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不等茜拉米把話說完,天空忽然劃過一道白影。

夏雷猛地抬起了頭來,鎖定了那道白影。那是一架捕食者無人.機,機翼下的彈架上赫然掛著兩枚地獄火空對地導彈。

就在夏雷看見彈架上的地獄火導彈的時候,那架捕食者無人.機突然發射了其中一枚。

「卧倒!」夏雷大叫了一聲,鬆開手裡的馬韁,一個前撲,頓時將茜拉米撲倒在了地上。

前面的大月提雅也聽到了夏雷的示警聲,撲倒在了地上。

三人剛剛撲倒,從空中呼嘯而下的地獄火導彈便擊中了山頂上的一片峭壁。

轟隆!一聲巨響,上面的峭壁頓時被炸碎,石頭呼嘯而下,到處都是撞擊的響聲,到處倒是撞擊的火星。

戰馬受到驚嚇,揚蹄嘶叫。

夏雷所騎的黑色戰馬被一塊岩石的碎片擊中了頭部,轟然摔倒在了地上。

轟隆!第二枚地獄火導彈呼嘯而下,再次擊中了那片峭壁。大量的岩石碎片滾落下來,原本還算平整的山坡變成了難以下腳的亂石地。

夏雷鬆開了壓在身下的茜拉米,飛快地從馬屍的行李包上取下了他的狙擊步槍。他很清楚,捕食者的攻擊只是阻斷性質的,不然它不會專挑上面的峭壁轟炸,炸人會省事得多!

果然,就在夏雷取下狙擊步槍和他的背包的時候,從山峰後面突然爬升上來三架夜鷹直升機。三架夜鷹直升機都放下了繩索,每條繩索上都有全副武裝的特種兵在下滑,著陸山頂。

夏雷突然站了起來,舉槍,對準了一架夜鷹直升機的駕駛艙。一秒鐘后他扣動了扳機,一顆子彈怒射而出,在一秒鐘之後扎在駕駛室的玻璃上。那塊玻璃上頓時出現了蜘蛛網狀的裂痕,雖然是防彈的玻璃,但狙擊步槍的衝擊力卻能破壞它的結構。

這一槍讓駕駛那架直升機的飛行員驚慌失措,他猛地拉升了直升機的高度。繩索上的特種兵也慌了,想跳不敢跳。

砰!夏雷再次扣動了扳機。

咔嚓!狙擊步槍的子彈穿透了駕駛艙的破爛的防彈玻璃,瞬間扎進了飛行員的脖頸。鮮血噴泉一般噴射出來,失去了操控的夜鷹直升飛機突然往山谷下墜落下去。

轟隆!劇烈的爆炸聲在山峰後面響起,衝天而起的火光映紅了天空。

對方的目的非常明顯,夏雷出手也不會留下半點餘地。因為如果他心軟的話,大月提雅和茜拉米會被殺掉,而他也會被抓住,被送到美國AE研究中心當實驗小白鼠!而更糟糕的是,如果他被抓住,唐語嫣和寧靜還有另外幾個華國專家也會被殺掉!

這是戰場,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和戰友殘忍。那些被伏擊而戰死的101局的特工,誰又曾給過他們半點憐憫呢?

幹掉了一架夜鷹直升機,兩外兩架也完成了步兵空降。其中一架對著三人藏身的地方發射了火箭彈,爆炸聲不斷,整座山都彷彿被撼動了。

不過,只發射了幾枚火箭彈,兩架夜鷹直升機便拔升了高度,離開了戰場。

剛才的火箭彈轟炸只是一個火力壓制的目的。夏雷很清楚,只要他在這片山坡上,對方就不可能真正轟炸這裡。他們要的是活著的他,而不是他的屍體。

「可惡!」茜拉米抹了一把臉上的石灰,憤怒地道:「這些美軍從來不攻擊我們,現在怎麼這麼對我們?我要殺了他們!」

大月提雅貓著腰來到了夏雷和茜拉米的身邊,怒視著夏雷,神色冰冷,「你究竟是誰?我們與美國人一直都相安無事,為什麼你一來他們就攻擊我們?告訴我!」

夏雷面無表情,「先活下來再說吧。」

砰砰砰!

