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說著拿出一粒定神丹交給他,教他如何運功化丹的方法。齊格弗里德接過後立即找塊平地盤腿坐在那裡,小心翼翼地把丹藥吞下,然後開始運功化去藥力。

「不凡,你這小徒弟不錯啊,這麼點年紀已經有了這麼高的修為。」

卓越正小心地觀察著正在行功的齊格弗里德,不知何時雅典娜已經來到身後。於是一昂頭,自豪地道:「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的弟子!」

「你就吹吧你!」

雅典娜笑著瞪了他一眼,又道:「那個狄克什麼來頭,我看他雖然是火龍之身,那龍身卻又不像是他本體?」

卓越一挑大拇指贊道:「姐姐你真是高明,竟然能看出這麼多。」

接著把狄克的來歷簡要地說了一遍,又把他融合阿瑞斯魔龍的事說了說。雅典娜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東西,不禁讚歎北方的法術強大。卓越一笑道:「現在知道我為什麼喜歡遊歷了吧,你們現在就是在固步自封,沒有交流哪有突破,我看你也該洗洗腦了。」

雅典娜那雙紫色的大眼睛調皮地眨了眨,呵呵笑道:「根本沒那個必要,我只要把你卓不凡腦子裡的東西摳出來就足夠了。比如你這煉丹之術,很簡單的一點東西就能起那麼大的作用。」

這話說得卓越好不為難,雅典娜的意思再明了不過,就是想學卓越的丹道之術。只是這東西若是傳給了她,以後奧林匹斯神界還不知會產生多大的變化。

雅典娜見他沉思不語,一笑道:「沒事,你若是覺得為難就當我沒說。」

「行倒是也行,不過你得答應我兩個條件。」卓越想了想道。

「你說。」

卓越沉聲道:「一,你不能用煉製的丹藥給你們奧林匹斯諸神食用,否則就太影響平衡了;二,你得把在阿特拉斯山給大哥那瓶易骨洗髓藥水的成分和製作方法告訴我,我找機會也煉製一些用。」

「呵呵!你這傢伙,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想那瓶葯,能憋到現在也不容易。」


雅典娜笑著點了點頭,把那瓶藥水所需的材料說了一遍,聽得卓越直吸溜嘴,心說這他奶奶的也太難了吧,我花一百年的時間也未必能配齊啊!想著把丹道之術傳給她,然後又演示了一遍。雅典娜聽完一皺眉道:「丹方呢?」

「你要的是煉丹之法,又沒要丹方,那個得另外計算。」卓越一臉正色道。

雅典娜氣得手抬幾抬想給他熟熟皮,只是一想到還要有求於他,只能鬱悶地指著卓越道:「你這傢伙太奸詐了,沒有丹方我要煉丹之法有什麼用。怪不得你這麼大方傳給我,原來在這上面扣我呢!說吧,還要什麼?」

卓越也不客氣,笑道:「地母她老人家不是你祖奶奶嗎,你能不能想辦法讓她幫我凝鍊一把土劍出來?」 雅典娜聽完疑惑地道:「什麼土劍,我怎麼沒聽明白?」

卓越這才想起她完全不懂五行的事,於是從異空間把那四把劍拿出來遞過去,沉聲道:「我們東方的道術分陰陽五行,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我要煉製一套五形劍,現在金木水火劍全有,就缺土劍了,所以想讓你的祖奶奶幫忙凝鍊一把。」

雅典娜拿起那四把劍看了看,見竟然都是聖器、次聖器級的武器,而且和就像他說的那樣,各自含有一種自然屬性,不禁暗暗心驚。笑道:「看來你這趟北行,不光討了個小老婆,還得了不少好東西啊!」

「一點小玩意,哪能入了你這大神的法眼,不過我倒真有些小禮物送給你。」卓越說著把從精靈國度得到的一些瓜果和幾包茶葉從異空間取出來送給她。

希臘沒有什麼茶葉,雅典娜一見很是高興,笑道:「嗯,那什麼土劍我回頭去黃金國度幫你問問。不過別抱太大希望,因為巨人之戰的事,老太太現在恨死了我們,見我不罵就不錯了,估計不會出手幫忙。」

