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噸黃金,不管是在任何人的眼中,都是一筆無可估量的財富。

「老大,十噸黃金有多少啊?」

「就是,就是老大,你比較有見識,跟兄弟們說一下,十噸黃金到底有多少啊?」

幾名小弟,都是一臉激動的看著法蘭克問道。

「哼,有多少?老子告訴你們,只要能夠搞到十噸黃金,你們下半輩子什麼都不用做,整天躺著讓那些模特伺候你們就好了。」

法蘭克傲慢的冷哼一聲,也急忙上前透過窗戶看向了乾淨的房間,整個房間並不大,幾乎一眼都能夠看到全部。

「老大,這裡面什麼都沒有啊?走吧!乾淨去下一個地方。」有小弟不滿的抱怨道。

「呵呵,好,好,去下一個地方!」

法蘭克一臉激動的笑道,隨後霍然轉身離開。

楚紅見狀眉頭微微一皺,她剛剛可一直就在窗戶前面,雖然法蘭克無法看到她的存在,可她卻一直緊緊的盯著法蘭克看著在,對方那種幾乎抑制不住的笑容實在太明顯了。

「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楚紅皺著眉頭嘀咕了一句,隨後緩緩轉身看了過去,當看到地上的哪滴鮮血時,楚紅頓時眼睛一瞪,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直接身形一晃就朝著法蘭克等人沖了過去。

「瑪德,快跑,那林逸就藏在這裡!」

法蘭克只是一名煉骨境的武者,他根本無法看到楚紅的存在,可楚紅在衝出窗戶的剎那,他還是感受到了那股無比凌厲的殺機。

「什麼?林逸在這裡?」

有小弟瞪著眼睛發出了一聲驚呼,隨後他的瞳孔驟然一瞪,整個人直接倒地身亡。

其他的幾名小弟一看,一個個頓時瞪著眼睛,發出一聲驚叫就開始狂奔。

楚紅宛如妖風一般,在人群中不斷的飛出,一名名西方強者紛紛倒地身亡。 「咻……砰!」

突然,一道禮花驟然從法蘭克的手中直衝天際,驟然在天空上炸開。

林逸的可怕實力,整個F國的強者都非常清楚,那可是能夠斬殺兩大天使,跟拜倫的恐怖存在了。

為了保證消息能夠及時的傳達出去,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帶了這種信號彈,就是為了保證,在發現林逸的時候,能夠把消息傳達出去。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普通人一旦發現林逸,怕是根本就沒有辦法拿下林逸,哪怕現在林逸靜受傷。

「在那邊,快,快在那邊!」

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而後,牽一髮兒動全身。

整個天地間,幾乎到處都是強大的氣息在蕩漾,一名名強者,紛紛發足狂奔,生怕自己的動作慢上分毫。

楚紅一看眼睛猛的一瞪,惡狠狠的看了法蘭克一眼,之後便急忙轉身朝著密室內衝去,必須要把林逸帶走,否則,一旦被眾人圍攻,到時候神仙難救。

法蘭克等人實力低下無法發現他的存在,可一旦有強大的存在,想要發現她的存在也絕對不是什麼難事兒,現在的楚紅,根本沒有辦法力挽狂瀾,救林逸與萬軍之中。

只可惜,她還是小看了這些人想要抓住林逸的決心。

不過片刻的功夫,整個農場就沾滿了黑壓壓的人群。

一名名強者的氣息更是強悍的離譜,足足有幾百人剎那間就把小房間包圍起來,等楚紅抱著林逸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天無門,入地無路了。

「怨靈?呵呵,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幫助這個殺人犯?馬上把他放下,我們可以繞你不死!」

一名穿著血紅色長袍的光頭男子,上前一步,看著楚紅陰測測的獰笑道。

「不錯,區區怨靈,也敢在這裡放肆?放下林逸,你可以走,否則,今天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其他的強者,也紛紛上前,盯著楚紅冷冷的呵斥道。

不過在那些弱小的武者眼中,此時,林逸是憑空飄浮,說不出的詭異。

陰氣閃動,楚紅赫然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那冷漠的鳳眸充滿了濃濃的殺機,盯著眼前幾百名強者冷冷的呵斥道:「林逸乃是我楚紅的主人,你們想要他的性命可以,先打贏我再說!」

