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后,吃完了一份佛拉克西納斯標準套餐的十香摸著自己的肚子「我吃飽了,這個飯量應該算是多少啊?」

「正常成年男性一餐的飯量嗎?那今天白天她吃的那麼多食物又是怎麼回事?」百思不得其解的村雨令音詢問十香「既然十香你吃這麼多東西就能吃飽,為什麼白天的時候吃了那麼多的東西。」

「我要和小傑對話!」十香沒有理會村雨令音的問題,雙目緊緊的盯著她手中的手機。

村雨令音通知了一聲宋傑十香的真實飯量后把手機遞給她「你拿著吧,等會兒別忘還給我,等所有的檢查都結束后就可以去找小傑了。」

拿到手機的十香又開始向宋傑抱怨「小傑,你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結束檢查嗎?呆在這裡真的超無聊的的。」又想到約會時的開心時光的十香詢問宋傑「對了,小傑,你以後還能和我一起約會嗎?」

「當然沒問題,只要你想我隨時都可以陪你約會。」宋傑在回答十香問題的同時在自己的手機中輸入了『只要多準備一人份的食材就夠了,十香說她能吃飽。』

又和十香聊了幾句的宋傑掛斷電話「看來我們不用擔心會被十香吃窮的問題了。」

「她真的能吃飽嗎?」這一次對十香的食量抱有懷疑的變成了士織,揮舞著手中厚厚一疊收據「要不我還是再多買一些吧。」

琴里則想起了通過各種方式看到的十香把食物吃進肚子中的食物「那十香今天吃的那麼多食物又到哪裡去了?明明都被她吃進肚子里了呀?」

宋傑無奈聳肩「我怎麼知道,我又看不見她到底把那些吃進嘴裡的食物弄到哪去了。」

「明后兩天就是休息日了,士織你要是有安排就告訴我一聲,我陪你一起去。」吃完晚飯的宋傑把碗筷送到廚房后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繼續學習魔法。

「姐姐,如果你有事情就不要找我了,佛拉克西納斯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同樣吃完晚飯的琴里照搬宋傑的行動后也飛快的跑到了樓上。

無奈搖頭的士織只得開始收拾起餐桌… 坐在自己座位的宋傑開始思考起如何讓四糸乃對自己產生好感,至少也要讓她不再害怕自己,一直想不到好辦法的宋傑之能吐槽自己『早知道就重溫約戰了,現在搞得就只能記住幾個精靈的名字。其他的劇情什麼幾乎被忘了個一乾二淨。』

「我說,五河你這傢伙到底在幹嘛啊?不會是在想如何攻略新來的轉校生才愣神的吧?」坐在宋傑身後殿町宏人看著宋傑像是陷入了沉思的樣子一臉古怪「明明剛才還說對轉學美少女沒興趣呢!」

「你才在想如何攻略轉校生呢!趕緊回去坐好,馬上就要開班會了。」轉頭的宋傑不再理會一臉八卦的殿町宏人。

「嘛,反正小珠一定會稍微遲到的,有什麼關係。」殿町宏人一臉無所謂的擺手。

此時走進教室的鳶一摺紙在一眾同學好奇的目光中直接來到宋傑的面前「小傑,謝謝你救了我。」然後拽著宋傑的領帶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在關注兩人一舉一動的同學們的注視下叮囑道「但是不準花心!」

「誒?!」瞪大眼睛的殿町宏人推了宋傑一下「五河,這是什麼情況?莫非周末的時候英雄救美了?居然就這樣俘獲了鳶一同學的芳心。」

其他的同學也因此而議論紛紛「五河那個傢伙到底做了什麼啊!」

「我的五河殿!就算敵人是鳶一摺紙我也是不會認輸的!」

坐在士織身邊的閨蜜詢問道「士織,你哥哥可要被人搶走咯,你難道還不打算有所行動嗎?」

臉頰升起紅暈的士織不斷擺手「小櫻,他可是我哥哥,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

「你和他不都是領養的嘛,對於你們來說所謂的兄妹關係根本就不是問題,而且你們兩人還因為長時間的相處有著更為深厚的感情」小櫻搖頭「雖然青梅竹馬會輸給天降系,但你可是妹妹系,只要努力一定能打敗那個白髮魔女!」