「儘力就行,我也知道肯定不會那麼容易湊齊。」

卓越說完又把幾種常見的丹方告訴她,讓她先用試試手,然後再煉製其他丹藥。兩人又說了一陣,雅典娜道:「不凡,那個武瘋子三年為奴的期限已經滿了,你沒想過去看看他?」

「怎麼沒想,我正打算去呢!」卓越道,「對了,宙斯現在還想讓他建立那什麼勞什子的地上神國嗎?」

雅典娜點了點頭道:「那些你不用管,他不可能成功的,你只要幫赫拉克勒斯振作起來,走出目前的困境就成了。」

卓越答應一聲,接著又問起阿爾戈號眾英雄歷險的事情。雅典娜於是把赫拉和佩利阿斯結仇的事說了一遍,沉聲道:「本來赫拉是想讓你和那個武瘋子幫忙的,誰知還沒等我開口,你們一個遠遠的逃開,一個再次造了殺孽,她就只能自己出面幫伊阿宋網羅人才了。現在美狄亞因為殺兄的事已經讓神王大有意見,若不是看在赫拉的面子上,早就施手懲罰了。所以你最好別過問他們的事,估計佩利阿斯一死,他們夫婦倆就要倒霉。」

「嘿嘿,看樣這天後也是用人可前,不用人可后啊!」

兩人說了會話,卓越在整個洞府轉了一圈也沒發現蝶衣、艾爾和卓瑪三人,一問才知道艾爾現在向兩人傳授了醫術,正帶著他們去各地做實戰演習呢!

卓越聽得暗笑,心說這美女醫生還真是個聽得進去勸的主,這麼快就付諸行動了。蝶衣也是,還是冰蠶的時候兇巴巴的,恨不能把我給生吞了,誰知化蛹成蝶后完全變了個人似得,溫柔可愛不說,還這麼有愛心。

不久齊格弗里德行功完畢,果然如所料一般進入到化神後期。卓越於是也不再耽擱,眾人一起離開阿爾卑斯山,一起向東南方向的呂基亞飛去。

「不凡,這天都要黑了,你至於那麼急嗎?」路上忒提絲道。

「我和呂基亞的女王翁法勒有些過節,白天去見到她不大好。」

卓越趕緊編個瞎話,準備糊弄過去,誰知還是被人抓住把柄。斯露德一聽立即想到了男女之事上,酸酸地道:「什麼過節,我看肯定是你這傢伙喜新厭舊、始亂終棄,現在不敢去面對人家了!」

卓越心說這女人真是沒救了,什麼都往男女之事上猜。於是也不再理會她們,在前面和加速前進。

來到呂基亞已是深夜,幾人來到王宮上空,正想抓個宮女侍者問問赫拉克勒斯在哪兒,突見一個羊腿人身、長著一對羊角的傢伙鬼鬼祟祟的出現在視野里,正是在伊比利亞時認識的牧神潘。

卓越心說這傢伙難道也是看望赫拉克勒斯來了,只是他這鬼鬼祟祟的樣子實在不像好人,我還是先看看再說。於是把眾人安排在一間無人的偏殿里等候,自己則悄悄地跟了過去。

沒走多遠發現有人跟在後面,回頭一看果然又是卓焱和火龍狄克。卓越現在對他們都已經無奈了,這倆傢伙就像好奇寶寶一樣,什麼事都要參合一下,只得帶著他們小心跟在身後。

不久來到一個明顯是卧室的宮殿,潘神輕輕地把殿門打開,悄無聲息地走了進去。「我暈,這地方縱使不是翁法勒住的地方,也是女眷之所,這傢伙不會是想趁黑私會情人什麼的吧?」卓越想著繼續悄悄地跟進。