「哈哈,大言不慚,就讓老子看看你這個小娘們兒,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好了!」

穿著紅衣的光頭大漢,冷哼一聲,大腳猛的往前一步跨出,轟!整片大地猛的一顫,對方便朝著楚紅飛了過去。

楚紅見狀,冷哼一聲,隨手一揮,直接把林逸扔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陰氣化成兩條繩索,緊緊的纏繞在林逸的身形,蓮步款款,急速朝著那名光頭大漢沖了過去。

「呼!」

掌風飄蕩。

那光頭大漢的手掌,在即將跟楚紅碰撞到一起的時候,竟然驟然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楚紅一看,頓時面色一變,整個人急忙後退。

怨靈之體,最為害怕陽剛之物,這火焰對她們的剋制也同樣也很大,楚紅根本不敢硬砰烈火。

可楚紅剛一退,背後卻驟然傳來一陣可怕的勁風。

楚紅面色大變,此時,已經瀕死的林逸正在她的背後,如果被對方這可怕的一擊擊中的話,林逸死定了。

沒有任何的遲疑,楚紅杏乾的柳腰猛的一扭,整個人就就像是一個不倒翁一般,帶著林逸直接避開了對方可怕的一擊。

那名西方強者一看,楚紅竟然避開了他的攻擊,頓時面色大變,閃爍著可怕雷光的手中,驟然落下朝著楚紅的小腹上打了故去。

「砰!呲呲!」

總裁的祕密愛人 一股股白煙驟然冒起,楚紅整個人在瞬間就像是跌入了硫酸池裡一樣,發出了凄厲痛苦的慘叫,帶著林逸在地上一滾,一臉痛苦的靠在了小木屋的牆壁上。

「呵呵,小丫頭片子,反應倒是挺快的。」

那名偷襲楚紅的雷系高手,盯著楚紅傲慢的冷笑道。

「奧古,你想要做什麼?」

紅衣光頭大漢,盯著雷系強者奧古斯丁,不滿的質問道。

「呵呵,做什麼?十噸黃金,一個人想要獨吞肯定是不行了的,當然是大家一起聯手殺了林逸,共同分享這一筆驚人的財富啊!「

奧古盯著光頭大漢,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淡淡的笑道。

「不錯,魯兵,這裡有這麼多強者,你難道還想要獨吞不成?」

「可不是,想的挺美啊!我們可都搜索了一天一夜,誰沒有一點功勞?」

一道道不滿的聲討驟然響起。

十噸黃金,便是親生兄弟都可能反目成仇,更不用說大家只是臨時組建的隊伍了,自然更加的不堪了。

魯兵瞳孔微微一縮,厭惡的看了奧古一眼之後,才淡淡的說道:「好,等會兒拜神教的人來了,讓他們拿錢,不過,這個女人我拿下,你們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吧?」

「女人?呵呵,你隨便!」

「就是,等會兒老子分到黃金,想要什麼女人沒有呢?」

一名名強者紛紛傲慢的冷哼道,那神情,彷彿十噸黃金已經到手一般激動。

「小妞,放下林逸吧!他今天是不可能活著離開了,成為我魯兵的奴僕,我可以讓你活下去,否則,今天你將會再死一次!」

魯兵一臉陰鷙的朝著楚紅走去,獰笑道。

「呸哦!一群偷雞摸狗的東西,我家主人如果不是受傷,就;憑你們這些垃圾,他一個人便可以全部誅殺!」楚紅對著魯兵傲慢的吐了一口吐沫,鄙夷的嘲諷道。

「呵呵,看來不打你是不聽話了啊!」魯兵獰笑,那猙獰的三角眼裡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大手就朝著楚紅那絕美的臉頰上打抽了過去。

「欺負一個人女人簡直該死!」

一道宛如雷霆一般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白光閃過,楚紅的旁邊多了一名身材偉岸的壯漢。

「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啊!」

魯兵看著自己被砍掉的手臂,顫抖著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 「你,你是華夏軍神許傲天?」