「真的嗎?可是我…」眼睛剛剛亮了一下的士織底下腦袋,對著手指「可是要是失敗了怎麼辦?我們豈不是連兄妹都做不成了?」

「你就是這樣一直瞻前顧後才會被白髮魔女搶先的!愛情可不是謙讓才得到的!」…

另一邊,殿町宏人依舊在打量著宋傑「說起來,上一次我還看見你和一個紫發美少女約會呢,你小子現在不會是腳踏兩條船吧?」

「你別用你齷齪的想法去猜測其他人,還是快回去坐好吧,老師馬上就要來了。」

隨著響起的鈴聲岡峰珠惠走進了教室,看到殿町宏人的樣子后立即開口「馬上就要開班會了,殿町同學,請你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

臉上表情一僵的殿町宏人在宋傑幸災樂禍的表情中坐好。

「在開班會之前,我要為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來到講台前站好的岡峰珠惠對外面招手「夜刀神同學,你快進來吧。」

「大家好,我是新轉入班級的夜刀神十香。」走進教室的十香用粉筆在黑板上寫出自己的名字後轉身在班級中尋找著什麼。看著就會讓人眼睛感覺到刺痛的美麗容顏在教室中掀起一片騷動。

「啊,小傑,我找到你啦!」終於發現宋傑的十香雙眼精光一閃,直接跑到了宋傑的面前。

「雖然已經從隊長那裡得知了她會轉入這個班級,但真的看到她還是覺得很不爽啊!」面無表情的鳶一摺紙嘀咕著。

「五河,這不是那天和你一起的妹子嘛,沒想到她也轉過來了。」從後面碰了一下宋傑「看來你這是提前做好準備了,你說實話,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夜刀神要轉到我們班級?」

教室中的其他同學也紛紛八卦起了宋傑和十香的關係。看著彷彿菜市場一樣吵鬧的班級,岡峰珠惠不得不大聲開口「所有人安靜!」然後對依舊站在宋傑面前的十香招手「夜刀神同學,你先過來一下,我給你安排座位。」

思考了一下的十香回到了講台「岡峰老師,我已經選好座位了。」說著指向宋傑左側的座位「我就選那個位置了。」隨著話音徑直走了過去坐下,與坐在宋傑右側的鳶一摺紙對視。

隱約察覺到氣氛不對的殿町宏人縮回腦袋,老老實實的坐在自己的坐位上。

宋傑同樣察覺到了氣氛的壓抑,看著左右兩個視線中滿是火花的少女,臉上滿是苦笑「我彷彿已經看見了未來學校生活的悲慘時光。」

發現宋傑臉色難看的十香一臉擔憂的詢問道「小傑,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是不是生病了?」

「我沒事,你還是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把,馬上就要上課了。」看著十香乖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的宋傑察覺到右側的目光後轉頭看了過去。

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的鳶一摺紙盯著自己的絕美臉龐映入宋傑眼帘,尤其當她用口型再次『說出』『不準花心』的時候,宋傑不禁扶著自己的額頭嘆氣。

當午休鈴聲響起后,被同學們包圍問東問西三個課間的十香把自己的桌子和宋傑的桌子拼在了一起「小傑,我們一起吃午餐吧。」說著就把便當盒放在了桌子上。

另一邊的鳶一摺紙同樣也把自己的桌子和宋傑的桌子拼在了一起「這明明是我的台詞,你這個傢伙真是太礙事了!」

「你說什麼?!」瞪著大眼睛的十香擼起袖子「你這傢伙是想再打一架嗎?我可是不會怕你的。」

「好了,我們三個一起吃午餐吧,你們兩個就不要因為這件事情吵架了。」看著身邊兩個安靜下來的少女,嘴角抽搐的宋傑小聲嘀咕「這是哪門子的修羅場啊!」

打開便當盒的鳶一摺紙在看到十香便當盒中和宋傑一樣的便當後用自己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宋傑,彷彿在等待著宋傑的解釋。

迫不及待的享用起午餐的十香用左手抓著便當盒,鼓著臉頰「就算你這麼看我,我也不會把便當分給你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什麼情況?」沒有等到宋傑回答的摺紙主動開口詢問。

既然摺紙已經主動開口詢問了,宋傑自然不好繼續無視她的問題「因為給十香準備的公寓還沒有建好,所以十香現在暫住在我家,便當自然和我的一模一樣。」

「小傑,我也要去你家住。」摺紙說話的同時緊緊的盯著正在快速享用便當的十香,在宋傑耳邊小聲嘀咕「雖然現在的她身上檢測不到靈力,但她還是破壞世界的精靈。如果她還要引起空間震,我就能在這之前殺了她。」