山坡上突然響起了一片槍聲,子彈雨點一般傾瀉下來。

大月提雅咬了一下櫻唇,猛地趴在了夏雷的身邊。 大月提雅和茜拉米的白色戰馬受到驚嚇,轉身往山腳下奔逃。

茜拉米趴在一塊岩石後面,一邊射擊一邊罵人,「混蛋!你們都是被閹割了的羊!」

一顆子彈擊中了她藏身的岩石上,一團火星迸射起來,濺到她的臉上,她趕緊埋下了頭去。

大月提雅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她被從山頂上傾瀉而下的子彈壓得抬不起頭來。

山頂的特種兵行動迅速,戰術也非常明確,一部分保持火力壓制,一部分從山頂上往下沖。一段距離之後,前面的人又找好掩體開槍射擊,進行火力壓制,後面的人快速移動。照此下去,不消五分鐘時間,他們就能將夏雷、大月提雅和茜拉米包圍起來。

砰砰砰!大月提雅從岩石上面探出了她的AK47,射了一串子彈。她連頭都不敢抬,更別說是瞄準某個目標並幹掉他了。現在這種情況下,她和茜拉米都只能用這種盲射的方式還擊,不求擊斃某個目標,只求讓對方忌憚,拖延對方的包圍過來的速度。

可是,這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酋長!夏!你們逃吧,我掩護你們!」茜拉米吼道,稍顯稚嫩的聲音里充滿了勇氣與無畏。

「我會為你復仇!」大月提雅的眼神冷得嚇人。

卻在這時夏雷一個滾身過來,一腳將茜拉米踹到了下面去,怒道:「你們兩個都下去,把馬找回來,這裡交給我了!」

「你……」茜拉米揉了一下被踹了一腳的翹臀,看著夏雷,一時間愣在了當場。

大月提雅也驚疑地看著夏雷,這一瞬間,她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一個人是不是朋友,生死存亡的關頭最容易看出來。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夏雷讓她和茜拉米逃走,他來掩護,一個人硬抗起碼二十個美軍特種兵,這無疑是送死!一個願意為你犧牲生命的人,這難道還不是朋友嗎?

「滾!」夏雷回頭怒吼了一聲,「你們兩個臭女人在這裡礙手礙腳,你們想死在這裡嗎?滾啊!」

茜拉米的眼淚一下子就滾落下來了,不是被罵哭的,而是感動。

「不要死!」大月提雅留下了一句話,一把抓住茜拉米的手,帶著她往山坡下飛奔。

就在大月提雅和茜拉米往下跑的時候,夏雷手中的狙擊步槍發出了一聲怒吼。山坡上方,一個特種兵栽倒在了地上,再沒有爬起來。

黑夜,荒山,跳動的槍火,飛行的子彈,流淌的鮮血和屍體,夏雷早已經習慣了這些。大月提雅和茜拉米逃走之後他也沒有了後顧之憂,可以放手大幹一場!

砰!又是一聲槍響,一個剛剛從岩石後面冒頭的特種兵被爆了頭。

「媽的!幹掉他!」山坡上有人怒吼道:「不用顧忌什麼狗屎命令!殺了他!」

噠噠噠……

砰砰砰……

槍聲大響,子彈一點一般往夏雷藏身的地方飛射過來。

戰場上,生命受到威脅的戰士什麼都幹得出來。命令,那也得活著才能執行。

這樣的情況夏雷一早就預料到了,他射殺了對方兩人,對方又豈會再執行活捉他的命令。

夏雷的身體緊貼著地面,往側面爬去。就在他射殺第二個目標的時候,他已經看見右側的山坡上有兩個特種兵悄悄地潛行了下來。

那兩個特種兵自認為經驗豐富,行動隱秘,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鬼鬼祟祟的他們在夏雷的眼裡其實就像是在大白里裸奔的人,明顯到了刺目的程度。