潘神找到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悄悄走進去,來到一張巨大的床前。夜裡房內很黑,而且床上還有一條長大的被子蓋在上面,就見潘也不掀被子,竟然偷偷把手伸進去亂摸起來。

卓越看得眼直瞪,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干出這麼猥瑣的事,這明顯不是私會情人該乾的事。正要過去制止,卻見潘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而後床上突然一聲暴喝,接著伸出一條毛茸茸的大長腿,一腳把潘給踹飛十來米遠,噗通一聲摔在門口。

潘被踹的一愣,而後大驚失色,從地上爬起來就向外跑。床上那人一躍而起,跳下床飛速地追了出去。

如果說剛才的卓越只是眼有些直,現在真正變得目瞪口呆了,因為那踹人追出來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這次要見的赫拉克勒斯。

是他也沒什麼稀奇的,真正稀奇的是這位天下聞名的大英雄裝束實在是太怪異了:既不是他那吊炸天的獅皮裝,也不是普通的便裝,而是一身女人所穿的衣物。他那強壯如牛的身體套著一副嬌小的女人衣服,真是要多彆扭有多彆扭,果然沒追幾步身上的衣服已經碎裂成一道道的布條。

卓越、卓焱和狄克三人堵住門口,潘一見瞬間變得焦急萬分,後來見是卓越剛想出聲讓他放自己過去,那邊赫拉克勒斯已經追到跟前,一個抱摔把潘摔在地上,老半天也沒爬起來。

「大…大大,你…你怎麼穿成這樣了。」卓越還沒說話,那邊小卓焱先開了口。

赫拉克勒斯雖然也看到有人堵住了潘的去路,正追趕中也沒注意到底是誰,這時一聽是卓焱的聲音,再一抬頭看到卓越,瞬間大叫聲,也顧不得找地上潘的麻煩了,轉身飛速向之前的那個卧室跑去。

卓越從地上把潘給扶起來,笑道:「色鬼,現在爽了吧?」

「哎吆,兄弟你輕點,我的腿好像被他給摔斷了。」潘這時也顧不上害臊了,在那疼得直抽冷氣。

卓越幫他檢查了一番,發現是被摔脫臼了,於是幫他把骨頭正過來,調侃道:「潘神,你在床上摸了半天,不會就摸到赫拉克勒斯的那條滿是毛的大長腿了吧?」

「哎吆!兄弟你就別笑話我了,我今天認栽,實在沒臉見人,就先走一步了。」潘滿臉通紅,不顧卓越的阻攔一瘸一拐地向外跑去,不久已經蹤跡全無。

這邊結束,還沒等卓越感嘆一番,那邊的房間里突然傳來翁法勒的聲音:「我不換,就是不換,你殺了我也不換。哼,你兄弟來了怎麼了,我就是讓那個無膽匪類看看,看看我翁法勒找了個什麼樣的男人。」

「別,我丟不起那人啊!」赫拉克勒斯趕緊小聲道。

卓越搖了搖頭,心說這翁法勒還在生自己當初不守諾言的氣呢,我還是不進去了。想著剛想離開,卻見一人頂著赫拉克勒斯的獅皮甲從房間里跑了出來,不是翁法勒又是誰。

她身形本就不太高,那獅皮甲穿在她身上就如同後世的拖地長裙一般,在地下還有老長一截。

卓越差點沒石化掉,心說怪不得潘往這房間里亂摸,原來這房間是翁法勒的卧室呢,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和赫拉克勒斯滾一個床上了。

看著她穿得那個樣子卓越暗笑不已,沒想到這對美女與野獸還有異裝癖,怪不得赫拉克勒斯穿了一身女人裝,原來這套裝束在她身上啊!

