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厘米長的尖刺從樹根開始,密密麻麻的長滿了樹身,一顆顆黑色的果實的四周同樣長滿了長刺。

金清石右手拉著奪魂絲,左手小心翼翼的將一顆黑果從樹上摘了下來,然後收進了空間里。

「叔叔!我要多多的!」小女孩在樹上興奮的大叫著。

「沒問題!」金清石一邊摘著一邊微笑著道。

「咻!咻!………」盤旋在天空中的巨鷹看到金清石來到了樹上,立即向他沖了過來!

「靠!」金清石連忙一抖奪魂絲,將三角倒鉤掛從樹枝上抖下來后,立即向下落下。

「嘩啦……..」老鷹巨大的翅膀掀起一陣陣的狂風,樹冠開始劇烈的抖動著。

「噼里啪啦」一個個黑色的果實從大樹上掉了下來。

「早知道這樣,我還廢什麼事啊!」金清石看著不斷從樹下掉下的黑色果實鬱悶的道。

「主人!你說這刺會不會有毒啊?要不然老鷹為什麼不敢衝下來呢?」金風皺著眉頭道。

「嗯!你去砍下幾根刺,然後找個動物試驗一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金風舉起彎刀向著樹根上的長刺砍了過去。

「當」的一聲!幾根長長的尖刺被砍了下來。

「主人!這刺還挺結實啊!根鐵沒什麼兩樣!」金風好奇的道。

「叔叔!你為什麼要砍它啊?」小女孩一邊吃著黑色果實一邊好奇的道。

「叔叔想知道那些老鷹是不是因為個刺的原因才不敢下來!」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個我知道啊!因為這刺扎在身體上會很疼的!」小女孩馬上回答道。

「哦?扎到哪裡的?」金清石連忙問道。

「扎到我手了!」小女孩撅著小嘴伸出小手道。

金清石看著左手上全是被扎出來的密密麻麻小眼,他心疼的問道:「還疼嗎?」

「現在不疼了!」小女孩乖巧的搖了搖頭道。

「可憐的小丫頭!以後餓了就跟叔叔說!叔叔給你買好吃的!」金清石一邊用真氣撫摸著小女孩的小手,一邊微笑著道。

「嗯!我喜歡跟叔叔在一起!」小女孩馬上抱住金清石的腿認真的道。

「那以後你就跟叔叔一個姓,就叫金靈靈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金靈靈!我喜歡這個名字!」小女孩馬上高興的點了點頭道。

「主人!你快償償這水果!還真的很好吃哦!」金雨拿著一個黑色果實跑到金清石身邊開心的道。

「呵!呵!呵!你就是吃再多也是浪費!」金清石笑著著道。

「我就是過過嘴癮啦!」金雨尷尬的道。

「哦?這果實里怎麼有靈氣?」黑色的果實的一入身體里,頓時化成了一股靈氣,金清石激動的道。

「主人!那我們趕緊多摘一點啊!」金雨馬上大叫著道。

「所有影冥衛立即上樹去摘果實!一個也不能放過!」金清石興奮的大吼著道。

「是!主人!」一道一道身影立即飛身而起,向著大樹沖了上去。

「叔叔!這些叔叔不怕疼嗎?」小女孩看著一個個影冥衛在大樹上快速的摘著黑色的果實,她好奇的問道。

「為了靈靈,叔叔們再疼也要忍著啊!」金清石拉著金靈靈的小手微笑著道。

「那我不吃了!快讓叔叔們下來吧!」金靈靈焦急的道。

「叔叔們不摘完是不會下來的!我們倆現在的任務就是撿水果!」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將掉在地下的水果收進了空間里。

「幽冥果?這個小傢伙怎麼找到這個東西?難道這裡的主人是冥界的人?」黑果剛剛收進空間,丹晨星君的聲音馬上響了起來。

一個小時后,幾十棵大樹上已經再也看不到一個幽冥果,金清石一邊吃著幽冥果一邊皺著眉頭道:「這說這刺的毒性並不強?可是那些巨鷹怎麼會害怕呢?」

「主人!剛才我在林子裡面抓蛇的時侯,發現了一塊石碑,可是我不認識上面的字!巨鷹不敢下來,會不是石碑的原因呢?」金風想了想道。

「快帶我過去看看!」金清石馬上站起來道。

金清石跟著金風一直走到這片林子的最中間,一高兩米,寬一米石碑豎立在了草叢裡,黑色的石碑上刻著四個奇怪的大字。

「這是什麼字啊?」金清石皺著眉頭看好了好久,也沒有認出這四個字是什麼文字。

「主人!要不我將石碑拔出來怎麼樣?」金風小聲的道。

「如果這裡是這個秘境主人的墓地,那我們這麼做恐怕不太好吧?」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這個時候,趴在金清石懷裡的金靈靈突然開口道:「叔叔!這個石碑告訴我,這裡就是我的家!」