夏雷悄無聲息地爬到了右側的一塊岩石後面,他將狙擊步槍的槍管從岩石的旁邊探了出去。他沒有抬頭,左眼微微一跳,擋在身前的岩石消失在了他的左眼視野里。在他的左眼的視線里,那兩個武裝到了牙齒的特種兵貓著腰,往這邊快速潛行。

「距離五百,風速忽略不計……」夏雷自言自語,右手食指輕輕一扣,槍身顫動了一下,五百米外,一個特種兵倒在了地上。

砰!第二聲槍響,第二個從右側潛行過來的特種兵也倒在了地上。事實上,在他的同伴被擊斃之後他在第一時間就找到了掩體,可是他從掩體後面露出了一隻眼睛窺探這邊。然而,不等他看見什麼,那隻露出來的眼睛連帶他的半顆腦袋都炸開了。

清除右側的敵人,夏雷從岩石後面爬了起來,快速衝刺,眨眼就逃出了火力覆蓋的範圍。

黑夜,荒山,狙擊步槍,這裡是夏雷的戰場。誰生,誰死,他說了算!

山坡下,大月提雅和茜拉米找回了戰馬。那兩匹戰馬與她們朝夕相處,早就有了很深的感情,只需一喚便會回到她們的身邊。

「酋長,我們殺回去吧!」茜拉米憂心忡忡地道:「對方那麼多人,夏一個人根本就扛不住。」

「不,去了也是白白送死。」大月提雅說道:「你還不明白嗎?夏是在犧牲他自己,為我們爭取逃走的時間和機會。他這麼做,是想讓我們放了他的朋友和那幾個華國尋寶者。」

「可是……」茜拉米欲言又止,她並不甘心。

「夠了!」大月提雅呵斥道:「你是我們部落的神槍手,你要多少男人我都可以給你。上馬,我們離開這裡!」

「哎!」茜拉米不得不執行大月提雅的命令,她憤憤地上了馬。

卻就在這時山坡上方的槍聲突然停了。

本想上馬逃離這裡的大月提雅停了下來,沒有上馬。

山坡上方突然有人大聲喊話,用的是英語,「夏雷,投降吧,不然我殺了你的女人!」

茜拉米疑惑地道:「酋長,你懂英語,那人在說什麼?」

大月提雅皺著眉頭說道:「那人讓夏投降,他威脅夏雷,如果不投降就殺了他的女人。」

「夏的女人?那不是我嗎?」茜拉米瞪著一雙大眼睛,火了,「那個傢伙真狡猾,他假裝抓住了我,用我來威脅夏!不行,我得去告訴夏,那不是我!」

茜拉米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卻沒等她去山坡上找夏雷,大月提雅便一巴掌抽在了她的後腦勺上,「笨蛋!你要怎麼才能變得聰明?那個人口中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你!」

「不是我?那是誰呢?」茜拉米一臉迷糊的神情。

山坡上有人擰開了一支熒光棒,綠瑩瑩的光線頓時驅散了那個地方的黑暗。一個中年男子挾持著一個女人出現在了光線最亮的地方。

山坡右側,夏雷停止了移動。雖然隔著好幾百米的距離,可他還是看清楚了那個女人的臉,她是梁思瑤。

也只有梁思瑤才可以稱作是他的女人,雖然只是過去式的。

梁思瑤的臉上沒有愧疚,沒有驚慌,只是平靜。

挾持她的人是伏擊101局車隊的特種戰隊的指揮官漢克斯上校,他用胳膊勒著梁思瑤的脖子,身體完全隱藏在梁思瑤的身後,沒有留給夏雷任何可以狙擊的部位。

替嫁謀愛 在兩人的右側,大約十五米的地方,一個披著偽裝的狙擊手已經就位。一旦夏雷現身,他會在第一時間狙擊夏雷。考慮到這次任務是活捉夏雷,這個狙擊手所使用的彈藥不會是普通彈藥,多半是麻醉性質的彈藥。