「摺紙,你不用這麼緊張,我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十香真的出現了靈力暴走的問題,我也能趕在她引發空間震之前讓她平靜下來。」

看著宋傑的摺紙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我也要去你家住。」

「不行!」走過來的士織聽到摺紙的話后立即反對「摺紙同學,我們家已經住不下更多的人了,而且住到男同學家中也不太好吧?」

「沒關係,我可是小傑的女朋友。」摺紙再次說出讓所有人震驚的話「所以我住在小傑家沒有任何問題。」

瞪大眼睛的宋傑用手指著自己「摺紙,你還是別開玩笑了,我們不是朋友嘛。」

就在這時,坐在宋傑身後的殿町宏人補刀「都直接稱呼名字了,我看你們之間的朋友關係有點兒奇怪啊。而且鳶一同學還說過『不準花心』的話吧?」

殿町宏人的話立即引爆了整個教室,為數不多的同樣在教室中吃午餐的學生們紛紛議論起來。拍了一下自己額頭的宋傑對他怒目而視「沒有聽清就不要瞎說!」緊跟著看向摺紙「摺紙你就不要再添亂了,行嗎?」

看著宋傑目光中的祈求,摺紙點頭「既然小傑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去你家住了。不過小傑你可不準花心!我可是你的女朋友。」

「我們只是朋友,摺紙你不要亂說,要知道這對你很重要。」…

經過了中午的又一輪『磨鍊』的宋傑為了避免下午再接受一輪,在放學鈴聲響起的第一時間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背包又幫助十香收拾好書包后拉著她飛快的離開了學校。

一臉不解的十香在離開學校后詢問宋傑「小傑,你這是幹什麼啊?」

「我昨天忘了跟你說了,千萬記得不要跟別人說自己是精靈,還有…」

「原來小傑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呀,昨天晚上琴里叮囑過我,所以小傑你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從宋傑開口便知道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是什麼,於是打斷他的話「而且我已經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了,小傑你怎麼現在才想起來啊?」

宋傑的臉上滿是尷尬「呃,十香你就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今天晚上想吃什麼,十香?」

身為一個吃貨的十香立即把自己的問題拋之腦後,瞪大眼睛看著宋傑「今天晚上也可以吃火鍋嗎?」

走到兩人面前的士織興師問罪「我說你們兩個怎麼回事,為什麼急匆匆的就跑出來了?」

「當然是為了避免十香像是課間時被其他人『包圍』才趕緊把她帶出來的。」解(口)釋(胡)了原因的宋傑開口「十香說今晚還想吃火鍋,士織,你覺得呢?」

「我覺得今天的晚餐應該由你來做!」瞪了宋傑一眼的士織把幾張鈔票塞給宋傑后甩給宋傑一句「今天的晚餐要是做不好,以後就自己起床做早餐」的威脅后,拉著十香回家。

留在原地的宋傑撓撓腦袋「士織今天這是怎麼了?火氣為什麼這麼大?」思考一番后沒有想明白的宋傑前往購買食材。

「我回來了。」

聽到宋傑聲音的琴里跑到門口詢問他「哥哥,姐姐說今天你要做晚餐,是嗎?」

點頭的宋傑摸著琴里的腦袋「沒錯。今天晚上琴里就等著品嘗美食吧。」

「哥哥,你還是先去洗澡吧,身上全是雨水。」琴里看著因為淋雨而渾身濕透的宋傑,從他的手中接過食材「哥哥快去吧,不然可是會感冒的。」

並沒有注意到琴裡頭上黑色髮帶的宋傑把食材交給琴里後走上二樓進入浴室中開始脫自己的外衣。

正在這時,打開浴室裡間拉門的十香捂住自己的關鍵部位紅著臉對宋傑大喊「啊!小…小傑你幹什麼啊!快出去!」

「抱歉,我不知道十香你在裡面,我這就出去。」轉身走出浴室的宋傑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嘛,勉強算你合格吧。」手中轉著棒棒糖的琴里看到宋傑走出浴室后評價著宋傑的表現「雖然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但還是需要繼續訓練。」

「哈,訓練?」

「沒錯,精靈可不止十香一個哦,所以為了讓哥哥能夠再接下來與精靈的接觸中不至於像個白痴一樣,還需要更多的與精靈接觸的訓練。」

「嘛,你開心就好。」宋傑聳肩表示自己無所謂「我現在去做晚餐。你們就等著吃吧。」對著裹著浴巾走出浴室的十香擺手後走進了廚房。

穿著圍裙處理食材的士織把目光投向宋傑「嗯?你不是去洗澡了嗎?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