「什麼?你的家?」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嗯!只要將我的血滴在這四個字上,我就可以進去了!」金靈靈認真的道。

「金風!你馬上通知大家過來!」金清石立即命令道。

「是!」

沒過一會,一個個抱著一堆幽冥果的影冥衛跑了過來。

金清石將所有影冥衛全部收到空間里后,抱著靈靈來到了石碑前,金靈靈用小牙將自已右手的食指咬破后,將第一滴鮮血滴在了石碑第一個字上。

鮮血瞬即消失在了石碑裡面,金清石左手緊緊抱著靈靈,右手緊握黑龍寶刀,緊緊盯著石碑。

當靈靈帶著鮮血的小手滴在最後一字的上面后,突然四團濃濃的黑霧,從四個大字里噴了出來,緊接著石碑開始慢慢的沉了下去。

金清石看到黑霧立即抱著靈靈向後快速的倒退著。

黑霧一點點的散盡后,一個一米長,五十厘米寬的洞口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叔叔!我們快進去!」靈靈急著道。

金清石抱著靈靈小心翼翼的走到洞口邊上,看著黑乎乎的洞口,向著靈靈小聲的問道:「靈靈!這裡真的是你的家嗎?」

「嗯!我感覺有一個聲音在召喚我!」靈靈用力點了點頭道。 「是你父母在召喚你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我也不知道啊!叔叔!我們快下去吧!」靈靈急著道。

「好吧!你進去千萬別亂跑!一切聽叔叔的安排!」金清石嚴肅的道。

「嗯!」靈靈馬上點了點頭。

金清石將靈靈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後向著黑呼呼的洞口跳了下去。

三分鐘后,金清石和靈靈「撲通」一聲,掉進了水裡!

金清石抱著靈靈拔開一根根如成人大腿粗的東西浮出了水面。

「這是什麼地方?怎麼種了這麼多的荷花啊?」金清石看到一朵朵含苞待放,如臉盆大小的並蒂蓮,漂浮在一眼望不到邊的湖面上,他馬上好奇的道。

「叔叔!這些東西能吃嗎?」靈靈好奇的道。

「你不會又餓了吧?」金清石笑著道。

「嗯!」靈靈馬上點了點頭道。

「給你!」金清石馬上用黑龍寶刀切下一節蓮藕,放在了靈靈的懷裡。

「咔嚓!」靈靈咬下一塊蓮藕后,馬上高興的大叫著道:「叔叔!這個比那個黑果還要好吃!」

「呵!呵!呵!那你就多吃一點!」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游到了岸上。

「我靠!這些不都是水靈石嗎?出來!」金清石剛剛爬到岸上突然眼前一亮,一顆顆閃著黑光的石頭鑲嵌在地面上,他馬上大叫起來。

一百七十個舉著彎刀的影冥衛立即出現在了金清石的四周。

「金風!快看看這些是不是水靈石?」金清石指地下閃著黑光的石頭道。

「主人!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有這麼多的水靈石啊?看亮度應該是中品靈石啊!」金風爬在地下激動的道。

「哈!哈!哈!這裡就是靈靈的家!大家還愣著幹什麼?趕緊給我挖啊!」金清石開心的大叫著道。

「主人!我們最好先看看再說!萬一有機關就麻煩了!」金風連忙說道。

「對對對!反正這靈石也跑不了!我們先忙完靈靈的事情再說!」金清石一拍自已的腦門連忙說道。

「叔叔!我們向那個方向走!」這個時侯靈靈指著遠處的一個石橋道。

「好嘞!我們走!」金清石抱著靈靈立即向著石橋沖了過去。

兩米寬的石橋,從岸上一直建了湖心中央,然後又一直向著遠處延伸著。

一條條一米長的大魚,不時從蓮花的葉子之間跳出水面。

「主人!這裡應該是用一條中品靈脈建成的!這裡靈氣非常濃郁,如果在這裡修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先天後期了!」金風看著鋪在石橋上的一塊塊水靈石激動的道。

「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找到靈靈的父母!等把靈靈安排好了,我就在這裡突破!」金清石微笑著道。