在兩人左側,十幾個特種兵也蠢蠢欲動,有的已經貼著地面往這邊爬行。

經過剛才的交手,夏雷也掌握到了一個情況。那就是這些人之中不僅有上次逃走的特種兵,還有CIA的特工。幾個CIA的特工有著更高的戰鬥素養,不是那些特種兵所能比的。

結束觀察,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用背叛我的女人來要挾我,而且還是他們自己的人,這傢伙的腦子沒毛病嗎?」

夏雷將狙擊步槍悄悄地探出了岩石的邊沿,瞄準了梁思瑤。對方在等著他現身,而他也在等待著一個狙殺指揮官的機會。

「夏雷!投降吧!」漢克斯大聲說道:「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一分鐘你還不投降,我就殺了你的女人!」

夏雷沒動,他安靜得像一塊石頭。

「你還有三十秒!」漢克斯催促道。

「沒用的。」梁思瑤小聲地道:「他不會出現的,我跟你說過,他發現了我的身份,他現在很恨我,怎麼會出來救我?」

「這可說不一定,愛情的魔力就連魔鬼都會害怕。」漢克斯冷笑道:「如果他真的愛你,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也不管你做過什麼傷害過他的事情,他都會原諒你,會為你挺身而出。」

「那我們就走著瞧吧,反正,我一點都不看好你的計劃。」梁思瑤平靜地道。

「夏雷,你的時間到了!」漢克斯忽然探出手臂,對著梁思瑤的大腿開了一槍。

砰!槍聲響起,梁思瑤的大腿上頓時冒出了一股鮮血。她的身子也微微側了一下。不過,漢克斯非常謹慎,她的身子側動的時候他也跟著調整了身體的位置,始終躲在梁思瑤的身後,不給夏雷任何狙擊的角度。

「出來!」漢克斯怒吼道:「不然我殺了她!」

夏雷冷笑了一聲,「媽的,這個指揮官是好萊塢出來的嗎?用沒有彈頭的子彈槍擊梁思瑤的大腿,流的血也是紅色的顏料,這是在欺負我眼睛不好嗎?」

他早已經不是當初的夏雷,經歷了這麼多次生死戰鬥,他殺的人也有好幾十個了,子彈擊中人體是什麼情況,血這麼噴涌,他都非常清楚,早就有了很豐富的經驗。所以,漢克斯對著梁思瑤大腿開的這一槍是真是假,他一眼就看了出來。

山坡下,茜拉米拿著一隻望遠鏡咯咯地笑個不停,「開槍了,終於開槍了,血噴得跟噴泉似的……再開一槍,幹掉她,幹掉她!」

茜拉米身後,大月提雅高高舉起巴掌,可最終還是沒有抽過去。

這活寶,她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長大?

PS:感謝書友15751833的打賞,感謝霜花兄弟的打賞!感謝所有投月票和打賞以及訂閱的朋友們,在這裡也祝兄弟們節日快樂! 砰!又是一聲槍響。

開槍的是漢克斯上校,他向梁思瑤的小腹射了一槍。梁思瑤的小腹也開始飆血,她的雙腿一軟,往地上倒去。

這一次,漢克斯沒能與梁思瑤的身體保持同步,他的左肩露了出來。

砰!夏雷扣動了扳機,一顆子彈穿過幾百米的距離,瞬間洞穿了漢克斯的左肩。那一瞬間,從他的左肩上飈射出來的血染紅了梁思瑤的肩膀和臉頰。他的身體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掀起,往後跌去。

這才是真正的中彈。

梁思瑤也趴在了地上,不敢冒頭。她的臉色一片蒼白,這個時候她也不確定夏雷會不會對她開槍了。然而,比起夏雷的恐怖的槍法,更讓她難受的卻是夏雷對她的態度,他似乎已經不在乎她了,不然的話他是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開槍的,因為哪怕是一厘米的偏差,被擊中的將是她,而不是漢克斯!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漢克斯沒死,但夏雷這一槍卻粉碎了他的膽量,而他在下了這個命令之後也昏死了過去。

