,在她看來陸彥本來就不是那種沾花惹草的人,罪魁禍首還是因為自己的叔祖帶走了陸彥惹出來的禍,要發火也不能對著陸彥來發。

再說,將陸彥當出氣筒,於倩倩心中還是怪捨不得的。

她是故意這樣的,到時候重新出現在陸彥面前的時候不知道這傻子會是什麼樣一副表情,真是太期待了。

於倩倩打開了手機,剛剛一打開,好傢夥,就聽到鈴聲響成一團,其中打來電話和發來消息最多的就是趙大媽,嘿嘿,昨天晚上肯定將趙大媽急死了吧。

我這地方就一個人知道,林麗。

而林麗是肯定不會將我這地方告訴趙大媽的,因為我跟她說了,要是將這地方給泄漏出去的話,我就和她割袍斷義。

現在看來自己還真是有先見之明啊,當初讓林麗買房子的時候只是想要給自己一個清靜的地方,但是現在有了陸彥,就成為了自己和陸彥的幽會場所了,真開心。

「趙大媽,你找我?」於倩倩接通了趙大媽的電話,裝作糊塗的說。

「我的小祖宗,我給你打了這麼多的電話,你都不回,你這是要做什麼?那些記者都在找你,都要找瘋了!我一直在擔心你會出什麼事情,你到底和陸彥去什麼地方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趙大媽見到於倩倩終於來電話了,不由心中一陣狂喜,連忙一股腦的將自己要說的話濃縮成這短短的幾句。

「趙大媽,不要著急嘛,我有陸彥保護,天大的事情都不會有的。」陸彥的按摩還真是神奇,不但黑眼圈好了,而且連精神都好像是剛睡足了八九個小時,自己一點都不覺得睏倦。

「你和陸彥去哪裡了,我為什麼找不到?」趙大媽昨天可累壞了,最怕的不是遇到了歹人,而是怕於倩倩和陸彥萬一控制不住自己的話,乾柴烈火會不會出事?

昨天看到於倩倩和陸彥的見面場景趙大媽就有不詳的預感,本來他覺得自己旗下的女藝人雖然很多,但是最不容易出事的就是於倩倩。

因為於倩倩的眼界太高,就算是那些大老闆她都沒有一個看在眼中,誰叫她的背景強大呢,因此也沒有誰能夠有膽子動她,那些潛規則對她來說是沒有什麼用處的。

應該這樣說,在某種意義上,能夠動於倩倩的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於倩倩自己。

但是趙大媽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最不擔心的於倩倩可能成為了自己最為操心的一個。

昨天陸彥的反應趙大媽都看在眼中,他冷眼旁觀,可以看出陸彥似乎對於倩倩只是故友之情,就算於倩倩是大明星,他的態度也沒有表示出過多的熱情度來。

只是陸彥一個人的話,趙大媽還真不會擔心,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於倩倩的熱情顯然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預料之外。

趙大媽知道於倩倩的家庭背景之後,可是一直都很奇怪,因為按照於倩倩這樣的家庭背景為什麼要來到娛樂圈中,這樣的家庭一般來說是不願意自己的女兒進入娛樂圈的。

誰都知道,娛樂圈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光鮮,實際上卻有大染缸之稱,裡面的污垢很多,願意進入娛樂圈的人都是普通的家庭,希望能夠掙大錢。

但是於家是稀罕錢的嗎,這樣的家庭早就已經將錢放在一邊去了,要錢還不容易,就是看人家稀罕不稀罕要。

可是於倩倩卻義無反顧的進入了娛樂圈,雖然從和於倩倩接觸的過程來看,她的確喜歡錶演,對於表演有著執著的追求,但是趙大媽是何等的人物,他相信肯定還有別的原因。

而現在他才知道,原來於倩倩果然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陸彥,於倩倩是為了找到陸彥才進入娛樂圈,而且將目標提到了大紅大紫的層次。

十幾年沒有見面了,於倩倩見到陸彥已經是超出一般的激動,她會不會對陸彥產生報恩的想法?這不是沒有可能的,這都積累了十幾年的感情了。

雖然十來歲的孩子不可能有愛情,但是這一直惦記著,陸彥的長相氣質都不錯,很容易會讓友情變成愛情,到時候於倩倩的感情如同山洪迸發,那陸彥能抵擋得住?

於倩倩可是大美人,陸彥和她又是青梅竹馬,在於倩倩的主動出擊下,有幾個男人能夠扛得住?當然,自己不算。

說實話,趙大媽的判斷還是很準的,昨天晚上的確出現了險情,要不是陸彥定力不凡,加上腦子中老是在轉悠三師傅的影子,昨天不吃了於倩倩才怪。

趙大媽這個擔心啊,不斷的給於倩倩打電話,發消息,可於倩倩乾脆給了一個關機,這讓他都要急瘋了。

他知道林麗是於倩倩的好友,於是問林麗於倩倩去了什麼地方,於倩倩也猜到了很可能去了別墅,但是她連連搖頭。

如果自己將這個秘密泄漏出來的話,這妮子肯定會將自己扒皮點天燈的!看來這妮子還真是有先見之明,她是不是已經預感到要和陸彥見面了,才會讓我先買房子?

到時候他們小兩口可以避開這麼多的眼睛,過小兩口的好日子?可倩倩哪裡有這樣的神算,她連見到陸彥都不知道啊。

林麗的心中不由感嘆,看來這就是天意了,而是不是會出事就要看倩倩,她可是那種一旦點燃就會將自己燒起來,也會將別人也燒起來的人啊。

無論是不是出事,林麗都知道自己說什麼也不能將別墅的事情告訴趙大媽,因此來了一個一問三不知。

趙大媽還要忙李曉茹的事情,因此一邊著急一邊還要幫李曉茹解決進入旗下的工作,另外還要對付那些很麻煩的記者,你說這一夜趙大媽是什麼心情?

而現在總算是見到於倩倩來電了,這讓他不由又喜又氣。

「趙大媽,著急做什麼,我什麼都沒有發生,就是和我們家陸彥喝了點酒,聊了會天,嗯,我們一個夜晚都在一起。」於倩倩悠悠的笑道。

趙大媽差點沒有將手機扔地上,還喝酒,那不出事也要出事,酒後亂性的事情多了。

趙大媽幾乎要哭了:「倩倩,我的小祖宗,你怎麼能夠喝酒啊,你還做了什麼?」

於倩倩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俏臉不由一紅,無非就是自己不停的誘惑陸彥嘍,結果這傢伙居然保證了自己的完璧,嗯,為了我考慮才沒有吃掉我,這個理由我喜歡。

「什麼都沒有啊。」於倩倩笑道:「或者說,該做的都做了,昨天我們都睡在一起了。」

「啊,倩倩不會吧,你不是這樣輕浮的人,是不是陸彥對你下手了?」趙大媽不由五雷轟頂,要是失去了於倩倩他的旗下哪裡去找第二個於倩倩?

有了於倩倩,他旗下可是如魚得水,少了很多的麻煩事,因為於家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得罪的!

再說於倩倩有著無以倫比的影響力,這才讓他成為了金牌經紀人,這不只是自己有本事,也要將於倩倩的功勞狠狠的記上一大筆。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趙大媽,你不會吃醋吧。」於倩倩臉色紅紅的,自己說的是實話,就是最後一步還沒有跨過去。

「我的小心肝,我的心都被你嚇得現在都噗噗亂跳呢。對了,你昨天晚上睡了多長時間?」趙大媽剛剛放鬆了一下,忽然想到於倩倩昨天晚上似乎沒有睡好覺,頓時緊張起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