翁法勒見卓越一副轉身欲走的樣子,哈哈大笑道:「我的大英雄,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呢,不進屋坐坐嗎?」

「該死的女人,是你把我大大變成那個鬼樣子的嗎?」卓焱大叫道。

卓越見她雙眼圓睜,一副隨時都要撲過去的樣子,趕緊一把把她抱在懷中,輕聲溫言安撫一番。

「哈哈,這可不是我發明,是那傢伙自己樂意的呢,不信我帶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翁法勒說著伸手就要去拉卓焱。卓越剛想阻隔,那邊卓焱已經從他懷中掙脫,一躍跳到翁法勒跟前,恨恨地道:「讓我發現你說假話,看我不燒死你。」

「姐姐可從不說假話喔!」翁法勒說著扭頭高聲道:「來人,掌燈!」

這裡出了那麼大的響動,那些侍者早醒了,一聽女王發話趕緊提著燈籠奔過來。翁法勒帶著卓焱向剛才的卧室走去,卓越無奈,只得帶著狄克也跟進去。

進去一看卓越更是被雷得體無完膚,只見卧室的牆壁上到處都是兩人的畫卷,有赫拉克勒斯坐在那裡紡線的,有拿起繡花針做女紅的,還有躺在地上被翁法勒用鞭子蹂躪的,簡直是千奇百怪的無所不包。總結起來可以用兩句話概括:女人的活都是赫拉克勒斯干,而翁法勒穿著這身獅皮裝束坐在他旁邊,有些甚至還把雙腿架在赫拉克勒斯的脖子上。

「這…這大大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小卓焱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好半天才說出一句話。 「暈死,這傢伙長得五大三粗,沒想到還有受虐傾向!」卓越看到那些畫卷知道肯定假不了,若不是赫拉克勒斯同意,誰敢這麼畫他。

赫拉克勒斯見卓越三人進來,鑽到被窩裡蒙著頭,任由小卓焱如何叫以及掀被子都不願出來。


卓越知道這些**被人看到很是尷尬,忍住心中的笑意,沉聲道:「你們快點把衣服調換過來吧,我在外面等你。」說著把小卓焱抱起,帶著狄克向院子走去。

來到院子里,卓越讓卓焱去把忒提絲他們幾個領過來,狄克滿臉凝重之色,想了想沉聲道:「你這兄弟不簡單,我恐怕都不是對手。」

「你不是對手太正常了,我們這的死神都讓他揍得鼻青臉腫,根本還不了手。」卓越看了狄克一眼,不屑地道。

狄克一聽瞬間神色一變,海拉的實力他雖然不清楚,但怎麼說也是一流戰鬥力的神靈,能把和海拉同級別的死神干趴下,那實力有多強可想而知。

其實卓越這是故意誘導,因為北地死亡國度實力最強大的就是死神海拉,狄克本能地把希臘的死神達拿都斯和北地的死神海拉相提並論了。他哪裡知道這裡的死神不過是個二流的神祇,真正應該和海拉相提並論的應該是冥王哈迪斯,當然海拉的實力比哈迪斯還差不少。

不久忒提絲等人從前面趕了過來,斯露德和齊格弗里德估計是從卓焱口中聽說了赫拉克勒斯的事,都是一臉驚奇地等待著。

不久養心殿的大門再次打開,赫拉克勒斯和翁法勒並肩緩步而出,赫拉克勒斯雖然沒穿那身獅皮甲,卻也換了一身正常人的衣物,只是臉色卻是紅一陣白一陣。的確,這些東西讓朋友看到太丟人了。

卓越一看提起來的心這才徹底放下,趕緊給眾人相互介紹一番。眾人見過禮后,翁法勒帶著大家去會客廳說會話,然後邊喝邊聊。

為了打消赫拉克勒斯的尷尬,卓越把北上之行說的是精彩無比、險惡萬分,特別是和黑龍王尼德霍格的戰鬥,經他繪聲繪色地一說,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赫拉克勒斯是連吼帶拍桌子,說兄弟你那時怎麼不等我呀,等我咱們兄弟說不定就把那頭黑龍給宰了。