「叔叔!那萬一找不到我的父母呢?」靈靈小聲的問道。

「那你就跟叔叔回家!叔叔家還有不少小弟弟小妹妹!你可以跟他們一起玩!」金清石微笑著道。

「不要!我就跟著叔叔玩!」靈靈立即搖了搖頭道。

「你這麼小怎麼跟叔叔玩啊?再過十年還差不多!」金清石笑著道。

「哼!我很快就會長大的!」靈靈不服氣的道。

「呵!呵!呵!那我們小靈靈就快點長大吧!這樣就不用總是讓叔叔抱了!」金清石笑著道。

「大了也要叔叔抱!」靈靈撅著小嘴道。

大家一邊逗著靈靈一邊沿著湖上的石橋向前走著。

「叔叔!我要去哪裡!」當走出大約二公里左右,靈靈突然指著前方漂浮在水上的一個小木屋道。

「好!我們過去!」金清石說完立即向著小木屋衝過去。

這個小木屋就是龍氏四傑所進去過的那個小木屋,這個時候兩扇木門敞開著,可是房間裡面卻沒有進入一滴水,酒壺和丈二和那個斟滿黑色酒的酒杯依然原方不動擺放在兩米見方的桌子上。

「請問有人在嗎?」金清石站在門口連續喊道。

「叔叔!別喊了!我們直接進去就好了!吸引我的東西就在這裡面!」靈靈急著道。

「好吧!」金清石抱著靈靈走進了大門裡,看到房間里除了那張桌子和酒壺、酒杯還有一道緊閉的木門,其他的什麼也沒有,金清石指著酒壺微笑著道:「靈靈!這就是召喚你的東西嗎?」

「不是!應該在那個門裡面!」靈靈用小手指著那人木門道。

「主人!這酒杯里還有酒,看來這裡應該有人啊!」金風小聲的道。

「有人最好!說不定就是靈靈的父母呢!」金清石說完走到木門前大聲的喊道:「請問有人嗎?我們找到了一個小女孩!是她帶著我們找到這裡的!」

五分鐘后,金風雙手按到門上苦笑著道:「主人!這那是門啊!簡直就是一座山啊!」

「你跟我在演戲吧?就是一面牆你也能推倒吧?」金清石一邊笑著,一邊將右手按在木門上。

「咦?這是門嗎?」金清石連續推了幾次后,木門竟然紋絲不動。

「叔叔!我來幫你!」靈靈說完伸出兩隻小手向著木門推了過去。

「嘎吱!」當靈靈的兩隻小手剛剛貼在木門上,那扇木門竟然自動打開了。

「哦?這怎麼好像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金清石看著房間里擺放著一個梳妝台、金光閃閃的鏡子和牆上掛著的一些小裝飾品,好奇的道。

靈靈從金清石的懷裡跳到地上,直接走到大床邊上,然後從枕頭底下掏出一枚帶著九個精美骷髏頭的戒指來。

「靈靈!這是召喚你的東西嗎?」跟在靈靈身後的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嗯!」靈靈一邊說著一邊將骷髏頭戒指帶在了自已左手的中指上。

「啊!」就在靈靈帶上戒指的一瞬間,突然從九個骷髏頭的嘴裡射出九道亮光,九道亮光將靈靈瞬間包裹住,而跟在靈靈的身後的金清石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力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他的慘叫一聲,立即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金清石的後背重重的撞在了木牆上!

「哇!……」一口口鮮血立即從金清石的嘴裡噴了出來。

「快保護主人!」正在房間里翻著東西的金風立即大吼著道。 十幾個影冥衛立即擋在了金清石的身前,金風、金雨、金雷、金電四個人連忙將金清石抬到了木屋的外面。

「主人!主人!」四個向著臉色慘白,緊閉雙眼的金清石大叫著道。

此時金清石在受到劇烈的撞擊之後,經脈受到了重創,五臟六腑也出現在了一道道傷口,真氣也開始一點一點的流失著,人已經陷入到昏迷之中。

「是靈靈害了主人!我們一定要殺了她!」金雨怒吼著道。

「殺了她!殺了她!」金雷、金電也大吼著道。

「現在最要緊是怎麼救活主人!如果主人有什麼三長兩短,大家都得死!」金風急著道。

「主人的葯都在那個空間里,我們拿不到啊!」金雨焦急著道。

「金雨!你帶人去挖靈石!金雷!你帶人去湖裡找蓮子和蓮藕,金電!你帶人給我看住靈靈,如果她向我們攻擊,立即將她斬殺!」金風大聲的說道。

「好!」三個人立即點了點頭道。

在卧室里,耀眼的白光將靈靈緊緊的包裹著,靈靈禁閉著雙眼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十分鐘后,白光突然化成九個光點從靈靈的百會穴鑽了進去。

靈靈慢慢的睜開眼睛,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彎刀,皺著眉頭道:「你們想要幹什麼?」

「靈靈!主人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要傷害主人?」金電冷冷的道。

「什麼?他受傷了?是誰傷的他?」靈靈聽到金清石受傷了,頓時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別裝了!就是你傷了主人!主人現在昏迷不醒!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金電冷冷的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