有人看著許傲天,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丫頭,照顧好他!」

許傲天說完,便把一個包裹扔給了楚紅。

「多謝許將軍!」

楚紅沒有任何遲疑,打開包裹就把裡面一些珍貴的藥材,往林逸的嘴巴里賽,現在說什麼都非常的蒼白無力,唯一的機會便是讓林逸儘快蘇醒,恢復實力。

只要林逸蘇醒過來,眼前的危機自然是可以解除,否則,便是有許傲天在這裡,今天他們也未必能夠活下去。

「嗖!」

一條繩索宛如出洞的毒蛇,急速朝著楚紅面前的包裹沖了過去。

「哈哈,雞鳴狗盜之輩!」

一聲爽朗的大笑響起,隨後,長劍如蛟龍,在虛空中連連閃現,那一根無比堅韌的繩索直接段成了無數碎片。

青雲道人悠然出現在了許傲天的旁邊,一刀一劍,殺機滔天。

「許傲天,你本是華夏人,為何要在這裡壞我等好事兒?」

「不錯,這林逸敢殺我拜神教僅存的兩大天使跟老大拜倫,他今天死定了!」

「對,他今天死定了,誰也救不了他!」

一聲聲驚呼,宛如海浪一般,響徹天地間。

許傲天冷漠,充滿殺機的眸子,緩緩掃過眼前的眾人,隨後傲然的冷笑道:「你們想要殺他,我沒有任何意見,不過一切都是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你們拜神教跟西方這麼多的強者圍攻我華夏兒郎,我難道不應該出頭嗎?」

「這麼說你許傲天是一定要擋我們了?」

眾人齊刷刷的往前走了一步,那恐怖的殺機,就如同海浪一般,兇猛的朝著許傲天跟青雲道人沖了過去,吹的兩人的衣衫獵獵作響。

許傲天沒有廢話,解開了自己的上衣當做繩索,直接把自己的手臂跟手中的大刀緊緊的纏繞在了一起。

「哈哈,道人我修行養心一百年,沒想到今天卻要動了殺戒。」

青雲道人淡淡一笑,腳踩七星,手持天狼,宛如降妖伏魔的天尊一般,站在了許傲天的旁邊。

「其實,你可以不用過來的。」

許傲天遲疑了一下,還是小聲說道。

「哈哈,你是我師弟,我不幫你,誰幫你?殺吧!」

青雲道人哈哈一笑,便率先朝著人群中沖了過去。

這一戰,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了,再墨跡下去,只會對於林逸更加不利,唯一的生路便是現在,利用兩人的超強實力,給林逸殺出一條血路來。

「你若是死了,我殺的他們顫慄!」

西游之問道諸天 許傲天咬著槽牙,小聲嘀咕了一句,隨後大刀一揮,一道足足有二十多米長的凌厲刀氣,帶著無匹的殺機直接朝著前方斬了下去。

這一刀一出,之前還囂張跋扈的眾人全部都是一臉惶恐之色。

恐怖!

實在太過恐怖!

這一刀,彷彿把他們所有人都鎖定了一般,而且,那狂妄霸道的氣息,更是給人一種無可匹敵之感。

不少境界低微的武者,更是在第一時間扭頭就逃,這可怕的一刀他們擋不住。

可卻有更多的強者選擇了硬拼,他們可都是西方赫赫有名的強者,如果此時慫了,事後哪裡還有臉面在歐洲混呢?

霎時間

光芒璀璨

天昏地暗

各種五花八門的攻擊,宛如暴雨一般朝著許傲天打了過去。

「七星劍,劍走偏鋒!」

青雲道人爆喝一聲,身形一晃,出現在了許傲天的面前,手中長劍舞動,宛如一個銀白色的光環一般,直接擋在了許傲天面前,接下了眾人的攻擊。

「殺!」

許傲天見狀沒有任何遲疑,翻手又是一刀。

「不好!」

西方強者惶恐,尖叫,逃竄。

可許傲天是何等恐怖的強者,在林逸沒有出現的時候,完全憑藉一己之力,殺的整個西方不敢進入華夏,他這一刀,幾乎是瞄準了所有人的弱點而去。

「噗噗!!」

可怕的刀氣,就像是收割機一般,瞬間收割走了十幾條人命。

眾生惶恐,紛紛爆退,瞬間就跟許傲天,青雲道人拉開了距離。

「唰!」

刀光閃現。

地面上出現了一道二十三米長的刀痕,深約半米,殺氣騰騰。

「過此線者,殺無赦!」

許傲天暴喝道。

西方強者面面相覷,彼此的臉上都是濃濃的殺機。

由於時間太過短暫,現在過來的幾乎都是整個巴黎的強者,以及巴黎附近的強者,並沒有如拜倫,如卡麥爾,沙利葉這樣逆天的強者,此時被許傲天一刀殺了十幾個人之後,這些人還真不敢隨意上前。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