眾人又扯了一陣閑蛋,卓越他們幾個女人在小聲地敘話,低聲道:「大哥,這三年都是這這裡嗎,還好吧?」

「好什麼啊好!真好我何必搞這一出。」

赫拉克勒斯鬱悶地直撓頭:「我剛來的時候吧,還能幫忙抓抓小偷、趕趕強盜什麼的,後來這娘們一知道我的身份之後就開始大肆宣揚。好么,你再看整個呂基亞別說強盜、小偷,連個鬼影子都找不著了。人一無聊吧就想找些刺激,但男人也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發泄到女人肚皮上不是,再說她也承受不了啊!所有就有了你看到的那些鬼東西了。」

卓越聽完暗暗好笑,一挑大拇指贊道:「大哥,這個辦法還真不錯,你之前的那些不愉快的經歷,現在再不怕別人提起了吧?」

「得,你就別臊哥哥了,那些事哪能拿出來說。」赫拉克勒斯說起來又有些臉紅。

卓越知道再說就尷尬了,想了想道:「這裡有你平時練功的地方吧,走我送你一樣好東西。」

「什麼東西啊,還搞得這麼神秘。」

赫拉克勒斯嘟囔著在前面帶路,卓越和狄克、齊格弗里德跟在身後,來到後院的一個演武場。卓越從異空間把那把紫色大弓希爾文拿出來遞給赫拉克勒斯,笑道:「看看這把弓如何,能不能拉開。」

「且,天底下還沒有我拉不開的弓。」

赫拉克勒斯說著抬手就拉,哪知使了半天勁那弓也只是微微一晃,連半邊都沒拉開,搞得他好不尷尬。

「哈哈!大哥,你還是把你那開山造海的力氣使出來吧,否則下次再拉不開就丟人了。」卓越笑道。

「我還就不信這個邪了,看我的!」


赫拉克勒斯說著活動活動筋骨,大喝一聲,雙臂使出久違的第六重力量,只聽嘎吱吱一陣弓弦響動,那弓終於被他拉成一個滿月,而且在正中心很快形成一支明亮的白色光箭。

赫拉克勒斯猛然鬆開弓弦,那光箭飛速向天空飛去,伴隨著的還有一個凄厲的尖嘯聲。忒提絲她們幾人這時也被嘯聲驚起,很快都趕了過來。

赫拉克勒斯雖然也知道是把好弓,只是沒想到威力竟然這麼大,奇道:「不凡,這到底是把什麼弓,威力也這恐怖了。」

卓越得意地道:「哈哈!大哥,光明神阿波羅的光明戰弓是什麼等級的武器你知道嗎?」

「那個,我聽老師講過一次,好像是什麼次神級的武器。」赫拉克勒斯想了想道。

「那比光明戰弓再高一級的武器呢?」卓越笑道。

「你…你說這東西是神器?」赫拉克勒斯大驚,拿起紫色大弓是摸了又摸、看了又看,再也捨不得放下。

「沒錯,這是我們北地的四神器之一的妖弓希爾文。」趕過來的斯露德疑惑地看了卓越一眼,沉聲道:「只是這弓據說已經失蹤千年以上,不知怎麼會到了不凡手裡。」

卓越一聽得意地道:「正所謂好人有好報,這是我幫矮人逃難的時候辛吉斯送給我的,他們在哪兒挖到的我就不清楚了。」

「這個,好像不對吧,神器的威力應該不止這麼大才對啊?」火龍狄克看了看那張弓,又看了看卓越疑惑地道。

卓越點了點頭,沉聲道:「沒錯,蘇爾特爾說這弓丟失了器靈,現在威力連原來的一般都沒有,實戰起來恐怕還是趕不上阿波羅的光明戰弓。」

「趕不上也是好東西。不凡,你剛才是說送給我是吧,可不許反悔!」赫拉克勒斯抱著大弓,一臉幸福的神色,雙手在弓背上婆娑不已,看得翁法勒好不妒忌,這傢伙對自己都沒這麼溫柔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