「十香還在裡面呢!我被琴里騙了。」宋傑說著開始和士織一起處理食材「我一個人就夠了,士織你也出去吧。」

「那我就把廚房交給你了。做完飯後別忘了收拾乾淨廚房。」走到廚房門口的士織在叮囑了宋傑一句后這才走出廚房。

隨著士織走出廚房,宋傑終於可以在廚房中大展手腳,在魔法的幫助下飛快的完成了晚飯的四菜一湯。

「今天晚上我做的都是中華料理,你們嘗嘗味道吧。」

「小傑,這個是什麼啊?看起來就好好吃的樣子!」

「這是麻婆豆腐,可能有點辣。」

「那這個呢?也是辣的嗎?」

「不是,那個是可樂雞翅。」

「好好吃!我決定了,我也要學會做料理!」

從絕代雙驕開始穿越 「明天正好有料理課,只要認真學,十香你也一定能做出好吃的料理的。」… 「小傑,下一節就是料理課了,我們一起做料理好不好?」十香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宋傑,從昨天晚餐時就期待著今天料理課的十香儘管昨晚沒怎麼睡覺,但依舊元氣滿滿「你說今天料理課會學什麼?黃豆粉麵包?義大利面?中華料理?」

還沒等宋傑回答十香的問題,摺紙直接抓住宋傑的一隻胳膊「料理課小傑要和我一起學習,才不會和你這個傢伙一起做料理呢!」

「停!」看著兩人對視,越來又有昨天爭吵畫面感的宋傑趕緊做出了一個停止的手勢「料理課我會和士織一組,所以你們兩個就不要為這個事情爭吵了。」

依舊在對視的兩個少女看著對方冷哼一聲,十香隨即開始尋找自己一起學習料理的同伴,另一邊的摺紙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著。班級中的其他人自然也根據自己的人際關係分成一個個小團體,等待著上課的鈴聲響起。

「夜刀神同學,今天的料理課我們一組吧。」 嫁個大佬慢慢寵 有著黃色短髮的山吹亞衣走到十香面前「我來介紹一下,我是山吹亞衣,戴眼鏡的是騰袴美衣,棕色頭髮的是葉櫻麻衣。因為我們三人的名字很像,所以逐漸成為了朋友。」

「你們好,我是夜刀神十香。」儘管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十香依舊非常禮貌的做了自我介紹「以後大家直接喊我的名字就行。」

「那十香以後也直接稱呼我們的名字就行了。」一臉笑容的騰袴美衣開口「說起來,今天的料理課要學做曲奇,十香你知道怎麼做嗎?」

「曲奇啊,我不會做。」知道料理課學習內容的十香一臉失望「我還希望今天的料理課能教其他的料理,比如黃豆粉麵包、義大利面什麼的呢。」

「黃豆粉麵包還是有可能的,義大利面估計就不可能了,畢竟學校的料理課目的在於學會製作料理而不是專業的拜訪廚師學校。」山吹亞衣一臉好奇「不過我更好奇十香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一臉認真的十香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想學會這些料理給小傑吃,讓他知道我做的料理也不比他的差。」

「誒!五河同學會做料理?」一臉意外的葉櫻麻衣臉上浮現出八卦之色「十香,五河同學都會做什麼?好不好吃?」

「小傑昨晚做的是美味的中華料理,聽琴里說他還會西餐和其他的甜點,而且還給她做過棒棒糖。」

「沒想到五河同學這麼厲害,怪不得十香你會喜歡他。」聽完十香的話,山吹亞衣點頭表示理解「既然如此,我們會幫你追求五河同學的。」

因為害羞臉頰通紅的十香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在沉默了一段時間后說出了「謝謝。」兩個字。