山坡上槍聲大作,子彈雨點一般向夏雷所在的右側方向扎過去。夏雷一開槍,也就暴露了他的位置。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兵,都是久經沙場的人物,尤其是那些來自CIA的特工更是精銳之中的精銳。

梁思瑤拔出了腰上的手槍,怒吼道:「停止射擊!停止射擊!如果誰殺了他,我第一個幹掉他!」

槍聲短暫地停歇了一下。

夏雷往別處爬去,但他剛一動,一顆子彈就從上方飛了過來,擊中了他藏身的岩石邊沿。那個狙擊手已經鎖定了他,而且,那個狙擊手帶著夜視裝備,可以在夜晚的環境里通過他身體散發的熱量追蹤他。在熱息成像的夜視設備面前,就算是躲在岩石後面也無所遁形。

夏雷緊緊地貼著地面,用左眼穿過岩石的邊沿觀察那個狙擊手。那個狙擊手正用一台熱息成像夜視裝備觀察著他這邊,嘴裡還在說話。夏雷的左眼鎖定了他的嘴唇,解讀了那個就是的語言。

就在一秒鐘之後,夏雷猛地往山坡下滾去。

他剛一離開那塊岩石,一顆榴彈就在那塊岩石上爆炸了。

剛才,那個狙擊手在向一個CIA的特工傳遞他的坐標位置。也幸虧他解讀了那個狙擊手的語言,不然再遲一秒鐘,他就算不被那顆榴彈炸死,也會被炸傷炸殘!

轟隆!操作榴彈發射器的CIA特工發射了第二顆榴彈,它在夏雷身前幾米遠的地方爆炸。

岩石的碎片,泥土和沙粒從爆炸中心向四面八方飛射,夏雷的移動速度雖然已經快到了極致,但還是被不少岩石的碎片擊傷。被爆炸衝擊波掀起來的泥土和沙粒也弄得他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來抓他的畢竟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不是菜鳥。

砰!飛逃之中,夏雷忽然一個急停,回手便是一槍。

操作榴彈發射器的CIA特工剛剛準備扣動扳機,一顆子彈就從他的脖子上扎了進去,他的脖子瞬間就少了四分之一。他的身體往後仰倒,手指卻還執行了死前的大腦指令,扣動了扳機。

榴彈發射器顫動了一下,一顆榴彈筆直射上了天空。

「法克!」他身邊不遠處的狙擊手再也沉不住氣了,爬起來就開跑。

砰!夏雷的狙擊步槍顫動了一下,一顆子彈瞬間穿越幾百米的距離,精準地扎進了剛剛爬起來的狙擊手的後腦勺之中。

轟隆!那顆榴彈墜落了下來,在山坡上方炸開了。雖然沒有炸死人,卻也讓山坡上的陣地陷入了一片混亂。

趁著這一片混亂,夏雷快速往山坡下衝去。

對方雖然還剩下十來個人,可失去了那個最厲害的狙擊手和那個發射榴彈的CIA特工,再加上已經昏死的指揮官,他們能給夏雷帶來的威脅已經不是很大了。如果他們趕追來,夏雷有絕對的把握全部幹掉!

至於梁思瑤,夏雷的腦海中不斷閃過她被那個指揮官挾持的情景,那個指揮官對梁思瑤開了兩槍,雖然都是沒有彈頭的空彈,可她的身體卻先後兩次表現出中彈的反應,而且一次比一次強烈……

夏雷的心中一聲嘆息,「你這是在幫我嗎?故意下蹲,讓我有機會狙殺那個特種兵指揮官?你何必這樣做?我們已經結束了,你這樣做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山坡上的混亂結束了。黑夜籠罩著這片山坡,冷風吹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和硝煙的味道。梁思瑤拾起了那個狙擊手留下的熱息成像夜視儀,可她已經看不見夏雷的蹤影了。她的嘴角悄然浮出了一絲笑意,暗道了一聲,「保重!」

山坡下,夏雷毫不費力地找到了大月提雅和茜拉米的藏身處。

大月提雅和茜拉米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他,聽到響動,一起將手中的AK47對準了他的方向。

夏雷壓低了聲音,「是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