安撫好十香和摺紙的宋傑走到士織身邊「士織,等會兒的料理課我們一組吧。」

點頭的士織說出了自己的要求「可以,不過做料理的時候你別添亂就行了,而且記得不要做多餘的事情。」

「沒問題。」為了避免出現其他意外情況的宋傑自然點頭同意了士織的要求,不過對於士織口中的『添亂』和『多餘的事情』指的是什麼一頭霧水。

隨著上課鈴聲的響起,二年四班的學生們換好鞋后在老師的帶領下前往料理教室,經過老師演示對於曲奇的做法有所了解的學生們開始嘗試製作曲奇。

「麻衣,和士織一起的五河同學看上去不像是會做料理的樣子啊?」注意到宋傑一直在划水的山吹亞衣輕輕碰了一下認真製作曲奇的葉櫻麻衣。

「的確如此誒!」在山吹亞衣的提醒下看到宋傑表現的騰袴美衣點頭「我相信十香是不會騙我們的,所以我現在就去揭露五河同學深藏不露的技能。」

徑直走到宋傑身邊的山吹亞衣開始對他發難「五河同學,你妹妹可是一直在忙著製作曲奇呢,你這個做哥哥的就一點兒幫忙的想法都沒有?」

「我倒是想幫忙,可是士織根本就不讓我動手啊。」聳肩的宋傑攤開自己的雙手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為了不被她說教,所以我只能選擇站在這裡看著。」

「可是十香告訴我她很想吃你做的曲奇,而且還說五河同學的料理水平很高。」山吹亞衣搖頭嘆氣「不過既然士織同學既然都嫌你礙事的話,那五河同學的料理水平還是不行啊。」

「誰說我料理水平不行!十香不是已經和你們說過了么,難道你們還不相信她的話?」

山吹亞衣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宋傑「我們當然相信十香,但是我們不相信你,誰知道你是不是用買來的食物或是把士織同學的料理變成『你自己製作的料理』了。」

「沒錯,除非你現在就做一次料理讓我們嘗嘗,以此來證明你到底是不是十香口中的料理高手。」走了過來的葉櫻麻衣奉獻了一次助攻。

「嘿!看來我今天要是不做點兒東西讓你們兩個相信就要被你們一直小看下去了。」摸了一下下巴的宋傑走到士織身邊「士織,你剛才也聽到了葉櫻,同學和山吹同想。好。唱歌唱歌學的話了,這個位置就暫時讓我接手吧。」

「哼!」惡狠狠的瞪了宋傑一眼的士織放下手中的打蛋器,把料理台交給宋傑。

接住士織扔給自己的圍裙的宋傑熟練的穿好圍裙,拿起打蛋器「既然這節課教的是曲奇,那我就不做別的了。」

宋傑和『三衣組合』中兩人的交鋒引起了大量無所事事的男同學關注,而後熟稔的動作又引起了不少聽到三人對話的女同學投來好奇的目光。

和殿町宏人一組的幾個同學在看到宋傑行雲流水般的用調好的麵糰做出一個個造型不同卻大小相同的曲奇並在托盤上整齊放好後用憤怒的目光看著他「你也是五河的朋友,為什麼不知道他會料理,你為什麼不把他拉到我們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喏,這你們總該相信我會做料理了吧?」把新鮮出爐的曲奇放到葉櫻麻衣和山吹亞衣面前。

「嗯,味道還不錯。我相信你了。」從面前的曲奇中挑出一個吃掉的葉櫻麻衣點頭。

聽完葉櫻麻衣評論的山吹亞衣剛想拿起一個嘗嘗卻發現托盤中的曲奇早已不翼而飛「誒?曲奇呢!?」

能有如此反應速度的自然是摺紙,手中原本用來裝自己製作的曲奇的餅乾盒中填滿了宋傑的傑作「剩下的曲奇都是我的了,這可是小傑做給我的。」

「你這個傢伙不要胡說!這明明是小傑給我做的曲奇!」沒有搶過摺紙的十香自然不會就此罷手,伸出手來爭奪摺紙手中的餅乾盒。

站在一旁的宋傑看著十香和摺紙的行為一頭黑線「這劇情不對啊!不應該是她們兩個給我曲奇嗎?!一定是我的打開方式不正確。」閉上眼睛晃晃腦袋的宋傑再次睜開眼睛后只能承認「看來我一定是記錯了,她們給我曲奇的劇情一定是假的。」

就在宋傑懷疑自己腦海中隱約存在的『劇情』時,十香和摺紙的『曲奇爭奪戰』轉眼間已經有要從爭吵變成『真人快打』的趨向。

「停!」為了避免學校殃及池魚,宋傑只能再次開始動手「十香,你別和摺紙爭了,我現在再給你做一份。」把依舊噘著嘴的十香拉到自己身邊的宋傑再她耳邊嘀咕「這可是專門給十香你做的,不過這是秘密,不能對其他人說哦。」

「嗯嗯!」雙眼已經變成曲奇的十香點頭,還用手在自己的嘴唇上比了一個拉上拉鏈的動作。

Add Your Comment